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九十一章 星月湖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九十一章 星月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赤壁大街,妓馆酒楼,笙歌不绝,琴音绕梁,正是无数馆中莺燕,送往迎来的热闹时光,虽然时间接近午夜,全市也正因为双联帮攻打温府之事而震动,但这边却没有受到分毫影响,照样营业红火,各家老鸨们还感谢温府出事,那瘟神今夜不会来了。∏∈,www.81zw.COM

    妓馆、歌楼,原是藏纳垢之地,在表面的繁华之下,更有数不清的罪恶,随夜生灭,栖息于这里的人们,早已习惯这些秽。

    在妓馆的密室之内,昏迷的女孩,被绑得牢牢,意识迷乱,吸着充斥满室的迷神薰烟,脸上一下惘然,一下又露出痛苦之色……

    这是妓馆中常见的画面,没有什么稀奇,但此刻被绑在椅上,吸着迷神药物的少女,却有着极其尊贵的身分。

    司徒小书,旁人常常嘲弄是封刀盟的小公主,事实上,由于母亲的王侯血脉,尊贵出身,封刀盟势力如日方中,她确实被朝廷授予公主头衔,实至名归。

    这位尊贵的小公主,正被绑困椅上,周身穴道受制,头顶插着七支长针,眼神迷乱,神思不凝。

    在她面前,两个穿着花衣的女子,一者三十多岁,花枝招展,一身绮香,甚是浓艳;一者鬓班白,矮胖身形,面若橘皮,极为丑恶,两女手拿铃铛、薰香,口中念念有词。

    半晌,浓艳女郎身躯一震,喘了口气,抹拭额上汗珠,道:“真不愧是名门出身,这小娃娃的心神够坚固,费了半天工夫,才突破表层意识。”

    丑恶妇人道:“年纪轻轻,就入星榜前列,自然不是普通人物,但也未必就是她了得,说不定是她老子做了什么,似这类***名门的子弟,为了避免被人入侵心神,长辈常常对晚辈施加意识保护……”

    “那也有可能。”浓艳女郎道:“施加这种手段,涉及自身神魂,不是至亲之间,施者与受者都不会冒这风险,父女之间,倒是有这可能。∏∈,www.81zw.COM”

    “就算司徒诲人真在女儿身上留了手段,也没用,别人怕他封刀盟,我们又何惧?”

    丑恶妇人冷笑道:“要论对女子肉身的了解,世上再无出我星月湖之右,这小女娃落在我们手里,彻底成为人肉玩偶,只是早晚的事,什么心灵屏障,不过多费点手脚,还真能阻住我们不成?”

    浓艳女郎道:“封刀盟自恃名门正派,这些年来屡屡与我们为难,逼得我们好生窘迫,这回正是清算良机,只要再过两三晚时间,将这丫头的神识洗去,成为我教的布施**,届时,还不给封刀盟大大长脸?”

    丑恶妇人摇头道:“神识先洗掉,成为我教所操控的棋子是必须,但扔她出去现世就未必,她的身分于我等有大用,说不定让她回到自家,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她老子一刀……”

    两名妇人的交谈,在密室中回荡,也传入司徒小书耳里,只是就如隔万重山峦,模糊不清,虽然听见了,心神也像是掉进一片胶水里,连动一个小念头,都觉得异常吃力。

    记忆在脑中飞快回闪着,最鲜明的画面,就是离开温府之后,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到了快要到双联帮时,就在一条长巷,忽然天旋地转,巷的两头都变成一片迷雾,上方鬼影幢幢,像被拉入***空间。

    一个黑影出现,飞快闪动,所过之处,双联帮众飞快倒地,全数被灭,自己出刀攻击,身后却陡现一道冰冷气息,虽是虚无之气,却锐利如刀剑,直劈入后脑,跟着,自己便失去意识……

    那道冰冷的刀剑之气,哪怕在地阶之中,恐怕都罕逢敌手,不知道是何方高手的攻击?身分绝不简单,不过……现在自己就只想睡,没有思考的能力,即使心中的某处正在尖叫,警示着危险,可疲累的心神,没有余力再作抗争。

    脑中的记忆,随着邪咒入侵,飞快回闪,自己如何愤练刀,如何刻苦修习,又如何看着父亲、爷爷,在那壮烈的战争中顶天立地,一步步走来……这些画面,历历如在眼前,就连一些早已遗忘的,都在间隙中跳跃出来。∮,www.81zw.COM

    ……似乎是小时候,某场战争结束之后,爷爷抱起了还很小的自己,指着前方,要自己代替他,成为他的眼睛,把前方的东西看个仔细。

    在那里,除了一片残破的战场,就只有一个背影,高大得不像是人类,如同传说中的武神巨像,**着宽厚的上半身,一步一步,往前踏着稳健的步伐,每一步都那么让人安心,仿佛所踏过的地方,皆能得到守护。

    ……笑得如阳光般的巨硕汉子……你是谁?

    『小书,要替爷爷好好看着,那是个顶天立地的背影,是这块大地上,最有肩膀的男人!』

    爷爷的声音,这么沉稳地说着,即使历时久远,还依稀在自己耳边回荡,但自己好像也看见,在他的正前方,好像有什么人站在那里,一袭青衫飘扬,背对着夕阳,相貌非常斯文,没有那种高手的压迫感,但也不知为何,只是看着,就有一股寒意直沁心头,让自己想要逃躲,本能地哭了起来。

    巨汉,好像和那个青衫人生了争执,吵了起来,爷爷放下自己,朝他们走了过去……

    意识,又一次破碎,朝更深的地方晕睡下去……

    星月湖的两名**师,持续使劲,倚靠***、昏暗灯光变化、朦胧法咒,多向加持,清洗司徒小书的脑识与自我,虽然遇到些阻碍,却逐渐逼近到中层意识,正要加把劲,一举突破,哪知被稳妥压制、削弱的司徒小书,意识之海忽然掀波起浪,急遽变化,险些让她们阴沟里翻船,双双走火。

    “怎、怎么回事?”

    “别乱,先稳住阵脚。”

    总算两女邪能强悍,惊险中凭着深厚修为,强行稳住,缓缓停下施术,过了半晌,这才一身冷汗地对望,不明白刚刚生了什么。

    “刚刚那是……她的意识受到某种***?”

    “对,但……***何来?这里与外隔绝,是彻底的密室,没有杂人也没杂音,怎会……”

    两名妖女面面相觑,心中七上八下,都不知道该不该先放下手边工作,正自犹豫,外头忽然传来紧急连络的***,一问之下,这才知道赤壁大街的席瘟神,温家主人温去病,邀了几名阔少朋友,一同来此压惊洗灾。

    “温剥皮?到底谁让他来的?”

    “真是日了狗!这瘟神又来砸店?”

    两名分别以红牌、老鸨为身份掩饰的星月湖妖女,不约而同地失声叫出。

    短暂的惊愕后,她们都察觉到不对,尽管司徒小书是星月湖上层忽然送来,命她们***摧神,她们都不清楚人是如何被擒下?过程又是如何?

    但双联帮大举***温府,誓讨帮众血仇之事,震动整个港市,那边浩浩荡荡上温府要人,温去病才刚脱身,一转眼就跑到这里来压惊,赤壁大街上那么多娼馆、歌楼,他哪里不去,偏偏就跑到这里来,这一切……有那么巧?

    两名妖女都不信事有这样凑巧,但更不信一个***的奴隶贩子,真有那样的神通,把司徒小书从茫茫港市中搜索出来。

    眼前唯一之计,就是先将人稳住,让姑娘们把这瘟神给盯住,不让他到处乱跑,哪怕他无意乱搜乱走,也要提防这杀千刀的又被人行刺,连累这边炸楼,关门歇业。

    值得庆幸的一点,温去病没有胡跑乱动,与一众阔少举杯敬贺平安脱险,度过眼前难关,明日愁来明日当,三天后的问题,自然有天斗剑阁的傻瓜顶缸。

    眼见温去病没有四处搜索的打算,潜藏在这间“醉月馆”的星月湖人众,着实松了一口气,却全然没料到,打扮成富商公子的龙云儿,带着小厮,正在馆里如入无人之境,四处横行。

    用帽子遮住额前红,擦抹去脸上胭脂,换上男装的龙云儿,俨然是一名翩翩佳公子,带着小厮到处走逛,引起***酒客、歌女的注目,看到的都是暗赞一声,却没看出什么问题,更没现她的手,始终按放在腰间的刀柄上。

    帝国尚武风气盛行,佩刀、带剑者所在多有,也没人感觉有异,谁都不知道她腰间那把短刀,就是司徒小书原本的那一把。

    此刻,龙云儿按着刀,到处走动,从掌心处感应到的震动,确认司徒小书的位置,原本她还有些担心,怕来到这里找不见人,可刀柄的震动,确实表示它的主人就在这里。

    “……看来蒙对了啊。”

    扮成俊俏小厮的香雪,冷笑道:“力夏达港的最大帮派是双联帮,不过这些妓馆歌楼,基本都另有黑势力罩住,里头敢直接动封刀盟小公主的,估计只有九外道了。”

    “九外道?”龙云儿暗吃一惊,这可不在自己的预计之内。

    “看这里的阵仗,能藏在这里的,后台估计是星月湖吧。”香雪哂道:“专门吸干女人生命价值的渣男邪派,最底层的干部却全是女人,我一直觉得这很搞笑。”

    p.s  每逢周一,大家忙包榜,碎星得名次。

    估碎星再不久就上架入v,後就靠大家了。

    大家的後感,我非常重要,不要吝惜再下面留下你的後感,喜甚,甚,

    我肯定都看的,大家。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