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35章 飞阳,安然,青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扇铁门的小门没锁,柳青青走到跟前推开走进去,胶合板厂里很大,西面、南面都是棚,棚下面都是成型的胶合板,之所以没有墙,是因为这东西做完之后需要通风晾干,遇到刮风下雨拿塑料布盖上即可,东面是一排厂房,里面装着生产所需的设备。
    北面也是一排厂房,不过看到门前还支着天线,可以判断出应该是居住用,柳青青站在大院中间,朝四周环顾着,青灰色瓦片、红色砖墙、非常认真的看每个角落,天线杆上拴着两条狗。
    都是被称为狼狗的恶犬,就在上个月有刁民翻墙进来偷板子,被这两条恶犬把小腿肌肉咬碎,如果不是及时阻止,可能会把人吃掉。
    此时此刻却伸着舌头,摇着尾巴示好。柳青青踟蹰过后,终于朝着房子走去,那两条恶犬发出两声低沉呜咽,着急的来回转圈。
    这房子和正常居民房没什么两样,进屋就是厨房,路过厨房左手边的门推进去就是卧室,一半是炕一半是地,炕上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非常具有特色的大葱和大酱,一盘溜肉段,一盘盆小鸡炖蘑菇、还有拌的凉菜,早餐能如此丰盛可谓奢侈。
    桌子旁盘腿坐着一位壮汉,正拿着筷子吃着,左脸太阳穴的位置有块青紫色。能装一斤的白色搪瓷茶缸里,装着一半味道醇香的白酒,旁边放着个白瓶,上面只有两字:茅台。
    “咯吱…”
    听到外面的房门被推开,这人身体一怔,随后伸手端起搪瓷茶缸喝了一大口,辣的他咬牙,抬起筷子夹了块鸡肉往下压酒。
    “咯吱…”
    第二道房门紧接着被推开,柳青青的面孔出现在这人背后的门口,两人都没说话,也没有刻意向彼此问好,柳青青缓步走过来坐到炕边上,没嫌弃他用的碗埋汰,伸手拿过来,随后又端起搪瓷茶缸给自己碗里倒了半碗。
    晨光从窗口照进来,让这白酒上层飘着一层淡***油花。
    “青姐,我这辈子不服天、不服地、只服你!”他想了想终于开口说话。
    端起茶缸喝一口,深呼吸两口气“别人可能不记得你的好,但是我记得,五年前我和大哥跟人火拼的时候,被人砍成重伤,蒙着白布从抢救室推出来,医生和大哥都放弃救治,是你硬给医生拉回去,救了我一条命。我那时候喜欢赌博,家里都败干净,媳妇带着孩子回娘家要跟我离婚,你骑自行车走了三十多公里,蹲在我丈母娘家门口,不吃不喝两天两夜,给我媳妇接回来,我到现在闭眼睛还能想到,你骑自行车回来,后面驮着我媳妇抱孩子的样子,脸上都是汗,后背上的汗已经被晒干形成盐渍,还告诉我,到啥时候得顾家。那年你才二十岁!”
    柳青青安静的坐着,不说话、不喝酒、不吃菜,只是眼睛看着还没停止晃荡的酒水,好像男子说到哪,这碗酒水就会出现当时的画面。
    “后来遇到严打,兄弟们跑的跑,走的走,我也要走,是你在半路上给拦下来,问我能躲到啥时候?家还要不要了?给我拽到***局自首,后来又找关系给我弄出来”他夹了口菜,眼睛红红的说道“我记得出来的时候问你,为啥是救我不救大哥,你跟我说,***他十年二十年出来,我能等他,你蹲两年出来,孩子就得管别人叫爹,这话扎心窝子但是在理”
    年近四十的汉子,说着说着眼泪已经掉下来“从那时起我就想,***是我大哥,但你不是嫂子,是亲姐!大哥是个粗人,打起架来不要命,靠着一股狠劲出名,为粗犷讲义气,但是心不够细,下面的兄弟有事了,不用说,你知道之后第一时间帮忙,当年我们十几个兄弟,谁没受过你的恩惠?”
    柳青青还保持这幅姿势,像是没听见一样。
    “说真话,我怕你,真的,有时候睡不着觉的时候就想着你心是咋长的,太细,当年老三家过年没有盐,是你给买一斤送过去,后来有想想,这不是心细的事,而是有心,也往这方面想,说粗话,过了这么多年,我媳妇每个月啥时候来例假我都不知道,是心不够细么?”
    “后来要不混了,说要做买卖,我娘家那边人不相信我能学好,我媳妇找七大姑八大姨借钱,借了一圈就借到三百,临走还说一声:买点米好好过日子!呵呵,***/他妈的,那时候回来我就爬山上去了,想着活了半辈子除了拎刀啥也不会,家都养不了还能干点啥,死了算了,又是你拎着一袋子钱过来,告诉我好好干,钱没了还能赚,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后来我才知道,你给房子卖了”
    柳青青直到现在还住在一个不大的房子里,集中供暖的试验区,一定是联排家属房,其实想想也很怪异,***能住高档小区,张晓娥都能租个差不多的房子,青姐绝不至于住到那种地方。
    他从旁边烟盒抽出一支烟,粗糙的用手背抿了把鼻涕“青姐,其实这么多年我都有遗憾,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逢年过节的时候想去你家给你嗑两个头,真的,男儿膝下有黄金在我眼里就是个屁,跪你柳青青不丢人”
    柳青青终于动了动脖子,看向窗外,那两条恶犬都站起来前爪搭在窗台上看里面,黑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柳青青仿佛想到胶合板场成立的那天,自己的贺礼就是两只小奶狗,躺在篮子里连叫都叫不上大声,一转眼,已经能咬人了。
    “青姐,这次事情办砸,我知道该怎么做,送行酒喝完了,我只有最后一个请求”
    “说”柳青青没回头,从进到院子里开始,只说出这一个字。
    “脸是谁弄得,告诉我,我整死他之后再死!”
    柳青青把头转过来,目光看到他脸上,这张脸算不上英俊,也从未产生过任何情愫,只是能从上面看到太过回忆,有自己的、有那个群体的、还有千禧年之前那个时代的。
    “走吧,这辈子都别回来”她说完,端起碗,把这半碗茅台一口气喝掉,酒水没有半滴洒落的全都进入她嘴里,喝完把碗往桌子上随意一扔,随后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目瞪口呆,青姐变了。
    柳青青,一个没有背景、没有祖辈蒙荫的女孩,从上中学开始,收到的情书比学校发的课本还多,校外的小混混为了她不知打了多少架,最狠的一次用刀子把肾扎漏,为的就是能少个牲口碰她。
    认识***,可能是她人生道路上最重要的一步,都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个默默无闻的女人,她恰好就是。
    她更知道,如果在帮助那些小弟过后,不冷着一张脸,他们就都会对自己感恩戴德,从而忽略了***的重要性,只有自己让所有人都敬而远之,那些人才能把对自己的恩情,寄托在身边的男人身上。
    她走出门,背影有几分萧索,简简单单几句话交谈,就知道青姐并不是一步登天,她流过汗、流过泪、流过血,然而现在,辉煌着。
    “呜嗷…”那两只她亲手选来的恶犬,看到她的背影,发出一声低沉的哀鸣。
    “咔”火机发出一声响,嘴里冒出一阵烟雾。
    变了的青姐,不知辉煌能否继续。
    与此同时,市里医院。
    老葛的朋友在这家医院,所以赶到时已经有医护人员严阵以待,第一时间被推进急救室,刘飞阳的伤并不算很严重,按照正常情况来讲早就应该醒过来,而他却迟迟没醒,医生根据CT片也没发现脑部有受到重伤的痕迹,只能先就当下的问题进行处理。
    安然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这里的环境要比县里医院好得多,至少墙上不再是刷的油漆,而是贴上的白色瓷砖,医护人员看起来也比县里的要专业的多,大褂上一尘不染,她没有像母亲抢救时那般急促不安,非常镇定,安安稳稳的坐着,时不时会转头看一眼门口。
    呐喊过、疯狂过,此时她心里就如潮水退后的沙滩,有点水纹却无伤大雅。
    事实上,如果非得给那点波纹挂上名字,应该是柳青青三个字,从上小学开始,她就听到过这个女人,只言片语中能听到在拿两人作对比。
    对比的最多的就是美貌问题,那个年纪孩子还不至于用大乔小乔来形容,用的最多的就是港台明星,有人说她像某之琳、说柳青青像某嘉欣。
    当然,韵味、气质在那个年纪孩子的眼中,还不知为何物,只是做片面的比较。
    初中也有人说过,那些个以为柳青青离开,自己能当上校花的姑娘,正当窃喜之时突然发现迎来了安然,个个都闹到灰头土脸,这可以说是她们人生中的重大挫折。
    然而对比的再多,却从未出现过在性格上的对比,在外人眼里,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天方夜谭。
    时至今日,因为刘飞阳的出现,让这两名女孩碰撞到一起。
    安然,没了父母,坚强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笑着面对一切。
    柳青青,只身一人,被人们成为青姐,冷眼旁观所有。
    
    (本章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