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胤?上门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七十四章 胤?上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胤睡了两个时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睁开双眼的瞬间,他第一个反应便是转头看看怀里的婉兮,见她小脸睡得红扑扑的,一点没有惊醒的模样,心里不由地认可了御医所说的,熟悉的地方更能安抚她的情绪。

说穿了,婉兮追求的就是一份安全感。只可惜胤不知道,才会认为熟悉的地方对她的恢复更有利。

正想着,门口响起林初九低低的叫唤声,胤皱了皱眉头,轻应一声,随后小心翼翼地将婉兮松开,翻身坐起时,林初九已经小心地推门进来了。

胤也不等他开口,直接伸脚,等林初九侍候他穿上身子,胤便直接起身往外走去,“什么事?”

“主子爷,八阿哥递来帖子,说是有要事相商,请主子爷务必前往赴宴。”林初九垂着眼睑,说出这些话后便选择直接装死。

“有事相商?哼,怕是想再生事端吧!也罢,爷还没找上门,他们就自己找上门了,爷不狠狠地打他们的脸,他们还真把自己的脸面当回事。”胤冷哼一声,眸光冰寒,心中对于八阿哥的最后一丝情意也在此刻被消磨得一干二净。

做错事的第一反应不是道歉,而是推卸责任和赶尽杀绝,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让他忍让。

林初九小心地抬头,见胤手,立马侍候他换衣洗漱。从头到尾,丫鬟们只负责递东西,无一人敢近胤的身,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听竹她们把这些小丫鬟们教导的很好,很规矩。

待洗漱完毕,胤进内室看了看,见婉兮依旧睡得香甜也不打扰,只是出去之前几次叮嘱听竹她们要多注意里面的动静。听竹和听雨她们连连保证,这才让胤放心离去。

睡梦中的婉兮根本知道这些事情,她一心认定胤会为她出气,就不担心胤会半途撂蝶也就是看九弟能否看在往日是的情分上进宫为你求情,若是不能,那爷也没有办法了。”长叹了一口气,胤坐到一旁,脸上带着些许愧疚和愁绪。

“怎么能没有办法呢!爷难道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妾身去死吗?”八福晋的语气有些急切,可能是太过心急的关系,并没有注意到胤的愧疚和愁绪,只一心想着怎么扭转局面。

胤看着这样的八福晋,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几分奈的神色,低声道:“爷再有能耐,现在也只是一个光头阿哥,皇阿玛不喜,母妃亦不得宠,就连手头上的势力也因着无缘于那个位子而不得不分散开来,福晋认为这样的爷还能做些什么?抗旨,亦或者***?”

他的话音刚落,八福晋就怔了下,皱拧着眉头陷入了深思。是啊!这是康熙亲口下得旨意,是生是死凭得都是康熙的一句话,她就不要说了,至于胤,一如他所说,求情无门,抗旨和***,想得到是容易,但是真要实施,无非就是就她的事情再拖着整个八阿哥府所有的人一起去死。

“是了,似乎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八福晋一脸颓然地坐在椅子上,眼眶微红,脸上的神情显得极其懊恼。

胤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也一阵难受,可以说从昨天到现在,八福晋哭得比她这一生都来得多。

也对,往日里的八福晋,除了婴儿时期的哭闹,懂事之后,一向只有她让别人流泪的份,还从未有过别人让她流泪的事。可能就是这样,她行事越来越嚣张,以至于连越了康熙的底线仍不自知,才有了如今进退两难,坐等赐的下场。

“好了,先不要哭了,一切还要等九弟过来再说。若是他愿意保你一命,爷即便是将手里的权势都放下也甘愿。”胤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为了八福晋的性命选择了让步。

胤见八福晋到现在都还看不透,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这事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应该制止的,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他也有一定的责任。只是他们的时间不多了,谁也不知道康熙的命令什么时候下达,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反正每一天都显得有可能。胤不想去追究责任,他只想着若是这次真的能过关,往后,他再不会这般放纵于八福晋。

正想着,门外传来林成的禀告声,“主子爷,福晋,九爷来了。”

“快请进来。”胤松开蹙成一团的眉头,看了一旁的八福晋一眼,两人同时起身迎了出去。

胤从外面进来,见着出门亲迎的胤和八福晋,眉头微挑,脸上的神色却越发清冷了。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以往即便他为其卖力,大把的银子往上送也未曾见他们夫妻这般礼遇过。现如今倒好,不凑在一起,还真就亲热起来了,若是没有目的,他怕是会更高兴一些。

以前见面无话不谈的三人,现在见面竟大有一种无话可说的感觉。胤没想再迁就谁,也不认为他有欠谁的,所以表情显得淡然。

胤见胤这种淡然的表情,不由地蹙紧了眉头,暗自猜想着他心里的打算。毕竟这件事情的确错在他们这边,可人既然没事,他们也愿意赔偿,是不是就可以一人退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夫妻俩对看一眼,眼里都带着些许懊恼的神色,而且瞧着胤这心平气和的架势,他们反而有些不好开口了。抬头的瞬间,见丫鬟端了茶进来,胤以手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两声,才道:“九弟,先喝茶。”

胤见两人居然没有直接开口提及求情的事,脸上不由地露出几分惊奇的神色,他本以为胤和八福晋一上来就直接攀交情来着,没想到竟还能隐忍不发。呵!反正着急的人又不是他,若真要比耐心,他不介意在这里坐上一会儿,然后踩着点回府陪婉兮用膳。

胤见胤不吱声,心里也没由来地多了几分烦躁,明明是好兄弟,怎么就沦落到今天这个连口都开不了的地步。

“九弟,八哥今儿个请你来,其实是……”

“若是求情的话,八哥还是不要再提的好,没人愿意被别人砍了一刀之后还脸笑意地连称没事,而且本王觉得皇阿玛的决定很公正。”胤不待他把话说完,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一旁的八福晋听了胤的话,一脸的难以置信,“表哥,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吗?”

胤轻轻瞥了她一眼,冷笑一声,一脸淡漠地道:“为什么不能。你不是一样眼睁睁地想着要完颜氏的命么?你要她命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完颜氏是爷的人,是爷儿女的额娘。你一个八福晋凭什么处置郡王府的侧福晋。”

“我”八福晋一阵语噎,竟不知道该怎么回他的话了。

之前她只想泄愤,并未考虑过她一个八福晋去处置九爷府的侧福晋有多么不适合。而且就算她拉上了董鄂氏,也不能撇开她‘多管闲事’的帽子。

“怎么?没话说了。既然没无话可说,那便老老实实地接受应有的惩罚,毕竟在爷眼里,你的命确没有完颜氏命来得重要。”胤一边慢斯条理地刮着茶碗上的茶沫子,一边不动声色地抬头看了他们夫妻俩一眼,显然是不想跟他们多做纠缠。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