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西北的危险任务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西北的危险任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回忆起司徒小书走前的眼神,龙云儿自嘲一笑,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她送如此大礼,应该只是单纯的感谢,没有什么***意思。∮,www.81zw.COM

    可惜……送礼这回事,如果只顾着自己想送什么,全然不顾人家想要什么,那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扔了。”

    温去病看也不多看一眼,随手一抛,这本刀尊亲手所写的修身之书,飞了出去,准确地落到旁边的垃圾桶里。

    “山6陵死掉,如果说有什么值得庆幸的,就是不用再听老家伙的嗦,活着的时候听他唠叨了几年,死了还要听他教诲?我又不是***了找虐的!”

    一面抱怨,温去病一面踏出门去,还不忘扔来一句,“不许捡回来给我啊!少自作主张!”喊停了正要伸手去垃圾桶中捞书的龙云儿。

    香雪一手插腰,道:“不许捡啊!阿山最讨厌愚蠢的女人自把自为了,什么捡回书,放到他桌上这种事,他肯定不要不要的……”

    一番唬ww.81zw.COM”

    温去病非常满意,袁健之能入星榜,手下全是真材实料,兼具两家之长,能够得他指点、与他切磋,普通人求也求不来,自己能硬拖他过来当教师,对温青卫、温玺鸿非常有好处,他们两个也有志于星榜,步入高阶后,冲击星位近在眼前,让他们预习一下,应该是很好的。

    “痴佬温!给我滚出来!”

    一个声音,由远而近,温去病抬头远望,就看见一道剑光,冲开大气,高朝这边撞来,一人脚踏剑上,赫然就是袁健之。

    在他身后,一名精壮汉子**上身,挥刀追击;一名青年文士,不住打出暗器,身法灵动,都在试图将他截下,第五级力量的气劲横扫,震飞附近的屋瓦、门窗,声势很大,却始终没能将他截下。

    温去病淡看这一幕,喃喃道:“同是高阶,没入榜的,和排名四十二的,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温家的实力,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

    双方进入三十米距离,袁健之竟不停歇,剑光凝聚,由点点繁星,凝为流星一道,划破长空,瞬间释放出的锐气,势不可挡,不住试图阻截的温青卫、温玺鸿,一下全给迫开,无能靠近。

    眼看这流星似的一剑,就要击中温去病,一道窈窕倩影抢出来,挡在前面,金刚身灿强芒,要硬挡这一记。

    乍见够分量的对手,袁健之目光中的戏谑尽去,换上认真之色,足下催劲,流星似的飞剑,暴闪出最璀璨的光华。

    苍穹闪.流星变!

    天斗剑阁的“苍穹闪”绝学,正面硬撼金刚身,在对撞的一瞬,龙云儿只觉一股大力涌来,推得自己直往后移,但除了单纯的破坏力,这股力量又似乎和自己的金刚身有共鸣,两股力量之间,震出某种涟漪,似有渊源,却没有关联,你震你的,我震我的。(w)

    ……这是寰宇万咒武卷(四宗绝学)相互克制的效应!

    龙云儿、袁健之心中,都闪过这样的明悟,更知道金刚身、苍穹闪这两套绝学,在相生相克谱上,处于不相干的对角,激荡不出太多的火花,而撇除这加乘效应后,龙云儿的金刚身善守,袁健之未动杀念下,七成力量的一剑,就如蚍蜉撼树,起不到任何效果。

    一击无功,袁健之翩然撤剑,那么猛的攻击势道,他说撤就撤,动作迅捷无伦,更无半分窒碍,眨眼间,剑便回鞘,人潇洒踏落地上,反倒是之前守牢牢的龙云儿,强力抵御的劲道忽然消失,胸口一阵气闷难受,更险些被引得踏前一步,失了平衡。

    “你这金刚身不行,还练得不到家。”袁健之道:“战技运用跟不上力量进境,如果可以,早点把金钢印学了,一个女孩子家,靠金刚身整日挨打,不是办法。”

    “……谢袁少爷指点。”

    龙云儿欠身一礼,衷心感谢袁健之的建言,他系出名门,见识不凡,指点的方向肯定不错,彼此非亲非故,他愿意这么提点,已是大人情了。

    “不用谢,痴佬温连绰号都叫剥皮,对待朋友是怎样的,大家都知道,我要是不把他手下要将都点过一遍,他哪肯交出货来?”

    袁健之嘿嘿一笑,对温青卫、温玺鸿道:“你们家主够行啊,谁都以为他手下无人,他就真变出个高手来,还一下就从中阶跳到高阶,比你们两个更成器,你们没感觉的吗?”

    温青卫满面惭色,拱手道:“惭愧,我等……自当苦练。”

    “袁少这就太小觑我们家主了。”温玺鸿轻摇摺扇,淡然笑道:“家主每次外出,经常就能捡高手回来,仁德服人,如风行草偃,似我与青卫这样的,不值一哂。”

    “……还是你会说话,就可惜没几句老实的。”袁健之转向龙云儿,“以前我见过你吗?有点面熟。你金刚寺传人的身分是假,龙氏血裔这个不是吧?但我偏又想不起在哪见过你……奇怪,你这么特别的,照理我不该记不起……”

    “妾身平庸之姿,如何能入袁少法眼?”

    龙云儿不敢说多,怕真让袁健之回想起来。当初,身分尊贵却特殊的自己,为了不被指指点点,早早躲在人群里头,随着***龙氏族人,远远看了他一眼,他甚至未曾回望,照理说,他不该对自己有印象才对……不过,对于人中之龙,本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来看待。

    “有劳袁少辛苦两场,和我到里头取货吧。”

    温去病没打算让龙云儿、袁健之接触太久,直接把袁健之往内庭领去。

    气氛像是两名好友的私下相处,连龙云儿都不知该不该跟着去,却谁也不知,这两人才刚从他们视线中消失,彼此间的气氛就立刻生变。

    袁健之拔剑出鞘,抵着温去病的喉咙,将他压到墙上,后者虽然被利刃抵喉,却不见慌乱,甚至还笑得出来。

    “喂,拿货而已,用不着亮剑吧?我又不是不给……”

    “老温,别废话了,立刻收拾家当,逃命去吧。”

    “呃……这哪招?什么状况?”

    温去病皱眉,看着袁健之如临大敌的表情,查觉到事情的不妥。

    “……怎么了?”

    “这次的事,你爽了,温家威风了,我们衰了,那一堆师姑师奶的气炸了,不肯干休,***见她们的时候,她们气到差点直接杀过来……”

    “……天斗剑阁堂堂名门,这也太没品了,吃相怎么比封刀盟还难看?”

    温去病不无讶异,自己估算天斗剑阁的事后反应,虽然被自己阴了一把,但封刀盟的人还在,又有金刚寺这层烟雾在,层层顾忌之下,照理没有蛮干的本钱,可她们却采取了强势的做法,这简直不可理喻,实在……

    ……唉,自己真是搞不懂天斗剑阁的那班女人……下回自己还是改去当一个专门贩卖妇女的人贩子吧……

    “吃相难看?老温你这么说,就太不了解状况,她们气起来的时候,哪还管什么吃相?”袁健之道:“这回她们气炸,有三个师叔直接被担架抬回去,责任全算在你头上。”

    “那道神念是刀尊阁下的,就算伤了谁,也是封刀盟的事,她们不找司徒小书,找我作啥?”

    温去病道:“把剑先拿开,然后……等等,她们想怎么作?让温家加入天斗剑阁,交出一切资源?我要是不答应,她们就血洗我家?”

    这种事情,怎么想都没可能生,天斗剑阁还远远说不上独霸江湖,如果这么蛮干,必然引起众怒,不过,如果对方不讲什么理智,那就不能用常理分析。

    “明面上自然不敢,可她们提出一大笔数额的赔偿,即使你有钱,这笔钱也会剥掉你一层皮。”

    “……成死要钱的了?”温去病皱眉道:“天斗剑阁最近很缺钱吗?”

    袁健之道:“缺啊,都是为了西北的那些纠纷,帝国施压很重,本派要嘛承担危险任务,要嘛……就得负担大笔军费,天斗剑阁的财务状况一向……唉,别说了,这回她们就是要宰大户,你扛不住的,不管那些什么乱七八糟,你先逃吧!”

    “等等!”

    温去病扬了扬眉,表情非常有趣,“你刚刚说什么?需要有人去西北,承担危险任务?多危险?”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