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影响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三十一章 影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事情的确如 ? 

    “***!死到临头还不吸取教训,她这是笃定爷不能要她的命吗?”胤双眼微眯,眼里满是冰寒地道。

    胤的语气十分吓人,王安和林初九均被吓了一跳,“主子爷息怒。”

    “息怒?爷瞧着她这是逼着爷把她给结果了。上次的事情才过去几天,她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八福晋凑到一块,生怕爷的日子过得太安稳。”胤扭着唇,心中对董鄂氏的杀意直接迸,若不是她不在,指不定胤现在就把她给结果了。

    王安和林初九双腿软,这样暴怒的胤真心少见,即便是从前,那也只是胤的手段骇人,而现在胤周身缭绕的杀气就让人觉得胆怯。想来大阿哥被圈禁从某种程度上也让他受到了影响。

    细细想想也觉得是,目前这阶段,看似三阿哥受益,实际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三阿哥在举报大阿哥魇咒太子的那一刻就已经失去了登上那个位置的资格。

    康熙喜欢什么?

    喜欢兄友弟恭,喜欢祥瑞功绩。

    大阿哥被圈禁是为什么?是因为他直言要帮康熙斩杀太子,才引得康熙心惊,甚至厌恶,而三阿哥举报大阿哥,且不说这事的真假,就说他的举动,其实从某方面来说,跟大阿哥要置太子于死地没什么两样。

    如此,三阿哥怎么可能得康熙的心意。

    但是太子被废,大阿哥被圈禁,三阿哥无希望,八阿哥和十四阿哥受斥责,看着似乎谁都有希望,可表现出来的又好似谁都没希望,气氛诡异,难免让人觉得心悸。

    “林初九,派人盯着八阿哥府,也派人盯着董鄂氏,近来府里不能有任何的差错,否则爷唯你是问。”胤想着这几天生的事情,心里无比庆幸当时拉了老十三一把,否则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怕是谁沾上太子谁倒霉。

    “奴才遵命。”林初九抖了抖身子,面上恭敬,心里却暗骂董鄂氏作死。

    瞧瞧人家完颜侧福晋,妥妥的贤内助,事事都以主子爷为先,这也难怪主子爷要把人捧在手心里,反而福晋,那真真是没干一件人事,天天作死,偏偏自己又不死,总是连累他们这些奴才算怎么回事。

    老天是有眼,先劈道雷劈死她!

    董鄂氏还不知道胤心里真正的想法,光是听到自己被禁足就已经够让她恼怒的了,自然,她不会把这件事的责任归纳到自己身上,也不敢算在胤身上,那唯一能让她觉得怨怪的也就只有婉兮了。

    珍珠和胭脂冷眼看着董鄂氏将屋里的摆设砸得一干二净也没说半句话,因为她们知道不管是恶意还是好心,在董鄂氏这里都不管用,与其惹祸上身,还不如冷眼瞧着,而这种想法在听琴同她们接洽之后,就变得更加明显了。

    “完颜氏,总有一天,本福晋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董鄂氏抬手将一旁的花瓶高高举起,然后摔了出去,看着花瓶撞到地板变得粉碎,董鄂氏不仅没觉得心疼,相反地露出几分嫌恶的表情道:“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珍珠垂着眼睑,心里一阵讥诮,一个花瓶摆着好看就是全部,难不成还指望它摔不烂打不碎么?

    董鄂氏却不管这些,胤越是罚她,她就越恨婉兮,也就越加坚定地想要同四福晋和八福晋合作,只是现在不行,那便换作***时候,反正这时机也不是说有就有的。

    正院里的事情,董鄂氏才泄完,婉兮那边就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只是婉兮并不在意,甚至心情不错,那模样,颇有几分知道敌人过得不好就心安的感觉。

    听竹她们瞧着婉兮不气反笑的模样,纷纷松了一口气,她们就怕婉兮气坏了身子,现在婉兮能想得开,她们也就放心了。

    这后院,算计颇多,明里暗里,说话带刺只是最基本的,背地里捅马子也是平常,若是事事计较,只会无端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好在婉兮想得明白,也从不为难自己,所以小日子从来都是怎么舒坦怎么来。

    胤从书房里过来时,一进内室就看到婉兮趴在炕上逗弘煦玩,***俩你来我往的,玩得十分开心,时不时会出一阵欢笑声,让站在门口的胤也不由地带上几分浅笑。

    “侧福晋,主子爷来了。”听竹看着站在门口久久不动的胤,再看玩得高兴的***俩,轻声提醒道。

    婉兮闻言,转过头,看到胤的那一刻,她脸上的笑意更甚,她原本还在想胤什么时候会过来,没想到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他就直接过来了。

    “爷,快过来,弘煦都会叫阿玛了。”婉兮高兴地朝着胤招招手,那娇俏的模样让胤原本有些僵硬的神情变得柔和不少。

    胤上前几步,坐到炕旁,看着婉兮抱着弘煦倚在自己身旁,脸上的笑意不禁又深了几分,“爷听说你今天又威了?”

    “爷就会取笑妾身。要不是为了爷,妾身哪管那么多,而且爷没听见福晋说得话,妾身一个妾还管到嫡福晋的头上,哼,当谁想管来着!”婉兮皱皱俏鼻,颇有些嫌弃地道。

    胤一直保持着侧耳倾听的姿势,眼刻听她这么说,竟是一下子愣住了,他曾说过,只要董鄂氏一直老老实实的,这个福晋的位置无人能抢。但是现实是董鄂氏并不信他的话,甚至不断地作死挑战她的极限,胤相信或早或晚,他都会把董鄂氏给收拾掉的,到时这嫡福晋的位置,似乎谁坐都不好。

    他不愿意委屈婉兮,也不愿意委屈几个孩子,但要把婉兮扶正,就必须得到皇上的许可……

    对,皇上的许可。

    康熙那里,胤还真没把握,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依着康熙的性子,不是救驾一类的功劳怕是很难达成所愿。若是换成四哥的话,他反而觉得有些希望,虽然四哥为人古板,但是绝对够义气,只要他不变心意,想必将来他若上位,他提这个要求应该不难达成,毕竟婉兮对四哥也是有帮助的。

    “好,娇娇若是不喜欢,不管便是。”胤笑着哄了一句,对于婉兮的小性子还是很纵容的。

    而婉兮在胤面前一向是能折腾的,换句话说,大事她分得清,小事基本上都是作死作过去的,就像现在,不只自己作,还抱着儿子一起作。

    “那也不行,爷要是被别人牵连,心疼的还是妾身。”婉兮抱着弘煦,一下子倒在胤怀里,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扯着他的衣裳,那夹杂着酸味的语气让林初九和听竹她们都不自觉地退后几步,低眉顺眼地站在角落里,免得碍了他们的眼。

    侧福晋又开始作了,每次只要心里有不满就可劲地作,换作***人,肯定要恼怒而去,偏偏主子爷就吃这套。瞧瞧刚进来时的脸色,再看现在笑成一朵花的样子,想来,这一物降一物的说法还是有根据的。

    “行行行,娇娇说如何就如何,再过几天,咱们去庄子上住几天,这里的事就先不要管了。”胤想着胤说得那些话,觉得暂且避避也不错,而且就四哥的分析,他也察觉到了不对。

    太子被废,储君的位置引得原本就激烈的争斗乱也成了一锅粥,原本只是在暗地里的算计,现在更是摆到了明面上。不管康熙是何想法,现在他们的确不适合掺和进去,毕竟从康熙的言论之中不难看出他的打算复立太子,重新找回平衡。

    也对,他那位好八哥虽然被贬被斥,可是他展现出来的势力却让人心惊,那半朝堂的大臣都推举他,号召力比康熙还大,康熙要是没有想法,那就怪了。

    所谓出头的椽子先烂,显然,八阿哥这个椽子已经被盯上了,烂与不烂,看得还是康熙的意思。

    “真的吗?不会影响到爷吗?”婉兮闻言,先是一喜,随后思及近来生的那些事,不由地有些担心。

    “放心吧!爷这是顺了皇阿玛的意思,可不是自作主张。”胤嘴角微扬,眼里却过一丝嘲讽,他现以往急于得到康熙认可的自己,现在似乎很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

    认可么?

    想来是不需要了,就这样简简单单地保持表面的信任和平静,再深一点,他怕自己会更失望。

    “那真是太好了,弘他们之前还说想去庄子上看他们的小伙伴,而听雨也说她还有好多东西没学会,现在去正好,想必冬天比之前更有趣。”婉兮一听不影响他,立马就开始张落着让听竹他们收拾东西,她怀里的弘煦也跟着高兴的拍巴掌。

    胤瞧着她开心的模样,也不阻拦,只是转身的瞬间,吩咐林初九将董鄂氏看好,不说以后如何,在这个节骨眼上,是绝对不能出现问题的,特别是跟八阿哥府的人扯上关系。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