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07节 逝水流年 (求订阅!)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7节 逝水流年 (求订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诸位壕和书友的大力打赏,让《偷香》第一天上架就荣登畅销榜第一,老墨拜谢诸位,你们太给力了!第二更!还请诸位继续把手里的月票推荐票投过来!谢谢!

    ----------

    明月当空,凉夜水冷。?    w?w?w?com

    马未来拎着流年站在了院中,见到青衣人这么说,轻轻叹口气道:“我本来不想来。”

    青衣人目光从流年上离开,终于凝望马未来的双眼,“可你来了,当然不是要说这句废话。你好本事,如果在小白马寺,有你出手的话,说不定能将我留下来。”

    他只是略一转念,就知道这个马未来跟踪而来绝非偶然,不由心中警凛,他虽算定赵达不会再追,可一路行来还是留意着周围的动静,不想这老头子无声无息的跟来,直到现身才让他现。

    马未来只是笑笑,“我留你做什么?我又不准备请你用饭。”

    青衣人一愣,面具后的目光突然有分炙热,“如果你马未来想的话,我倒是可以请你用饭。”

    马未来看了青衣人很久,终于道:“我吃过了。”

    青衣人眼中的炙热慢慢变冷,“你不想吃饭,又不想留我,突然在这里出现,总不是告诉我,你想找我聊聊?”

    他本有分嘲弄之意,没想到马未来居然点点头,认真道:“不错,我就是想找你谈谈。”

    青衣人冷冷看着马未来,“你觉得我会信你?”

    马未来微微一笑,“无论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自己所言。”顿了片刻,马未来看着青衣人,诚恳道:“鬼丰……我暂且这么称呼你……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你究竟是谁?又或许你是谁都不重要……”

    青衣人截断道:“你喜欢就好。”

    马未来缓缓点头,“鬼丰,我跟你来此,就是想问你一句……你究竟想要如何?”

    “我只想重做一个选择。”鬼丰立即道。

    他说的奇怪,马未来竟然点点头。好像明白鬼丰的意思,许久又道:“那你能不能收手?”

    鬼丰叹口气道:“马未来,这天底下我佩服的人并不多,你能算上一个。还请你莫要让我失望。”

    马未来听出他的嘲讽之意,并没有动怒,只是认真的想了想,突然道:“可你不会成功的,要知道当年那四人……无论哪个。绝不会比你鬼丰要差。”

    鬼丰嘿然道:“马未来,你错了。”

    “还请指教。”马未来看起来虽是年迈,但丝毫没有什么老气横秋的样子,几被鬼丰否定,亦没有任何不满之意,反倒很有分兴趣的模样。

    “我不是那四个人,我是鬼丰!”鬼丰昂然道。

    马未来喃喃道:“你喜欢就好。”

    鬼丰见老头子用他的话回了句,不怒反笑道:“一件事若是没人能成功就不去做,那种人始终不过是碌碌无为之辈。”

    马未来竟是点点头,“这句话很有道理。”

    鬼丰一怔。没想到马未来竟然赞同他所言,微有缓和道:“你既然觉得我很有道理……为何不……加入我的计划?”

    他在仗剑面对许褚、张辽、赵达这些人时,废话不说二句,对马未来如此,可见他对其极为重视。

    “我只是觉得你这句话有道理。”

    马未来笑道:“无论是愚者还是智者,总会说出有道理的话来。对于有道理的话,我素来都会认可。”

    “你始终不认为我会成功?”鬼丰眼中寒芒闪动。

    马未来看了鬼丰良久,“我不是算命的,可我实在看不出你怎能成功?”

    “那是因为你忘记了一句话!”鬼丰一字字道。

    “哦?”马未来长眉微扬。

    鬼丰上前一步,剑柄轻轻嗡鸣。如同诅咒般说出八个字,“三香在手,天下我有!”

    流年光华大盛,马未来眼中似也有分奇异的光芒闪动。

    二人看起来已不过数步之距。

    剑柄更颤。流年的光芒却是渐渐的弱了下来,马未来眼中的光芒也是慢慢的隐去,喃喃道:“你找不到的。”

    “你又错了!”

    鬼丰凝声道:“想当年张角天纵奇才,已窥三香其中玄奥,可惜天不假年,穷一生遍步九州寻找三香。始终无有所获。可我鬼丰不同。”

    顿了片刻,鬼丰又上前一步道:“我已得三香之一,虽不过挥其威力一二,但只要假以时日,定能现其中的玄奥。”

    马未来皱眉道:“我听说山魈一事,这么说……你真的得到了异形?”他本来一直从容平静,可那一刻终于有了分动容,拎着流年上前半步道:“可你怎能……”

    鬼丰眼中寒芒一现,“你要挡我?”

    马未来不语,可手中流年光芒又盛,其中七彩颜色竟然有了分斑斓。

    鬼丰见状不惊反笑,仰天道:“天涯流年逝水***,逝水方出人早伤。我早听说过神女传人有天涯、流年、逝水三种绝学,无人可挡,却不知道你马未来今日会用哪个来挡我?”

    天光大亮。

    更胜月光。

    鬼丰出剑。

    他话音未落时,就已拔剑,话音方落时,剑已出手,那不过是刹那弹指间的功夫。

    马未来突然不见。

    鬼丰方才迈出两步的功夫,早就盘算和马未来之间的距离,算定一剑突出,就算是许褚在他面前,猝不及防,恐怕也要被他一剑刺杀。

    可马未来竟然躲得开?

    鬼丰瞳孔微缩,却不意外,马未来若是连他这一剑都躲不开的话,他何必和马未来说了许多的废话?

    高手之争,早非招式相斗,比的更是头脑之灵,感官之精。

    出剑时只感觉有微风从头顶掠过,知马未来竟到了他的身后,鬼丰反手一剑,再刺身后,他这时方展现出骇人听闻的用剑技巧。

    常人若是刺向身后,不转身亦要反腕倒刺。可他随手一削,整个手臂竟然如没有骨头般反转,丝毫不受人体固有的局限。

    只是一剑再出后,鬼丰蓦地再也不动。长剑斜指身后的大地,眼中精芒大盛,可剑上光芒却已然收敛。

    月色温柔照落,不敢触碰那剑萧杀的颜色。

    那不过是一柄黑黝黝的铁剑,漆黑的没有什么光泽。看起来毫不起眼,但若不起眼,又怎能绽放出如此绚丽的光芒色彩?

    马未来又出现在了鬼丰的面前,宛若方才从未离开。

    只是他手上的流年的光芒亦是淡了下来。

    他的身法之快,就算鬼丰见了,也是为之凛然。

    “怎不出手?”鬼丰冷笑道:“你马未来是不错,说的却不过是陈词滥调,只是用说的,绝对挡我不住。”

    马未来立在那里,终于去了方才的焦灼。只是笑笑:“我不想挡你……我只想和你做个赌局。”

    “赌什么?”鬼丰略有动容道。

    若是旁人和他做赌,他说不定早就一剑挥过去,要赌的人,也一定要有赌的资格,马未来对他而言,无疑是最有资格的那人。

    “我输了,我就帮你寻找三香。”马未来缓缓道。

    呛的声响。

    鬼丰似是看都不看一眼,挥手之间,长剑已回归背上的剑鞘,“怎么赌?”他没有和马未来讨价还价。因为这个赌注他根本无法拒绝。

    马未来认真想了许久,“你当然认识单飞?”

    鬼丰略有奇怪,“那是你的***?”

    “还不是。”马未来含笑道:“我们就以他做赌好了。”

    鬼丰更是惊奇,不解道:“怎么以他做赌?看谁先杀了他?”

    “那我肯定是比不过你。”

    马未来淡淡道:“我只想和你赌——只要你能让他自愿来求我实施你的计划。你就算赢了。”

    鬼丰一怔,似乎从未想到马未来会提出这么一个赌法。

    马未来微笑道:“旁的香我不敢保证,但是长生香……我知道在哪儿。”

    鬼丰面具后的双眸掠过分惊诧和激动,立即道:“你真的和我这么赌?”

    马未来点点头,强调道:“我说的是自愿。”

    “好,我和你赌了。”鬼丰毫不迟疑道。

    马未来看了鬼丰许久。终于只是笑笑,缓缓转身离去,不多时,已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暗夜中,流年似乎仍释放着斑斓的色彩,只是慢慢亦是隐入了黑暗。

    鬼丰只是看着马未来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模样,许久的功夫,这才道:“马未来和我做赌,你怎么看?”

    城隍庙空空荡荡,他蓦地说出这么一句话,多少有分诡异。不想他话音才落,就有一人轻声接道:“宗主,我可看不出来。”

    月色青辉如缎子般铺了下来,滑落在院角树后出现的一个女人身上。

    女人身材本是曼妙,穿着紧身的黑衣,月光一洗,更显她身材凸凹有致的***,那女子从树后走出来,秋波漫过,更是一扫秋夜的萧索。

    秋夜似乎也有了分多情的颜色。

    她娉婷的走过来,一直到了鬼丰的面前,盈盈笑道:“如仙可远不如宗主聪明,宗主想不出来的事情,如仙多半也想不出来。”

    女人赫然就是如仙。

    她万般风情的出现,鬼丰看她却如瞎子一样,只是道:“我在这里等你,不是要听你废话。”

    如仙轻叹口气,“那宗主想听什么话?”

    “你最好说些我有兴趣的话。”鬼丰冷淡道:“当年你义母施展手段,让人助曹操官渡之战,事后只求在许都城建如仙楼立身,借此让你周旋在郭嘉等人的身边,不就是想打听些你我都有兴趣的话?”

    ----

    ps:月票榜目前第三位,能不能保住前三,全靠你们的支撑了!老墨请您投张月票!(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