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32章 生活,逼疯男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中水县或者说刘飞阳村子旁边的山,最常见的有两种蛇,一种叫乌蛇,这种蛇通体都是黑***,还有些类似酱色,长得比较大,能长到两米多长,这种蛇没有毒也不咬人,看到人的第一反应是跑。另一种叫野鸡脖,这种蛇短,不到一米,身上色彩斑斓,曾经也都认为是无毒的,喜欢抓起来玩弄,直到村里有个人被咬了一口,中毒身亡之后,村民开始对它敬而远之。
    刘飞阳不是这种小东西,他不喜用暴力解决事情,可拎起菜刀的他吓跪王琳,举起拳头的他砸倒***,他如果想拎起钢管,还有谁?
    村里最和蔼的是老村长,他嘴里也曾说过:***险恶人心难测,他知道,却从未认真深入的想过,与王琳是杀父之仇,必须得拎刀,与***是夺妻之恨,必须得挥拳。
    那么现在因为什么,要毁了别人一生?
    利益!
    这两个字有时候要远远比杀父和夺妻来的更加突然、更加直白、更加激烈。
    他缓缓从冰冷的地面上站起,脸色看起来比之前更加惨白,挂在额头的汗水也都干涸,只剩下嘴角挂着的血迹,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息,如果单独看到他出现在这凌晨四点的寂寥街道上,会让人不寒而栗。
    他睁开眼睛,挺直腰杆,看着对面略显滑稽的两人。
    最后方的张晓娥仍旧呆呆站在原地,她不由张大嘴巴,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想不通这犊子怎么又站起来,没有用小女孩崇拜超人的目光,也没有看客一般的冷漠眼神,只是在想,自己是不是有错了过一次机会?
    “放开他”又是三个字从刘飞阳嘴里说出来。
    这俩人蹙着眉,敢在夜里出来干活,绝对不至于被吓跑,但对面的刘飞阳给他们的感觉很不好,摁在地上挑断脚筋还能咬住牙一声不吭的牲口见过,还没等落刀就被吓的跪地求饶的软柿子也见过,那些撂狠话说山不转水转,以后会弄死他全家的也见过。唯独没有遇到过这样,被***之后站起来还能用发号施令语气的。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趴在地上求饶的小孩即使会报复也是许多年后的事,面前站起来的人,才是当下需要解决的问题,他们松开二孩,不禁把手里的钢管攥的更紧,谨慎的站起来。
    “你们现在要走我不拦着”
    刘飞阳眼神麻木、苍白、空洞,嘴里说出的话更是如此。
    他的眼神让地上被吓到哭泣的二孩,生硬戛然而止,迎上那目光就会莫名的踏实。
    这俩人知道,破釜沉舟才是最让人头疼,以往那些被摁倒地上的人,最后挣扎可能是弹起来咬人一口,这一口往往会把皮肉都带下来,称得上是血盆大口。
    他俩都不言语,拎着钢管一步步向刘飞阳靠近。
    刘飞阳没有先发制人,仍旧站在原地风雨不动,在他的眼球中,好像看到村口的两条恶犬,看到老弱病残就会拦路狂吠,恶心至极,已经不把这两人当人看。
    “干!”
    左边那人头盔里发出一声,与原本声音不尽相同的声音。
    随后两人分工相当明确,一人进攻左路,一人进攻右路,钢管直奔肋部砸,因为他们确定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无路可退,钢管划破空气已经发出嗡嗡声,在这夜里刺人耳膜。
    然而刘飞阳并没想着躲,猛然一大步上前,举起拳头,直直砸过去。
    左边这人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一拳奔自己面部打来,瞳孔收紧,下意识抬起另一只手臂挡住。
    “咔嚓”
    刘飞阳一拳砸在他挡在眼前的胳膊上。
    这人就感觉胳膊一麻,随后觉得脸上一股暖流划过,原来自己的胳膊已经挤碎头盔前面的塑料片,半个小臂都卡在头盔里,打在脸上。
    “嘭…”
    听到声音时,整个人向后退两步,重心不稳,瘫坐在地上。
    右面这人神情一凛,再次抡起钢管打在刘飞阳软肋上,他早就听说过***是被眼前这犊子三拳***,有过诧异有过质疑,刚才的一击得中认为传言始终是传言,不可信,笑笑听之即可,然而发生在眼前的一拳让他不得不提起重视,外界的传闻很可能是真的。
    “你瞅啥,你行么?”
    刘飞阳咬牙质问,脖子上的青筋凸起,双眼如同探照灯似的看向他。
    这人头盔里的面部狠狠一抽搐,不过也看清一个问题,刘飞阳有气势也都是装出来,生理上的实质伤害,根本不是靠精神力量就能控制的了,刘飞阳尽快让自己呼吸平稳恢复体力,这就是临死之前的回光返照,撑不了几下。
    最关键是,他看到这犊子之所以得咬着牙,是因为嘴里有新鲜血迹冒出来!
    心一横,举起钢管直奔脑袋。
    刘飞阳反映异常迅敏,瞬间抬起手,恰好用虎口顶住即将下落的钢管,与此同时,另一手挥拳直奔这人脑袋。
    “嘭…”一拳砸在头盔上。
    这人借着刘飞阳抓住钢管的力,勉强站稳身体,耳中嗡嗡作响,非常难受,但他知道,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步,就没有停手的可能,拽了下钢管发现已经被牢牢抓住不能撼动,也抬起拳头直奔刘飞阳侧脸。
    “嘭”这犊子根本没躲,硬生生抗一下,就看脸上一偏,嘴里的血流出的越来越多。
    “你行么!”刘飞阳转头正视他,声嘶力竭的瞪眼质问,这声音听得张晓娥为之一颤,身上瞬间僵硬,而他喊完一声也没停手,挥起拳头再次奔着头盔上砸去。
    “嘭”力道强悍如斯,这人感觉脑袋快被头盔里面的安全绳勒断,向侧面退一步才稳准身形,他定住脚步之后,憋着一口气,心想着刘飞阳马上就会被***,随即迅速再抡出一拳。
    “嘭”这一拳打在刘飞阳眉骨上,眉骨透过皮肉,一道血线再次留下来。
    “阳哥”躺在地上的二孩咬下嘴唇叫道,他想起来,试探的挣扎两下发现后背上的疼痛让他根本无法聚力,身体刚刚脱离地面,就再次趴下去,在他眼中,阳哥何时这么狼狈过?即使去芙蓉山庄也如同天神下凡一般迎风矗立。
    另一人还坐在地上晃着脑袋,胳膊已经拿下来,但眼冒金星还睁不开。
    刘飞阳越战越勇,眼睛一眨不眨,喊道“再来”
    说话的同时,拳头再次奔着头盔上砸去。
    “嘭…”这一下把这人砸的,身体晃晃悠悠险些栽倒在地。
    刘飞阳顺势拽住钢管,让他站稳,嘴里已经喷血,一字一句的喊道“你跟我讲讲,***有啥能力,当***!”
    这人脸上悲愤交加,他突然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酒桌上有一种人刚喝一口酒看起来就像醉了一般,喝完一杯还是那种状态,喝完一瓶嘴里还会说:再来点!在挥出第一拳的时候就发现刘飞阳是硬撑着,第二拳期盼着能***,可现在还是这样。
    “啊…”从头盔里发出一声嘶吼,像是在给自己鼓劲,胳膊抡圆了奔着刘飞阳砸去。
    “咔嚓”这次刘飞阳没等他拳头落下,率先出拳,仍旧是那个位置,就看头盔侧面被硬生生打出一道口子,他的拳头穿过这条口子,直接打在这人皮肉之上。
    “嘭…”这声音也不是拳头打在刘飞阳脸上的声音,而是那人身体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如一滩烂泥在地上抽搐两下,昏死过去。
    而此时,那名瘫坐在地上的人还有些懵,惊愕的看着,不到两秒,触电般的站起来,拎着钢管要继续冲。
    “刷…”钢管还没等完全抬起,刘飞阳的手指已经指在他脸前。
    眼神空洞的看着他,掷地有声的问道“你,行了?”
    寥寥三个字,竟然让他不知该怎么回答,再次呆在原地,不知道应该干些什么。
    “噗…”刘飞阳嘴里喷出一口血,顺着下巴滴答到地面上。
    “不行,就滚蛋,再***,真揍你!”
    这人面色纠结,他也感觉眼前的犊子就是骆驼,只要再添加一根稻草就会彻底把他压垮,现在缺的偏偏是抬手放稻草的勇气,足足想了十秒钟,手上一松,钢管掉落到地上发出刺耳的噪音。
    他又重重的看了眼刘飞阳,随后弯腰扶起地上的队友,给放到摩托车上,骑上去、点着火、消失在黑夜之中。
    “阳哥…”二孩还在试探的往起站。
    “呵呵…”直到听到摩托车的轰鸣声越来越小,他终于露出一声苦笑,身上的气势顿时一瘫,声音几乎听不见的说道“有哥在,没事”
    他确实是硬撑着,从倒在地上开始,他就在缓和自己呼吸,力求快速恢复体力。
    三年前,父母离开自己,望着空荡荡的房子,他在炕上躺了三天三夜。
    几个月前,背井离乡来到这陌生的城市,在二孩睡着的时候,不知叹了多少口气,吸了多少旱烟。
    半个月前,他孤身一人闯入鱼龙混杂的龙腾酒吧,躺在赵如玉的床上能获得五万,在张宇面前低头,嘴唇不用受伤。
    生活这个***的货色一直在打压他,这个腰杆异常硬的犊子每当坚持不住的时候就扪心问自己:男人不坚强,懦弱给谁看?
    刚才他也在问自己,如果今天倒下了,这辈子还能站起来么?
    不敢倒,为了身边的人,死也得站着闭眼。
    “阳哥!”二孩尖叫一声。
    就看刘飞阳直挺挺向后栽倒,没有半点弯曲,漫天星河无疑是他眼中最美风景,嘴角又勾勒出一抹弧度,那两颗最亮的应该是父母?
    
    
    (本章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