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刺心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六章 刺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相对清漪院里的温馨,正院里却是乌云密布,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生怕触了董鄂氏的霉头。  

    话说董鄂氏今天可谓是一张老脸都给丢尽了,胤那毫不留情的做法也让她在府里的威望瞬间跌至冰点。反而是平日里总是被人忽略的大格格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当中,至少正院里的下人都明白,主子爷是在乎这个女儿的。

    “完颜?婉兮,你这个毒妇,你算计我!”一身狼狈的董鄂氏由珍珠和胭脂着进了内室,并没有急着清洗,相反地整个人一脸怔愣地在座椅上,久久回不了神,只是嘴里一直重复念叨着这样一句话。

    在董鄂氏看来,犯错的永远是别人不是她,出了事也是别人连累她,而非她自己能作死。她觉得这次大格格生病,明明只是一次小事,可就因着她完颜氏想要算计于她,才这般小提大作,闹得爷对她大为不满,这才使得爷最终对她动手。

    哼!那个女人嘴上说没有觊觎她的福晋之位,可是她做起事来却阴损至极,件件冲着她的软肋来,生怕她不刺心,生怕她太好过。在爷的面前就敢挑拨是非,背地里还不知道都做了些什么呢!之前四福晋和八福晋说她心机深沉,她还觉得她们太看得起她了,现在瞧着她太过小看完颜氏了。

    珍珠和胭脂看着满身狼狈的董鄂氏,翕了翕嘴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果然,当初本福晋就不该留着她。”回过神的瞬间,董鄂氏眼里闪过一丝刻骨的杀气,想来今天的事情把她心里最后的一丝犹豫都给打散了。

    “福晋,要不奴婢先让人送水进来侍候你梳洗?”珍珠瞧着好似回神的董鄂氏,轻声问道。

    董鄂氏猛地抬起头看向珍珠,眼里着一丝还没有散去的戾气,被珍珠看了个正着,她心里一惊,面上却装作什么没有看到一般,半着眼敛,似在等董鄂氏的吩咐。董鄂氏没瞧见珍珠眼里的惊惧,却意识到自己的狼狈,于挥了挥手道:“去吧!”

    “是。”珍珠僵着身子,整个人显得十分紧张,见董鄂氏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情绪,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董鄂氏身边呆得越久,她们就显得越小心,谁让董鄂氏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呢!这正院里的下人之所以不用心,那是因为感觉没有活路,毕竟短时间内被杖毙七人,这后院也没谁了。

    珍珠和胭脂虽然是董鄂氏身边的丫鬟,甚至比尹嬷嬷和佟姑姑更得董鄂氏的信任,可是她们心里清楚,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因为从董鄂氏和四福晋、八福晋相交开始,她们的心就一直吊着,怎么也落不下来。

    相较尹嬷嬷她们的远见,早早地接了林初九递过来的橄榄枝,她们姐妹俩就没这么好的远道了,林初九压根就没那意思,甚至就主子爷的态度,她们就能预见福晋若真和四福晋她们合作,最后的下场肯定好不了。

    待珍珠和胭脂服侍董鄂氏梳洗过后,原本胭脂还想提醒董鄂氏去看看大格格的,但是瞧着董鄂氏一副意尽阑珊的模样,嘴角微微翕了翕,又闭上了。

    董鄂却不知她们的想法,稍稍一番,便径直休息去了,一点没有去探望女儿的心思,此举让人无比的心寒。

    对唯一的女儿都这般冷血,对***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等到董鄂氏睡着,珍珠和胭脂这才小心翼翼地出了内室,要说今天的事,冲击的不只是董鄂氏本人,她们心里也久久不能平静。

    “珍珠,咱们要不找尹嬷嬷帮帮忙吧!我总觉得再这样放任下去,一旦让福晋和四福晋她们寻着机会,等待咱们的就是万劫不复。”胭脂这话刚说完,眼泪就不禁掉了下来,想来胤今天闹出的这一出是真的吓倒两人。

    “还不住嘴!在这里你就敢哭,若是福晋突然醒了,你要做何解释。”珍珠的声音越压越低,眸光也变得有些冷凝起来,显然是在思考胭脂刚才所说的话。

    胭脂见珍珠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便知她是把自己刚才的话给听进去了,她也不打扰她,只是静静地站在身旁,等她拿主意。她们两姐妹,珍珠向来有主意,而胭脂虽然有小心思,却习惯凡事由珍珠拿主意。

    珍珠心里其实早有想法,只是投靠无门,这才一拖再拖。另外,让她没有底气的是她和胭脂根本没有可以当成投名状的东西。

    府里众人都知道这府里上上下下都是主子爷的人,这府里只要是主子爷想知道的事,想瞒都瞒不住,而她们若是不能弄清楚福晋和四福晋她们所谓合作的来胧去脉,怕是投诚也没有效用。

    “咱们即便有心找条退路,那也得拿出诚意来,否则很难取信于人。”在心里定了个章程,珍珠不由抬头看向胭脂,细细交代道。

    胭脂并不傻,否则她也不可能成为大丫鬟,是矣,听了珍珠的话,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会找机会探听的。”

    “不是找机会探听,是咱们两个都要找机会跟着福晋,虽然不一定能得知全部,不过能知道一个大概,不说***,想必还是能保住一条小命的。”珍珠挺直背,眼里闪烁着无比的坚定。

    董鄂氏却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已经在某种程度上使自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此时的她虽然被胤的命令弄得不能外出,但是心里对于要除掉婉兮的想法却更加坚定了。

    婉兮却不知道这些,这两日因着想去江南的关系,她可谓是割地赔款答应了胤不少条件,昨夜两人胡闹到半夜,这一大清早的胤倒是一脸神清气爽的上朝去了,她则躺在绣床上,赖着不想起来。

    也对,连着两日都睡到日上三竿,这要是脸皮不厚,她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让胤得逞,要知道现在面对丫鬟们暧昧的目光,她已经能淡定自若地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中午,婉兮才起身后不久,整个慵懒地靠在引枕上,听竹正在询问她午膳想吃点什么,就听到门外一阵动静,随后胤便一脸怒气地走了进来。

    婉兮站起身,眼见胤一脸的怒气,不由地对着听竹她们挥了挥手,然后迎了上去,“爷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人惹你生气了?”

    胤握着婉兮的手,眼中的怒气却没有因此而散去,“还能是谁,爷的那几位好兄长,个个都巴不得爷倒霉,而董鄂氏那个***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把柄送到别人面前,即便皇阿玛没顺着大哥他们的心意处置爷,但是爷也没讨到好。”

    若非胤早已对康熙死了心,他现在怕是要伤心了。

    为了所谓的平衡局势,康熙竟完全不顾他这个为了他鞠躬尽瘁的儿子的心情,此举简直就是刺他的心呐!

    “事情既然已经生了,爷莫为了他人气坏自个的身子。”即便胤没有明说,婉兮也能猜出个大概。

    当今圣上对自己的一干儿子,那是可着劲地折腾,不管是自个作的还是逼不得已的,背后其实会有那样的下场,都少不了当今圣上在背后推波助澜。

    那样的父亲,婉兮也说不出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总之,这种事端看各人的感受,她一个连儿媳妇都算不上的妾室,是当真不好评价。

    “是啊,为了那些人气坏自己的身子的确不值当。”胤转过头看向她,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道。

    胤俊朗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冷凝,很显然他并非表面表现得这般不在意。若真是不在意康熙这个父亲的认可,他这一路根本不可能走得这般辛苦。

    “爷若是觉得心里不好受,妾身可以陪爷喝上一杯。”婉兮沉吟片刻,眼里闪过一丝忧色,面上却扬着一抹灿烂的笑意,故作轻松地提议道。

    胤闻言微微一愣,婉兮的酒量如何他心里清楚的很,自打她进府,便少有饮酒,即便是不得不饮酒的场合,她也只是浅尝辄止,像现在这样主动提及喝酒还是头一次。若是平常,胤肯定笑笑就算了,但是现在他的心情的确不好,所以婉兮主动提了,他也没有推辞,直接就答应了。

    婉兮见胤答应,便出声吩咐守在门外的听竹她们准备午膳,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们要了一坛酒。

    听竹她们虽然不解这两位主子的用意,却尽责地将他们吩咐的事情办得尽善尽美,等到她们现两人喝得酩酊大醉时,即便是稳重的听竹也不禁在心里暴了一句粗口。

    靠!这是怎么回事?说好的用膳,怎么就喝倒了,她这心呐,真是一天比一天累!

    “爷,这酒可是妾身生辰之时爷送的,现在正好同爷共饮。”婉兮语调软糯,倒是真让胤放松不少。

    “好,娇娇一片心意,那今天咱们就大醉一场。”胤豪气地将面前的酒一口饮尽,看那模样,似真想醉上一场。

    “好,大醉一场。”婉兮脸上笑着,心里对于让胤如此反常的人却无比地埋怨,甚至有一丝怨恨。

    明明他们只是想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是他们这个要争,那个要夺,不管打不成什么样,都似见不得他们好一般,硬是要扯他们下水,若是如此,他们又何必给这些人留脸面。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