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棋子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三十二章 棋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次日,胤进宫说了一下去庄子上小住的事,康熙并没有阻拦,一口答应的同时还夸了他两句,等胤出宫之后,近来很少去后宫的康熙还特地去翊坤宫坐了坐,从这一点上不难看出康熙对胤的满意。??  

    胤却不管这些,禀明康熙去庄子上的事情后,他便直接去了翊坤宫,有些事情他出面太多只会让人觉得是婉兮在身后捣鬼,但是由宜妃出面的话,人家只会以为是董鄂氏做事不对。

    说婆媳是天敌,孝之一字有时候是真的很压人。

    “混账!以前只道她蠢,现在看来,不仅仅只是蠢,还是个惹祸精。”宜妃抬手拍着身旁的桌子,一脸的愤慨。

    对于八福晋,她曾经觉得失望也觉得心伤,可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她对这个侄女早已不报任何想法了。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侄女到现在都还没有死心,还想着拖她儿下水,由此可鉴,之前她所表现出来的悔悟都不过是想要达到目的的手段。

    越是这么想,宜妃心里就越是恼怒,对于八福晋和九福晋就越是厌恶。

    “母妃,儿子暂时将董鄂氏禁足在府里,但是有些事能拦得住一时却拦不住一世,董鄂氏是想要完颜氏的命,这一点儿子不能认同。”胤举起桌上的茶壶,为宜妃倒上一杯茶,慢慢推到她的手边,语气中的不满和坚持却是丝毫没有遮掩。

    宜妃端起茶盏轻呷一口,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完颜氏是个有福的,就冲着她事事为你,又为本宫生下弘他们,本宫就得保她安然无恙。倒是董鄂氏,本宫听说她对大格格并不上心,这是怎么回事?”

    宜妃虽然更看重孙子,却也不是对孙女毫不关心,而且作为嫡女的大格格即便没有祥瑞在身,却也颇得几分关注,是颖,宜妃在得到消息之后,才如此的在意。

    “董鄂氏近来一直同四福晋和八福晋来往,三人之间,肯定是在密谋什么。至于茉雅奇,比起女儿,董鄂氏更想要个儿子,即便是别人生得儿子也比她唯一的女儿来得让她在意,所以儿子准备找个机会将茉雅奇交给完颜氏来教养,反正这些日子以来,茉雅奇就一直由完颜氏在照顾,而董鄂氏却一点没察觉。”胤木着一张脸,想来他对董鄂氏早就绝望了。

    宜妃闻言,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同住一个院落,董鄂氏竟不知道照顾自己女儿的人是完颜氏,从一点上不难看出她对这个女儿到底忽视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既然如此,那便顺了她的心意。”宜妃咬着牙,恨声道。

    “母妃,为了这种人死坏了身子不值得。”胤安抚两句,又道:“母妃,近来宫里宫外的的局势都很紧,大阿哥的后尘谁也不想布,但是这并不是自己不想就可以的,所以儿子已经禀明皇阿玛,准备去庄子上呆上一段时间,等风声过了再回来。”

    宜妃低下头,想着大阿哥被圈禁之后惠妃眼中的死寂,点点头道:“也好,该避的还是要避,毕竟八阿哥并无死心,真让他们黏上,那真是百口莫辩。”

    胤放在桌面上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想着老十四为了八阿哥屡次惹怒康熙的事,笑道:“母妃,你说皇阿玛明明被老十四气得七窍生烟,为何不处置他?”

    宜妃闻言微微愣了一下,虽然不懂胤为何会问这方面的问题,却还是选择实话实说,“皇上之所以不动老十四,估计还是德嫔求情所致。”

    “德嫔求情?她要真有这个本事,当初为何不保住自己的妃位?”胤就纳闷儿了,妃位不重要吗?对一个由宫女爬上妃位的来说,妃位意味着什么,长眼睛的人都知道。

    “她倒是想,可惜皇上已经下定决心要治她的罪,她心里清楚这才没开口。而胤祯,若说以前只是娇惯的话,现在瞧着就是德嫔的心头肉,否则德嫔如何愿意把这救驾之功用在他身上。”宜妃蹙着眉,话里着一丝淡淡的酸意。

    说到救驾,这后宫里了德嫔就是她,她们两人之所以能在后宫过得比别人逍遥,除了自身的手段之外,还有康熙的庇护。

    都说康熙念旧情,事实真的如此吗?

    宜妃不知道别人信不信,但是她自己却是不相信的。跟在康熙身边越久,感情就越是淡薄,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看得太透了,再的爱也被磨得一干二净了。

    康熙此人够狠够绝,对别人狠不算真的狠,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而康熙对别人狠,对他自己更狠。是矣,他口中的旧情到底有几分,谁也不知道,但就宜妃看来,康熙万事求平稳,留不留一个人看得是需要,而非所谓的救驾之功。

    “救驾之功?没看出来德嫔还有这本事。”嗤笑一声,胤可不相信德嫔有这种舍己为人的高尚情操。

    “哼!她当然没这个本事,只是当年碰巧让她撞上好运,白捡了个救驾的机会。”冷哼一声,宜妃想着当年德嫔凭着这所谓的救驾之功单独被册封为嫔时的场面,就不自觉地冷笑。

    胤闻言,点了点头,低声嘟囔了一句,“那还是真是走了狗屎运。”

    他的声音有些低,坐在他身旁的宜妃也没有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知道他在说话。

    “老九在说什么?”宜妃以为他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不禁往他的方向凑近了些,轻声问了一句。

    胤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抬头望向宜妃,语气平静地道:“没什么,只是在想德嫔这所的救驾之功能让老十四闹多久。”

    宜妃捧着茶盏的手微微顿了顿,随后说道:“不管以后如何,本宫知道这一次绝对是过了的。”

    胤心里清楚,就目前的局势而言,不管他们这些置身世外的阿哥是真没那个意思,还是假没那个意思,为了维持平衡,皇阿玛都不能将老十四治罪。毕竟大阿哥被圈禁,太子被废,三阿哥看着得利,就应该有人跟他对着,然而八阿哥被斥,剩下有野心又跳得厉害的,就只有老十四了。

    真是可悲!

    明明是父子,却被当成棋子一般对待,换成谁,心里都会有疙瘩,至少胤不想再掺和了。

    与其做一颗被人驱使的棋子,还不如做棋盘边看棋的人,要知道是人就有机会改变棋盘的格局,不管是偷袭抑或者出其不意,都比棋子来得有主动权。

    “也对,既然过了,那便不管他了。”胤和宜妃说一下接下来的打算,也说了胤的猜测,最后***二人商量一番,决定暂时按兵不动,一切等这场风波过去之后再说。

    现在的时机太过敏感,既然都选择退让了,那么再彻底一点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从宫里出来,胤并没有再跟胤等人联系,而是拉着胤俄一起准备去庄子上住。胤俄对此没有意见,反正他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咋咋呼呼,除了惹来皇阿玛的训斥,别无***。与其大家不高兴,还不如找个能让自己高兴一点的地方呆着。

    次日,准备就续后,胤带着婉兮和几个孩子,胤俄则着好不容易保下的儿子弘旭一起去了庄子上。

    胤和胤俄在外面骑马,婉兮和孩子们坐在马车里,一路说说笑笑,好不欢乐,只是婉兮偶尔扫向弘旭的目光里包含了几分复杂。上一世这孩子根本就没有活过康熙四十七年,二月份就夭折了,今生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帮着四阿哥保住了弘晖和弘昀的关系,弘旭虽然来得少,却也算熟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说得那些育儿经起了作用,这孩子看着虽然弱了些,好歹也挺了过来。

    “额娘,水水,水水。”婉兮怀里的弘煦扯着她的衣服,奶声奶气地要求。

    小家伙说话还不算太利索,不过已经能明白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好,额娘给弘煦喝水。”婉兮笑着点点他的小鼻头,拿着桌上的茶杯,慢慢地喂他喝,每一下都很小心,唯恐在这行驶中的马车上,因着动作太大而呛着他。

    ***几个小不点都围着弘旭转,可能是太久没有见面的关系,也可能是马上就要见到小伙伴的关系,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婉兮见弘将弘旭照顾的好,也就放心了,她自己的儿子她了解,别看年纪小小的,却很有兄长的样子,照顾起人来也有模有样。再加上身边安排了人,婉兮并不担心他们会相处不好。

    等到了庄子里,婉兮看着听竹她们往庄子里搬东西,原是想让几个孩子先休息休息的,谁知还没进屋,几个孩子就忍不住想去找自己的小伙伴了,婉兮闻言笑了笑,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顺了他们的心思。

    孩子之间的感情最为纯真,以后如何婉兮不知道,但是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她还是愿意满足孩子们的愿望的,“行了,都去吧!不过晚膳之前要回来,过了时间,以后再想出去玩可没那么简单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