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37章 风起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37章 风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    站点距离酒吧不是很远,三百米左右,马路是直线,隐约中能看到酒吧牌子,二人之间的距离只需要二孩猛蹬几下就可以,他眼睛盯着张晓娥的背影,倒没觉得有多婀娜,与所谓的移情别恋更差的很远,只是看到就想笑,感觉刚才的郁闷全都能抛之脑后。
    张晓娥听到后面有车声,转过头看见二孩直直的奔自己过来,吓得赶紧向侧面退一步。
    “娥姐…”二孩龇牙一笑,单手紧捏刹车,后车轮在满是灰尘的马路上划成弧线,扬起一片灰尘才停下,单腿支着地面,又憨憨的笑道“不好意思啊,刚才没注意,骑的太快了”
    “没事…”
    张晓娥脸色恢复一些,换成另一个人停在面前,一定会认为是用卑劣的伎俩追求自己,不过对二孩倒没那么多想法,仍旧认为是小孩,换个角度来看,还有刘飞阳的关系存在,也谈不上生气。
    “这才三点多咋就去酒吧呢?要不然你上来,我带你一段?”二孩说着,把车子扶正,看上去随时要出发的样子。
    从昨晚看到刘飞阳躺倒地上,自己没能在那之前冲上去,她就知道自己和那个犊子之间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再到医院走廊内,看到长相完全不逊色自己的安然,并且是位敢打柳青青的狠人,心里已经开始本能的抵触刘飞阳,担心和他走的太近,自己也挨个嘴巴没地方说理。
    千百年前有位圣人说过: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这句话作用在女孩身上、同样也可以放在任何角度,万事万物都是弹性/事件,一旦超过弹性,反弹是必然的。
    经过一夜的发酵,张晓娥发现自己变得非常矛盾,以前勾搭刘飞阳可能是出于物质条件需求,因为在外力的作用想要放弃。正当要寻找下一位金主的时候,猛然发现,为什么她能跟刘飞阳?为什么我要离开?
    正是这弹性心理,非但没让她当机立断的转身,而且在这犹豫的时候,心里的想法好像更坚定了一些,即使看起来有些虚无缥缈。
    “好,那谢谢了”她一笑,觉得自己坐在自行车后座,好像算是曲线救国,说完之后坐到后座上。
    “没事,顺路,坐稳了您呐!”二孩学着电视里的京腔,左脚猛蹬地面,车子瞬间冲出去,给张晓娥吓了一跳,双手下意识的抓紧二孩腰部,二孩感受到腰背被被捏了一下,没有疼,而是触电一般的感觉,麻了,这种妙不可言的滋味顿时让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骑稳点,看马路”张晓娥忍不住开口提醒。
    “放心,当初我们去水库,我和阳哥比谁骑得快,他让我落后二百多米,我骑得就是个稳字!”二孩笑的合不拢嘴的回道。
    心中还在猜想,这种“麻”的感觉是不是张晓娥独有的,当初田淑芬也捏过,在炕上不算用力的挑逗,那时的想法就是把这个娘们压在身下,让她喊一声:小男人我服了!现在没有,被捏的只想笑,不由自主的想笑。张晓娥没再多说,只是觉得他年纪还小,做事不稳而已。
    路上人不多,但还是有人,走在路边的汉子听到后面有车声,都回过头看一眼,然后下意识的往旁边动两步,有两位中水的大学生动完之后,看到后面做的是张晓娥,嘴里不禁骂道“我凑”
    他们可能不认识张晓娥是谁,却还没瞎到对美貌视而不见,心里不禁腹诽:都说学时代的爱情最为单纯,可现在找个女友还要给买衣服,***上也挺好,骑着自行车就能带这种貌若天仙的美人,还是早点毕业吧。
    二孩对他们的惊叹声更加受用,有些飘飘然,距离前面的路人还有十米,开始摁上面的铃铛,对别人投递的羡慕目光昂首对待。
    骑到酒吧门口,像是做梦一般,有种想在县城兜一圈的冲动,让别人都看看。
    “谢谢了,我先进去…”张晓娥从后座下来,她断然不知道二孩心里是怎么想的,露出个想笑,转身走进酒吧。
    二孩看着她背影,眼睛已经镶嵌在上面,运动装普遍有个特点,就是臀部位置很紧,盯着那包裹到***的臀部,久久不能自拔。
    “对了”他正愣神,张晓娥突然转过身“你知不知道刘经理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在哪个医院,哪间病房?”张晓娥追问。
    “市医院,三零六”二孩呆呆道。
    “好,我进去了啊”张晓娥再次转过身,这次不再回头的走进门口。
    原本二孩心花怒放,笑都找不到调,不知为何听见这两句话之后,情绪突然间变得低落下来,自己只能驮着她走三百米?如果阳哥说句话她会在上面坐一辈子吧?又开始想,如果田淑芬也有她这般姿色多好,天天不睡觉,二十四小时带着她逛县城。
    叹了口气,又摇摇头,突然想到自己也是酒吧一员,把车子放稳,随后斗志昂扬的走进去。
    按理说现在不到四点,距离开门时间还早,大厅里只有两位保洁阿姨在做清理工作,更看不到服务生的人影,张晓娥之所以来这么早,全都是因为一个人,赵***,也就是赵如玉的老子。
    赵***,男,四十八岁,在商场上属于半路出家,从体制内辞职下海淘金。赶上好时代也敢上好政策,在南方赚取第一桶金之后,毅然决然放弃已形成市场格局的产业,认为自己在夹缝中生存做大做强太难,回到相对落后的中水县,可见杀伐果断。
    腰包鼓起来,商业头脑也养成,这几年还算顺风顺水,属于在快轨道上一直驰行,前三十五年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比较明显,之后的十几年中停滞不前,所以看上去猜不出人到中年。
    不高,有些微胖,每当他训斥赵如玉的时候,那个小妮子都会咬牙切齿的骂:我祝你哪天趴小姑娘身上,给人家压死,摊上人命官司。由此可见赵如玉现在的性格一般可能因为童年的空虚,另一半绝对继承他的基因。
    二楼的某个包厢里,赵***、吴中、柳青青、邱天成,四个人都坐在沙发上,没有暴躁的音乐,也没有闲杂人员,谈话氛围还算融洽,吴中向前佝偻着腰手里夹着烟,正在思考什么,赵******坐了四分之三,柳青青完全靠实,邱天成狭长的眼睛看着手上,手中正在玩刀。
    赵***今天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拆迁的事,报纸上被刘飞阳认为是新鲜事的新闻,早就不知开过多少次研讨会,形成意见之后才发出来,所以即使报纸还没刊登具体新闻,实质上大局已经定下来。
    这次搬迁工作、盖房子工作,都是他赵***的生意。
    第一步就是拆迁,赵如玉说过她老子手下养了几十号拆迁队员,这话不假,可也是前两***,今年过年的时候他专门回了趟曾经发家的地方,就是为了看看哪里有什么新鲜玩意,能引进到中水县。
    “外聘”
    这两个字让他眼前一亮,以前的拆迁都是小打小闹,也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事发生,经过***,由于是公司内部人员也不能不管,精力、物力、财力大大耗费,还伴有名声每况日下,背后遭受乡里乡亲唾沫的风险。
    在学到这两个字之后,过年回来第一时间把拆迁队解散,只留下两名部门经理,所以他手中并没什么人。
    但是,有钱!
    扮演服务员角色的张晓娥端着茶盘进来,倒了几杯茶,分别放到几人眼前。
    到了赵***这个年纪,已经对情趣不大感兴趣,发泄、发泄过后扔上一沓钞票,穿上裤子走人是最明智的选择,曾经有位姑娘因为多***一个月,以为触动赵***的真心,哭着喊着要给他生儿子,最后精神***,至于这背后有什么道道,可能是极其肮脏的手法,三角眼,薄嘴唇,面无血色白,与赵如玉一样生得薄凉的外貌。
    玩的从来都是性,而不是情。
    此时,多看了眼张晓娥,泛着油光的嘴角微微上扬。
    没有察觉到这幕的张晓娥还在依次送茶,吴中和柳青青倒还正常,送到邱天成的时候,他眼皮一抬,手中转动的刀猛然收住,倒有几分收放自如。不阴不阳的说道“告诉刘经理一声,这里在开会”
    现在外界都传说是他找的人,夜里给刘经理堵住,他不正面承认也不否认,任凭众说纷纭,不过现在听他的话大有承认的意思。
    张晓娥内心厌恶,却不敢表现出来,尴尬的笑了笑。
    “千里马啊,常有,伯乐啊,不常有,马到底是不是好马啊,关键得看骑它的人是不是好人”邱天成难得的多说两句,却用一种忧桑的语调感慨出来。
    张晓娥再次泛起鸡皮疙瘩,忙不迭走出去。
    赵***先是看了看她的***,随后看了看邱天成,他听说过这个号人物,不过了解不多,看玩刀有几分气势,清了清嗓子道“青姐,吴总,我看天成就是合适的人选”
    
    
    
    
    (本章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