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169章 穷女人也美艳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9章 穷女人也美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吃***,黑药师和穷女人一道,朝她的院宅方向行去。  

    途中,黑药师感应出了来自传送幡内的元力波动,脸上浮出一抹欣慰的笑。随后,对穷女人道:“你回家打扮一番,打扮得越惊艳越好,不过……”

    穷女人忙接话道:“不过什么,黑药师尽管说。只要能为家人报仇,奴家愿付出一切,哪怕是……”

    黑药师无奈地罢了下手,道:“你想多了,老夫意思是说,你最好先饿上一两天,饿得昏为止。”

    饿得昏?穷女人一脸不解。

    黑药师没有向她解释其中原因,只是提醒道:“这期间,你要表现得跟平日没什么两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穷女人懵懂地点了点头,面带忧郁之色,道:“那万一……”

    黑药师安慰她道:“放心,我们不会离你而去。到时候,老夫会让唐少侠与你做一场戏。”

    “做一场戏,什么戏?”

    “天机不可泄露。不过,为了让效果更好一些,你最好多饿一阵,饿到头脑昏,恍恍惚惚为止。”黑药师表情沉肃道。

    穷女人愣愣地点了点头。

    这时,黑药师从储物袋内拍出一只拳头大小的、装有两颗化形丹的白玉瓶,交给穷女人道:“这瓶子里面装得是两颗化形丹,待你回家后,先将其中一颗供奉在祖宗灵位前,另一颗暂时留着,它日另有用处。”

    穷女人点头接过化形丹。哪知,丹药太重,少说也有几千公斤,瓶子一下便脱手掉了下去,幸亏黑药师眼疾手快,半空接过掉落的瓶子,才所幸未酿成遗憾。

    黑药师只得将丹药装进一只储物袋内,交给穷女人。接着又从钱袋内掏出几枚灵晶币,交给她道:“你这就去街市上购买几支香烛,和一只万年竹编织的篮子,然后一个人回家。二天后,待你饿得头脑昏将近虚脱后,傍晚某个时刻,穿上新装,挎着盛有香烛和化形丹的篮子,到院门口等一个人。”

    “一个人?一个人回家?”穷女人面色由惊讶转为惊骇。

    “放心,老夫就在附近,能感应出周围的异常。而且,你供奉了一颗高品质化形丹,那煞修是不会轻易加害于你的。”黑药师安慰她道‰里,空空如也,前一天供奉的化形丹早已没了影。

    再次踏入供奉祖先灵位的大堂,穷女人额头冷汗直冒,就着幽暗的光线,胆颤心惊地来到供桌前,哆嗦着手,将储物袋放进大海碗,紧而转身离开了大堂。

    一股浓郁异香,从储物袋内逸散而出,迅即扩散至整间大堂,朝大堂外飘去。

    异香尚未飘出屋外,便遭到一股威压的束缚,飘向摆在大堂内侧的供桌上,不一会儿,一个似乎早已存在的人形气场,隐隐浮现一道轮廓,随着丹精的不断补充,轮廓逐渐转为实体。而这道人形气场,恰与街对面的那座早已被拔出的曹家古宅飞檐正对。

    在惶惶不安中,穷女人等了足足两天,饿了足足两天,渐渐头晕眼花,重心不稳。

    傍晚十分,她拖着虚弱的身子,翻身下床,来到梳妆台前,对着梳妆镜一番打扮后,换上一身惊艳的新装,衣裤均为轻薄丝织品,将得略显消瘦却依然堪称丰腴的腰臀,完美地勾勒而出,隔着一层浑身收紧的轻纱,隐隐透出一层朦胧而撩人的春色。

    论年龄,不过二十四五,若非近几年家门屡遭不幸,定然可以归为美人胚子一列。

    打扮妥当后,她便是挎着那只盛有香烛和储物袋的万年竹篮子,逃也似地朝院门方向匆匆行去。

    站在院门处,穷女人四下探了一眼,顿时面色一惊,石阶下的巷道中央,立着一名熟悉的身影,正是唐烧香,此刻他脸上浮着一抹自信的微笑,令穷女人万般错愕的是,少年居然也换了一身新装。双方看上去俨如一对佳偶。

    少年脸上的微笑,明显不同于以往,自信中透着一抹脱。

    不仅是他的微笑,还有他那副看似有些跋扈的架势。整个人横立在狭窄的巷道中央,似乎在无声而高调地向路人表明立场:此道为他开,不容他人过。

    记忆中,两天前的他,远不如现在这般自信,下意识地会选择靠边站,给人一种优柔的感觉。现在情况却大为不同,仿佛整条巷道都为他一人所开。

    虽说小巷行人不多,但随时有可能冲撞上从此路过的强者气场。

    前天晚上,穷女人便是在此巷中遭遇了曹家老祖气场,整个人仿佛中了邪般,神秘气场附身,被撞得头破血流。这一次,她隐隐觉得,这名少年似乎有意而为之。

    就在穷女人愣神间,唐烧香气定神闲地拾阶而上,来到院门口,忽然伸出一只手,温柔地环住了她的腰,只是面无多余表情,淡淡地道:“走吧,跟你祖宗打声招呼后,出去给他坟墓上柱香。”

    被少年一只手温柔地搂着,穷女人躯体霎时一僵,浑身各处几乎同时涌出一股微妙的酥麻感,条件反射似的,不由自主地踮了下脚跟,腰臀微微一提,好一阵才松弛下来。

    在唐烧香的陪护下,穷女人的胆大了许多。少年不愧为一名出道修士,手臂沉稳而有力,让得她心生一股强烈的安全感。

    夜色朦胧,二人就保持着这般让对方都有些尴尬的亲昵姿势,往大堂方向行去。缓缓推开门,一股森森煞气,顿时扑面而来。

    幽暗的大堂内,死寂沉沉,阴风飕飕,不禁让人浑身起一层鸡皮疙瘩。

    只是在大堂门外站了小会儿,二人便立刻转身,朝院门外行去。

    这一次,他们没有选择走人气旺盛的大街,而是就着朦胧的月光,沿着偏僻幽暗的狭窄小巷,朝着小镇西南侧方向行去。那里有穷女人一家人的几座坟墓。

    沿着东侧的一条偏窄小巷,即将经过一家院宅的后屋时,远远现紧闭的大屋门外,静静地躺着一名看上去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盖着一床厚厚的棉被,身着一袭旧式的古战袍。双目无神地微闭着,但从朝向来看,仿佛一睁眼便能看到穷女人所在院宅。

    整个人显得死气沉沉,仿佛精神已经与这个世界脱离了一般。

    即将从这名中年跟前经过时,穷女人挣脱了环在腰际的少年的手,朝着死气沉沉、仿佛陷入了回忆漩涡的中年打了声招呼。

    听到穷女人的招呼,中年眼瞳微微撑开一道缝,从中闪出一抹幽怨,让人脊背隐隐凉。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