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59章 即将开始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59章 即将开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要拆迁的事早就有传言,刘飞阳住院之前已经开始有陌生人进入银矿区考察,前几天更是沸沸扬扬,所以大家对拆迁这二字并不陌生,只是突然摆在眼前,仍旧有些难以接受。
    以县城的油柏路为线,另一条线是刘飞阳每天出入银矿区的路,两条线发散像是三角形的两个边,在这两条线中间二百零几户人家就是第一批拆迁工程。
    银矿区由于历史原因,一直属于银矿自治,毕竟这里大多数住户都是矿上工人,选出个村长再有矿上领导,有一山二虎的味道。早上老钱通知这二百多户人家开会。
    房子是安然父母遗产,她理应继承。
    刘飞阳吃过早饭,就在家等着,虽说没有在明面上表现出来,心里对拆迁的事仍旧是非常关心,坐了将近两个小时,还不见安然回来,看书也看不进去,坐着实在憋闷,推开门走出去,外面阳光明媚,前几年这个时候刚刚种完地,十几天忙碌已经筋疲力尽,都会在炕上躺着歇两天,现在不用干体力活,可也不轻松。
    刚出门就看见几个汉子正从田淑芬家屋里往出搬东西,有条不紊,应该是在搬家,二孩已经进入拆迁队,田淑芬积极响应号召也是理所应当,本想着开口问问,可想想算了,也就没开口。
    走出大门,眉头顿时皱起来,门口正对面的墙上被写上一个“拆”字,是用红油漆刷上的,一个圆圈里面是拆,油漆刷的不均匀正顺着墙流下来,拉成几条线,应该刚刷完没多久,还泛着光,油漆味很大,红艳的大字看上去与鲜血没什么两样,看得人毛骨悚然,
    他走出门,这才看到,胡同里的几户人家墙上都写着拆字,还拉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要让先迁的人得奖,不让后拆的人沾光”
    胡同很窄,柳青青的桑塔纳能进来,出去就得小心翼翼的倒出去,田淑芬搬家找的是农用车,俗称四轮子,车停在胡同口,上面已经有衣柜和电视等大件,看上去应该搬了有一阵,坐在架势位的人穿着黑色短袖,胳膊上露出半截纹身,看起来不像好人。
    “阳哥,出去啊”
    这人见刘飞阳过来,笑着开口打招呼。
    “啊,转一圈”刘飞阳微微一愣后答道。
    “抽根烟”这人从驾驶位上跳下来,笑的不算谄媚,却也不是很自信,经常去酒吧玩知道刘飞阳是酒吧经理,柳青青的铁杆,他属于小流氓,走这个行当的年龄可能代表一部分,更多的讲究“悟道不分先后,达者为师”谁的名气大,谁就是哥哥。
    刘飞阳短暂犹豫,随后伸手接过烟,这些人肯定都是吴中那方面的,但酒吧名义上还是整体,没达到见面就得面红耳赤,况且与这个小人物也犯不上如何,伸手接过烟问道“这都是今天上午刷的吧?”
    “嗯,刚弄完没多久,刷上有气势”
    刘飞阳点点头,看了眼车上,抬手问道“这是往哪搬?”
    “不知道呢,志高就告诉我们先放车上,等他开完会回来再说,开始过来以为拆,没想到让我开车,呵呵”
    刘飞阳瞟他一眼,觉得他脑袋不怎么灵光,也就没有多交谈的***,附和两句,随后继续往出走,在银矿去转悠,逛了一圈发现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姹紫嫣红”十步一个拆字,二十步一条横幅。
    “征收补偿有法度,自作聪明定无益”
    “东风吹,战鼓擂,改建大势不可违,你一言,我一语,带动签约劝邻里”
    “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政策拆到头”
    微风拂过,横幅飘飘扬扬,还有些壮观场面。
    拆迁对小县城来说,终归是新鲜事,即使开完会也得有一半人迷迷糊糊,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还有些小孩把横幅拽下来像是舞龙一样,在路上游荡,没走出多远,就看到一量夏利从矿场那边过来。
    还离得很远就开始摁喇叭,玻璃有些反光,没看清里面的人是谁,车开的奇快,后面还扬起一片灰尘,刘飞阳靠在马路边上等它过去,路过时看到二孩和邱天成坐在里面,这车越过他走出十几米后停下,就看二孩从车上下来。
    发型换了,小平头,身上穿着黑色紧身短袖,手腕上带着一块***链子的表,腋下夹着个黑色皮包,下来之后背对着刘飞阳,站在墙根解开裤腰带,舒舒服服的尿一场。
    刘飞阳至始至终都盯着他的背影没动,想不通这才半个月没见,与之前朴实的二孩判若两人,比之前浮夸了不少。二孩身子抖了两下,随后提上裤子坐回车里,他的脑袋和邱天成的脑袋并排出现在后车玻璃上,扬长而去,又是留下一片灰尘。
    “想不通?”
    身后突然传来安然的声音,温柔似水。
    回过神,才发现安然已经站在身后,不仅仅是她,矿上开完会的人成群结队的出现在马路上,还都在交谈,有些人算着能给多少钱,有些人想着要去哪里找房子,还有人说坚决不搬。
    “嗯”刘飞阳叹息的点点头,对于赵志高,就像张晓娥对他一样,只要能迈出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他来走,兄弟到什么时候都是兄弟,只是现在的他不好张嘴而已。
    安然走过来大大方方的挽住他胳膊,安慰道“他还小,有些事得自己闯,苦了累了知道疼了,自然就会回来,没事!”
    “他性格冲动,我是担心他陷入的太深,跟我打打闹闹的可以,他看吴中的眼神不对,吴中都能给他皮扒了…”刘飞阳沉重的回道。
    “没事,肯定没事”
    安然把胳膊抱紧几分,这个动作让旁边路过的牲口们,恨不得把刘飞阳大卸八块,心中不禁腹诽,矿上最美的女孩完了,已经彻底沦陷了。
    “对了,差点忘记正事,钱伯伯说让你去一趟,说有点重要的事问问”
    当初刘飞阳在老钱面前扇自己的时候,安然已经与老钱形同陌路,后来去矿上救二孩,老钱最后的潇洒转身,让关系缓和很多。
    “现在?”刘飞阳脸上的表情很微妙。
    “对”
    
    
    
    
    (本章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