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27章 毒,忠如黑狗,饿似虎狼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27章 毒,忠如黑狗,饿似虎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究竟“是、不是”这个问题,全中水县可能只有邱成自己在意,毕竟他曾经是敢对柳青青动手的狠人,如果非得考究是或者不是,把全县的汉子顺着主干道拉成一排,问一万人,最多有一个人回答可能是,并且这人还是刘飞阳,因为他从未听柳青青提及过和任何男人的故事,唯独有个***,还没进展到实质地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没碰过她你不知道,我敢断定,她跟爷们滚过床单”    邱成痛心疾首的又补充道,在他将近三十年的生命中,只出现这一位能让他沉迷的女人,又爱又恨,梦想着有朝一日能狠狠的把她压在身下,报当初的一箭之仇,可少了些东西,动力来的就没以前那么足。    “***!”他咬牙切齿,所谓的爱恨平衡,也开始向恨的方向过度。    坐在旁边的吴中并不回应,眉头也没舒展,当初接手酒吧的时候,柳青青的定位还是大嫂,***跟他洽谈收购时也从未多过半句话,直到签合同才看到上面有柳青青的股份,他后来找过,希望把那些股份收购,柳青青并不同意,想想这些股份并不足以撼动自己的领导地位,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他没有重视这个女人,却不敢轻视。    吴中又点起一支烟,陷入沉思之中,由于工作关系他能叫声青青,如果两人是素昧平生的路人,或者点头之交的朋友,叫一声青姐是必然的。这个女人是怎么支撑起这个名号吴中不大懂,每次想往深了挖掘就会遇到一层无形的阻力,让他无功而返。    现在,不得不往***方向想想,外界都传闻她跟自己有一腿,这种逻辑是可笑的,赵***都得叫青姐,自己能敢动?张晓娥那妮子知道用资本换取报酬,按照段位平移的话,能搞定柳青青的得是什么样的男人?    或者,是不是那个人在支撑青姐二字?    吴中摇摇头,不敢继续想,想当初也就是神仙能让她弯下腰伺候,默认坐在桌上陪酒,钱书德的级别都很难能不能让她挤出个笑脸来。    门外。    柳青青和刘飞阳穿过舞池,走到平台上的卡座,旁边坐了一座客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应该是中水县的大学生,因为张晓娥也在其中,好在她今的穿着打扮稍加清纯,不至于被称为诟病,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这边,好似在解释什么,这里有最低消费,茶几上摆着价值普通学生一个月生活费的酒水,几名学生喝的脸色通红,不亦乐乎。    刘飞阳不至于对那解释视而不见,只是微微点头回应,随后就不再给过多机会,他不是那种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人,既然不需要这份暧昧,也就没必要钓着这妮子,文艺点讲,农民的性格就是:终其一生,爱她一人。    柳青青坐在长沙发,拿了一支红酒,把红酒倒在高脚杯里摇晃,看着台下群魔乱舞的众人,把酒水送到嘴里,眼神略显深邃,外人无法从这眼神中窥觑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刘飞阳,你有没有感觉,这龙腾酒吧太了”    她出这话算不上突然,在情绪上已经沉淀了很长时间,拿起红酒,又往高脚杯里倒去,闪烁的灯光下,柳青青动作优雅到让人不禁联想电视上的贵妇,她***且优雅。    又缓缓道“你我都是凡人,菩萨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真知咱们没办法理解,生的是**凡胎就免不了吃喝拉撒睡这些琐事,是富即安守着偏安一隅又或是狼子野心的不断进取,都是一种活法,别人的人生我不能评判,可我有时候在这里呆着呆着,真的很累…”    刘飞阳不懂她为什么有这样的感慨,是邱成的出现,吴中要跟她掰掰手腕?    其实来也怪,她口中有着所谓的***圈子,别人口中喊着青姐,从各个角度上来看,她的名气已经不拘泥于酒吧,如果她的能量正如外面名声那么大,掐死个吴中易如反掌,根本不用把自己弄上来,但要没有那么大能量,曾经大放厥词亵渎她的人又都一个个倒下去。    一个大人物,守在这个地方。    谜团,柳青青本身就是个谜团。    “如果累了,就休息休息,酒吧可以正常运转,即使你过来也都是一些琐事,可以出去旅旅游,我听然***是个能让人放松身心的地方,你可以去看看”    他并没按照柳青青的思路跟着一起感慨,而是中肯的提出建议,他也很不理解,柳青青这些年都一个人,没流露出想要找个人嫁了的意思,***跳楼更是心如死灰,那么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然?”柳青青扭过头,眉毛一挑,像是发现惊秘密一样,不过也就是提了这两个字,没有深究下去的打算,    脸色又恢复平淡道“是啊,可以去旅旅游,也可以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买个农家院,一辈子安安逸逸的活下去与世隔绝,没有烦恼,其实想想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可是不能,我还得在酒吧待下去,其中的原因我不,你也不必问”    她又喝了一大口红酒,嘴角有一滴酒水滑落,让她的脸庞更加***,放下酒杯并没擦“你看看哪个妮子,还在看你,看上去是真的对你动心了”    刘飞阳无奈的摇摇头,虽没回头,却一直能感受到张晓娥的目光,不去理会也不想理会。    “我跟你的事,你再想想?”    “什么?”    “把吴中搞下去”这几个字从柳青青嘴里轻飘飘的出来,站起身,钟爱皮裤的她,长腿越发引人遐想,好比两条烤熟的香肠,让人忍不住想狠狠的咬上一口,她两步走到栏杆前,双手支在上面,有些感伤道。    “你看下面形形***的人,有腰缠万贯却舍不得多花上几百块去二楼叫个姑娘,来这里两年,都只是要两瓶啤酒看看领***郎,露出个淫/荡的笑容就离开。再看有些穿着打扮高人一等,兜里却没有半点钞票,借钱也得进来潇洒一夜,硬装成大款,泡两个不花钱的姑娘,还有那些穿着普通、打扮普通、兜里更普通,最后注定普通的来,普通的走的人,你他们谁更悲哀?”    刘飞阳眉头渐渐蹙起来,当柳青青第一次把“搞下吴中”这个意思表达出来,他是坚决反对,给东家干活最后把东家赶下台,不提有没有这个能力,所作出的事就是有悖人伦,与他做人原则不附。    可邱成的半夜劫道,使得吴中已经把自己摆在对立面,他想不通这是一招什么棋。    “那些有兜里有钞票的,富到锱铢必较,他们认为花钱不值!那些普通的,隔三差五能狠下心来,多要一瓶酒算是突破,白了也是故步自封,唯有那些硬着头皮装大款的,才能获得一点实惠,被人发现了,也就是打两个嘴巴的事,想做成事,还得不要脸,世界这么大,只要是骗子,总能遇到两个傻子”    柳青青倚在栏杆上自顾自的感慨,隔壁桌那些屁孩哪里知道这就是青姐,眼睛**裸的盯在背影上,楼下那些汉子也难得见到柳青青出现,一个个口水直流。    刘飞阳听到这话,向后一靠,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处境,发现已经自己被莫名其妙的摆到吴中的对立面,还有那个叫邱成的看上去也不是善茬,他在背后捅刀子也是必然。    如果一开始,吴中和自己坐在食杂店炕上的时候,就答应他来酒吧?    貌似也不是明智选择,吴中和柳青青有矛盾,自己被谁招进来,势必就会得罪另外一方,这是个无解的难题。    就目前而言,摆在自己面前的好像只有一种选择,跟着一方,战斗到底。一旦走出酒吧,可能会成为两方的敌人,这个风险实在太大,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    “野心!”柳青青脖子高傲扬起“有的人疲于奔命为生计劳碌,有的人精于算计为利益奔波,还有的人穷极一生为了梦想奋斗”    她着,突然转过头,转动的灯光在她脸上流连,直插人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刘飞阳,仿佛把人看透,她红唇开启,又道“刘飞阳,你现在还处于为生计劳碌阶段,所以你没得选择,早就跟你过,你要像个战士一样战斗!”    “呵呵”    刘飞阳除了发出这声之外,并无半点动作,甚至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的事,只能算是你在我面前露了个脸,因为最后留下的人是你,所以我才愿意帮扶一把,矿场那些人,张宇、钱亮,这些都是人物,连绊脚石都算不上,吴中才能算是你登堂入室的第一步,你有勇、有谋、够狠、但还差一个毒字!”    “无毒不丈夫…”刘飞阳把身子向前一探,抓起红酒瓶,直接放到嘴里灌下去,至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好像没人给他解释过,不过听柳青青的,大致是这个意思。    柳青青看着他的侧面,重重道“毒,忠如黑狗,饿似虎狼”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