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52章 男人嘛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52章 男人嘛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赵***,男,有钱,房地产商,除此之外还有一堆浮夸的名头,这些名头罗列起来能把从农村出来的犊子砸的晕头转向,吃过苦、享过福,九几年的时候狠下心花上万块钱玩末流女明星,这些年在女人身上花的钱,一个巴掌挡不住。但他不傻,知道和女人纠缠太长时间,就不是用钱能摆平,所以他身边的女孩,最长期限是一个月,无论玩没玩够都一脚踹开。
    他车上有个红色的通行证,上面还有标志,进入某些单位不用通过门卫,直接能进去的那种。吴中那类人得巴结他,饭桌上放眼看去,十个人得有八个人是穿西装打领带的,最近还迷上新传进市里的高雅运动高尔夫,偶尔会吸一支雪茄陶冶情操。回到县里这么多年,没吃过亏,没有一笔生意利润单薄。
    有些人喜欢管他叫赵大明白,因为凡是都看的清。
    就这样一个人,被刘飞阳吓得哆嗦,在刘飞阳高压下挤出眼泪,最后被刘飞阳给说动。
    他自己也莫名其妙,竟然相信个黄毛小子的只言片语,恍惚好半天才缓过神,最后站到落地窗前点了一根软中华,瞧着窗外万家灯火,眼睛称不上睿智,身材称不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可他嘴里说着“我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奇迹”
    刘飞阳,从小就是正统的北方教育体制下长大,小时候做错点事,父亲能拿着擀面杖往身上打,最狠的一次用赶马车的鞭子抽,给送到小学,父亲见到老师的第一句话也是“我家孩子结实,不听话就揍,没事”
    也曾像所有孩子一样,怀疑自己是不是父亲买方便面赠送的,可直到那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打破他原本还算安逸的生活,这时候才知道父母的好,生活再苦再难,也会咬牙挺着,他不能说是纯粹的悲观主义者,至少以前在村里的时候他相信日子会越过越好,来到县里在各样的人身上见识到各样的妆,所以也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一些色彩。
    他也不是阴谋论者,喜欢把人往好了想,虽说他刚才用出的招数一半是在葛医生身上学的,但现在还没怀疑过,跟葛医生睡一个炕上的娘们,是不是当着他母亲的面搞破鞋,他宁愿相信是这是真的。
    嘴里叼着一支国宾香烟,坐在马路边上,望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都快十点路边还能看到行人,繁华、热闹这是这犊子从医院走出来对惠北市的第一印象,县里比村里好,市里又比县里好百倍。
    郭雀说省会比惠北市好的多,隔壁省的省会又比本身的省会好,有个叫京城的地方,南方还有个更为奢华的东方明珠,最南端还有个讲话叫粤语的地方。
    他没见过,也想不出来,只是现在有些憧憬了。
    脚下又是一堆烟头,都是吸到没有白色烟杆才丢掉的那种,旁边还放着帆布包,不过已经不渗血,血都已经凝固,放在以前他花十块钱买***血会肉疼,可今天这钱花的值,甚至那价值二十块钱的塑料模特脑袋,还有那价值二十五块钱的假发,也没觉得有多心疼。
    他和赵***说的什么,现在只需天知地知他俩知即可,没必要对任何人讲出来,但是用不上二十年,三个月后,谁成王谁败寇一目了然,他把烟放到嘴里,扭过头,盯着那个在夜里亮起“萱华园”三个字的大厦。
    心中不禁疑问,人这辈子,究竟有几人能站在那座大厦的顶端,喊一声:曾经看不起我的人啊,我现在抽的是软中华!
    他收回目光,重重的吸了一口,这烟没有雪茄那么耐抽,吸起来却最为舒坦。既然这个***的资源就这么多,我不动手就有人抢,也和女人睡过觉,何必像个***似的夹紧裤裆?
    这个犊子忍够了,也决定不忍了。
    成了败了,好歹做过,大不了,从头再来。
    他在这里坐到十二点钟,也准备一直坐下去,天虽还有点凉,可身上穿的是张晓娥那妮子给买的羊毛衫,还算能抗的住,身影在路灯下有些淡薄,远没有“萱华园”大厦那么厚重,嘴上的烟头火光摇曳,远没有天上灿烂星河那么璀璨。
    今年气温回暖的要早,他身后人行道旁的柳树枝叶早已成绿色,在夜风中摇摇曳曳,好像从十一点开始,从他面前路过的车辆已经减少,十分钟路过一辆,里面还坐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有个喝醉酒的***都已经停下车,摇下车窗看了半天,还是觉得路上的野鸭没有店里的保险,扬长远去。
    后半夜一点,远处又来了一辆车,开着车灯,车灯直直照在他侧脸上。
    里面坐着的女孩嘴唇上画着妖艳的红色,红到摄人心脾让人沉醉,散着头发,染成淡红色,烫的波浪卷,上身穿着肩膀像是被剪子剪开的浅灰色针织衫,露出羊脂白玉般的肩膀,下身是一条天蓝色、大腿处磨成白色的牛仔裤,腿长且圆润,长到即使被拿下去一半也不会被人称为断腿,圆润到即使再加十斤肉,也会被人称为***。
    她盯着坐在马路边的身影,渐渐放缓车速,等到刘飞阳身边的时候,恰好停住。
    她没邀请刘飞阳上车,而是推开车门走下来,寂寥的午夜大街传出高跟鞋声,非但没有诡异,反而是别样的***,她熟练的抽出一支万宝路香烟放到嘴里,姿态谈不上优雅的坐到马路边上,她不会对任何人说,这头发是她两个小前,把理发店的门砸开新做的,也不会说她这身***到魅惑众生的装扮,上一次穿出来还是三年前。
    她吸了口烟,唇彩沾到烟杆上,春风恰好把这味道送入刘飞阳的鼻腔。
    什么味,很怪。
    “赵***已经放出话,不再追究他俩的责任,吴中以为是我求得情,气的脸都黑下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宣布,今天酒吧消费通通五折,不赚,不赔”
    身旁的这个犊子,让她怀疑过、轻视过、考验过,然而今天,她是诧异的、震惊的,心中还有些期待,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
    “伤不到你,也伤不到他,这人还算没彻底疯掉,这一拳,无关痛痒”刘飞阳缓缓回道,他说完站起身,因为记得柳青青副驾驶上永远会放着一瓶矿泉水,还是当下最高档的一元钱矿泉水,他拿出来喝一口,随后又坐回马路。
    柳青青看着他稳稳坐下,看到脸上好像有泪痕,问道“哭过?”
    “我不是刘备,哭不来江山”他嘴角上扬,呈现出一抹少有的玩世不恭笑容,又补充道“逢场作戏,剧情需要”
    柳青青不可置否的点点头,即使她心里很想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能让赵***改主意,却没问出口,因为如果对这个犊子产生不能控制的好奇,就会落得下乘,她不问,如果他愿意说听着就是了,如果不说,那就等待水落石出。
    “你变了,以前的你,无论因为什么,都不可能掉下眼泪,即使是装的”
    “是么?”
    刘飞阳转过头反问,看着柳青青这张引得万人“亵渎”的脸蛋,心里也有触动,不过也没达到控制不住自己,冲上去恶狠狠啃一场的地步,又道“我以前也哭,经常哭,我爸打我的时候一边跑一边哭,老师打我的时候闭着眼睛哭,让狗撵也哭,让大鹅围住也哭,只是有些事不可避免的发生,不能再哭了”
    他说着,露出一个与夜风一样,不凉不热,让人非常舒服的笑容。
    这一瞬间,柳青青怔了怔,好像今天才认识刘飞阳,并且让自己眼前一亮,光很微弱,但是能看得见,她像是掩饰自己似的再次把烟送到嘴里,轻轻吸了一口,转移话题道“赵志高和张晓娥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虽说现在事情平了,可酒吧内部谣言四起,不能再留着他俩了,都得走…”
    “不能走”刘飞阳还是这抹笑容。
    柳青青诧异的看了看,显然没想到他会用如此简洁的话来回答自己,称得上有些霸道。
    “全世界都在骂他,可他是我弟弟,这就够了”刘飞阳古井不波,伸手抢过她的烟卷,放到自己嘴里。
    柳青青是看着他手伸过来,震惊到已经忘记反抗,她想不出以前认识的刘飞阳是真的,还是现在坐在自己眼前的才是最真实。
    “张晓娥,我一直认为她没有什么不对,我从村里出来,是为了活下去,她想找个能养得起她的男人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刻薄、冷漠无可厚非,只要不伤天害理就行,至少在我的认知范围内,还能接受得了她的所作所为,给我个面子,把她留下?”
    柳青青眼睛越瞪越大,百感交集,当初在自己面前信誓旦旦的说“青姐,我知道以后得管你叫青姐”的犊子,居然管自己要面子?并且说的还是如此从容。
    他变了?还是我变了?柳青青有些怀疑。
    “你变了!”柳青青迟疑过后,一口咬定道。
    刘飞阳微微摇头,看上去像在否定,可力度又不大,沉默半晌道“男人嘛,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本章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