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预谋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三章 预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任由董鄂氏如何拖延,这该去的还是要去,她倒是想让人去请胤,可惜管家看得紧,胤本人也不理会于她,最终她磨磨蹭蹭地换了身衣服,还是起身去了董鄂府。 

    相较于董鄂氏的排斥,玉惠对现在的日子真心够满意,不过她姨娘够聪明,即便接了管家权,也不曾乘机报复伊尔根觉罗氏,做事本分,该给的也不含糊,就是伊尔根觉罗氏想乘机挑事也很难找到理由,反而是董鄂?七十见了,直觉得姚姨娘做事中肯,是个管家的好手,再加上后院的姨娘们都帮着姚姨娘,这枕头风吹多了,也就由不得董鄂?七十不多想了。

    事实上,后院里的姨娘之所以老实,之所以看着自己的儿女受苛待,不是她们不心疼,而是她们没那个能去反抗。现在好不容易机会来了,玉惠出头,她们自然在帮腔,不说给自己和儿女争取多少利益,至少能出这心中的一口恶气。

    她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不是没有感觉的木头。之前什么都不能做,即便思念女儿也不不敢说,但是现在,有姚姨娘管家,虽然不能把那些被伊尔根觉罗氏贪得嫁妆再要回来,最起码她们可以把自己这些年攒下的银子给女儿送过去。

    伊尔根觉罗氏自打被夺了掌家权后,心里就一直琢磨着怎么给姚娘找不自在,怎么把这掌家权给收回来。按说这后院都是她的天下,办事的也都是她的人,可玉惠就是有胆,等姚姨娘接过掌家权,不过三天就把这董鄂府后院的管事给换了个遍,偏偏找得理由还是连伊尔根觉罗氏都挑不出理的。

    这样的情形越多,伊尔根觉罗氏就越是坐立不安,可即便如此,她又能怎么样呢!董鄂?七十不站在她这边,她就是正室,那她也只能被谅在一旁。

    这厢,伊尔根觉罗氏听说董鄂氏过来,一张脸便冷了下来。这些日子,她们母女一直被打压,一直被折辱,可只要玉惠不满意,董鄂七十不开口,那她们母女就只能生受着。

    “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九阿哥已经回府了吗?”伊尔根觉罗氏快步迎上去,瞧着董鄂氏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脂粉也掩不住憔悴,不由心疼地说道。

    董鄂氏冷着一张脸,眼里满是幽怨,“额娘当我想来吗?爷昨儿个才来,我连面没有见上,怎么说。一早接到帖子,我推说身子不适,玉惠这个小***就敢撺唆阿玛让管家带着大夫去九阿哥府,她是狠狠地打的脸,还有昨天,她堵在府门口,闹了一出,若不是我走得快,指不定就让爷碰了个正着。”

    只要说起这个话题,董鄂氏的情绪就格外激动,那一副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把玉惠给撕碎的模样,就能看出她心中的怨气有多深。

    “罢了,现在到底是咱们势弱。”伊尔根觉罗氏想事情可不像董鄂氏那般喜欢自我欺骗,她思考事情,一般会把所有的可能都算进去,只是这一次会栽在玉惠手里,不是她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而是她从来没有把玉惠她们这些人放在眼里,才会导致她们愤起直上。

    伊尔根觉罗氏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就把董鄂氏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火气一下子给撩拨起来了。董鄂氏甩开伊尔根觉罗氏的手,大步往屋里走去,手掌撑着一旁的几岸,脸上带着几分阴冷的笑意。

    “势弱?哼,不是我们母女势弱,而是阿玛现在用不着我们了,所以原本作践别人的我们就成了别人作践的对象。”董鄂氏语带讥诮的话那是张嘴就来,想来这段时间的遭遇让她怨恨的并不只有玉惠她们,就是董鄂七十也让她怨在心底。

    作为一个出嫁女,娘家有多重要,这是个不言而喻的问题。是矣,董鄂氏以往不管做什么都会记着娘家,送礼更是丰厚,而今,她心中怨愤早已无处泄,若非还有一丝理智在,董鄂氏指不定早就对玉惠动手了。

    她一个皇子福晋,即便真的动手打了玉惠,那也不过就是斥责几句的事,毕竟尊卑有别,皇家要脸面,就算她真的做错事了,要背负罪名的也不会是她。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动手了,就会有好下场,因为康熙更要脸面,也容不得臣子女眷被肆意欺辱。

    有些事,暗地里就算斗得你死我活,只要不放到明面上来,谁都不会管,但有些事一开始就注定不能出现在明面上,否则要付出代价的从来都不只一个人。

    就目前而言,她们这算是董鄂家的内讧,只要不闹到人尽皆知,谁管她们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伊尔根觉罗氏闻言,愣了一下,她显然没有想到董鄂氏会接把话说出口,虽然她说得都是事实,可是就是事实,才让人觉得更加不能接受。

    “慎言。”伊尔根觉罗氏看了董鄂氏一眼,面色虽然不好看,好歹情绪够稳定,“这话也是随便能说的。那是你阿玛,即便他现在的做法伤害了你,但是你要记得有董鄂家才能有你。如今,董鄂家虽然还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却也相差不离,不少世家因着太子爷的打压,损失惨重,更甚至被抄家灭族。玉惠那个贱丫头只是赶上了好时候,恰逢索绰罗是太子身边得利的人,不然这里那胡她说话的份,暂且忍忍吧!”

    董鄂氏微微愣了一下,她知道伊尔根觉罗氏说得都是事实,但是她心的怨气又岂是说散就能散的。董鄂氏不甘的抿了抿唇,当真不知道该继续隐忍下去,还是冲着一时的痛快,直接甩手走人。

    董鄂氏微微思索了片刻,就决定选择前者,毕竟她现在的地位并不稳固,甚至胤对她的态度一日不如一日,她现在连后院那些侍妾都快震不住了,再失去娘的支持,这后果不可想象。有些不耐地挥了挥手,她低声道:“额娘,我知道咱们现在的处境不好,也知道阿玛的用意,可是额娘,我快忍不住了。”

    董鄂氏这句话绝对是实话,别看她好像来去自如的样子,实际上她的一举一动都受着一定的***,这让她原本烦躁的情绪变得更烦躁了,更别说原本就不够用的脑容量。

    伊尔根觉罗氏站在一旁,脸色有些难看,但嘴上还是顺着董鄂氏问道:“那你想如何?”

    “额娘,我们不能找别人合作吗?比如四福晋、八福晋。虽然现在四福晋不冒头,八福晋眼瞧着也沉寂下去了,但是她们手上的人脉却一直都还在。爷一直派人盯着我,说是担心我犯错,实际上爷是怕我和四福晋、八福晋她们一起商量着对付完颜氏。”想着胤那日一副要掐死她的模样,董鄂氏的原本愤愤不平的脸上不由带了一丝悲凉。

    “你明知九阿哥防着你,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戳他的眼珠子?”伊尔根觉罗氏长叹了一口气,对于女儿的那份固执显得很是不解。

    董鄂氏眼眶一红,眼泪一下子就落下来,“额娘说我还能为了什么?为了爷的宠爱,为了九福晋这个身份,也为了能让阿玛一直支持我。”

    伊尔根觉罗氏看着女儿一脸茫然的模样,心里也是一阵心疼,原本不甘的内心一下子被怨气所替代。她想着现在的处境都是一时的,却不想她的隐忍换来的并非她想得那些。

    “既然如此,四福晋和八福晋那边,你就不要管了,一切都由额娘来安排。”伊尔根觉罗氏目光坚韧,心里仿佛下了决断一般,整个人带着一股孤注一掷的气势。

    董鄂氏忽然伸手握着伊尔根觉罗氏的手,慢慢收紧,脸上带着一丝希翼,“额娘,真的能安排吗?”

    不是董鄂氏不相信伊尔根觉罗氏,而是近来府里的风向变了,很多事早就跟从前不一样了。

    “别担心,虽然这掌家权不在我手里,但是府里得用的人还是有的。”别看这段时间伊尔根觉罗氏连连受挫,甚至一连损失了好几个管事,但是她管了这个后院这么多年,势力斑驳繁杂,怎么可能只有明面上的几个人。

    之前她不动用这些人,只不过是觉得还不到时候,也没有这个必要,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太子就一定能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上,毕竟能废第一回,那就能被废第二回。

    董鄂氏一脸诧异地望着伊尔根觉罗氏,良久才笑了出来,“还是额娘有先见之明。”

    “你呀!就是太过冲动,吃了这么多亏也不长记性。这玉惠母女瞧着狠,其实也不过就是纸老虎,仗着老爷那点支持办事。时间尚短还无事,可时间一长,你瞧着,事情多了,问题多了,她们又能蹦到哪里去,毕竟这妻妾有别,我再有错,我也是明媒正娶的,她再懂人情世故,她也只是一个妾,管不了那么多事,也进不了正妻的圈子。”伊尔根觉罗氏被董鄂氏这一通闹,反而冷静下来了,原本有些纷乱的心绪在这一刻也正式回到了正轨,那些理不清的东西此刻也6续有了头绪。

    “是这样吗?”这一刻,董鄂氏不由地开始反思自己做得一切,是不是都错了。

    伊尔根觉罗氏见她一脸反思的模样,也不打扰,在她看来,董鄂氏的确需要冷静,冲动什么的只会坏事,根本不能给你任何的帮助。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