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16章 邱天成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16章 邱天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柳青青没有继续笑,这个喜欢分析人、恨不得把人前世今生都透的娘们平静下来,犹如一朵在夜里盛开的玫瑰,安静且妖异的绽放在平台沙发之上,眸子漆黑如黑洞,让人避恐不及,偶尔有那么两个不怕死的也都是被吸进去再无踪影,一束光打来,这双让人忍不住狠狠亵渎的脸蛋上,露出旁人从未见过的疲惫。    她很累,可能是踩张宇的一脚用力太多力气,也可能是刘飞阳的强吻让她还没找回原来的呼吸节奏。眉宇都开始下垂,抬起手抓向红酒瓶,却发现酒瓶里已经没有酒水,只好无奈的给放回去,强大的内心不足让她把心思对任何人出来,凡事都憋在心里,向后一靠,闭上眼睛。    张晓娥站在门口,夜里的冷风吹散头上的发,交替闪烁的霓虹灯照在脸上,看上去她的表情时而变换,听见身后传来两名服务生真诚的声音“阳哥,走啊”这才转过头,一脸哀伤的看着从门口走出来的犊子。    一个时之前,还想着他又要把军大衣穿回去,在自己以后的生活中扮演路人角色,却没想到他仍旧能入标***一般矗立在酒吧中央,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来的要好,这是三岁孩都知道的道理,可送炭有风险,抛弃自己一切去豪赌一场,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看到这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眼里又布上一层浓雾。    还想叫老公,话到嘴边变成“刘经理”    其实刘飞阳对张晓娥这妮子并不反感,但也没有好感,一直以来都是朋友之间的那种态度,有事了可能会帮,没事也不会想***公狗似的上去撩骚,当然,这是在心里规划出来的距离。    “下班了,走吧”刘飞阳笑着点点头,没有过多停留,迈步走下台阶。    张晓娥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很坚强,曾经在唱歌的时候,有喝醉的汉子跳上来把她抱住要强吻,过程结果不提,至少还能心如止水的把歌唱完,然而此时此刻,流入鼻腔的空气在没有刘飞阳的气息,眼泪终于掉下来。    机会,总是这么悄然流逝。    门口的两名服务生看到她伤心模样,心情也跟着低落下来,隐隐有些心痛,以前可能在心里腹诽:那犊子有什么过人之处跟“乔”在一起,现在才觉得,原来是慧眼如炬,早就发现刘经理与众不同,也更加认为是男才女貌。    只不过,他们都有自知之明,知道张晓娥再怎么堕落,也不可能委身于自己,也就没把兜里的纸巾拿出来。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这妮子察觉到服务生在看自己,眼神也被理解成看笑话,发泄似的骂一句,抬手把眼泪擦干,突然,看到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搂着一名二十几岁的貌***子出来,男人她不认识,女人她也不认识,但她知道,这俩人肯定不是正常关系,可能临界于破鞋和三之间,门框上的一道红光闪过,照在她眼中瞬间迸发出一股百折不屈的眼神,触电般的扭过头看向那已经快融入黑夜里的背影。    “只要我张晓娥想得到的男人…”后面声音很,听不清楚。    事实上,刘飞阳也很累,在包厢里精神上几乎压到了紧绷的地步,不过这事就跟种地一样,流过血流过汗之后,看到地里不缺苗,每颗玉米上都长出玉米棒,心里就会非常充实、满足。    没有家族资产,不劳而获的事他从未想过。    他知道,经过今晚的事之后,自己在酒吧的位置稳了,赵如玉可能没听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原则,但她确实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如果不出意外,明在外人嘴里,也都知道龙腾酒吧有个叫刘飞阳的经理。    目前让他最难以捉摸的是张宇口中的背后那人是谁,吴中、柳青青?这两人确实是直接的利害关系人。    如果是吴中,那柳青青的一脚着实令人匪夷所思,但要是柳青青,好像有没有理由。    他在食杂店的时候听曹武庙那个老东西过,柳青青不跟吴中睡觉能在酒吧坐的这么安稳?这是那老东西的愚昧猜测,并不能加以定论。    每每听到柳青青吴中的时候,都会加上阴险人几个字,貌似不那么友善,可如果两人之间真的有什么矛盾,也不能配合的这么衣无缝,或者,外面从来没传出过两人不和的言论。    这是个非常让人头疼的问题。    柳青青把吴中搞下去,或是随口玩笑又或是一本正经,还不能有个准确结论。    想着想着,无奈的摇摇头,城市太乱,不如农村来的轻巧。    走进银矿区,又是漆黑路,只有头顶上的月亮能发出点幽暗的光,好在已经轻车路数不至于踩到水坑里,走进胡同,路过田淑芬家的时候,依稀能听见里面传来***声,二孩那个犊子已经魔怔,没日没夜的辛勤劳作。    他没有停顿,逃难似的走回院子里,把门锁上。    可那声音如影随形,田淑芬也一点不知避讳,撕心裂肺的嚎叫。    以前还有几分容忍,管她娇媚入骨,避耳不闻就可以,可今刚刚与安然更进一步,脑中不禁幻想出与她躺在青青草地接吻的画面,顿时口干舌燥,身上的温度也陡然提升几度,推门进屋,壮着胆子往东屋看一眼,真想按照二孩的法推门进去,即使什么都不干,再亲一口就好,借着朦胧的月光,能看见安然似水的脸庞。    美,美的让人沉醉其中。    又想到自己嘴唇上的牙印,陡然生出一股罪恶感,只好深吸一口气,扭头回到房间。    与此同时,外地。    久久没露面的吴中正在一家休闲会所里,刚刚从在水池里出来,下身围着一条白色毛巾,后面的水池雾气腾腾,他自诩为生意人,做事要用做生意的头脑,所以身上没有***那些盘根错节的刀疤,很光滑。    旁边跟着一名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男子,看上去倒有些气势,眼睛斜长眼角上挑,路人看到都会评价一句:离他远点。因为他脑袋不转只会转动眼球看人的的神情,着实有些吓人,与电视上法律频道里面带着***的杀人犯有几分相像。    他叫邱成。    传吴中刚刚接手酒吧的时候,生意一直很冷清,历史背景是正在严打期间,可能有一定关系。在这严打之后,有一批***老炮放出来,还有些跑路的流氓回到中水,名声最大的龙腾酒吧自然是***地,流氓们看不起卖袜子起家的吴中,经常喝了酒不给钱,还有些股份的柳青青不管,只顾着拿自己的分红。    实在没有办法的吴中,不知在哪弄来了这个叫邱成的人。    他没有匹夫之勇,也没有宝刀出鞘的凌厉气息,只是每晚坐在酒吧里要两瓶啤酒,盯着叫嚣最欢的流氓老炮。    在老炮走后,他也随之消失,第二就传出来老炮断腿和手指被人剁掉的恶性新闻,最奇怪的是受伤的老炮,居然不知道是谁动的自己,都是被人从背后敲了一闷棍,醒来就变成那样。    人们纷纷把目标锁定他,还组织人力抓了两次,最后的结果是,人没抓到,组织者离奇消失,这事就不了了之。    从此中水县有了邱成这个名字。    张爱玲出名要趁早,也不完全有道理,当名声膨胀到无***确认识自我的地步,那么问题就来了。可能是吴中的刻意安排,竟然让他当上了酒吧的三把手,意图是把柳青青架空。    传闻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他爱上了柳青青,疯狂追求,最后被残忍拒绝心灰意冷的离开。第二个要靠谱的多,是有一晚上他把柳青青堵在办公室,想要用强横的手法挑衅青姐,没有人知道在办公室里发生什么,最后的结果是,柳青青安然无恙的出来,他昏迷在办公室里,腿被打断一条。    一个女孩,对上一位让老炮都忌惮的悍匪,结果确实离奇到匪夷所思。    至于这个版本的真实性,目前看来,这个叫邱成的走路确实有些晃。    这颗新星耀眼的快,流逝的也快,从医院出来两年多时间,没人知道他在哪里,此时却被吴中再次找到。    “那个子看上去已经在酒吧坐稳了!”吴中迈着稳健的四方步,嘴里悠悠感慨一句“成名的时间,比你还要早两年”    “出名容易,稳住难”    邱成憋了足足十几秒钟,嘴里挤出这七个字,也可以,这七个字是他近三十年来最滴血的感悟。    “跟我回去?跟他打打擂台?”吴中没有半点请求的意味,平淡的叙述出来。    “好”    邱成点点头,眼球向吴中这边转动,没有表情问道“柳青青那娘们还是***?”    “呵呵,我是没敢碰,没有权、钱的汉子,敢动她的你是第一个”吴中突然苦笑出来,又道“那个叫刘飞阳的亲了她,应该算是第二个”    邱成的脖颈终于晃动,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冰冷道“我这次回去,破她的处,杀那个人!”    ps:首先感谢下洪灿辉的盟主赏,第七位盟主,然后吧,大家还有想打赏的,可以留一留,十二月一号,一起赏一波?更新问题,还有一张是九点,我尽快把时间固定下来,以后都固定时间更新,然后告诉大家,因为订阅不理想,今又在改大纲,时间又有拖沓,不好意思。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