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命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康熙晚年大喜功,讲究排场,国储消耗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大,也一次一次快,若不是有胤这个赚钱小能手撑着,怕是国库早就空了。

不过正因为有胤撑着,康熙这排场才能一次比一次摆得大,也正因为如此,康熙对于胤是越来越宠幸,毕竟一个能赚银子又不惦记他***下方那张宝座的儿子,还真没几个。所以这次寿宴,除了一直被康熙带在身边的太子,能被康熙数次提及的也就只有胤了。

宫里主事的佟贵妃为了把康熙的寿宴办得热热闹闹、风风光光的,着实想了不少办法,甚至一改以往抓权不放的习惯,将宜妃她们都给请了过来,也算是集众家之所长。

这不,不仅大殿内歌舞升平,御花园里也安排了赏花等一系列针对女眷的活动,这让此次寿宴显得更为全面。

女眷们退席前往御花园,婉兮纵使有心避免直接和八福晋她们碰撞,但是女眷都去,她即便不愿也不能例外。

临退席前,胤见婉兮身边只带着听雨和听琴,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仔细交代几句,并且帮她将披风的锦带系好,一番举动看得一旁的董鄂氏气红了眼。

“身边不要离人,若是真遇到什么问题,让听雨和听琴去找人,再不行,便让她们直接来找林初九。”胤想着之前八福晋和董鄂氏的种种举动,再看婉兮身边跟着的听雨和听琴,脸上露出几分不赞同的神色。

若早知道佟贵妃还安排了这些,他就该让婉兮听荷她们带上,毕竟她身边有一两个会武的更让他觉得放心。

“爷放心,妾身不会盲目行动的,即便有人挑衅,妾身也会忍着等爷来帮妾身出气的。”婉兮声音软糯绵柔,很明显是在跟胤撒娇。

两人耳鬓厮磨的模样,自然是惹眼的很,毕竟这偌大的地方,恨不能时时把人拴在裤腰带上的阿哥仅胤一人,***阿哥或者宗亲大臣,能叮嘱两句就算好的了,谁还像胤这般,恨不得黏在一起。

董鄂氏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人甜甜蜜蜜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怨毒,原本拿着锦帕的手也不自觉地握成了拳。

“记着爷的话。”胤再次叮嘱一句,便带着林初九走了。

婉兮跟在董鄂氏的身后,同***女眷一起往御花园走去。御花园里的一切自然都是经过精心布置的,众女眷到了御花园后,便自动分成了众多小团体,少则两三人,多则六七人,不管是关系真好,还是另有所图,反正各有目标。

婉兮没有加入任何小团体的意思,所以瞧着一旁有座,便直接坐了过去,手里捧着茶盏,静静地看着这御花园里所有的女眷。

“都准备好了么?”董鄂氏根本无心欣赏御花园里精致的景色,到了御花园后,便自动搜寻八福晋的身影,见她站在角落,便自发凑了上去,待走近,轻声问了一句。

“自然是准备好了。只是要成功,还得让她离开众人的视线才是。”八福晋仔细环顾四周,见没有旁人,这才出声回道。

她这次是下了血本,当年她郭罗玛法安亲王岳乐留给她保命的势力。这些年,她很少动用这些人,以至于宫里数次***清洗都未能波及这些人,可让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她动用这些势力不是因为胤,也不是因为她自己,而是为了对付一个论起来并不相干的九侧福晋。

但是即便如此,八福晋依旧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比谁都来得用心,不知道还以为她才是九福晋呢!

“引她离开?这个并不容易。”董鄂氏有些为难地道。

婉兮的警惕心很强,特别是从江南回来后,不管去哪里,身边再怎么样都会跟一个人,若是想要对她动手,的确不能太引人注意。

“不容易也得把她引过来,你别忘了,咱们只有这一次的机会。这次之后,我倒是无所谓,至多也就是受点斥责,而九弟妹你就不一样了,瞧表哥对她那黏糊劲,想必眼里心里都只有她,到时……”八福晋语气严肃淡漠地提醒她道。

只是还不待她说完,就已经让董鄂氏给打断了,“行了,我明白,我会把她引过去的。”

明知这种事有风险,可比起被婉兮怼得一点地位没有,董鄂氏明显更愿意早在险除去她。

董鄂氏一脸怨恨地看向坐在不远处的婉兮,她知道成败在此一举,机会稍纵即逝,错过了这一次,她指不定就只能被动地接受命运,不管是被禁足还是像曾经的大福晋那样被换掉,那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珍珠,等会儿,你负责把颜氏身边的丫鬟给引开。”董鄂氏一边往婉兮那边走一边吩咐一旁的珍珠。

珍珠闻言,面色苍白,脸上带着几分不情愿和惊恐的神情,想来她也知道这事不管成与不成,她都不会有好结果。

一旁的胭脂扭头看着面色苍白的珍珠,不着痕迹地拽了她的衣袖一下,提醒她不要走神。

“奴婢明白。”珍珠应声的同时,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胭脂瞧见珍珠脸上的变化,心里一惊,随后见她跟自己使眼色,便知她这是要行动了。

之前她们就畅谈过一番,是忠于董鄂氏,一路陪着她作死,还是像佟姑姑她们一样急流勇退?当然,她们想得好,代表就容易做到,毕竟她们的生死完全掌握在董鄂氏的手里,所以即便有二心,那也得保证自己能顺利活下来。

说到底,她们做这一切,最终也仅仅只是为了活着。

婉兮坐了好一会儿,期间不是没有人来示好搭讪,只是她自己兴致不高,心里一直琢磨着八福晋和董鄂氏的阴谋,是矣,对谁都会有所忽略。一开始不觉得怎么样,时间长了,再有耐心的人也想撤离了。

听雨和听琴看着这来了又走的命妇们,只觉得哭笑不得,这都是干嘛,每个人在侧福晋身边坐上一柱香或者一盏茶,然后默默离开。

这画面还真是清奇。

眼瞧着董鄂氏朝这边走来,两人原本有些放松的精神立刻紧绷起来,双眼更是死死地盯着董鄂氏每一个动作,似生怕她会暴起伤人一般。

董鄂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听雨她们两个丫鬟的表情,现在她满脑子都想着如何将婉兮引到偏僻处,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可不敢做伤天害理之事。

婉兮注意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董鄂氏时,眉梢微挑,并未急着起身,而是等董鄂氏走近,这才慢慢悠悠地起身冲着她行了一礼。有了前几次的教训,这一次,婉兮根本不等董鄂氏开口就自行起身了。

董鄂氏瞧见她这作派,眼皮一跳,心里原本压抑的怒气便隐隐有了上升的趋势,也不知道是太气还是太着急,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忘了之前想要说什么了。讥嘲几句,董鄂氏便有头无尾地撤了。

“侧福晋,她这是来搞笑的吧!”听雨看着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的董鄂氏,一脸懵懂,甚至眼里还有一丝不知所措。天知道她都准备好要扑上去了,结果她居然调头走了?

这是什么鬼?

董鄂氏着珍珠和胭脂,三人一前两后地走着,脸上尽是沉默。等到了八福晋面前,免不了要受一番奚落。

“罢了,还是本福晋自己来吧!”八福晋那一脸‘还是高看你’的表情看得董鄂氏直咬牙,但是事实是她又不得不忍着,毕竟她的确没有把事办好。

在园子里坐了一会儿,婉兮起身准备去净房,才走没几步,竟看到不远处有一抹熟悉的身影。婉兮不由地停下脚步,看向一旁的听雨道:“大格格何时进宫了?”

听雨看着不远处直直往前跑的幼小身影,再看她身边连一个侍候的人都没有,心里猛地一惊,即便猜到有可能八福晋的诡计,但是她们还真就不能不理会。

“应该是福晋带进宫的?”听雨犹豫片刻,才出声回道。

“真没想到福晋为了对付我如此煞费苦心,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利用上了,想来今晚是不死不休。”婉兮眯眼,敛去唇边不经意露出的讽笑,语带冰寒地道。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婉兮此时才发现她和董鄂氏之间的仇恨,不是她已忘记,而是深藏在骨子里,因着胤而不得不压抑,但是此刻这种无法化解的仇恨,在瞬间尽数化作通气通过血管流向她的四肢百骸。

“听雨,你说若我再一次命在旦夕,爷还留不留她?”

听雨听着婉兮说出的话,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侧福晋?你这是……”

“对,这一次本侧福晋主动赌命,而不是永远被动地承受她们给予的伤害。”婉兮面色冰冷,神情执拗,想来这一次是下定决心要置董鄂氏于死地了。

突地,一阵冷风吹过,听雨和听琴都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再看面色不变的婉兮。听雨微微上前两步,轻声道:“侧福晋,你是要直接跟上去?”

“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董鄂氏已经嚣张了太久太久,而且她们既然敢在皇阿玛的寿宴上动手,想必是不会介意皇阿玛跟她们一起算总账的才是。”咬牙切齿,婉兮对着一旁的听琴使了个眼色,两人便接跟了上去,而听雨则打个转,往个方向走去。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