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20章 邱天成?傻子?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20章 邱天成?傻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约是在三年前,村里有人买了dvd碟片机,通体漆黑上面有几个按钮,没人见过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一大群人围着看。    物主拿起几条线插在电视后面,随后从个黑色的本子里拿出一个圆形的盘子,很亮,以为是镜子,谁成想那黑色的碟片机通上电之后摁一下按钮,居然能打开,再把这盘子放进去,电视上就能出现电影。    比用线接收的电视信号清晰的多。    随后,县城里的录像厅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当时最火的电影,某过于只能关上门来看的《古惑仔》陈浩南的长发造型也着实征服了一批又一批人,同时引起人们关注的还有一个物件:甩/刀!    这刀不如赵如玉从国外带回来的骷髅***那么精致,也没有传统的唐刀名气大,有人称它为蝴蝶/刀。简单的,正常的折叠刀是单开门,这刀是双开门,放在手指上能来甩动,只有手指足够灵活没有半点危险还具有观赏性。    九八、九九年,中水县的混混几乎人手一把,在放学时候叼根烟蹲在学校门口,能起到威慑力,还能勾引女学生。    只不过,多数人都只能用三根手指,大拇指、食指、中指,有极少数人能用上五根手指,一来是难度大,二是手指不够灵活。    而在极少数能用上五根手指的人中,甩到最出神入化的莫过于邱成,甩/刀在他手上仿佛与身体融为一体,只能看到残影,曾经有人感慨过,他的手不去弹钢琴简直是暴残物。    此时此刻,邱成与两年前一样,独自坐在酒吧某个不起眼的位置,要了两瓶啤酒,倒在杯里一口一口的喝着,他不招摇也不勾搭女孩,安静的享受着酒水带来的***,鄙夷的冷哼一声,这些眼高手低的服务生哪里知道当初那个邱成是谁?放下酒杯,从兜里掏出一把在大街上三块钱就能买到的甩/刀,看起来稀疏平常,可那些在夜里被敲过闷棍的***老炮都知道,挑断自己脚筋的,一定是这把刀!    因为刀锋上有个米粒大的缺口,在被人摁住的时候,割裂感袭遍全身,让他们永生难忘。    邱成拿着刀在手里转动几圈,随后又放回兜里,灯光不明也没人看见,吸烟有烟瘾、喝酒有酒瘾,一个时不甩/刀,他浑身也不自在。    “两年多了,这里一点没变”    阴翳麻木的眼神下,是两片发紫的嘴唇,医生他有心脏病,他不信,只是有一次睡觉发现自己心脏好像不跳,他挥拳自己捶两下,又跳动起来,所以从那以后对任何穿白色***人员的话都嗤之以鼻。    上次去会所里***,有个穿白色***的女孩是手法一流,他愣是没给机会就要把人撵出去,那女孩脾气也犟,愣是要在他身上试试,为自己讨个法两人争吵了一夜,最后他打哈欠喊,那个女孩眼闭着眼睛犟。    按理能给人放血的牲口,不可能有如此性格,可他偏偏这样,怪,是个怪人。    实则凡事得有因才有果,自从被柳青青把腿打断之后他就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对女人用强,能吵吵尽量别动手,能服尽量别嘶吼。    抓起酒杯,看上去永远睁不开的狭长眼睛,扫向舞台后面,他知道那里是办公室,也是他这辈子的痛。    时至今日,柳青青是怎么出来的,他是怎么被放倒的,还是个谜团。    就在今上午,他和吴中赶回中水,原本吴中是要和他一起出现酒吧,把他带到台上示人,给他一个万众瞩目的开场。可他不同意,玩的一手出神入化的刀,自然有点傲气,认为没做出成绩来就这么唐突出现,太没有冲击力。    他要先立威,后示人,这样才能让人折服。    对此,吴中简单犹豫过后点头同意,道一声:这样也好。    他喝完一瓶啤酒,前方已经人鬼***的舞池中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呐喊声。震耳欲聋、此起彼伏。    张晓娥和刘飞阳掰了的消息不知道是那个***羔子虚构出来的,听起来像是曾经亲密无间的爱人就此分道扬镳,还把张晓娥的心灰意冷,随便找个人就能嫁了那种,这些牲口对此满心欢喜,认为自己的春即将到来,此时的呐喊一半是对她的安慰,另一半像是比赛,谁的呐喊声大,谁就能把她哄到炕上。    张晓娥还是那身魅惑众生的装扮,头上多了个发卡,胸前挂了个花环似的装饰物,加上灯光的作用,更加美轮美奂、貌若仙。    她难得的对台下挤出一抹笑容,随后抓起麦克风,对身后的乐队点点头,演唱一首梅艳芳的《女人花》。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听得下面的牲口们险些落泪,很伤心,更想上去唱一首男人花。    邱成也是神情一凛,见过玫瑰怎会动心野花?这些年柳青青都在他心里,除了愤怒还有爱慕,每次在浴池也都是必要的发泄而已,可以,这辈子非柳青青不娶的大军中,他能担当先锋职位。    然而此时此刻,终于找到一位能和柳青青媲美的女孩,嫩是嫩了点,关键是新鲜。    就在他直勾勾盯着张晓娥的同时,一身服务生装扮的二孩从旁边走过来,他还没很好的进入角色,不过大致要领都知道,微微弯腰笑道“老板,这瓶啤酒打开么?”    邱成斜着眼睛看他,答非所问的问道“一个瓶盖五分钱?”    “呵呵”二孩尴尬一笑,下意识抬手挠了挠脑袋,刘飞阳一直教育他,做人得大气,不要斤斤计较,他现在还没很好的掌握大气两字,被的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答道。    “一毛了,大哥经常来啊?”    “以前,这里是我的主场!”邱成满脸沧桑的感慨道。    “您啥时候来,这是啥时候就是您的主场,酒吧做生意都得靠你们撑场面”    二孩笑着回应,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鄙夷,赵如玉口中的一楼是穷鬼大乐园已经深入人心,坐了三个时,只消费一瓶啤酒的犊子,有什么可摇摆的?    邱成不知道二孩心里在想什么,看那一脸稚嫩的笑容,僵硬的脸上也挤出一抹笑容,豪爽道“开!”    办公室内。    刘飞阳已经没有心思继续坐,身上抓心挠肝的痒,外表再坚强在这方面也是初哥,身体的某些部位起来又下去,下去又起来,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已经不下一百圈,时不时抬头看墙上的时钟,度秒如年。    也不知为何办公室如此之热,热的他身上汗流浃背。    又看了眼时间,刚刚九点钟,虽他平时也提前离开,但基本都是十二点以后,因为十二点是**阶段,也是事故频发时段,有些客人跟着音乐一起燥起来,确实能摇晃出一片唯我独尊的地。    他一***坐到沙发上,从兜里掏出国宾,有些发狠的吸一口。以往有事都会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支不行就两支,可现在仅仅触碰到就发现这个办法是徒劳。    如果柳青青今在酒吧还好,偏偏这个娘们也不知道在哪。几次看向***都想打***让她回来。又觉得自己这么做太不淡定。    掐灭烟头,又走到办公桌旁拿起一本杂志,这本是《水浒传》的封面,相比较《西游记》来讲,刘飞阳还是比较喜欢这个,每个人物都有其独特的挣扎,并且背后都有一段血泪史,结局不***也能称得上宏伟巨著。    “嘭…”    他翻看两页,粗暴的把杂志往桌子上一砸,随后咬牙切齿的骂道“让一个女孩在家等你,在这想你大爷呢,走!”    他骂完,像是给自己骂醒,转过身抓起扔在沙发上的外套,拽开门出去。低着头,紧张到羞涩的穿过拥挤人群。    如果这一幕被柳青青看到,还会出那句“安然,就是他的弱点”    确实,如果女主角不是这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孩,也许不会此般失态。    刘飞阳在上百号人中穿过着实不算显眼,可是,有一道狭长的眼睛已经锁定在他身上。    邱成在他走到舞台时就已经锁定,坐在高脚凳上安稳不动,直到刘飞阳走出门口他才走下来,在人群的最外围绕出去,走出门,看到前方的身影已经走出二十米,迈步跟在身后。    在他名声大噪的一段时期,没人看过他的正脸,所谓的敲闷棍也都是外人猜测,至于他用的是什么,众纷纭,镐把、铁棍、搬砖,几乎是能把人砸倒的物体通通一遍。    刘飞阳心里着急回去,距离越近心脏跳动越快,身上的温度也随之上升,脑中不禁幻想,那个女孩现在是坐在炕头,还是趴在窗台上看着满繁星。    走两步,跑两步,前所未有的失态。    邱成并不了解这些,以他的腿脚很难跟得上,甚至有种被戏耍的感觉,眼中一道流光闪过,阴翳的朝前面喊道“刘飞阳!”    前方的刘飞阳听见喊声,停下脚步回头看一眼,看有个人影一瘸一拐的过来,微微蹙眉。    “你不用话,也不用问我是谁”邱成手中转动刀,一步一步靠近,听上去有些疲惫的感慨“我只想让你明躺在医院里告诉所有人,邱成回来了!”    “嘭…”刘飞阳二话没,直拳划破空气,直奔脸上打过去。    邱成手中转动的甩/刀戛然而止,人还没来得及惊恐,已经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昏死过去。    “***”刘飞阳重重的骂一句,随后转头继续向家里跑。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