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74节 细节重构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74节 细节重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世上由因寻果本是不易,但终究还是如“种瓜种瓜、种豆得豆”般有迹可循。恶有恶报不见得是真,但恶若无恶报,终究还会有恶磨。这正如“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的道理仿佛,在尔虞我诈的阵营中,被咬上几口是一般人可以预料的事情,这也算是一种由因寻果。

    后人将这种问题“深刻”的归结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逆果求因却是极为不易,这涉及到太多不可知的因素。在常人眼中,这应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单飞却知道此事大有可能!

    他那个年代,已有从程序逆向编码破译出源代码的编程手段;他在考古时,也经常会进行一些古董复原的操作——在大多情况,出土的古物保存完好的少,多经沧桑洗练面目全非的多,这时候就需要考古专家利用一些方法将古物还原成当年的模样。

    这种还原,不就是逆果求因?

    当然了,古物还原不但要有高科技的手段来修缮,还需要有极为渊博的学识来辅佐,两者缺一不可。

    没有高科技的手段来修缮,未免画虎成猫,但若没有渊博的学识制定规则来执行复原,你还原的文物究竟是不是当年的模样,还是值得商榷的事情。

    眼下无数事实已经证明,黄帝他们绝非世俗眼中荒诞不羁的神仙鬼怪——凭借什么仙家法器就能完成世人的***。黄帝他们也是人,要行事凭借的是缜密的科学手段——这些手段虽不为单飞熟稔,但却是他单飞那个年代已经开始尝试的方向。

    如秦皇镜的人体***、似异形香的基因变异……

    流年可进行“缘起有”的重建,按道理应是量子学发挥到巅峰的产物。可正如一切现实还原般,这绝非吹口仙气就能实现的事情,其中的科技手段、基本原则必不可少。

    他单飞凭渊博的考古学识复原了梁孝王陵的原貌,流年有技术手段、又有了逆转的部分原则,但要真正的还原事情的***,最关键的人物还是夜星沉。

    夜星沉是当年人物,他或许不知道***是什么,可若说还有一人知道当年最多的细节,那人无疑就是梁孝王!

    只有添加更多的细节,才可能还原当年的***。

    单飞霍然睁眼望向夜星沉,夜星沉几乎同时的凝目以望,他的目光似看穿了单飞,瞬间到了数百年的时空中。

    周围景色再换。

    本是森森的古墓忽然变得喧闹起来,其中有人来人往……

    单飞心中微喜,这看起来是荒谬的事情,他却知道任何一座磅礴的墓葬在前期时,都是有极多的工匠在参与建设。只是在后期,工匠或遣或是被杀死陪葬,这才让古墓孤寂的被墓主独享。

    古墓中人来人往,看那些人的装束正是建造古墓的工匠。

    他单飞没有对这些事情进行重构设想,如今四周的场面蓦地变成工匠在忙碌的情形,这说明一件事情——夜星沉也参与到由果寻因的过程之中,这些资料,是夜星沉提供进来,再被流年加以重组。

    夜星沉的眼中现出讶然,可他的神情更多的却是悲痛。

    流年的七彩光芒更盛,已将单飞、夜星沉缓缓的笼罩其中,而墓葬的情况看起来已很清楚。

    梁孝王陵斩山为廓的全局已然完备,在单飞的眼中,如今应到陵墓的后期阶段,因为陵墓前不远有巨石堆积。

    古人建造陵墓时,豪富之家要防止盗墓人的窥视,所用的防盗手段数不胜数,比如说伏弩、积沙、聚毒等等……

    更有甚者,墓主会在入口等处设置造型极为奇特的镇墓兽、染血的咒语对盗墓人形成一种心理压迫,借此期冀盗墓人知难而退。

    单飞对什么陷阱积沙之类很是留意,因为这的确能要人性命,但他对那些心理的恐吓因素倒很少放在心上。

    那些咒语、镇墓兽、妖魔鬼怪如果真的灵验的话,早就被国家力量变成了生化灵异武器,还用得着在百姓口中流传?

    不过国家机器自然知道这种传言有着愚民的作用,会让没有头脑的人更没脑子,倒不禁制这些流言继续被世俗消费。

    但万事有个度,流言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造势作乱才是国家机器要关注的事情。

    梁孝王所用的防盗设施简单却很有效,也最让盗墓人头疼——他用几乎如小山般的巨石封住了入口。

    在古代,要想挖掘梁孝王的陵墓,绝非一般人能够做到。梁孝王用了多少人来封墓,几乎就要多少人来开启。

    事实也是如此,封陵后的数百年内,梁孝王陵的确没被人破墓取财,只有曹操引兵入砀,再加上曹棺那般妙手,这才挖开了梁孝王陵。

    单飞一看陵墓如今的规模,知道眼下应该是封陵前最后的日子。

    那时……王后婉儿,是否还在?

    单飞一念及此,夜星沉身躯微颤,神情已从悲痛化为阴冷。周遭景色立换,众人随即感觉在快速的接近一座极为恢宏的庄园。

    那庄园豪奢难言,只怕皇宫内院也是不过如此,单看庄园鳞次栉比的屋脊,其中的房屋恐怕就不在千间之下。

    刘武的王府?

    单飞转念间,就看到眼前的景物急剧的切换。下一刻的功夫,有红烛垂泪,月夜凋残,众人已置身一间香闺内。

    大明王的眼珠子立即瞪了起来。

    玉色牙床上正卧着一秀容端正的女子。那女子挣扎坐起,向众人的方向望来,面带倦容道:“王爷,你来了。”

    众人心中微颤。

    鬼丰眼中也现出讶异之情,不想凭单飞辅以流年的神通、加上夜星沉的助力,竟真能还原当***件。他一听那女子的言语,立即意识到——这极可能是梁孝王刘武在计划临行前见婉儿的一个场面。

    众人不见王爷刘武,却听到一焦急的声音道:“婉儿,你真的病了?”

    单飞心中微寒。

    他对当年的情形也有诸多的猜想,不然也不会猜测婉儿失踪的结局。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开夜星沉的心结,本要从婉儿开始。

    他单飞身为医者,一见婉儿的脸色,就知道她是情志不舒、肝火郁结造成身体的羸弱,如果此病积郁过度,甚至有殒命的可能。

    哪怕不是医者,看到婉儿这般模样,都会有些关切,偏偏刘武居然在质疑婉儿?那时的刘武,只想着自己的计划吧?

    单飞心中琢磨间,就见婉儿苦涩的笑笑,轻声道:“没什么,就是偶染风寒,很快就会好的。”

    一只甚至可说有些丰腴的大手伸来,握住了婉儿纤细的手臂,刘武急声道:“那就好。婉儿,你千万不能得病。”

    众人不由向了夜星沉的右手望去,见其正握紧了手掌。

    夜星沉右手五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近乎莹白。他的手掌看起来秀气,实则是内家高手才能具备。他的右手和众人在画中所见的那只手很不相同,众人却是随即醒悟——那时的刘武只是个钟鸣鼎食的王爷而已。

    那被背叛的王爷发奋磨砺自己,这才造就了如今的夜星沉。

    婉儿强笑道:“王爷,婉儿不能得病,很快就会好的,你放心好了。”她说话时已有珠泪暗含。

    众人见状心情各异。

    大明王心道,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听说这女人最终背叛了夜星沉,眼下是在做戏也是说不定的。

    单飞微锁下眉头,始终望着夜星沉。

    夜星沉脸沉如水,可双眼中却有光芒闪烁,那不是寒光凝结。

    “那就好。”

    刘武长叹一口气,终于搂婉儿入怀。众人这才看到刘武的一张脸,心中微颤。画面中的刘武要稍胖一些,但无论眉梢双眼、鼻梁唇角,分明就是夜星沉的模样。

    大明王暗道神奇之际,就见刘武拥着婉儿道:“婉儿,你真病了!”他这句话和先前仿佛,但意义却已完全不同,总算透漏出点滴的关怀之情。

    众人一怔之际,影像中的婉儿已有珠泪垂落。

    单飞心酸时,就见婉儿轻轻依偎在刘武的胸膛上,“王爷,你不用担心。婉儿很快会好起来的。”

    “我真的没用!”

    刘武神色痛苦道:“我只想着自己的事情,却忘记你自幼身体羸弱,我……我……不应该……”

    有纤指轻轻掩在刘武的唇边,婉儿满是柔情的看着刘武,喃声道:“王爷,你不要这么说。在婉儿眼中,王爷本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刘武微怔时,婉儿低声道:“当年七国为乱,刘氏王族内分崩离析,只有王爷一人信守对大哥的承诺,死死的守住睢阳。吴楚被破后,计算功劳,王爷所擒叛军的数目和朝廷没什么两样。婉儿至今还记得王爷当年说的话……”

    “我说过什么?”刘武不记得道。

    婉儿柔声道:“王爷当年对婉儿满是豪情的说——些许功劳不足取,但此举不但保住了梁都的百姓,卫护了长安、保天下安宁,最重要的是,王爷终不负大哥所托、兄弟之情,当饮酒高歌以慰平生。这样的男人……”

    微有凝顿,缓缓的握住了刘武的双手,婉儿眸中满是倾慕道:“这样的男人,如何会是没用的男人?”

    软语温香,在那残月昏暗的夜晚,如同落泪悄燃的红烛般——虽不能明耀天地,哪怕明知终会燃烧成灰,还是落泪的给予世间关怀和温暖……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