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73节 逆转寻根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73节 逆转寻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这小子疯了不成?

    大明王一听单飞所言,心中立即涌起这个念头。在场几人中,就数他大明王对往事所知最少,可他大明王毕竟也算是西方的顶尖人物,也还是带着脑子出来的。他一直没停止琢磨,倒也多少明白点儿当年的***。

    夜星沉的来历神奇,让人实在感慨世间奇奥。单飞说夜星沉是汉景帝之弟,而夜星沉居然没有否认。

    大明王在西方明辨无双,对中原文化亦有涉猎,自然知道汉景帝是哪位。夜星沉又叫刘武,是用无间到了此间。听单飞的意思,夜星沉好像是遭遇到情人背叛这才郁郁寡欢。大明王知道这些事实后,倒感觉夜星沉终于不像是棺材里面出来的,好像也有了点人气。

    男人嘛,感情瓜葛在所难免。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在窝边找?以夜星沉之能,要找什么样的女人不能得到,何必又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大明王不知道夜星沉如何这般看不开,却知道一个事实,刘武和婉儿的事情那是在数百年前发生的了。

    可单飞居然还能让夜星沉看到当年的***?

    这怎么可能?

    单飞成了神仙不成?

    大明王内心绝对不信,夜星沉却是目光森冷,一字字道:“你可以让我看到当年的***?”

    单飞沉吟道:“很有可能,只要夜宗主肯配合。”见夜星沉犹豫不决,单飞又道:“夜宗主若是不想面对,我倒也不想勉强。”

    “怎么配合?”夜星沉反问道。

    单飞轻舒一口气,“夜宗主如龙树般站在那里就好,一会儿无论发生了什么,还请夜宗主不要妄动。”

    他秉承着掘墓守则,在做事前习惯先将内部整理分明。眼下看来,巫咸、女修迟早要攻入龙宫天塔,到时候事态极难控制,他单飞眼下当求和众人齐心一致。夜星沉有问题,他就力求先解决掉夜星沉的问题,这才能和其真正联手做些事情。

    夜星沉缓缓点头。

    单飞见状提振精神,再次盘膝坐下,将流年横在膝头。若在不久前,让他揭开当年的***绝无可能,但运用流年帮龙树找到《华严经》后,单飞却是深受启发——十二因缘顺成苦,实际上是因果关联自成循环,世人因触有受,因受有爱,每一因缘本和其它因缘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他单飞适才是利用流年顺用十二因缘帮龙树找到了龙宫天塔的《华严经》,但十二因缘若是逆转呢?

    顺成苦、逆源集!

    在释迦所说的四圣谛中,苦集灭道中的“集”本是苦痛之因,也就是说老死是因为有生、生之苦因在于有!

    十二因缘总为——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和生、老死!

    顺为苦成,逆为苦因。

    他顺因缘找到华严,逆因缘呢,会不会找到夜星沉当年的***?

    这种想法一发不可遏止,单飞盘坐凝望流年,瞬间将十二因缘再次组建。

    众人神色惊错。

    因为他们在看到十二因缘逆向而转的时候,流年之上的七彩光芒居然开始慢慢的回收,凝聚在流年之上,让流年看起来已白的如透明般。

    鬼丰自单飞显现神通后一直沉默,此刻见到这般景象,那面具后的双眼隐有激动之意。

    单飞见流年这般异样,心中着实激荡。他只是从释迦的十二因缘想到逆转求得***,这本是极为异想天开的念头,非有一般的头脑怎敢去想、去实现?但他看到七彩光芒化作白光时,却感觉流年隐约的在向他的念头靠拢!

    他那个时代的人,大多都知道白光经棱镜透射而出,就会分解成七色光带,而七色光带射过棱镜,又会变成白光!

    大多人只认为这是个简单的物理现象,但光束可以聚合,岂不就和因缘和合一般?

    光束也可聚合,被世人所知却熟视无睹,正如因缘和合般,被世人常提及在口,却有几个知道其中的真意?天底下微观硫物并作,吾以观复……”

    “是了。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单飞有分激动道。

    鬼丰见状一笑,不再说下去。

    单飞脑海中却如有雷电划过,以往他对《道德经》此中的言语并无太多的感慨,因此就没有太多深刻的印象,但听鬼丰言及,他又一直在积极思索老子、释迦、黄帝、十二因缘的关系,瞬间发现其中竟有神奇的脉络可循。

    “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

    单飞喃喃念着《道德经》接下来记载的话语,耳边如有响雷阵阵。

    “‘复’就是逆,‘命’就是因。老子所言,本也是逆转求因的道理,这和十二因缘中的“集”圣谛完全没有两样!”单飞激荡道。

    夜星沉身躯微震,他毕竟是冥数之主,虽对单飞所为没抱有太多的指望,但也始终没有放弃思索,一听单飞这般言语,他亦有霍然开悟的表情。

    ℃转求因,但老子却说了极为关键的一句话——夫物芸芸!

    夫物芸芸!

    单飞疯了吗?大明王见单飞反复念着几句话,暗想这句话应该说的是世间万物生长繁茂的样子,又是何足为奇,为何要念叨这么多遍?

    大明王才是这般想,就听单飞蓦地再喝一声道:“夫物芸芸,起!”

    话音落,众人惊诧。因为在单飞喝声未远时,四周景色陡换,众人似不再处身龙宫天塔,而是身在一座森森的古墓之中。

    古墓森然磅礴,其中奢华荼蘼、珠宝难尽,散发着诡异又迷人的气息。

    大明王眼角跳动,他虽是大明王,但一生也未见过这些珠宝堆积,见之不由怦然心动。

    夜星沉却是脸色微变,失声道:“单飞,你如何……”

    “夜宗主,这是你的陵墓!”单飞双目微闭,极其低微的声音道:“我将其建构复原了出来。”他在念及道德经所言时,终于明白老子是将极为深刻高明的道理蕴藏在简单的言语间——流年并非无所不能,亦不能凭空创造,要想借助流年寻因、复归其根的寻找***,恐怕要先造就夫物芸芸的盛况。

    他见过梁孝王陵。虽是后世所见,但凭借他掘墓多年养成的强大空间建构能力,再综合他深厚的考古知识,竟已将梁孝王陵复原的七七八八。

    “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

    单飞再是一声断喝,流年有白光倏然罩在夜星沉的身上。他已明白第一次失败的原因,他不能凭空寻找原因。他如果要推知往事,就需要凭借自身重构的芸芸往事,再加以夜星沉的记忆,才有可能寻找到当年真正的怨根!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