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七十七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珍珠和胭脂看着追出来却未曾追出去的董鄂氏,对视一眼,均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若真是想借此博上一把,那就将所剩无几的母爱统统都用上,何以像现在这样弄个半途而废,让人瞧不清她的意愿。

主子爷不久之前才下令让大格格搬到清漪苑去,而现在也不过就是刚刚把东西搬走,真想追上去,还真就是几步路的事。

当然这事得看追得人,是真心还是假意。

正院和清漪苑的关系势如水火,这个大家都知道,不过董鄂氏若是真想见女儿,婉兮还能拦着她不成。说来说去,董鄂氏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康熙寿宴上算计婉兮一事,明面上说是误会,实际上动手的八福晋和董鄂氏却是为此丢了性命(即便现在她们的脑袋还在自己的脖子上)。因着婉兮受惊一事,康熙等人都做了补偿,众人也当此事就此过去,胤他们自然不可能主动提及。可以说这一切都在大家的默契之下,犹如过眼云烟,慢慢消散了。

唯有胤,心里担心婉兮心里难过那道坎,每日不管有多忙,都会抽大量地时间陪着婉兮,即便是有折子要处理,那也是直接送到清漪苑来的。而清闲时,不是陪着她一起下棋摆弄棋谱,就是拿着幼儿启蒙的书给说话都还不是很利索的弘煦‘打基础’。

弘煦小包子倒是一点不嫌自家爹娘烦,相反地十分捧场,不知道这小家伙是真的天生有慧根,还是小家伙会看眼色,哄着自家爹娘开心,反正这一家三口玩得很是开心。可能是注意力被成功转移了,也可能是婉兮真的想通了,反正她没再做过恶梦,亦没有再梦中惊醒的。

“娇娇,爷瞧着你给孩子们启蒙,用得都是《孝经》?”胤抱着弘煦躺在婉兮的腿上,右手搂着弘煦,左手拿着一本《孝经》,脸上露出几分不解。

他们年少时的启蒙用书是《三字经》,无一例外,之前见到只当她没有注意,现在想想,他的孩子似乎最先开始学得不是别的,都是《孝经》。现在想想,突然觉得有一丝好奇,这才问了出来。

“《孝经》不好吗?”婉兮看着昏昏欲睡的小儿子,再看精神奕奕的胤,这种强烈的对比让她面露笑意。

“不是不好。一般人给孩子启蒙用得都是《三字经》,偏偏娇娇要另辟蹊径。”胤嘟哝一声,似乎对这个***有些执着。

喜欢探知她的想法,每次只要猜中,都会产生一种两人颇有心有灵犀的想法。

“妾身可不是另辟蹊径,妾身这是提前告知他们做人的基础。”婉兮可不会告诉他,皇子之间那犹如自相残杀式的相处方式让她颇为胆寒和警惕,为了避免她的孩子像这些皇子一样,为了某一样东西而不顾父母的心痛自相残杀。

胤听了她的***,有些不满地晃了晃手中的书,低声道:“若仅仅只是教授做人的道理,《三字经》似乎显得更为适合。”

“可再多的道理也比不上一份孝心。”婉兮听了他的话,轻声笑道。

对,再多的道理都比不过一份孝心。婉兮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让胤失望,更不愿意看到他们父子父女失和。

胤抬起头,目光讶意地看了婉兮一眼,似有些惊讶她会有这样的想法。他一直以为这个小女人做事凭得只是一时兴起,却不想在教育孩子这方面她竟还有这样的心思。

当然,胤并不是生气,相反地他觉得婉兮的举动很是贴心,毕竟这后院的女人一心只想争得宠爱,满脑子不是子以母贵就是母以子贵,成不成才,或者说怎么成才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先讨得欢心。

想到四哥府里的种种,他突然觉得若是遇上不着调的女人,这孩子的确应该早点隔开放到前院去养,否则一个不小心,父子离心是小,背后被儿子捅刀子才是大。

“娇娇说得对,以后这府里就用《孝经》启蒙。”胤正想坐起身,就感觉到怀里的小家伙在动,低头望去,只见小家伙小脸微皱,四肢乱蹦,显然是睡得不舒服的样子,不由地松了松手臂,让他在自己怀里调整一个的的姿势继续睡。

婉兮看着手忙脚乱却为了儿子宁愿委屈自己的胤,嘴角含笑,面色温柔,声音比之先前也不由地软了几分,“爷放心,咱们的孩子肯定都是有孝心的。”

“那是当然。有爷在,这些小子想不孝心都不行。”胤一脸得意地扬了扬眉毛,很显然对于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满意的。

婉兮也不跟他争辩,不管是谁教得好,只要孩子听话,功劳算谁的都无所谓。

门外,林初九和听雨、听琴守在门口,听着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的说话声,都垂着眼睑不说话。瞧着这日头,他们倒是想着两位主子能带着小主子快点入睡,他们也能沾光小憩一会儿。谁知两位主子一副越聊越起劲的模样,闹得他们都不敢离开半步。

“你说主子爷什么时候才会睡?”林初九看了一旁打嗑睡的听雨,脸上带着几分苦不堪言的神色问道。

他这是真的想睡,早起进宫,主子爷上朝,他在外面打了个盹。等出宫,忙到现在,好不容易主子爷和侧福晋有休息的意思,他本想着使个小太监先盯着的,可惜主子爷迟迟没有睡觉的意思,他便一直不敢换人,只能这样强忍着困意守着。

听雨瞧着林初九这困得不行的模样,下意识地瞧了内室一眼,听里面的说话声虽小,却没有停的意思,不由低声说道:“要不你先去休息休息,我留在这里盯着,有事再让人去叫你?”

听雨和林初九相处的地间长了,说话不比府里的***下人,显得随意一些。这里不难看出林初九对于清漪院的人还是很客气的,双方之间还有那么点小交情。

也是,主子不好侍候,下人们难免会显得更为团结一些,毕竟只有这样才能少受罚嘛!

“这样可以吗?”林初九这几天随着胤跑进跑出的,真心是忙得连歇口气的时间没有,若非如此,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接受听雨的这一片好意啊!

听雨瞧着他脸上那犹豫不决的神情,‘啧’的一声,面色有些不耐地道:“怎么就不可以,主子爷也没说你不能去休息,而且我也说了,你留个人在这里候着,到时主子爷起身,我再让人去叫你,前后花不了多少时间。”

听着听雨劝慰的话,林初九明显是心动了。

他们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听雨的办事能力他还是相信的,而且他是真的困得不行,若是不趁机休息休息,到时跟着主子出去办事,若是半途出了岔子,他这条小命怕是不保。

“行,那就承你的情。”林初九笑了应了一声,随后安排了一下,便到一旁的小茶厅里去休息了。

听雨看着他那火急火燎,分秒必争的样子,心里一阵感叹,果然,还是在侧福晋身边当差舒服,就算事情多点,偶尔还会有些磨难,但是待遇是真的好。

要说婉兮这边是情意绵绵、温情无限,那董鄂氏这边就是水深火热,没个消停。先前就说过她得知大格格离去,心有触动,头脑好不容易长近一回,却死要面子活受罪。现在正院里空了大半,再说后悔,可以说是半点用处都没有。

“我额娘那里可有送信过来?”董鄂氏依旧瘫坐在门口,这个时候她仿佛真的不在乎自己的身份了,行事诡异的让人正院里的人都胆寒。

康熙定了董鄂氏的罪后,董鄂氏的确害怕,甚至有些惶恐不安。但是回来两天似乎跟从前没有什么两样,她心里不由地有些不以为然,认为胤肯定只是在吓唬她。直到大格格被挪走,她才发现事情并非如她所想,胤是真的不准备管她的死活,她这才算是真的怕了。

现在她会问到她额娘,也是想把最后的希望在他们身上,毕竟她这个九福晋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很风光的,也为他们争得了不少的好处。要是九福晋换人,对他们而言,肯定也有着不小的影响。

“回福晋,门房那边没有一点动静,奴婢增问过,没有人送信过来。”珍珠看着都不肯轻易出现在董鄂氏面前的众人,只得咬牙上前两步,回答道。

“没有。呵呵,果然,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也不一定就是夫妻,还有家人。”泪眼婆娑,此时的董鄂氏是真的绝望了。

以往不管发生什么事,或者出现什么难题,她脑子里首先想到的就是能帮她解决问题的伊尔根觉罗氏,但是现在伊尔根觉罗氏没有回应,董鄂府好似完全不知道她的处境一般,将她隔离开来。使得原本嚣张的她顿时就像没了牙的老虎,再也张狂不起来了。

可惜直到这一步,董鄂氏也没想过用上自己的脑子,想必直到死得那一刻,她也懂什么叫醒悟,什么叫后悔,毕竟能帮得上忙的都让她给得罪了,她觉得能倚仗的现在也没了消息,剩下的大概就只能是静静地等待着什么时候康熙派来的人过来送她最后一程。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