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九十七章 连夜拔桩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九十七章 连夜拔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取来吸铁石,把体内易于取出的几根金针吸出,微笑道:“在底下开万古江山震,她也在影响范围内,明明神智迷乱,不能自护,却只受这么点伤,一看就知道是体内有***力量保护,如果不是护命灵宝,就是高人神念藏功了。¢£,锁着大门的铁炼制与锁,都已锈朽,不晓得多少年没人碰过,整个看来就是荒凉破败,无人问津,加上地处偏远,谁都不会想到,一直有人利用这地方进行连络。

    “……这回真是失算,本来目的是想窥探温家暗藏多少力量,结果闹了个雾里看花,还被姓温的摸上门来拔桩,本教在力夏达港多年经营,损伤惨重……”

    一个朦胧的身影,对着一个古老的水盆说话,盆中水波摇晃,隐约浮现不存于此屋中的投影,将这些话传往另一头去。

    “……温去病这人确实心狠手辣,手段也惊人,事前,我们还估算他三日内必成无头苍蝇,哪知道他几个小时内就找到司徒小书,还反杀上门,河枭断臂重伤、女魃身亡,我也挨了一下,元神有损,几个月内状态难复,这回……试探的代价太大,得不偿失啊……”

    满是懊悔的叹息,白日夜鬼请求总坛,尽快让自己***聂啸月出关,别让星月湖在港市的经营不保,更质疑这回的任务有否必要?

    一轮通讯结束,白日夜鬼离开这座废仓库,走的不是正门或窗,而是地下暗门,出来就是旁边矮楼角落的短木丛。

    这样迂回的出入,避免被人跟踪,也让废仓联络点能保持秘密,过去十多年都没出过问题,但白日夜鬼仍相当谨慎,出入小心,藏匿着行踪,带着术式道具,出入之际,形影模糊。

    附近整片都是荒地,不见人踪,但若有谁靠近,远远就会被看见,白日夜鬼很确定这点,也确信自己身上的朦胧披风,能够提供安全掩护,在天亮之前,根本没人能看清自己。

    蓦地,白日夜鬼瞳孔放大,在二十多米外的前方,三道身影飘荡着,有三个人,两女一男,正在前头,似等候着他。

    三人并不是站着,而是被挂吊在三根无旗的空旗杆上,绳索套挂住脖子,高高悬挂起来,早已断气的**,没有生命迹象,被夜风吹得飘飘荡荡,倍添凄惨、邪异的气氛。

    一名未满四十的中年妇人、一个少年、一个女童,三具尸吊挂飘荡,绳索与旗杆摩擦,出“呀呀”怪音,已死的人,没有杀伤力,但对白日夜鬼而言,这一幕比任何强敌堵在前面,更让他绝望、恐怖,因为……他们是他的妻子、儿女。

    身在左道,他有表面身分掩护,事事小心,妻子儿女都不晓得他还另有这***的一面,***与白日夜鬼共事者,也都不晓得他明面上的身分,两边看似全无干涉,以保安全,他想不通为何妻子、儿女会被抓来,吊死悬尸在此……

    关键时刻,应该要冷静,应该要镇定,这明显是敌人的陷阱,几十年的江湖经验告诉自己,敌人定然潜伏左近,等着自己露出破绽……这些他全都心里有数,但撕心的剧痛,让他终是忍不住,裂肺般地喊出来。

    “……夫、夫人……”

    热泪盈眶,白日夜鬼狂冲向旗杆,冲向自己已丧命的妻儿,睚眦欲裂,更故不得什么陷阱。

    就在快要冲到时,旗杆底下忽然一人翻起,手上一根黑管,遥遥对着他,电光一闪,轰击过来。

    早料到敌人会趁机偷息,白日夜鬼并不意外,而看清敌人形貌,让狂怒欲癫的他,出一声悲痛已极的怒吼。

    “温贼!”

    心情剧烈震动,牵引今晚受的内伤,白日夜鬼口鼻溢血,却不顾伤势加剧,强行打出一掌。

    掌势如山,更兼具刀的威猛,所推动的力量,越先前所表现的中阶,展露高阶顶峰,半步地阶的惊人威能。

    这雄浑的一掌,不仅将轰来的电光打灭,更破空直去,袭向温去病,后者不及逃躲,慌忙中举***一挡,就看那支***爆闪出强光,犹如一面光盾,挡住了白日夜鬼遥击来的一掌。

    然而,即使因为内伤、心情激荡,战力受影响,但半步地阶的力量,仍是强大,按理能挡高阶全力一击的光盾,瞬息扭曲,出现裂痕,跟着,粉碎开来。

    巨大的力量,碎盾涌来,温去病的雷***已毁,右臂承受巨力,不自然地扭曲起来,却以正常血肉之躯,不可能做到的柔韧度,在不住圆转弯弹中,把这股巨力卸去大半。

    余劲仍猛,温去病踉跄后跌,但没跌出几步,悲怨的身影就飙至他面前。

    “温~~贼!”

    暴喝之声,震动四野,白日夜鬼恨极举掌,在盛怒之下,他再顾不上隐匿,真面目展露出来,赫然是……一个主导今日九成事件的人物,双联帮主韩祖。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