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21章 夜色撩人,然安动人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21章 夜色撩人,然安动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星光闪烁,夜色撩人。    如果在这静谧的夜里,鸟瞰图看下去,就会发现有一处院子格外引人注目,前院有个用木头做成秋千,在夜风下荡阿荡,幅度不大,只能看出正在摇摆,院子被用一米高的水泥台隔起来,这边是水泥地面的路,大约两米宽,水泥地面紧挨着房子,是三间平房,不新不旧、不奢不简,粉碎石头抹上的砂石墙面是当下还没过时的旋律。    有三扇窗户,两侧的大中间的,都是由木工纯手工打造的框架,一个个方格子中镶嵌着玻璃,此时最左边的窗户和中间的窗户都熄着灯,里面黑黑一片,透露着安详,只有最右边的窗户散发出钨丝灯泡独有的橙***灯光,灯光在夜里有些飘摇,假如站在外面偷***觑,会发现一无所获,蓝色的窗帘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工艺谈不上精致,有些年头、细微之处已经有被洗的开线的痕迹。    但要仔仔细细的往里面看,会发现有个人影,应该是坐在炕上,一动不动。    安然,安静的安,释然的然。    上赐给她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即使不施粉黛,也能在颦笑间让人如沐春风,眸子如秋水般清澈,荡漾的湖面上不染凡尘,顾盼流离间能让人如痴如醉,玲珑腻鼻,不高不矮恰到好处,朱唇皓齿,饶是没有唇彩点缀也是红梅未开颜色,这一抹微红点缀在她飘雪般白皙的肌肤上,活脱脱的画中仙子。    二十一年前呱呱落地,降落在这个平凡却温馨的家里,四岁时,父母把她送到幼儿园,从此就成了园丁的宠儿,喜欢把这个姑娘抱在怀里,捏捏她脸蛋,六岁上了学,扎着个冲揪,喜欢早上起来昂起脖子,让母亲在眉心处点个红点,然后坐在父亲的车梁上去学校。    十二岁上初中,父亲给她买了一条白色碎花裙子,被学校那个戴眼镜的老学究道出“安家有女初长成”这话用在中学女孩身上,不知是褒是贬。    十五岁异优异的成绩考入重点高中,父亲送她去报道,老一代的知识分子穿了身中山装,安然跟在他旁边,被千百道目光看的低下头,面红绯红,她第一次离开父母住到学校宿舍,夜里难眠的她,站在二楼的窗户下看,无意间发现墙跟下蹲着个人,身体好像佝偻了一点,正在吸烟,火光让安然看清那是父亲。    十八岁,是安然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年,父亲死于矿难,母亲卧病在床,她手握着一线大学降三十分录取的通知,却毅然决然的放弃高考回到家里照顾母亲,有人,如果这孩子不是因为家庭,会是县里飞出去的金凤凰。    刚刚到二十一岁,生命中来了一个人,走了一个人。    仔细想想,上给她一扇窗,关上一道门。    此时此刻的安然,蜷缩在炕上,就好像母亲刚走的时候,她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角落里一样,炕上已经铺上被褥,红色绸缎面,亮的显眼,父亲好像冥冥中知道什么,在出事的前一周与母亲一起买的这个,是给闺女的,花了两个月工资,着实有些奢侈。    红色的双人被褥占了大半个炕,上面没有通俗的写着喜字,而是有几个精致的花纹。    安然看着被子,盯了好一会儿,缓缓抬起头,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她非常清楚,既然此生认定了是这个男人,那么做出一切未尝不可。    她断然不是那些为了解决彼此生理需求,而以某些名义就能勾搭走的女孩,今晚对她很重要,对她的人生也很重要。    羞涩、欢喜、期待、紧张…等等情愫在她心里交织着。    身体又动一点,随后幅度就变得很大,她走下炕,***着精致脚丫,穿上早就准备好的拖鞋,这是一双新的拖鞋,旁边还放着一双大两个号的,外表一模一样,她穿起来走到侧面的柜子边,上面有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    已经洗过脸,还没涂抹任何粉彩,虽她一直以来都是素颜朝,但是今夜她要化妆,没有柳青青用的高档,没有张晓娥的种类繁多,桌子上摆着口红、粉底、还有一张红纸和下午去商场买的叫睫毛膏的东西。    搬了个凳子坐下,举止娴静,仔细看才能看出微微颤抖,她把粉底拍在脸上,皮肤看起来更细腻一些,睫毛膏吐在长长的睫毛上,好像这潭湖水更大更清澈一些,把口红涂抹在嘴唇上,飘雪的下面红梅傲然盛开,她又拿起红纸,在两侧的脸颊上轻轻拍了拍,微红的脸蛋配上原本的绯红,更加娇艳。    她觉差了些味道,把头发散开,精心的编织,一条手指粗的编织横在额头上方,这是她在电视里看到的,着实学了一段,纤长手指飞快转动,又有几条辫子在头上垂下来,她摇摇头,又给放下来,只留下最初的一条辫子。    站起来,对着镜子笑了笑。    钨丝灯下的安然,美的让三千世界停止轮回转动。    装扮过后的安然,美的让滚滚红尘跟着翩翩起舞。    她等待着。    刘飞阳。    被柳青青骨子里有难以改变的卑微,被神仙成瞎子世界的独眼龙,让赵如玉那个以睡男人为乐的娘们当成哥们对待,又带着二孩从村里狼狈出来,一路上他没回头,憋着口气远离那个山坡上的坟头,远离生活过十九年的村子。    与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豪情感慨,他很难发出,不过他嘴里能道出九个字:活出个人样,给自己看。    走到两个月以来每日重复的胡同,他脚步突然慢下来,正前方只有一处光亮,他知道有个女孩在光亮里等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每走一步,他都会想,以后应该给这个女孩什么,再走一步,他会想以后该给这个女孩什么样的生活。    走到胡同最里面,这扇铁门还是与往常一样,挂着铁链,上面有一把没锁上的锁头,他抬起手,动作比以往更加细腻,生怕发出半点声响。    “当啷…”    他最终还是没能逃得过自己的紧张,手在颤抖,铁链撞在门上,发出不算很大的声响。    然而坐在屋里的安然,却清晰的听见这声,脖子好像昂了一点,眼睛好像闭上一点,呼吸好像急促了一点。    “当啷…”    铁链又发出一声响动,大门的门锁已经被锁上。    刘飞阳心翼翼的向前走,从未觉得两条腿如此沉重,走到房子正面,看到灯光透过窗帘,穿过玻璃,斜照在地面,他走到门口,抬起手轻轻拽一下。    “咯吱…”    老旧的木门发出摩擦声,听的人心烦意乱。    门刚刚打开,里面的安然气息轰然来袭,让他应接不暇,以至于脑中一阵眩晕。    迈进去一只脚,转头看向东屋的玻璃,玻璃上的帘子已经被放下来,并看不见,他又把另一只脚迈进来,然后转身把门关上。    一扇门,门里门外两个人。    安然还站在镜子前,紧张到已经是在靠毅力抬起眼皮,她看着镜子里的门。    刘飞阳再次抬手,搭在门把手上,还没等用离开,门已经发出微微颤动,他狠下心来用力,又是咯吱一声,门嵌开一条缝,照出来微弱灯光,把门又开的大一点,里面灯光已经完全包裹住他的身体,最先看到的是安然背影,随后才看到镜子里那双脸庞。    安然露出一丝微笑。    刘飞阳也跟着笑起来,他看着、欣赏着,走进来不忍把视线从那脸上脱离,手向后撑的把门关上。    “嘭…”    声音不大,却震的两人身体都是一颤,呼吸越来越剧烈,两人的气息在这屋内交织着,扭动、挣扎、难舍难分最后融为一体。    “回来了?”安然嘴里出三个字。    “回来了!”刘飞阳原封不动的回道。    他向前迈了两步,到安然身后,抬起手,托在安然后背,身子一弯,另一手搭在安然腿上,几乎没费任何力气的给抱起来,眼睛还不忍离开的看着,安然已经闭上眼睛,面色更红了几分。    走到炕边,把安然放在被子上,随后也脱掉鞋坐上去。    “咔”    开关发出一声响,那钨丝灯泡完成今夜的使命,刘飞阳并没着急,也没有狂风骤雨,他亲吻上安然的嘴唇,手法生疏又老道的在这身体上游走,安然环抱住他的脖子,身上的温度已经达到顶峰,她不睁眼,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时不时会发出一声轻微的嘤咛,声音在房间内久久回荡。    刘飞阳触碰到安然衣服,向上拽、继续向上,只有在衣服越过头部的时候,那脸蛋才从他眼前消失,两人紧紧贴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度,恨不得把对方的身体挤到自己身体里面。    一双粗糙的手,碰到一条光滑的腿,即使在被子中无法看到,也能想象出那是羊脂白玉的肤色,刘飞阳把双手都放在安然背下,安然的手都放在刘飞阳的背上。    “嗯…”安然咬紧牙关,面色一紧,嘴里发出再也控制不住的***。    红色的被子,又红了一点。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