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九十二章 钟鸣声声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九十二章 钟鸣声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九外道,是九个行事极端,不为正道所认可的团体组织,并非全部都是十恶不赦、罪大滔天,其中也颇有介乎正邪之间的存在,然而,星月湖就不是这种。∏∈啊!”

    龙云儿抬头看看左右,牢笼坚固,上头还刻有莫名法咒,看来不是轻易能破,真不知道怎么会搞出这种乌龙?这下真成自投罗网了。

    不知所措,侧眼望向香雪,这个同着男装的俊美小厮,立刻抱着龙云儿大腿,仓皇泪下。

    “公、公子,怎么办?我……我们死定了吗?是你说一定没事,我才被你硬拉来的,现在……呜呜呜……我还小,我不想死啊……哇哇哇……”

    抱着大腿,涕泪纵横的小厮,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眼泪说来就来,也清楚展现一名演艺人员的专业素养,而同样也想找人依靠的龙云儿,只能无语问苍天。

    “你……公子你要负责任啊……昨天我替你送信给隔壁老王家的刘寡妇,她约你今天在大明湖畔小杨树的乌鸦巢下,想和你一起不要不要的,你……你这没良心的可不能不认帐啊……”

    ………这又是从哪里追加的***设定?

    龙云儿额上一滴冷汗滑下,看香雪在那边玩得越来越爽,真不知应否提醒她正事优先,毕竟那边司徒小书的状况,看来非常不妥……

    眼下能依靠的,看来只有自己了……

    龙云儿叹口气,运起金刚力,伸手握住栏杆,想要劲摧牢,可手掌一贴上,就像碰着了烙铁,烧得掌心一阵一阵刺痛,冒出青烟。

    丑婆子见状,更是大笑,“好天真的小俊哥,这囚神锁专克正道***,你既然来了,就别想出去,所有挣扎都只是自找痛楚。”

    龙云儿掌心疼痛,脸上却微笑道:“这么肯定?只怕未必。”

    掌心的痛似烙铁烫,这是不错,但随着血脉之力运转,栅栏中渗出的邪力,被自己一丝丝吸收,盖过本来的痛楚,化为欢喜畅快。

    自己似乎能够吸收栅栏上的封禁力量,只要再多花点时间,破牢而出应该不是问题……

    “哼!你们两个先待着,等老娘处理掉这小娘皮,再来泡制你们。”

    丑婆子看了两人几眼,大笑道:“大的倒是俊,改头换面一下,送回总坛,或许是个好苗子;小的……欠了几分资质,把你泡制一番,后头卖到黑山当兔子。”

    一直都还在哭哭啼啼的香雪,骤然停了动作,转头对着牢外人喊道:“喂,她妈的那是什么眼神啊?我这样的说没资质,还要卖***当兔子,懂不懂看人?有没有开院子的素质啊?”

    汹汹气势,吼得丑婆子心内一惊,听出了不妥,“……是女孩?们……两个都是?”

    生出警觉,丑婆子有了戒备,先是抄了兵器在手,跟着举掌一拍,监牢的四面栅栏,电光喷吐,龙云儿无法再握,松手退了两步,略带遗憾地看着香雪。

    “们是谁?哪边的人马?”丑婆子喝道:“封刀盟?还是……温家的人?来我星月湖地盘,来得去不得!”

    香雪理也不理,对龙云儿道:“走运了,本来我打算,让再吃点亏,等输个几场,被人按脑袋在地上吃屎以后,再把这个告诉……”

    “啊?还有这想法?”

    龙云儿吓了一跳,暗自庆幸逃过一劫,就是不晓得会否反跌进另一个火坑?

    臭婆子拿起了一盏油灯,望向牢中,预备要把灯掷出,先把这两名不之客烧过一遍,再来处理,龙云儿看灯中火光有异,恐怕不是普通油灯那么简单,硬挨不妥,只能望向香雪,看她如何处理。

    “哼!气起丹田,脉转阴阳,合离分流,汇于双腕……”

    香雪指导着口诀,龙云儿依言提劲,丑婆子不知她们打算,也晓不妙,抢着把手中油灯掷了出去。

    “全力撞击!”

    香雪喝了一句,双手掩耳,滚倒至一旁,瞬间,一股无形震波,伴随着一声声不知从哪传来的钟响,传撼击出。

    钟声,仿佛来自万古之前,穿越层层时光传来,化为光之涟漪,往四面八方传响,所过之处,时间、空间像是停顿了。

    被掷来的油灯,被光之涟漪扫过,在空中爆开,灯油与倾泄出来的青色邪火,溅到丑婆子身上,她眼中闪过极端恐惧的神情,跟着便“轰”的一声,整个人化为一团青色火柱。

    烈焰焚身,丑婆子似乎承受非人的剧痛,火中扭曲的面孔,大张了口,要出痛楚至极的哀号,却没有来得及出口。

    光之涟漪扫过,万古钟声撼击,丑婆子矮胖、拥肿的身躯,像一件诡异的艺术创作,不自然地扭曲、凹折、突出,扫过她身体的光之涟漪,每一道都像是千万重捶,锤打着骨、肉,每一击都是粉碎。

    只是第一波钟声冲击扫过,丑婆子整个人,已经扭曲得无法辨认是什么物体,左一滩、右一滩,血肉模糊地喷溅在后方墙上。

    坚固的石墙出现无数裂痕,簌簌砂土不住从顶上落下,这一击不仅杀掉丑婆子,更将这座结界守护的密室也大破坏。

    前后不足三秒,龙云儿汗出如浆,跪倒地上,连站也站不稳,像是刚掉进水里,全身透,双眼焦距半天对不准,耳中嗡嗡,不知过了多久,才看见香雪站在自己面前,似笑非笑。

    “万古江山,声鸣则大道震,这钟……可不是那么好扛住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