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完了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完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也是,妾身瞧着爷的确不怎么为难,相反地似乎还很满意目前的局势。”婉兮轻笑地道。

胤看了婉兮一眼,嘴角扬得高高的,直接道:“爷的确很满意目前的局势。”

胤对于康熙也是有怨言的,只要不涉及生命安危,看着康熙吃憋他心里其实是痛快的。毕竟有些东西不在意了,不代表就真的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说到底胤还是心里还是渴望康熙的关注的,只是比起从前的执拗,现在的他能够分清楚形式,亦能分清轻重后。

若没有婉兮的重生,也许胤还会像从前一样,被八阿哥利用彻底,惹得康熙厌恶,甚至因为夺嫡之事丢了性命。

“娇娇,有些事咱们无法全部顾及,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次不行,咱们下次再上,能解决一个解决一个,反正对付她们这种人,没必要太过在意。”胤蹙着眉头,很显然有些口不对心。

婉兮听着胤的这口不对心的说法,不由地轻笑开来,抬眼看去,目光落在男人英俊的侧脸上,低声道:“爷这话怎么说着说着还带出一丝酸意来了。”

胤闻言,嗤笑一声,也察觉到自己略显矛盾的心情,不由地笑开了,“爷心里明知道这一切实属无奈,却还是要计较,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婉兮可见不得胤责怪自己,不由地劝道:“爷若是这般,反倒是妾身的不是了。”

胤听她劝自己,脸上不由地露出几分浅笑来。也就是婉兮知道心疼他,事事都想着他,换成董鄂氏,她怕是一点都看不到他的难处,上蹿下跳的只想着自己受了多少委屈。

“娇娇这话说得爷都心疼了,也罢,爷到底是让娇娇委屈了。”胤反握住她做乱的小手用力将她搂到怀里,语气里带着几分内疚。

婉兮闻言,不由地耸了耸肩,这种事胤不做,她自己也会想法把这仇一点一点地讨回来的。

上一世,她势弱又胆小,凡事只知道忍,又有谁会知道她的苦处,这一世,她肆意自我,凡事据理力争,努力壮大自身,娘家也在胤的关照下努力向上,这样的她又凭什么再像上一世那般受别人的气。

董鄂氏这是还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她只以为自己出身高贵,娘家有势力,却忘了有一句话叫风水轮流转。

“妾身不委屈,只要爷记得帮妾身讨回公道便是,时间长点又何妨。”婉兮微微侧了侧身子,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闭上双眼准备睡觉。

胤瞧着她这副没心没肺的小模样,轻轻挑了挑眉,也不再多说。这件事竟然已经定了,再多想也不过是图增困扰。

因着没了游山玩水的兴致,回京的速度比起出京时的兴致勃勃少了许多期盼。

京城,雍亲王府。

胤接到胤送来的供词和人时,原本还有些摸不清头脑,以为这次胤是有什么事要他帮忙,谁知等他打开信件,看了胤的信和送来的供词,连人都不用审,胤就直接相信了。

不是他做事不谨慎,而是胤没有骗他的必要,若胤真要对他不利,就不会将这些东西送到他手上来。

行刺圣驾,那是什么罪!

别说他爱新觉罗胤还没有登上那个位置,就是登上了,也可能因为这件事而被后人诟病。

“混账!”胤攥着拳头,狠狠地砸在书案上,整个人身上的冷意是降了又降,让守在门口的苏培盛都不自觉地抖了抖。

作死!又作死!

苏培盛也是醉了,这福晋脑子是进水了吧!这几年越发不成样子了,难怪王爷宁可让嬷嬷管着府里的事,也不让福晋主事,现在想来,王爷才是真有先见之明。

“苏培盛,去正院。”抿着薄唇,盛怒中的胤此刻再不想压抑自己内心的愤怒。

之前他就警告过乌拉那拉氏,让她老实一点,不要再出什么夭蛾子,没想到乌拉那拉氏把他的话当旁风,不仅没有收敛,还屡屡同八福晋相交,现在看来,她们哪是有什么交情,分明就是在商量着怎么害人。

只是让胤没有想到是她们的胆子那么大,竟然打圣驾的主意。

八福晋和董鄂氏母女的下场,胤只要动动脑子就能猜到,至于乌拉那拉氏,若没有胤帮忙,指不定他也要受牵连。

正院里,乌拉那拉氏面色憔悴,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神情之中更是带着几丝焦躁。

“福晋,王爷过来了。”春嬷嬷一脸喜色地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什么!爷要过来?”乌拉那拉氏一脸诧异,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自打弘晖被接到前院去后,她这个福晋就跟摆设没什么两样了。以前,初一十五的胤还记得来坐坐,现在别说初一十五,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要交代,她基本见不到胤的面。现在一听胤要来,她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不安。

行刺婉兮的事情直到今天都还没有一个切的消息,而圣驾明明已经在回京的路上,她却什么消息都打听不出来,她心里难免会觉得没底。

“不是要过来,是已经过来了。”春嬷嬷一脸喜笑颜开的模样,想必也是希望乌拉那拉氏能用心一点,最好是能将胤留下。

别以为是主母就不需要主子爷的宠爱,这福晋在府里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若不是有弘晖阿哥在,他们正院的日子怕是不好过,是矣,不管是大阿哥还是福晋本人,最好都受宠才好。

乌拉那拉氏却不能理解春嬷嬷的一片苦心,若是平日她高兴,放在现在,她却巴不得胤没什么事就快点走。

正想着,胤带着苏培盛过来了,还不待乌拉那拉氏行礼,胤便大手一挥,冷声道:“所有人都退下,苏培盛在门外守着。”

春嬷嬷等人瞧着胤比之平日里还要冰冷的面容,心里都不自觉地打起鼓。

“爷这是……”乌拉那拉氏看着胤一脸冰寒的模样,心里虽然不安,却还是按捺着内心的不安,笑着想活跃一下气氛,谁知她才开口,就让胤给打断了。

“福晋还记得爷曾说过的话吗?”胤眼里闪过一丝冰冷,语气更是满含不耐。

“什么!?”乌拉那拉氏闻言,发现自己的脑子突然有些转不过来了。

胤负在身后的手握得死紧,看着乌拉那拉氏这副好似什么不知道的无辜模样,他不由地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算是压下心不断往上窜的怒火,冷冷地道:“福晋想来是不知道行刺圣驾的后果,才会这般不管不顾地置本王和弘晖于水生火热之中吧!”

乌拉那拉氏站在胤身旁,比起胤满身阴冷的气息,他说出来的话更让她觉得惊惧。对上胤满是冰寒的双眼,乌拉那拉氏脸色苍白,嘴唇微微颤抖,心跳都仿佛要停止跳动了,可她还是得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她不能承认。

不管是刺杀婉兮的事,还是胤嘴里行刺圣驾,都不是她现在的身份能承受的,是矣,她不能表现出一丝异样。

后宅争斗是没有硝烟的,算计不过丢了性命,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可是这样明目张胆地派人行刺,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要说婉兮是侧福晋,乌拉那拉氏这个嫡福晋就有处置她的权力。先不说婉兮是九阿哥的侧福晋,就算婉兮是胤的侧福晋,也轮不到乌拉那拉氏这个嫡福晋说杀就杀。

可她就是这么做了。

“爷说得哪里话,妾身怎么可能如此大胆,行刺圣驾。”端着自己嫡福晋的架子,乌拉那拉氏努力让自己的情变得更平静。

胤双眸阴翳,目光冷冷地看着身子微微颤抖的乌拉那拉氏,语气冰冷地道:“大胆,不敢,乌拉那拉氏,你是当爷傻,还是认为手段够高,哼,你不会以为和八福晋等人合作,就能瞒天过海吧!”

“怎么会?”乌拉那拉氏面色讪讪地道。

“够了,爷不想听你狡辩,爷现在只是通知你,府里一切爷会安排,至于你,还是老实一些为妙。”眼见乌拉那拉氏到了这一步还不死心,胤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然后转身拂袖而去。

“爷……爷……”乌拉那拉氏见胤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一脸慌张地追了去,她想说自己错了,想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只不过是嫉妒于胤和弘晖对婉兮的另眼相待,可惜胤根本就不给她个机会,瘫坐在地,乌拉那拉氏此刻才感觉到一丝后悔。

春嬷嬷等人见胤离开,又听见乌拉那拉氏的几声急呼,不由地快步走了进去,眼见到瘫坐在地的乌拉那拉氏,都吓了一跳,“福晋,您这是怎么了?”

“嬷嬷,我完了……”乌拉那拉氏看着春嬷嬷,良久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啊!?”春嬷嬷看着神思不属,言语不清的乌拉那拉氏,完全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直到苏培盛带着药过来时,她才明白乌拉那拉氏所说的‘我完了’到底意味着什么。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