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56章 光阴的故事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56章 光阴的故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晓娥确实吃饭了,喝口粥吃一口咸菜,只是从始至终都没抬起头,偶尔会掉下两滴眼泪,安然会尽快把纸递过去,这顿饭吃的很漫长,从天黑到天明,再到第一缕阳光从两片窗帘中间缝隙斜射进来。
    安然把窗帘拉开,是早晨的味道。
    张晓娥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自己竟然会坐下来,并且能吃出咸菜是咸的,像是一记重拳打在棉花上,没有受力点,自己这拳也变得毫无意义。
    放下筷子时她才抬起头看向安然,这是一张她见到第一眼时都觉得清纯的脸,想不通这张皮囊下究竟蕴含着什么,如果放在学校里,有男孩喜欢她这样清纯的,自己能用妩媚妖娆把爱意夺过来,可现在竟然再也生不出一点怨恨。
    由心而生的感觉:他俩是绝配,他俩才是绝配。
    “天亮了,我走了”张晓娥缓缓说出几个字。
    “让飞阳送你?”安然笑问道。
    张晓娥闻言,看了眼。
    安然能坦然面对,可刘飞阳不能,这犊子谈不上宰相肚里能撑船,但也绝对不是小肚鸡肠,只不过总觉得有些别扭,再加上二孩的离开,可以说是他活到现在为止的重大败笔。
    “不用,一切都是命”张晓娥眼皮已经水肿。
    说放下,绝对是没放下,心里渐渐涌现出一股罪恶感,觉得如果自己再继续纠缠下去就是罪人,这在她二十多年的岁月里是从未有过的,以往无论她打人、骂人或者站在大街上,把捧着玫瑰花向自己求爱的男子狠狠踹翻在地,也从未有过。
    “祝你们幸福”她站起来之后,免不了俗套的说道。
    “你去送送”安然推了下刘飞阳。
    刘飞阳这才有勇气看向张晓娥,他不是傻子,也有拎着两颗假头就敢闯入赵***家的魄力,面对情啊爱啊,也没也没迂腐到榆木疙瘩的地步,只是不知该如何处理这种问题,短暂犹豫下,还是站起来。
    张晓娥并没过多客套,也没怀疑安然的用心,如果再把这个举动理解成***,那就太过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转过头,没有多少精气神的看向前方,推开门,缓缓走出去,刘飞阳走在旁边,推开外面的门一股清气涌进来,把这股清气呼吸到肺里,整个人都会感觉清明的多,她转头看了眼太阳,被阳光刺的不禁把眼睛闭上,可以说,这个女孩跟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上天莫大的恩赐。
    比安然矮点,也得在一米六八左右,走进村里会让坐在村口石头上的老大爷,产生小伙子的冲动,她很美。
    只不过有的人永远无法把这美拥入怀中。
    她在前走,刘飞阳在后跟着,默默无语,步伐不快,走到胡同口的时候,她继续向前,刘飞阳停住脚步。
    望向她的背影,没有爱意、没有冲动、没有可怜。
    张晓娥走着走着,不禁低下头,两天没洗过的青丝有些蓬松,步伐愈加憔悴,捂住脸,再次哭出声来。
    安然见他俩离开,看向窗外,嘴里默默的念着“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我阻止不了别人喜欢你,就要尽可能的阻止别人恨你”
    她优雅的站起来,把筷子和碗收起来,送到厨房。
    直到张晓娥消失在视线中,刘飞阳才转头走回来,心中五味杂陈,其实现在还如同做梦一般,有人路过对他点头也只是木讷的回应,今天清晨的阳光格外刺眼,刺的他几乎无法睁开,转过头,奔着家里走去。
    路过田淑芬家的时候,他不禁停住脚步,从大门能看到后面的窗户,昨天安然回来的时候看到被人砸碎,就叫人帮换上,此时窗帘已经放下,田淑芬声嘶力竭的叫声从里面传出来,像是在***一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响亮,时不时还能听见赵志高狂野的闷声,这俩人如若旁人的肆意挥洒汗水。
    哪怕是对面的老汉已经把头探出墙,享受的听着,也没能让他俩收敛半点。
    有些女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有些男人的转身,也可能是一辈子。
    刘飞阳点了支烟,莫名的有些伤感,走回院里,恢复他农民本色的蹲在墙根一口一口的吸完,在这里呆了十几分钟,这才站起身,走回屋里。
    安然,坐在炕边,双脚耷拉在地上。
    脸上是不染凡尘的清纯,眼中如秋水般荡漾,她头上带着个粉色发卡,没有任何多余累赘,把头发都放到耳后,换上在街上花二十块钱买的碎花裙子,裙摆过膝,她腿微动裙摆会跟着飘飘扬扬。
    听到开门声,缓缓抬起头,用最清澈的笑脸看向门口,看到刘飞阳进来,脸上挂上一抹笑颜“裙子新买的,你住院的时候,我下楼买饭,旁边正好有商场”
    刘飞阳停在门口,才想起来答应过安然,要带她去市里买衣服,因为住院这事都忘在脑后。
    安然见他不说话,走下来说道“用你的钱买的,好看不?”
    她说完,在地上转了个圈,能让人忘记烦恼忧愁。
    走到录音机前,伸手摁下播放键,这录音机是家里除了电视唯一的大件,还是她父母在世时买的,很大,大约八十公分长,通体漆黑,得有二十几斤重。
    里面传来一位有磁性的男声“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流水它带***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流水它带***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
    安然跟着音乐翩翩起舞,曼妙的舞姿除了幼儿园那些小朋友之外,门口的犊子是第一个欣赏到的。
    她像只天鹅,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就是灯光,房间就是她的舞台,秀发摆动、裙摆起舞,她不是寂寞的舞者,因为台下有心爱的观众。
    动作优雅,身姿婀娜,舞步轻盈。
    她跳着跳着,跳到刘飞阳面前,一手拽住刘飞阳的手,硬生生给他拽到舞台上。
    这犊子不会跳,像是根木头一样站在中间,安然一手搭在他肩膀,昂起白皙的脖子,脸上永远都是“面对生活的笑”
    歌曲欣赏不来,舞蹈也欣赏不来,但他能欣赏的了安然,听见音乐声渐渐变小,非常粗暴的弯下腰给安然抱起来,放到炕上。
    安然望向他的眼神顿时有些迷醉,呼吸急促,脸上快要滴出血来。
    “你知道刚才的歌叫什么名么?”
    “光阴的故事”
    “对”
    安然点点头,随后闭上眼睛。
    
    (本章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