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68章 翻手云、覆手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飞阳老僧入定一般,***下面坐的是安涛的衣服,此时就如同僧尼的***,厚重、踏实,非但没感觉到几年没烧的炕的冰冷,反而有股热气涌现,这一巴掌打到刘飞阳心里,不疼、非常舒服,脸上不能表现,只是平静而已。
    昨天他在酒吧的怒吼,一半由于在柳青青面前,不想被那娘们的野性压制,另一半则是说出心中所想。
    对王琳的问话无动于衷,闭口不言。
    王琳经历了她人生中最漫长的十几秒钟,终究是没能等出***,让她说同意签字,这比杀了她还难受,毕竟昨晚做梦还梦到一沓一沓的钞票进入自己小金库里,父亲没了,安涛能不能再上去可谓希望渺茫,自己后半辈子就等着这些钱寻找营生。
    她眼睛从最初的询问几乎转化为哀求,还是想让这犊子说句话吃颗定心丸。
    “啪…”
    邱天成可没有那么大耐心,再次一巴掌打上去,吴中把他请回来是让他做事出成绩,不能唐突对刘飞阳动手,但打一个日薄西山的矿长,就好比捏死一条蚂蚁一般。原本就认为刘飞阳说的是反话,那么现在也算是在打他的脸。
    声音越发冰冷的问道“签不签?”
    王琳被这嘴巴吓得身上一紧,缓缓扭过头看向安涛,她嘴上经常骂安涛是活***、窝囊废,可心里还是爱这个男人的,见被打的鼻口穿血心里有些心痛,想当初自己让他跪搓衣板磕头的时候,也没到这种程度。
    安涛上身只剩下个小背心,从未被风吹日晒的皮肤异常白皙,谈不上瘦骨如柴,只是弱不禁风。站在地上脑袋已经被打的迷糊,眼镜不知被扇到哪里去,眼睛时闭时睁,如果不是被薅住,会立即瘫倒。
    “签,还是不签啊?”
    王琳着急且无助的再次看向刘飞阳,眼圈通红,看起来要急哭了。
    不仅仅是她看过来,屋里屋外的眼睛都锁定在这犊子身上,在邱天成、赵志高或者所有的拆迁队员眼中,王琳就是个介质而已,真正的矛盾在刘飞阳身上,他这尊菩萨安稳坐在着,一定有猫腻,换个角度想想,如果他真的而是劝说搬迁,岂不是不来更好?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刘飞阳见她又耿直的问,露出些许无奈道“婶子,该讲的道理我都已经跟你讲完了,多说无益,拆迁工作是大势所趋,不仅仅是你家,这二百多户,将来整个银矿区都一定会拆迁,没有办法阻挡,还是早点签字的好”
    听他还这么说,王琳心中一颤,声音也变得颤颤巍巍。顾不得有没有***人,更加直白的道“飞阳啊,你真得说句实话了,要不然你亲叔叔得让人打死,算当婶子的求你了行不,你说句话?”
    二孩没敢直接看刘飞阳,但他的眼睛一直若有若无的瞟向这边,变了,他觉得阳哥也变得像是陌生人一样,想当初两人在村子种地的时候,站在地头一看,全村能把上千个下种子的坑刨成一条直线只有阳哥自己,他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咱们大老爷们,要走得端、行的直,别弄那么多花花肠子,也别绕那么多弯弯道子。
    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当面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
    刘飞阳再次闭口不言,悠闲的抽出支烟,放在嘴里静静的享受着,全屋里只有他“低人一等”也没半点不自然,还回过头看了眼窗户,窗外站的密密麻麻的拆迁队员,抬手示意让他们让开,挡住阳光了,这些队员非但没感受到他目光有多和煦,而感觉刺骨的冰冷,只有一层玻璃隔着,谈不上隔音,里面说什么也都能听到,站在后方的人都开始揣测刘飞阳这厮究竟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往两边退,更多的阳光顿时照射进来,能看到大门外也开始涌现出人群。
    在他们心中,安涛没选上矿长、矿长选举暂缓,这事很微妙,百分之九十的人心里估计安涛快完蛋,可这并不妨碍还把他树立为标杆式的人物,他家一旦被拆了,那就是大势所趋,会引起羊群效应,他家拆不掉,***人也会纷纷效仿。
    这个简单的道理,邱天成心里清楚,赵志高也知道,所以在这里***的时间越长,影响就会越恶劣,事态也会更严重。
    “嘭”
    邱天成脸色越来越黑,等不及的抬腿踹向安涛肚子,弱不禁风的身子向后退两步,后背顶到墙上,又顺着墙面滑落下来,捂着肚子、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挂在额头,痛的连叫声都无法发出。
    “安涛!”王琳看到这幕顿时叫出来,心里怕得要死,可一瞬间的真情流露还是无法阻挡,跑过去跪倒安涛身边,哭出眼泪的问道“你怎么样…”
    “他…他们是一伙的!”安涛声音非常虚弱,用他知识分子的头脑,分析出现在的状况。
    “啊?”王琳哭泣声戛然而止,眼神瞬间变得木讷。
    人性的弱点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王琳也一直陷入这个怪圈之中,如果,他们真是一伙的,刘飞阳来的目的是什么?不来岂不是更好?
    不仅仅是王琳,听到这话所有人都蒙了,因为邱天成和赵志高非常清楚,刘飞阳不可能与自己同走一路。
    他真的是帮自己?邱天成阴翳的脸蛋上有一丝僵硬,这个幼稚想法在脑中刚刚形成,就被抛之脑后,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可安涛又为什么说出这话?做戏,看起来不像!
    邱天成心里非常凌乱,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志高脑中嗡嗡作响,觉得周身阵阵阴风来袭,好似处于乱葬岗,有些看不懂现在的场面,难道是在做梦?
    “唰”
    王琳猛然回过头,恶狠狠的盯着刘飞阳,恼羞成怒,觉得自己像是被扒光了扔进男浴室一样,还是那种都只色眯眯的看,不动手的那种,这种滋味让她非常难受,再看到那犊子像个世外高人一样,还在吞云吐雾,气不打一出来,忘记他也是个***。
    暴躁开口骂道“刘飞阳,我/***大爷,***敢坑我,说好的帮我要钱,现在居然出尔反尔,你这个小人,你不得好…”
    “唰”
    还没等骂完,刘飞阳猛然看过去,伶俐的目光让王琳面色顿时苍白,向后一腿,险些坐到安涛身上,她现在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为了钱能算计亲嫂子,为了权能掩盖父亲死讯,这样的人再无路可退,在利益面前也不会轻易吐口。
    瘫坐在地上,像个农村骂街的泼妇,双手拍打着地面哭喊道“到底是签还是不签啊?谁能告诉我…”
    她哭的声嘶力竭,直插云霄,让站在大院外面的群众都开始暗暗揣测里面发生什么,有些人甚至认为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猫腻,可一想,王琳张嘴闭嘴就说安涛是活***也不会在乎这个,说不准还求之不得,交头接耳、乱糟糟一片。
    邱天成非常不舒服,觉得四周都被用什么给包裹住,他想挣扎、想挣脱,可又不知该从何下手,转了下眼球,看向刘飞阳,他更愿意相信刘飞阳给王琳撑腰,在背后捣鬼,心里上的交锋已经让他疲惫不堪,百爪挠心浑身不自在。
    懒得多思考,咬牙问道“刘飞阳,我问你到底签不签字!”
    “签字啊,我一直是来做动员工作,从进屋喘的第一口气开始,都是让他们搬的意思!”刘飞阳好像很没骨气,却又大义凛然的说道。
    这个回答几乎让邱天成想***,此时他更想得到的***无疑是不搬。
    赵志高也受不了莫名其妙的压力,想让他躺在地上打滚发泄,脸色涨红,暴躁的走过去,伸手薅住安涛衣领,硬生生把他从地上拽起来,另一手握成拳头,厉声质问道“你签不签!”
    “别拽他,我求求你,别拽他”王琳嚎啕大哭,咧着嘴抬起手想要抢过安涛。
    “嘭”赵志高一脚踹倒王琳,高喊道“***大爷的,听好了,我们不是跟你讲条件,是问你搬不搬!”
    他说着,无所顾忌挥拳抡倒安涛肚子上,就看安涛腰部再次一弯顺着嘴里往出流口水。
    “别打,被打…我签…不签啊?”
    王琳无助的哭泣,像是再问老天爷,迷茫的转过头,又看向刘飞阳,她心里期望着这犊子能看在安然的面子上,帮自己说句话,哪怕是出于同情,赶紧爬过去,抱住刘飞阳大腿“飞阳,帮婶子一把,今天先到这行不?给我们点思考时间,我们好好想想”
    “想你大爷,给我揍!”邱天成也急了,想不通刘飞阳和王琳之前到底是怎么商量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邱天成这次发话,身后的两名壮汉也快步走来上,抓住安涛双臂给架起来,赵志高挥拳往肚子上抡,他现在的想法也很怪异,如果听到阳哥嘴里说不签字,可能会好受点,一直强调签字,反而觉得心里非常的痒。
    “别打了,别打了,我…我…”王琳看安涛已经被打的不***样,嘭嘭声听起来都疼,终于下定决心,咬牙道“我…”
    正在这时,就听刘飞阳悠悠的说道“天成啊,天太热了,让你的人买点冰块降降温?”
    邱天成可能不懂,可听在王琳耳中无异于平地惊雷,她呆滞两秒,随后崩溃的喊道“我不签,不签!”
    “还是签吧…”刘飞阳慢慢悠悠的劝说。
    “嘭…”赵志高又是一拳轮上去。
    “签不签!”邱天成狭长的眼睛瞪大几分,高声喊道。
    “还是签吧!”刘飞阳继续慢慢悠悠的劝。
    “我不能签啊,做不到啊…”王琳又崩溃的喊。
    “嘭…”赵志高再次一拳。
    “签不签!”邱天成再问。
    “还是签吧!”刘飞阳劝道。
    “我不能签啊…”王琳崩溃的喊。
    刘飞阳嘴角不被人察觉的泛起一阵比冰块还寒冷的笑意。
    翻手云、覆手雨。
    
    
    
    
    
    
    (本章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