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八章 董鄂氏找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转眼便了十一月,外面的天气一日冷过一日,风吹在脸上的感觉跟刀刮一样,格外难受。?   

    婉兮怕冷,一般到了冬日都会比别人穿得厚,至于胤和几个孩子,虽然没她穿得那般多,却也不算少。不过,今年除了弘晖和弘昀,她还多给大格格做了两身衣裳。

    小孩子最是单纯,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很容易就分清。即便董鄂氏是她亲额娘,可依着董鄂氏那自私自立又能作的性子,再深的感情也能让她作没了,何况她从未将大格格这个女儿放在心上。这不,时间长了,大格格自然而然地便亲近起婉兮来了。

    婉兮倒是有些想推辞,毕竟她和董鄂氏之间的矛盾早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未来不管胤怎么处置董鄂氏,只要她有机会,她都不会再让董鄂氏继续蹦。

    以前看着胤的面子,再加上不想迎新的福晋进门,她以为只要架空董鄂氏便成,可是事实上是董鄂氏太能作了,即便折了她的双腿,她就是爬也要爬过来给她制造麻烦,这样的人太能恶心人,与其一直放个威胁在身边,还不如一次了结的好。

    这天,婉兮送胤去上朝后,原本准备回去睡个回笼觉,谁知弘煦这个小家伙哭闹起来,压根就不听奶嬷嬷的,婉兮便直接让人把他抱到自己屋子里来了。

    小家伙到了母亲的怀里,哼叽两声,便不哭了,瞧着这模样,是闹小脾气了。

    也是,这个小家伙因着怀得时候不容易,生得时候又遭罪,不管是胤还是婉兮对他都显得纵容一些,以至于小家伙比起***几个孩子都来得娇气几分。

    “小淘气。”婉兮点点儿子的小鼻子,见他咧着小嘴对自己笑,一颗心都软了,哪里还会教训他。

    睡不成觉,婉兮便让听雨拿来孝经,她轻声念给小儿子听,谁知这孝经才念一半,听琴便一脸苍白地进来,说大阿哥因魇咒太子胤,谋夺储位,被削爵圈禁。

    “你才说一次,什么事?”婉兮双眼圆瞪,这才想到似乎有什么事是她忘了的。

    她心里一直很清楚,废太子之事牵涉甚广,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栽跟头,不过因着栽跟头的不是胤,十三阿哥也因着胤的关系逃过一劫,她便将***的事情都抛之脑后了。现在猛地得到消息,心里难免会有一丝震惊,甚至会下意地去回想上一世的记忆。

    康熙四十七年十一月,对,那个时候,三阿哥胤祉出面指控大阿哥胤魇咒太子,随后在他府里搜出了相关的东西,不管是他本人做得还是被人陷害的,大阿哥的夺嫡之路到这里就算是真正结束了。

    婉兮想着大阿哥这一生直到都未能再出现在人前,心里不由地有些凉。不管朝堂之上是怎样的一个局势,可从康熙能这么直接地舍弃这个儿子,便能看出康熙的心有多冷有多硬。

    虽说没有杀掉儿子,可是圈禁一生,那可是生不如死。

    “侧福晋,今早上朝时,三阿哥指控大阿哥魇咒太子,随后皇上派人去搜,可能是真搜到了,所以皇上当场就将大阿哥给处置了。”听琴听了婉兮的话,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重复了一遍。

    婉兮自己想是一回事,听听琴说又是另一回事。好在胤没再跟在芙邮堋br />
    身为九阿哥府里的嫡福晋,除了胤就她最大,胤之前不让她出门,可没说一直不让她出门,现在拦她的路,分明就是清漪院那个狐狸精闹得。想明白了,董鄂氏便带着珍珠和胭脂上清漪院找茬去了。

    婉兮正哄着呀呀学语的小儿子睡觉,小家伙越大越黏人,以前一天不见也没见他哭着要找人,现在一会儿不见就咧着嘴嚎,那嗓门一听就知道是个中气十足的。知道他身子健康,婉兮心里热乎乎的,高兴的不得了。

    等小家伙睡着了,婉兮正想着将他放到床上,就听到一阵嘈杂声,眉头微挑,目光却看向一旁的听雨,听雨会意地点点头,转身便走了出去,没两下便皱着一张脸回来道:“侧福晋,福晋着两个丫鬟过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找茬?那可得去看看。”婉兮嗤笑一声,伸手轻拍躺在床上睡觉的小儿子,见他小嘴微动,睡得香甜的模样,不由地看向一旁的高嬷嬷道:“嬷嬷,弘煦就先交给你了。”

    “侧福晋放心,老奴一定看好弘煦小阿哥。”高嬷嬷冲着婉兮行了一礼,一脸郑重地道。

    清漪院里,谁不知道他们同正院势如水火,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都相互提防。不过近两年,因着董鄂氏太能作,正院里的人一盘散沙,倒是让他们清漪里的人轻松不少。但是再轻松,他们敌对的事实却改不了。

    婉兮刚出门,就看着气冲冲的董鄂氏已经走过来了,脸上的神色十分难看,像是婉兮欠了她多少银子一样。

    “完颜妹妹还真是好手段!一面说是无意跟本福晋争权,一面又仗着爷的宠爱把持后院,现在倒好,直接***本福晋出门,你这是想显示你的本事,还是想让本福晋难堪!”董鄂氏慢慢走近,目光冰寒,咬牙切齿,所说出来的话都好像是牙缝里挤出来的,带着一股子的阴狠。

    婉兮目光平静地着董鄂氏,因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够近,董鄂氏脸上的愤恨和眼里的阴狠看得一清二楚。

    “本福晋不管你是什么用意,本福晋告诉你,今天这门,本福晋还就出定了。”董鄂氏瞪着婉兮,想也不想地伸手推了她一把,脸上的恼怒和愤恨显然易见。

    婉兮没有防备,被推了一个踉跄,若不是听雨眼明手快地扶了婉兮一把,指不定婉兮现在就直接撞门框上了。

    待婉兮站稳身子,轻挑着眼角看向一脸痛快的董鄂氏,嗤笑一声,语带讥诮地道:“福晋不必在我这儿耍威风,爷说了,近些日子,谁不允许随意出入,福晋若是觉得不快,找爷去啊!”

    因为婉兮脸上的表情太过平淡,那一脸等着看戏的样子让原本怒气冲冲的董鄂氏有些犹豫起来。她的确没什么脑子,但是她本性多疑,再加上她同婉兮的关系死对头的关系,难免多想。好歹也在院呆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手段没见过,很多事情表面上是这样,待掰开了揉碎了又变成了另一副模样,自然不能轻信。

    只是她更担心这是婉兮给她挖得坑,毕竟上次胤想要杀她的举动还是给她造成了一点的影响的,她即便有心,也害怕做得太过而丢了小命。

    “你以为本福晋不敢么?本福晋过来只是为了揭穿你的假面目。”董鄂氏心里拿不定主意,但嘴硬这一点却始终不改。

    “既然如此,福晋怎么不揭啊!哼,福晋怕是只想着跟八福晋密谋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忘了考虑整个九阿哥府的安危吧!”婉兮面色一变,整个人犹如出鞘的尖刀,带着一股子的杀气。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