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撕破面皮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三十九章 撕破面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还愣着干什么,不知道给福晋上茶吗?”

    董鄂氏瞧着她额娘都跟着吃憋,心里也很是不好受,曾几何时,这董鄂府后院的事,她额娘说一不二,可现在一个小小的庶女,翅膀硬了,不仅折辱她还折辱她额娘,想来是真不要命了。? ? 

    玉惠的目光来回在伊尔根觉罗氏和董鄂氏之间来回转,又岂会没有现她们眼中的阴狠。同住一个屋檐下,也不是一天两天,大家彼此之间还是有些了解的,至少对于眼前的三人,她一直很了解,甚至无数次想要逃离他们的魔掌,只是转来转去,终究还是逃不过。

    好在她的好运并没有全部用尽,索绰罗那个老东西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可至少对她还有几分真心,但有真心又如何,遇上那年轻漂亮的,还不是一一收了进来。

    说穿了,这世上她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即便是儿子,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那也是靠不住的。

    董鄂?七十瞧着她们三人都消停了,也不由地想抹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这女人之间的争斗就是麻烦,往常他就不想插手,现在依旧不想,可谁让他站错了队呢!

    “玉惠啊,你们到底是亲姐妹,之前就算有什么误会,大家当面说清楚便好。”董鄂?七十和起稀泥来,那是真的只考虑自己,没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董鄂氏再不好,她也是九福晋,是他唯一的嫡女,他能委屈,却不能丝毫脸面都不给,而玉惠虽然是庶女,却是他现在唯一能抓在手上的救命稻草,要知道没有玉惠,他可是连索绰罗的都见不上。

    嘿,每每只要想到这里,董鄂?七十变暗恨伊尔根觉罗氏目光短浅,若当时她能多考虑考虑他的难处,把几个庶女都嫁好一点,指不定他现在就不会处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了。

    “阿玛这话说得可不对,咱们之间没有误会,只有仇恨。”嗤笑一声,玉惠不犹豫地打破了董鄂?七十那准备劝上几句就摆出一副‘合家欢乐’的用心。

    “胡闹!都是一家人,哪里来得仇啊恨的。玉惠啊,不是阿玛说你,即便从前你嫡母苛待于你,可也好歹让你长大***……”

    “对,养大了再称斤论两的卖掉,不是吗?”玉惠的目光来回在董鄂?七十和伊尔根觉罗氏身上来回移动,那讥诮的表情让原本厚脸皮的两人难得地有一丝心虚。

    伊尔根觉罗氏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玉惠打脸了,事实上自打玉惠回京后,她这脸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打得‘啪啪’作响,她倒是想心气高一回,把人赶走,可惜这府里真正做主的却是董鄂?七十。他让玉惠打她的脸,她就是心生怨愤,那也只能忍着,一如过去那些姨娘庶女忍着她一样。

    “咳咳咳……这事夫人的确有错,可是你现在不是也过得很好嘛,而且只有董鄂府好了,你的地位才能更稳固。”董鄂?七十一脸苦口婆心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关心女儿呢!

    玉惠见董鄂?七十这般作态,心里一阵作呕,遂一脸冷笑地道:“阿玛这话,女儿可不敢苟同,女儿这是被卖出去的,连份像样的嫁妆没有,何来得靠着府里才能稳固地位。”

    她这话说出来的时候,伊尔根觉罗氏和董鄂氏不由地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面色‘刷’的一下就变白了。

    “怎么能没有嫁妆呢!都是走的公账……”董鄂?七十说着看了一眼身旁的伊尔根觉罗氏,见她面色苍白,还有什么想不到的,“你这毒妇”

    依着玉惠的情况,董鄂?七十只要稍稍动动脑子就能想到***几个庶女的情况肯定不比玉惠来得好。难怪,难怪他这些女儿嫁人之后,一个一个的便再没了消息,是做妾的也就罢了,毕竟妾室规矩多,没有主母的同意,很难出门,可是那做填房的,即便是继室,那也是当家主母,怎么可能连回趟娘家的时间没有,甚至逢年过节都不送点礼品来问候,现在想想,董鄂?七十这般厚脸皮的人也觉得脸上热。

    玉惠看着面色不好的伊尔根觉罗氏,再看怒目而视的董鄂氏,心里相当地痛快,因为她心里清楚,撕破伊尔根觉罗氏的面皮也不过才是个开始罢了!

    这头董鄂府里闹起来了,那头庄子上,婉兮在胤的教导和陪练下,这箭术是节节攀升,用胤的话来说,那就是没给他丢脸。

    刚练了一阵,胤正想说什么,便见林初九踌躇着往这边靠了过来,胤心知若是无事,林初九可不敢来打扰他们,“娇娇自己练一会儿,爷过去一趟,等下再过来。”

    “恩。”婉兮从不干涉胤在外面的各种事情,除非他主动提及,不然她是不会插嘴的。

    “主子爷,京城刚送来的折子。”林初九一见胤过来,冲着他行了一礼,立马将折子双手奉上,丝毫不敢耽搁。

    胤伸手接过折子,打开之后,一目十行,片刻之间便将上面的内容一一纳入眼底。

    “让人盯着董鄂氏,除了董鄂府,不要让她去别的地方或者接触***人。”胤轻声交代两句,轻轻眯起眼眸,眼神里满是冰寒。

    他的话音刚落,一旁的林初九便立马应声,生怕答得晚了就受到牵连。其实吧,现在只要主子爷一提福晋,他们个个头皮都麻,无他,只福晋最能作死不说,还最能连累别人。

    “行了,都退下吧!”胤挥了挥手,将折子递给林初九,然后转身往婉兮那边走去。

    婉兮想着自己也练了大半个时辰了,便将弓箭交给一旁的听琴,坐到树下摆好的椅子上,准备休息一会儿再继续,谁知抬头的瞬间正好看到胤黑着一张脸过来。

    “爷这是怎么了?”婉兮一脸意地将面前的茶盏讨好地往胤面前推了推道。

    “董鄂府闹起来了,那四姑娘倒是有几分能耐,抓住了董鄂?七十的命脉,然后毫不留情地打了伊尔根觉罗氏和董鄂氏的脸,据线报,董鄂?七十一怒之下夺了伊尔根觉罗的掌家权,交由这位四姑娘的姨娘掌管。”胤顺着她的意思,端着茶盏抿了一口茶,然后将折子上的事情一一讲给她听。

    胤的话音刚落,婉兮便忍不住道:“那不应该是好消息吗?爷怎么还皱着眉头?”

    胤闻言,也不再卖关子,直接道:“爷那位好八哥和好八嫂又把主意打到爷头上了,而董鄂氏就是目标,这种事情别说他们没做成,爷就是听到都嫌恶心。”

    闹到这份上,大家维持着表面关系便是,做得太过,只怕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假。

    婉兮皱着眉头,脸上明显带着一丝惊讶,想来她也没有想到八阿哥他们居然会这般厚脸皮。闹到这番田地,再谈什么情分都是假的,

    “爷若是不愿,他们就是算计再多也是一场空,爷又何必太过在意。”婉兮想了想,伸手从盘子里拈了一块点心,慢慢送至他嘴边。

    “爷倒不是在意,爷只是不想娇娇和孩子们再受到不必要的骚扰和伤害。”胤看着面前的点心,不急着吃,相反地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

    婉兮将手中的点心又往前递了递,见他张嘴咬住,才道:“爷以为谁都是福晋,做起事来只凭一时的冲动,而不动脑子。”其实婉兮这话说得有些逾矩,毕竟董鄂氏是嫡福晋,岂是她这个侧福晋能够妄议的,偏偏她就是有些忍不住。

    不,不是忍不住,关键是她压根就不想忍,对于董鄂氏,婉兮的忍耐已经了尽头,她根本无法违心去夸赞或者替董鄂氏说一句好话←,但他定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到时他即便坐不上那个位置也会把权力紧紧握在手中,那么最好的人选就是老十四了。”

    婉兮抿着红唇轻轻笑了笑,这位八阿哥还真是事事都算计到位了,为了他所谓的大业,这手段真是层出不穷,阴狠毒辣到极点。想到胤的遭遇,再想想八福晋的转变,想来若有需要,他怕是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所有人。

    “凡事都讲究一个你情我愿,八阿哥心机卓然,十四阿哥也未必没有自己的小算盘,两人虚与委蛇,还真说不清楚最后的结果会如何?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八阿哥和十四阿哥之间肯定没有我们看到的那般和谐。”婉兮轻轻开口,直接说出自己的看法。

    胤心里自然也有自己的想法,巧合的是同婉兮的相差不多。都说后宫后院的女人手段如何肮脏,其实这朝堂之上,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既然娇娇同爷想得一样,那咱们就一起瞧着这场好戏到底如何唱下去?”胤眯着细长的凤眸,轻轻地笑开了,那笑意让他原本显得有些冷硬的面容也不知不觉地柔软了几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