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危急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一章 危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厢胤急着找婉兮她们,那厢听雨也慌得不得了,等她处理好兔子回到暂时栖身的山洞时,没见到婉兮,还以为她捡柴还没回来,便将她们带出来的调味料一一抹到了兔子上,等放好,正想着要不要出去迎迎的她就见婉兮抱着柴火从外面走了进来。

“侧福晋,东西奴婢都准备好了,就等开火了?”一见婉兮,听雨立马将兔子放好,随后迎了上去,接过她不敢当里的木柴,一脸笑意盈盈地道:“侧福晋,奴婢马上就生火,兔子一会儿就能吃了。”说罢,还吸了吸口水。

婉兮瞧着听雨一脸馋嘴的模样,莞尔一笑,随后看了看洞口道:“听雨,你在这里烤兔子,我在洞口守着,这样一有动静,咱们好歹还有一个脱身的机会。”

正生火的听雨抬头看着婉兮,虽然她不忍主子这般劳累,但是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那侧福晋就坐在洞口,这样也能稍稍休息休息。”

“恩。”婉兮轻应一声,随后起身往洞口走去。

婉兮靠坐在洞口,目光扫视着四周,整个精神都紧绷着,倒也没有因为身体不适而真的倒下去。只是要有人看向她的手,就会发现她修剪整齐的指甲早就陷进了肉里,带出点点红花,才能一直让她保持清醒。

不知道是她们所在的这片地,那些黑衣人已经搜过了,还是他们又遇上胤他们的队伍了,直到婉兮吃上烤兔肉,这里也没有发现***人。

婉兮看着吃得香喷喷的听雨,原本并不怎么好的胃口也好了几分,甚至她还刻意地强迫自己吃饱,因为只有这样,她们才有力气继续走下去。

越是往山林下方走,遇到危险的几率就越大,可是婉兮却等不了,若她身体好好的,凭着听雨的本事和这山上的野果野物,她们要等到救援也不无不可。但是婉兮的身体却容不得她们等下去,婉兮想趁着自己活动自如的时候,尽量靠近胤他们,毕竟一味的躲避也并非安全。

她想胤能带人搜山,就表示康熙已经得救,那么接下来不管她得不得救,这些刺客都要遭到疯狂的围堵,到时谁也不能保证她们半路不会遇上,如此,还不如拼上一把,赢了,自然什么都好,输了,那也是她命该如此。

“听雨,你还要跟着我吗?”婉兮虽然是主子,但是对于跟她一起同生共死的听雨还是纵容几分的。

上一世她对不起听竹她们,让她们跟着她这个没用的主子一起吃苦受罪,甚至丢了性命,这一世她好不容易让她们慢慢地过上了有好日子,有了好归宿,却没想到临了却又连累了听雨。

“侧福晋,奴婢从到你身边开始就没想过再离开。”听雨没想过离开婉兮,当时逃命的时候没有,现在就更不会走。虽说跟着婉兮冒险有可能丢命,可谁能保证她不跟着婉兮就一定不会出事。

“你这个丫头,难道就没个怕得时候吗?”婉兮见她想也不想就表示要跟着自己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感动。

“怕?有啊!奴婢就怕侧福晋不要奴婢啊!”听雨一脸理所当然地道。

没人知道婉兮对于听雨而言意味着什么,但是听雨自己清楚,婉兮对她而言意味着重生。

婉兮看着她一脸孩子气的模样,第一次发现原来大大咧咧的听雨其实也很不安,“既然想跟着,那以后让你嫁近一点。”

“侧福晋,奴婢不想嫁人。”听雨从来没有想过嫁人,她以前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能活下去,现在她则是怎么度过难关。

“女儿家怎么能不嫁人,虽说这世间对女子多有不公,但是要自己努力,总会找到好的。”婉兮想着上一世的种种,再想这一世的种种,觉得这人还是满是希望的好。

听雨撅着嘴,并不反驳,但是从她的表情不难看出她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婉兮瞧着她这表情,也不多说,只是笑着转了话题,道:“若咱们这一路真的不幸遇上了刺客,你别管我,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

“侧福晋怎地又说这种丧气话,奴婢瞧着咱们运气不错,这一路总是逢凶化吉,这次肯定也一样,一定能顺利找到主子爷他们的。”听雨对婉兮的交代充耳不闻,明显不准备听她的话。

婉兮瞧着她这倔强的模样,也不再多说,只是笑着同她一起赶路。她的极限就快到了,只盼着在她坚持不下去的那一刻,她们能顺利遇到胤的人。

山林之中,黑衣大汉也好,青衣大汉也罢,他们的人马都受到了围剿。对上有备而来的兵马,青衣大汉他们疲于奔命,再加上人数不对待,即便两方合作开始有了默契,这个时候也显晚了。

“抓活的。”胤察觉到领头的几人报有死志,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淡淡地吩咐道。

这些人敢动他的心尖子,他就让这些人生不如死,再者,他们背后的那些人,不管是针对康熙也好,婉兮也罢,敢动手,就要有必死的决心。

这些人本就疲于奔命,大大小小的对抗了不少回,早就失了之前的雄心,再加上的确不是对方的对手,是矣,除了少数几个逃跑之外,***人非死即伤。

“全部带走。”胤冷笑一声,让人将这些人带回去,而他自己则着大队人马继续搜索山林。虽然胤也有被困山林的经验,但是情况不同,境遇不一样,这找起人来自然也不一样。

婉兮和听雨可不知道这些,两人一路往前,因着天色越来越暗,两人又不敢点火把,是矣,跌跌撞撞地受了不少伤。

“侧福晋,前面有人!”拄着树棍的听雨一听到声音,立马拉着婉兮躲到草丛里。

两人屏住呼吸,不一会儿,便听阵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接着,三五个人一前一后地在婉兮她们藏身的不远处停了下来。

听雨小心打量,发现对方的衣服跟追杀她们的人一样,不由地缩了回去,心里更是暗自庆幸她发现得快,否则小命休矣。

好不容易等到这些人离开,听雨转头正想告诉婉兮她们可以继续上路了,便见婉兮倒在一旁,已经不省人事了。

“侧福晋,侧福晋,你怎么了?”听雨后知后觉地摸了摸婉兮的头,手刚碰到她的额头,不由地惊呼一声,“好烫!”

遇上这种突发状况,听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认识一些基本药材,止个血还好,***的她真心不懂,退烧什么的,更是完全没有概念,唯一知道的用帕子冷敷,但是这里条件有限,距离她们经过的小溪,得走一个多时辰,现在她可怎么办?

让听雨丢下婉兮去求救,那是不行的,山林之中,除去刺客,还有野物、蛇虫鼠蚁这一类的东西,这要是有个好歹,她是不可能原谅自己的。但是就这样无止境地等下去也不行,她也怕婉兮的病会越来越重。

最后,听雨实在想不到办法,只得将她们拄得两根婴儿手臂粗的棍子用藤蔓缠成一个类似于担架一样的东西,然后将婉兮抱着放到上面,她再拖着这个类似于担架一般的架子,带着婉兮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整个山林漆黑一片,听雨吃力地往前走,汗水一滴一滴地往下落,原本就不怎么轻快的步伐更显沉重。

别看婉兮娇小玲珑,好似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这样拖着,其实并不轻,再加上听雨本身就长得不是很壮实,就算力气稍大,要这样带着一个人在崎岖陡峭的山林前行,这绝对不是一件易事。

双手被藤蔓磨得血肉模糊,听雨咬牙坚持,肩膀被磨得血都透过衣裳,她咬牙坚持,可到底听雨也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儿家,她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在她清醒的时候努力去保护婉兮,带着婉兮继续往前走。但是大半夜过去了,天空都隐隐翻着鱼肚白,听雨一个小丫头,就算再强壮,也该到极限了,何况这一路她又累又渴的,根本没有补充体力的机会。

她倒是想将婉兮一直送到胤身边,但是这一连四天的,东躲***,担惊受怕的,再加上没有好好吃饭休息,全凭一股毅力撑到现在的她到底还是到了极限,闭上双眼的那一瞬间,远处似乎隐隐有人往她这边跑来,只是是敌是友,连她自己都没有看清,便整个人陷入了昏迷之中。

彻底陷入昏迷之前的听雨,心里还暗自祈祷着过来的人是来找她们的,而非来杀她们的。

沿着山林一直往上的胤,神经绷得紧紧的,活捉那些刺客的举动并没有让他觉得舒心,相反地让他认清了一个事实。

他以为他已经够在乎婉兮了,但是现在他才发现,他不只是把婉兮捧在心尖上,他是把这个女人融进了自己的骨血里,他不能失去她。

全世界的女人,他第一次强烈地感觉到他想要拥有的只有她完颜?婉兮一个。

目光扫过正在精神萎靡的侍卫和府兵,胤当然知道这些人都累了,可是他的娇娇更累更辛苦。为了让这些人都打起精神来,胤扬声道:“最先帮爷找到侧福晋的人,赏银一万两,共同保护爷侧福晋脱险的人,赏银五千两……”

他爱新觉罗?胤,从来才就不缺银子,他现在唯一缺得就是那个不在身边的小女人。

众人一听胤的话,顿时都打起精神来,先不提找人原本就是他们的事,就说这一万两银子,对胤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他们这些人而言,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林初九站在一旁,看着顿时精神抖擞的众人,一脸的佩服,都说无往不利,果然,只要有利可图,这疲惫什么的其实也不算一个事儿。

可就在众人想要好好表现的时候,一个侍卫飞奔而来,看他一脸急切的模样,人还没到跟前,嘴里便高声叫着,“启禀郡王,找到侧福晋的下落了。”

“启禀郡王,找到侧福晋的下落了。”

“在哪?”胤双眼一亮,看向对方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明亮。

“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山坡下。”侍卫见胤如此,更加不敢耽搁,几乎是有什么说什么。

“前方带路。”胤顾不得***,说话的瞬间,已经抬脚往前走了。

待胤快步跑到侍卫说得地方时,那附近已经围守了一圈的侍卫,想来他们也是防着这林子里那些还没有抓到的刺客。毕竟之前的围剿,有几个刺客逃脱在外,谁也不知道他们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是矣,头一个发现婉兮她们的侍卫也算细心,立马放出信号引来附近的***人,确保不会有事,这才亲自跑去通知胤。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