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章 双极奥妙此中藏(周一求?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黑衣少女的身手极好,即使以温去病的眼界,也不得不赞许这女孩在基本步上下足了苦功。 ?

    她运的力量,停在中阶,这既是避免触内伤,也是为了不让过多的力量,影响本身的玄妙感应。

    就看她脚踏罡步,双手拨阴阳,步伐似缓实疾,每一步踏出,都在画弧形,这一道弧与上一道弧,劲断意不断,组成一长道连续的圆弧,勾连体内真气,划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形。

    少女的身形不高,娇小玲珑的体型,和均高一米九的兽人相比,矮得不只一截,当飙狼战兵狠恶扑来,仿佛瞬间就能将她吞没。

    但这情形没有生。

    所有袭向她的飙狼战兵,只要接近她的身,就像被大量看不见的细丝给缠捆,度、冲势都被压制,全力轰出的一爪,在力量被削减之后,给她柔荑一沾、一黏、一拨,拉偏方向,重心顿失。

    再怎么无懈可击的攻势,只要重心一失,就从头到脚都成了破绽,黑衣少女顺势一推,巧妙将对方攻来的力量,转向一推,对方就踉跄滚跌出去,有时还撞向***的飙狼战兵,让整个杀局瞬间支离破碎,明明是以一敌众,却反过来打得一众兽人手忙脚乱。

    (……缠丝劲练得这么顺畅,这丫头……不愧是星榜前列人物,已经快要掌握双极虚轮的精要了。)(寰宇万咒武卷四部中,金刚身正面战无双,双极轮乱战无敌,敌人再怎么多,只要没有个别实力太强大的,这小丫头吃不了亏……)(司马家为了栽培这颗种子,到底投了多少资源下去啊?之前忘了查,她不知道是司马家哪一系的血脉……)温去病***起伏,回忆起当初在西北作战时的情景,还有那些曾与自己一同担任诱敌,被妖兽大军追杀到险些连屎都喷出来的同伴……

    (该动手了……)缓缓伸手入怀,握住雷光***,温去病预备动手偷袭。

    双极轮,号称乱战无敌,但并非没有局限性,借力打力,重在一个巧字,如果被敌人拖战住,变成泥沼死斗,双极轮便顾此失彼,容易有后力不济的问题,而且,双极轮除非练至化境,否则伤人威力不强,这同样不利女子之身久战。●●.w ■

    战斗场中,黑衣少女的动作仍轻盈巧妙,将七个飙狼战兵玩成了滚地陀螺,晕头转向,但他们皮粗肉厚,几轮摔撞下来,受的全是皮肉伤,也消耗不了多少气力,反倒是少女本身,气息粗重,露出了疲态。

    看到救星失利,村中老少出连串惊呼,仿佛遭逢末日,再没剩下一点希望。

    温去病手握***枝,就要拔***出手,蓦地,他放开了手,转望向村子的另一头,有一队人马,正从那个方向高飙冲过来,为的一个,正是司徒小书。

    (……不用麻烦了。)一直在等的人终于到来,温去病着实松了口气,更现队伍的成员一下增加许多,除了司徒小书与封刀盟人马,还有武家的武战豪,***以武战豪为的十几名年轻武者,估计是一起抱团打妖兽的小伙伴。

    这两批人不知为何走在一起,但合流之后的战力,这些兽兵根本不是对手,两边的数目虽然近似,但那边是只有蛮力,连军阵都没摆出的兽族,这边却是二十多名同仇敌忾,中、高阶的武者,在人类中绝对算是菁英队伍,更有星榜高手压阵,一冲突起来,胜负不问可知。

    武战豪似是自重身分,没有下场攻击兽兵,但他独自走向那名骑兵领队,几招过后,凶猛的赤爪战狼,在他紫度神掌之下殛毙,连那名驾驭的兽兵都惨死背上,尽显七神绝的虎威。

    司徒小书没有摆星榜武者的架子,身为人族的责任感,她几乎是抽刀冲在第一线,斩杀飙狼战兵如同仇寇,一刀一个,全不容情。

    温去兵目光搜寻,很快也找到了龙云儿,她仍背着香雪,也还替自己拿着那个铁箱,却仍下场参战,或拳或爪,与司徒小书联手,替她承担攻击,并制造机会,让司徒小书的斩击一刀致命。w ★

    这幕光景,温去病仿佛见到从前,寰宇万咒武卷的四部分别,不仅仅在于相克,其中也有相生之妙,一群人分别修练,联合作战,相辅相成,能挥比寻常团战高数倍,甚至十数倍的战力。

    战斗很快便结束,当最后一个飙狼战兵被砍杀,在人族的强势战力下,几乎全无抵抗余地,受到鼓舞的年轻武者、封刀盟好手们,爆出了扬眉吐气的欢呼,就连村人们都跑出来,围绕着这些英雄欢叫。

    和武战豪凑一团的,基本都是世家子弟,即便几名无派散修,也是人生胜利组的骄子,眼睛一瞥,看这些村民的衣着,就知道他们拿不出什么谢礼,对他们的感谢不屑一顾,也不想与他们靠近。

    这些武人之所以来此跑小任务,拯救村庄,为的不是钱财物资,一来是想说对手不强,顺手行侠,后头也可向人夸耀,但最主要的,还是想在司徒小书面前露个脸,让这位封刀盟的小公主有个印象,留个交情。

    相较于他们,司徒小书的情绪就比较激动,当老少村民涌上来,向她道谢,她表面淡然,客气地逐一作揖回礼,眼中却有些湿润,握着拳头,心情怎么都平复不下来。

    “我敢说,那丫头一定在想,为国为民,这才真正是侠者所当为……光想这些,就可以在那里一个人激动半天,和她爷爷当年一个样。”

    “当年的你,我记得好像也是这样子吧?”

    轻声窃笑,回应着温去病的感叹,香雪就像一抹幽魂,出现在温去病身旁,而一直在龙云儿背上的那个香雪,则渐渐淡化了形影,消失不见。

    “你也太明目张胆了,底下有星榜人物,就不怕被他们看出端倪吗?”

    温去病皱眉问话,不过,也猜得到同伴会怎么回答就是了……

    “那是个问题吗?”香雪秀眉微蹙,“连那村子,也就百来号人,十秒内我留下半个活口,明天起我跟你姓!”

    “我如果没记错,你现在伪造的身分,叫做温香雪,所以,你这根本是诈赌。”

    两人淡定说话,这时,龙云儿察觉到香雪的消失,焦急寻找,很快就循着气息,找到了在另一头的香雪、温去病,先是惊呆,跟着便一脸喜色地冲过来。

    “温家哥哥!”

    龙云儿惊喜叫唤,温去病把手一摆,“我没事,无聊的废话省下,现在你的感觉怎样?我是说,打完这一仗之后……”

    “很好!”

    龙云儿神采飞扬,难掩喜色,但看温去病问得认真,她定了定神,道:“很开心,比起江湖仇杀,守护才是武力的正确用途,能为了守护民众而战,替人族出一份力,我觉得非常充实,找到了练武的目标,为国为民,这才是侠道。”

    话没说完,香雪已经在旁边笑到打跌,“哇哈哈哈,果然傻瓜会传染,两个木头脑袋的一起同行,还不到一天,说的话就已经差不多了。”

    香雪的嘲弄,龙云儿脸上一红,但没有太在意,因为香雪若不这么说,那才是奇怪,而自己所在意的,自始至终也就只有这个男人的看法,唯有得到他的肯定,自己的行为才有意义。

    “……唔,开心就好。”

    难得地没有冷言冷语,温去病的笑意中,带着一份鼓励与肯定,“行为本身我不与置评,但能让你这么感觉,就是好事,只要你别忘记现在的心情,无论后头生什么,起码都不会走偏步子。”

    “咦?后头会生什么事吗?”

    龙云儿不解提问,但另外那边已经闹出事端。

    战斗结束,在所有援手的人马中,黑衣少女的存在,变得特别碍眼,所有人里头,就她一个黑衣黑面,而在更之前,她与武战豪等人起过摩擦,现在两帮人见了,其中一方立刻炸了锅。

    “是那妖女!”

    “若不是她,褚兄、许兄就不会葬身雕口,这笔血债,不能轻放啊!”

    这边吼啸声起,黑衣少女也握紧拳头,心中的悲愤之情,让她也想怒冲出去,把这些人逐个打扁,但……考虑到家族,她最终猛一咬牙,转身跃起,避免与他们生冲突。

    她的退让,并没有换来另一边的理解,这批武人见她跃起,更急着要追,两个高阶的尤其赶在前面,第五级力量击出,预备拦人。

    武战豪冷眼旁观,没有追赶上去,七神绝中的蹑影形绝,是轻功一绝,若是自己要追,必能拦得下人,但那女孩的身分成疑,出手又很诡异,说不定就是司马家人,为了避免招惹麻烦,还是袖手静看为宜。

    打着这个主意,武战豪忽然皱眉,望向百米外的沙地,那个站在沙地里的白面男子,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黑管,黑管中电芒连着几下闪现,追赶中的武者们纷纷栽倒,黑衣少女逃之夭夭。

    “嗯,我是不想这样说啦,不过,好歹大家一起打过怪,得饶人处且饶人,别赶尽杀绝啊。”

    甩了甩手中的***枝,温去病淡然道:“这么说吧,谁想要追下去的,我卖他全家落火坑!”

    ps:了增加能度,大家用包支持打榜。今天是周一,即投包相比日投,效益更添,能碎星上榜久一,大家。

    -->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