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七十二章 挣脱上一世的枷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婉兮醒来的时候,正好是半夜,屋里的灯依旧亮着,甚至鼻尖处还能闻到淡淡的安神香,可婉兮却难以安心。前世今生,她不敢说一定没有人因为她而丢命,但是真正死在她手上的人,这还是第一个。

事实上后院里的女人,谁手上没沾过血,只是是她们动嘴,而下人行事,不过结果如何,总是不会经她们的手,出现在她们面前。像婉兮这样直接上手拼命的,还是少有,对于婉兮而言也将是毕生难忘的。

蜷缩着身子,婉兮抱着膝盖,泪水慢慢地自眼眶滑落。重生至今,可以说此时就是她最为狼狈的时候。

她恨!真的好恨!恨她还没有将对方赶尽杀绝,对方就已经逼得她走投路,甚至逼得她亲手杀人。

对,她杀了人!

既然她手上已经沾了鲜血,她就不介意再沾上八福晋和董鄂氏的血。特别是八福晋,那就是疯狗一般的存在,明明没有利益冲突,却因为自己心胸狭窄,便三番四次地动手将她逼入困境,既是如此,那她也不能再给她们逍遥的机会。

她要让八福晋和董鄂氏的贱命!

胤进来时,便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婉兮,此时的她有别往日的娇小,显得无比的脆弱,让人不自觉地便心生怜惜。

胤从来不是一个知道怜香惜玉的主,这一点从他对董鄂氏和后院那些女人很是不耐的举动上不难看出,若无一人能让他心动,那么他想要的也仅仅就是一个舒心。

“娇娇。”胤轻唤一声,正想上前,就见她突地起身,三两步便冲到他怀里来了。

“爷,我杀人了。”婉兮紧紧地着胤的脖颈,整个人埋在他怀里,身子微微有些颤抖,语气更是带着一丝惊惧。

此刻她这样慌张的神情,却更惹人怜惜。至少在胤眼里,婉兮需要他的安抚和保护。

“杀了就杀了,不过一个不懂规矩的贱婢。”胤搂着她纤细的身子,目光落在她没穿鞋子的莲足上,眉头微皱,‘啧’的一声,便将人打横抱起,边走边斥道:“为个贱婢,也值得你这般折腾自己的身子。”

“爷说得轻巧,妾身一个小女人哪有爷那般胆识。”婉兮被胤斥了两句,不由地破涕为笑道。

的确,论之心性,这女子在这方面的确不如男人,可逼到绝境,女子指不定会比男子来得还要狠。只是现在的婉兮还没有到这个地步,有胤的保护,她即便会遇到危险,但不至于冷心绝情。目前的事情,只能说若不是八福晋她们太过过分,又把她害秘一次比一次惨烈,她亦不会走到这一步。

罢了,都到了这一步,索性就拿她们一起开刀,让***人也看看,她完颜婉兮即便出身没有她们高,但她有一个愿意为她挡去一切伤害的男人。

只凭这一点,她就足矣笑傲所有人。

胤听她这么说,脸上的笑意不由深了许多,抱着她的手臂微微松了松,吓得她立马搂紧他的脖颈,他不禁一阵哈哈大笑,眼角微微上挑,脸上的笑意也极近温柔地道:“的确,女人还是温柔些的好,爷的娇娇就很好。”

他的语调轻轻上扬,语气里带着十足的温柔,说出的话亦带着满满的安抚之意。

婉兮搂着他的脖颈,小脸埋在他的颈项边,眼里满是眷恋。

他们能走到这一步,其实婉兮自己也觉得惊讶,毕竟上一世胤宠她归宠她,却没独宠她一人,后院里新人不断,是矣,上一世的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特别的,而现在她才发现也许不是她不够特别,是她自己没意识到胤对她的特别。

毕竟这后院的女人来来去去的,自始至终受宠的只有她一个,难怪……难怪这后院的女人都视她为劲敌,现在想想,似乎是她自己太过傻气,没有意识到胤对她的维护。

“爷真的觉得妾身好吗?”婉兮轻声问道。

她依靠在他的颈项边,说话间,一阵热气喷洒在他的脖颈上,热热的,酥酥的,撩拨人心,却又让他不得不按捺住心中的那一丝冲动。

御医说过,婉兮精神上受了***,整个人的情绪都不好,需要细心的安抚和陪伴,否则不能走过一个坎,指不定后续会影响她一生。

影响一生!

他怎么可有让一个不入流的贱婢影响他的娇娇的一生。

“爷看重的人自然是最好的。”胤将她放到床榻上,见她不肯松开自己的脖颈,不由地陪着她一起躺下了。

大掌把玩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相比从前的温暖,此时却只感觉到一阵冰凉。微微皱了皱眉,胤不由地伸出双手将她的小手护在掌心,直到暖出一丝暖意才开口道:“什么都不要想,有爷在,谁都不能再伤害你!”胤说罢,原本还温柔的语气,瞬间变得阴冷至极。

胤的话音刚落,原本靠在他怀里的婉兮更不由地往他怀里缩了缩身子,显然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消息。

的确,对于婉兮而言,要快速地接受自己杀人的事实其实并不难,难以接受的只是那种收割掉别人性命时的恐惧。虽说两世为人,但婉兮再狠也只是一个小女人,她懂用计,亦懂心狠,只是什么事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也许当她真正接受这一切时,她就脱离了上一世的束缚。

“爷,听雨和听琴还好吗?”婉兮想到生死不知的听雨和听琴,脸上闪过一丝焦急,她自己被吓傻了,倒是忘了这两个丫头当时面对的处境可是特别危险的。

“这两丫头还行,知道忠心为主。爷已经赏过她们了。”胤一听她问,也不拿乔,直接就了***。

事实上当康熙定了八福晋和董鄂氏的罪后,胤过来翊坤宫,不仅让林初九带御医给听雨她们看诊,***拼命保护婉兮的人,不管是已经丢掉性命的,还是受伤的都得到了妥善的治疗和赏赐,这在某种程度上,胤的这种做法加强了这些人的忠心。

这年头奴才的命不值钱,有为主子豁出一切都未能得上一句好的,也有忠心为主被轻易舍弃了,更有被命运摆布,不得不认命的,只有少数人在付出一切之后得了主子垂怜的。就因为这个时代的特性,即便他们这些人为了主子死伤不断,只要当主子给予他们些许看重,就足矣让他们豁出一切。

很显然胤无意间的一个举动加强了这些人对他的忠心,以至于就算新帝登基,这些人也未曾有一丝改变,甚至帮着胤父子解决了不少的事情。

“虽然爷已经赏过了,但是妾身还得赏一回,毕竟他们尽心尽力的,只为这一片忠心。”婉兮这些话都是真心的,她当时的处境,若是没有那几个宫女太监拼命拦着,她怕是活不到现在。想到这里,她抱着胤的双手不由地紧了紧。

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她也顺利活下来了。

“那就再赏上一回,至于郭络罗氏和董鄂氏,不必担心,以后她们不会再有机会算计你了。”胤握着她的手,轻声说道。

在胤眼里婉兮一直都很好,不争不抢,淡泊恬静,行事大方,对人对事都很有分寸,即便八福晋和董鄂氏再三算计陷害,她亦愿意为了他和孩子忍下来。即便私下里会闹点脾气,让人她们添点堵,但这在胤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只可惜有些永远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一味地把他们的忍让当成纵容,以至于现在丢了性命。

“皇阿玛准备怎么处置她们?”垂下眼敛的瞬间,婉兮轻声问。

她不想让胤看到自己眼里的恨,若皇上不要她们的命,那她必定会倾其所有毁她们,没人愿意一味地挨打,特别是她经历上一世的惨剧,这一世的她审时度势不假,可这并不表示她就愿意一直被动挨打。

她要挣脱上一世的枷锁,要让所有人都明白她完颜婉兮并不是好欺负的,敢动她就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胤眉头挑了挑,伸手将婉兮往怀里揽了揽,见她一脸黯然的模样,便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不由地轻笑道:“赐死!”

“什么!”婉兮半撑着身子,一脸的不敢置信。

毕竟之前的种种,即便涉及康熙自身的安危,他都忍了,何况她只不过是一个侧福晋,康熙如何愿意为了她赐死两位嫡福晋,这根本不可能?

“不用怀疑!有爷在,哪里能让她们一直放肆。”胤伸手轻点她的俏鼻,看着她满脸震惊的模样,竟觉得颇有意思,“怎么?娇娇是不相信爷的本事?”

“不,妾身一直都相信爷最终还是会为妾身讨回一个公道的。”婉兮的双眼直直地盯着胤,目光诚挚而坚定,似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胤见着这样的她,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怔,随后笑着将婉兮搂到怀里,眼里闪过一丝满足,声音略显低沉地道:“娇娇说得对,爷终究还是会为你讨个公道的,毕竟这世上能正大光明欺负你的只有爷一人而已。”***人碰之即死,即便死的时候有先后之分。

婉兮闻言,嘴角微扬,原本想要说一声感谢的,可是话未出口眼泪反而先落了下来,这一哭似乎就再也没了顾忌,痛痛快快的,再也不想遮掩。

是的,不想再遮掩。

待她哭过这一场,一切都可以重新再开始。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