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69章 矛盾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69章 矛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房间里进行的如火如荼,大门外也热闹,王琳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传出来,已经有人跟着胆战心惊,在他们心中,安涛再不是东西至少没******,王琳是见钱眼开的小人,每逢过年过节不送礼,背后就会给小鞋穿,可无论如何都没到要整死人的地步,窗户都被拆迁队员给围住,能听见声却看不到里面正在发生什么,最开始揣测王琳是不是跟人行不苟之事的玩笑话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正色之情。
    放在十几年后会发想一个很奇怪现象,趴在路上身着破破烂烂、蒙头垢面手里拿着饭碗的乞丐,在下班之后会开上宝马离开。
    之所以造成如此现象的最根本原因,是人骨子里都同情弱者,这是人性,亘古至今从未改变,渐渐地人群开始交头接耳议论,声音此起彼伏,不过他们还是没敢进去,一方面是没人敢带头,不团结。另一方面是,畏惧站在院里的一群***流氓,如果惹火上身得不偿失。
    这些拆迁队员们回过头看向大门外,觉得情况有些微妙,人越聚越多,已经密密麻麻只能看见人脑袋,马路堵得水泄不通,大门再宽奈何视野有***,他们粗略估算应该不下一百号人。
    对于县城来说拆迁是萌芽阶段,一切都在探索之中,只能遵循大城市的做法,按照他们的套路往下推进,好好谈对这些刁民没用,只能耍一些手段,这些天以来,往窗户上破鸡血,往门上泼大粪,在就买一麻袋野鸡脖蛇扔到院子里,手段层出不穷,可这一些列都建立在月黑风高的基础之上,光天化日之下闹出这么大动静,还是头一次。
    ***流氓也是人,看见门外的群众,心里也有几分担心,如果闹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同时也想不通,平时告诉他们注意方式方法的领导,居然能动这么火气,有些莫名其妙。
    而房间里。
    赵志高已经停手,累的气喘吁吁,他脚下躺着安涛,脸上除了那两个嘴巴有些红肿和血迹之外,并没有***外伤,不过肚子里已经翻江倒海,被***痉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进气少出气多,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非常痛苦。
    “涛啊,涛,你说句话啊,你别吓唬我啊”王琳已经魔怔,蓬头散发和她嘴里在酒吧摇晃脑袋的下等娘们没什么区别。
    “***签不签!”
    邱天成浑身开始哆嗦,是气的,越是听到刘飞阳劝说,王琳否决的越发坚定,在他眼里如中了邪一般,他开始怀疑这犊子是不是会什么魔法,想法确实荒诞,可没有***解释。
    刘飞阳说了一句:婶子啊,你咋这么犟啊,随后就没在言语过,此时看着他俩也没半点同情。
    贪图小利可以理解,想当初卖玉米的时候,为了多卖一分钱,刘飞阳也笑脸相迎。唯利是图也可以理解,人的追求不一样,刘飞阳为了活着而来到县里,王琳为了钱勾心斗角无可厚非。
    然而,理解归理解,这犊子断然算不上宰相肚里能撑船,王琳不招惹自己也就算了,还没达到睚眦必报的地步,可她万万不该来酒吧找刘飞阳,既然是送上门的肉,不吃掉浪费就可惜了。
    他冷冷的看着,不说话。
    “我不知道我签不签啊!”
    王琳崩溃之后心如灰死,她知道外面一定有人围观,这个娘们处处都透露着小心思,希望用惊天动地的叫声把人都引过来,解救自己与水深火热之中,奈何平日里为人不和善,关键时候也没人出头。
    很悲哀的想,如果这是老钱,一定会有人冲进来了吧?
    “手长在你手上,你跟我说不知道?用不用我给你手剁了?”
    二孩瞪着眼,声音嘹亮喊道。眼里满是***,他之所以离开刘飞阳,就是因为受够了阳哥身上的光环,在酒吧里,别人谈起他会说这是刘经理的弟弟,在张晓娥面前,她会把他当成孩子说一句:说不定以后你会叫我嫂子,就连田淑芬得知自己有危险,第一反应也是跪在刘飞阳面前,求他想办法。
    他要证明自己强,比刘飞阳强。
    但是现在,自己使尽浑身解数,仍旧无法抗衡阳哥,准确的说,现在想听到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能机械的咆哮。
    “不能剁手啊,千万不能剁手啊”王琳像个孩子似的咧着嘴求饶,眼睛不经意间看到刘飞阳的眼神,都会像触电一般赶紧躲开,一旦自己把父亲用冰块震住的事漏出来,别说这个房子会不会被拆,就连现在住的也会被人踏平,趴到地上哭喊“我到底签不签啊…”
    “你签不签,自己心里没点逼数么?”
    听他的嚎叫,邱天成心里防线也有些崩溃,咬牙切齿的补充道“你应该签!”
    “我应该签么?”王琳没抬头,呆呆的反问。
    “签!”赵志高一锤定音的喊道。
    “可我不能签”王琳无助的喊。
    “我/***姥姥”赵志高彻底疯狂起来,没管王琳是不是女人,抬起脚对着她后背上踹过去,异常用力,提到王琳的肥肉上能看到全身都跟着颤抖,他没感觉自己是踹王琳,而是在踹阳哥,一下比一下恨。
    “别打了,别打了,我签…不签啊”王琳扔进不敢吐口。
    神仙说:在瞎子的世界,独眼龙就是国王。
    这句话再次得到印证,三个傻子,心思不断徘徊在刘飞阳说话的真假中,摇摆不定,刘飞阳说让签,他们以为这是反话,反倒是说不让签才是真理。偏偏他们认为的假话,又没有办法反击。
    刘飞阳看着他们滑稽的演出,不禁再次笑起来,如果,神仙在这个地方,他会怎么处理?到目前为止那个不算伟岸的背影,都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如果有一天,再回想起今天的事情,究竟该如何回想?
    大门外。
    “呼啦啦…”人群中分开一条缝隙,老钱有些沧桑的身影出现,他是在矿上听到这件事,并且听到人越聚越多,赶紧跑过来。
    “钱矿长,这帮***羔子打人,你听听声,都快给打死了”“对,他们一点好事不干,昨天我上厕所,往坑里扔麻雷子”
    “还有我闺女昨天回来,被他们给堵住,非得要处对象”
    一时之间群情激奋,吵得老钱耳边嗡嗡作响,说的是什么,根本听不进去,他抬手往下压了压,看向院里,深吸一口气走进去,目前矿上对他出任下一届矿长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威望很高,自然不能在这时候退缩。
    里面的拆迁队员,见到老钱进来,他们认识,却也不得不阻拦,一群人赶紧走上前堵住去路。
    “钱矿,里面有些私人事情需要处理,现在不方便让你进去”
    “不方便你大爷,你们说,是不是在打人?”群众的情绪越来越激烈,一群羊如果想有战斗力,只需要配备一个狼首领,哪怕这匹狼不说话,也是象征。
    “你嘴干净点!”队员皱眉道。
    “不干净能怎么地,连我一起打啊,你来,你动我一下试试!”刚才说话那人,情绪越来越激动,上前一大步,一副等着挨揍的架势。
    队员还真不敢乱动,刚才就知道外面人多,此时涌进来才看到,应该得有几倍之多,这些人每人一口唾沫都够他们游一会儿,动起手来怕是会被踩死。
    都蹙着眉不敢说话。
    房间内听到外面喊声,再加上挡在窗前的队员都离开,外面的情况一览无余,处于巨大愤怒的邱天成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已经犯了众怒,眼睛眯起来几分,仍旧想不通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刘飞阳到底是让不让签?
    王琳的哭泣戛然而止,听到外面嘈杂,知道救援来了,忍住剧痛,瞬间高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嘭”
    赵志高下意识对着王琳头上一脚,踢得王琳翻了个身,处于半昏迷状态。
    “让开!”
    老钱听到呼救声,面色铁青,声音低沉,几十年的威严都集中在这几个字里,听得拆迁队员一阵心惊。
    让,还是不让?
    一瞬间,这些队员额头上的汗水嗖嗖往下流,王琳和安涛的惨样他们是知道的,一旦被这些人看到,矛盾很可能再拉升一个档次,后果越发难以预料。
    “刷”
    老钱等不及的抬手推开队员,大跨步的越过去,气势十足的走进房子,后面群众密集跟着走过去,站在内屋门口的两名汉子见状,神色紧张,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老钱仍旧一副铁面,走进里面看到王琳和安涛,神色更带几分威严,冰冷的扫向邱天成,后者还不至于傻到这时候还扳着一副脸,缓缓低下头,看向赵志高,后者已经懵了,本能的觉得情况不妙。
    又看向刘飞阳,后者仍旧稳如泰山。
    外面窗户已经被他们占领,看到两人惨状顿时激动起来,也不知道哪个挨天杀的喊道“早就说了,他们肯定是一伙的,要不然家里墙能轻易被推掉?你看他坐姿就知道,他是老大,今天这事他带的头!”
    
    (本章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