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章 闹上门(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稍作休息,婉兮在胤的陪同下又练了一会儿,可能是心情不错的关系,比起往常,这练习时间一下子增加了近一倍。 ? 

    等到晚上休息的时候,婉兮只觉得手臂酸疼,浑身软,沐浴之后,便赖在胤背上,出出进进,不是要背就是要抱,看得周边一群下人心惊胆战,生怕胤一个不乐意就把人给甩下来了。偏偏婉兮一点不担心,时不时地还闹胤两下。

    “手臂疼了,行,爷给你捏捏。”胤一脸好笑地将人捞到怀里,大掌握着她纤细的胳膊,细细揉捏起来。

    婉兮轻哼了一声,顿时赖在胤怀里不起来了。胤平日里注重锻炼,骑射功夫从未落下,别说是陪练,就是他自己再去林子里跑上一圈子,也不会觉得有多累。

    “明天还练不练?”胤瞧着她这模样,一边帮她按,一边打趣道。

    对于婉兮,胤自己都讶意为何他对她就有那么的耐心,不过即便如此,胤依旧宠着她,而且是高高兴兴地宠着她,没有一丝勉强,仿佛他就该这样做。

    至于射箭这种事,他并不勉强,她喜欢,那就继续,不喜欢,那就停下,总不会因为一件小事为难自己。

    婉兮抬着胳膊,很是娇气地冲着胤撒娇,惹得胤直笑。平日里婉兮会闹会使小性子,却不会像现在这般孩子气地赖在他怀里。现在的婉兮显得更为真实,没有那一层防备的她犹如珍珠般散着淡淡光晕,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再靠近。

    “练。怎么能不练,妾身可是说过一定要陪爷去打猎的,到时妾身也让爷尝尝妾身亲手打得猎物。”婉兮说得理直气壮,偏偏她整个人又娇又软,此刻窝在胤怀里,边说还和小脸蹭了蹭他的结实的胸膛。

    “娇娇的想法不错,那爷就等着吃你亲手打来的猎物。”胤朗声大笑,脸上带着几分愉悦的神色。

    这倒不是猎物有什么不同的问题,而是关乎于她对他的一片心意。除了他母妃,从来没有人想过要为他做点什么,因为他从出生就含着金汤匙,几乎是要么有什么!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要的一直都很简单,若非如此,当初他也不会容忍董鄂氏,想着跟她一起过日子。

    可惜有些人注定是有缘的,而有些人走到了一起,那也是有缘无分的。

    胤这个人重感情,但凡他身边的人,他从来都不会苛待,只要力所能及,他都会满足对方。但是这人却不是个个都容易满足的,只有怀里这个小人儿,从进府那天起,直到现在便从未变过,她紧守着自己底线,从不主动招惹别人,对孩子亦手下留情,仅这些就已经够。

    他从未想过让一个在后院里求生存的女人过得永远单纯天真,若他顾得上还好,顾不上那就得这个女人有自我保护的能力。毕竟们之间永远不可能有彼此,还会有孩子。

    “那爷多教教妾身,妾身说不定会学得更快。若是手臂能不疼的话,妾身指不定会进步的更快。”婉兮靠在胤的怀里,声音越来越低,像是真的累倒了一般,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听着婉兮清浅的呼吸,胤脸上的表情还残留着一丝愉悦,眼眸里更是化不开的温柔,手上的动作微微放轻了些,见她睡得香甜,嘴角的笑意也不禁深了几分。

    好一会儿之后,胤才停手,只是躺下休息的时,他并没有松开她,而是将她揽在怀里,两人交颈而眠,虽不像往日那般亲热,却别有一番温馨之感。

    自打到了庄子上后,胤就不用再早起去上朝了,每天婉兮醒来的时候都能看他睡在自己身边,就觉得无比的心安。

    此时也一样,婉兮因着睡得早,醒得也比胤早,微微动了动身子,现昨日酸疼的胳膊现在已经不疼了,脸上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抹笑。她就知道,胤这人嘴上厉害,可是对他认可的人却是真的好。

    若说这一世什么让她最庆幸,大概就是没有拒绝这个男人的心意,也没有对他死心。

    睡梦中的胤皱着眉头,大掌往前挥了挥,似要赶走这个打扰他休息的触感,谁知一次不行,两次不行,猛地睁开双眼,对上婉兮脸上灿烂的笑容,心底那一丝恼怒和不悦,这会儿早就烟消云散了。

    有一种人,天生就有优势,只要她一笑,别人就会想要把一切都捧到她面前来。而婉兮恰恰就是这种人,她的美丽总是不自觉惊艳他的心,让他不自觉地想给她最好的一切。

    “爷,是不是妾身把你吵醒了?”婉兮被胤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此时连伸出的手还僵在半空中。

    胤看着缩着脖子,一脸心虚的婉兮,整个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手握住她僵在半空中的手,低声问道:“知道会把爷吵醒,这双小手怎么就不老实一点呢!”

    看着眨巴着大眼跟自己装无辜的婉兮,胤伸手拍了拍她的俏脸,一脸的宠溺。他并不在意婉兮是不是吵醒他,他在意的是现在的婉兮越来越信任他了。也许连她自己没有觉,她在面对所有人时,身体都会本能地防备,就连面对他时,也一样。

    曾经,胤想过是不是她曾受过什么伤害,所以才会这般防备于人,可是从她在完颜府的成长经历来看,完全没有。她的父母兄长对她都好,不说事事都顺着她,至少考虑事情都会顾虑她的感受,这在很多有女儿的家庭,算是很不错的了。依理,婉兮应该是开朗的,天真的,但是他印象中的她却是无比小心的。

    若真要说有问题,大概就是她进宫选秀时,被人使了不少绊子,可要说一下子成长起来,怎么看都有内情?难道他算错了那些人和婉兮的系,其实婉兮很在乎她们,所以才会变得小心且不喜与人交际?

    婉兮不知道胤心里的想法,即便知道,她也不可能告诉他,她的这份小心谨慎是上一世用血的教训换来的。即便这一世的日子过得安安稳稳的,她还有胤护着,可董鄂氏等人对她的磋磨已经使得这份谨慎和小心深入骨髓,轻易改变不了。

    “妾身怎么就不老实了,妾身只是太过倾慕于爷,才上得手。”抽回手,婉兮整个人趴在胤的怀里,撒娇耍赖,一脸的不依。

    胤瞧着她这副爱娇的模样,于心不忍,只得举手投降。

    两人躺在绣床上闹了好一会儿,有说有笑的,若不是几个孩子过来,他们怕是还得在绣床上赖上一会儿。

    用早膳时,婉兮见几个孩子都一脸笑意盈盈的样子,心里也觉得高兴。目光绕了一圈,最后落在大格格身上。原本她还担心大格格冒然离府,会有抵触情绪,谁知过来两天,小家伙不仅没有闹脾气,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想来孩子多半是太孤独了,好不容易有了伙伴,如何能不高兴。

    再者,大格格的情况跟弘旭差不了多少,现在不过半个月时间,这上蹿下跳的,弘旭的身体比之刚来时好了不少,是矣,婉兮也好,胤也罢,并不拦着大帮格同弘他们一起玩,甚至还会鼓励大格格,多跟***兄弟姐妹们一起玩。

    用过早膳,婉兮原本是想送几个孩子去书房,不想刚一出来就见外面下起了小雨,瞧着架势,这场雨后,怕是很快就会下雪了。到时他们再继续留在庄子上,怕是不方便了。

    到了年底,即便她不用管事,可是胤却不能不管,那么多的商铺生意,统统都要他做主,还有户部,官是别人的,银子却是他想法赚得,说起来都是康熙这个当皇阿玛的在压榨胤这个儿子的血汗。

    等把孩子们送到书房,婉兮回来便没有像前几天那样练习射箭,而是让听竹拿了些布料过来,裁了给胤和孩子们做衣服。

    胤和几个的衣服肯定不只有婉兮一个人做,但是每年婉兮都会每季给他们做上两套衣服,里衣不算。今年,胤将大格格交给她,那她必定不能厚此薄彼,让大格格心里生出怨愤来。是矣,但凡她给雅利奇准备什么,就必定会给茉雅奇准备一份。

    就这样,又过来七芰私帷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