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名声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二章 名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几个孩子都回去休息之后,婉兮沐浴出来看着躺在床榻上的胤,忽地想到之前父子三人站在起说话的场景,先前她只是瞧了两眼,没有太注意,现在看来似乎说得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上前两步,婉兮脱了绣鞋,坐到床边,对着胤轻唤一声,“爷,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

胤双手枕在脑后,目光看向婉兮,见她披散着长发更显柔弱的模样,不由地抽出置于脑后的手伸向她。婉兮放下手中的布巾,上前两步,将小手置于他的大掌中,胤的目光看向她,瞧见她眼底关切,不由地出声道:“不过是小人作祟罢了。”

“小人?”婉兮一脸惊讶,显然是没有想到胤会这样形容对方。

“弘今日告诉爷,弘晖身边的人在挑唆他们的关系,用心很是险恶,若非爷平日里教导提醒,怕是真要着了他人的道。”胤面色冷凝,眼里闪过一丝不满,想来对于有人对他的儿子很是不悦。

婉兮闻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整个雍亲王府跟她有过节的就只有四福晋乌拉那拉氏,相较李侧福晋的有眼色和识实务,乌拉那拉氏显然有些太过自信了。也许不是自信,只是惯性地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她自己就是上等,然后他们这些人不是中等就是下等,然后理所当然地应该比她差,或者应该由她来支配。

简单来说,那就是矫情是病,得治!

“爷说得这个小人应该是四福晋吧!虽然妾身不懂四福晋为何同八福晋一样讨厌妾身,但是妾身知道四福晋是看不起妾身这个侧福晋,再者便是弘晖对妾身的依赖。”都说最了解你的人不一定是你的亲人,而是你的仇人。婉兮和乌拉那拉氏从不相干的人变成死敌,说到底还是四福晋能作。

婉兮原本以为比起作妖,她称第一,无人敢称第二,后来才发现她能作,只是顺着那些作死的人把他们往死里作,而四福晋和八福晋纯粹是吃饱了撑着,太把自己当回事。至于董鄂氏,那完全就是蠢死的,一味地被人当***使,最终才落得这般下场。

“哼!她这是自作自受,一味地想要名声,为此不仅置四哥的名声于不顾,甚至于四哥子嗣不利,更置弘晖的安危于不顾,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脸面同四哥并肩前行,有什么资格换得弘晖的敬重。说穿了,她心里就只有自己。若不是被四哥看穿,甚至冷落,她会心虚,会嫉妒,会想对付你?”胤似笑非笑地看着婉兮道。

“是,爷说得对。”婉兮脸上露出一抹甜腻的笑容,声音软糯糯地道。

对于胤的说法,婉兮是一百个赞成。事情可不就是这样么?她的重生使得很多事情的发展轨迹出现了变化,特别是跟婉兮紧密相关的,比如胤。

上一世,胤同雍亲王是敌对关系,两人从一开始的小矛盾到后来的不死不休,双方斗得狠,连手下留情都做不到,又何谈互相帮助。这一世,因着婉兮的关系,雍亲王和胤反其道而行地凑到了一块,两人打开心结,又结成同盟,胤自然要对雍亲王的事情上心,而首当其冲就是雍亲王的子嗣问题。

别看阿哥众多,但是有嫡子的并不多,雍亲王是其中一个,可若不是有胤间接点醒,又在最恰当的时候送到胤府里来,弘晖怕是难以保住。毕竟乌拉那拉氏的手段太阴损,怨不得后院的女人都想断她的根。

婉兮间接地保下了弘晖,自然会使得雍亲王看重或者感激,但这份看重和感激落在被冷落的乌拉那拉氏眼里就是错。

虽然乌拉那拉氏心里清楚会走到这一步,她自己的责任要占一大半,但是人就是这样,即便知道自己有错,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承认的。而乌拉那拉氏更直接,把所有的错全部归纳到了得了胤感激和弘晖依赖的婉兮身上。这才有了之后的种种。

“妾身就不懂了,那外在的贤名有什么用?是能吃还是能喝,又或者能换来爷的宠爱?不,不能,但是四福晋还就为此肯牲一切,甚至想方设法地要妾的命。”婉兮趴在胤怀里,声音里透着一丝迷茫。

婉兮会这样也是由四福晋想到了自己,上一世她可不就为了外在的名声隐忍至死么?说来,她和四福晋最大的差别是,一个为了外在的名声害死了自己,而另一个为了外在的名声拼命地去害别人。

“傻丫头,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容易满足。”胤轻笑一声,大掌轻拍她的肩,心里却暗自琢磨着要如何给乌拉那拉氏一个教训。

乌拉那拉家显然是没有打击的必要,自打费扬古过逝之后,乌拉那拉家的小辈里就没出什么亮眼的人才,虽然有乌拉那拉氏这个四福晋撑着,可不能否认的是乌拉那拉家还是没落了。原本胤是想借着打击乌拉那拉家来警告四福晋的,现在瞧着,四福晋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在乎娘家。弘晖不能动,乌拉那拉氏还不能死,那就打击她手中的势力。

没银子没人,空有一个雍亲王福晋的名头,怕是很难再风光才是。

婉兮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躺在胤怀里,等胤回神,才发现这个娇气包一般的女人已经睡着了。无奈地笑了笑,胤将人抱到床榻上,替她盖上被子,这才在她身边躺下睡觉。

那天之后,婉兮和胤都没有再提及乌拉那拉氏被地里指使人挑唆弘他们的事,两人默契的好似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不过之后婉兮听说四福晋的嫁妆铺子连连亏损,就知道是胤出的手。

“四福晋没动静?”婉兮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拿着剪刀的手微微顿了顿,随后才将手中的鲜花枝桠修剪好插到花瓶里。

听雨微微愣了一下,有些后知后觉地道:“她还能有什么动静?难不成她做生意还能比主子爷更厉害?”

从听雨的话里不难听出一丝傲气,只是这个傲气针对的是胤不是她自己。

婉兮低着头,真心没有想到听雨这个怕胤怕得要命的丫头竟然这般推崇胤,“本侧福晋说得不是这个,是问她有没有想法阻止,比如找雍亲王哭诉什么的。”

“哭诉?她还有脸?”瞪着双眼,听雨一脸不可思议地道。

婉兮‘咔嚓’一声,又剪了一枝花,不过听了听雨的话,却是一脸的哭笑不得,“怎么说话呢?跟嘴里长了刺一般。”

听雨拽了拽手中的帕子,有些别扭地嘟囔道:“奴婢才没有嘴里长刺,奴婢就是看不惯她总是无缘无故地找侧福晋的茬。”

婉兮轻笑一声,却并未责怪听雨,只是抬起头来叮嘱她道:“不管你嘴里是真没长刺还是假没长刺,你这张嘴啊都得注意些,在这清漪院里说说没事,可到了外面,就得管住自己的嘴,否则真惹出什么麻烦,本侧福晋可不一定能保住你。”

她一向喜欢把丑话说在前面,而且会敲打听雨也是为她好,毕竟她们身处的是个是非圈。

“奴婢明白。”听雨冲着婉兮行了一礼,那恭恭敬敬的模样,显然是把婉兮的话给听进去了。

雍亲王府里,胤看着过来找自己的胤,原本想让苏培盛张罗着跟他喝上一杯,谁知还没开口,就见胤扔了个盒子在书桌上。打开一看,面前都是地契、店契之类的东西,一时间看得胤颇有些哭笑不得。

“九弟,这是何意?”胤并没有动盒子里的东西,而是指着盒子里的东西抬头问他。

“乌拉那拉氏的嫁妆。”胤挑挑眉,直接坐到一旁,一脸不以为然地道。

胤点点头,并没有因此而接受,相反地直接看向胤道:“九弟,你应该说这些曾经是乌拉拉氏的嫁妆,而现在是你的东西。”

胤端着茶盏轻呷一口,入口的茶香让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不少,“这些都是给弘晖的,四哥先替他收着,至于爷,压根就不缺这些东西,是特别喜欢看人绝望的样子。”

胤知道胤在说什么,前段时间乌拉那拉氏指使人挑唆弘晖和弘他们的关系,胤也十分震怒,之后很是动作了一番,将乌拉那拉氏安插在府里的人一次清了个干净,至少表面上都干净了,私下里如何,看得就是乌拉那拉氏的本事了。

“九弟,这些你拿回去,乌拉那拉氏既然做错了,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没得让你忙活一场却什么都不得的。”胤伸手把盒子关上,然后往胤的方向推了推。

“四哥,这些不是给你的,也不是给乌拉那拉氏的,而是给弘晖的。难不成四哥还能拦着我这个当叔叔的给自己侄子一点小东西。”胤看也不看那盒子一眼,看脸上的神情就知道他是不会把东西收回去的。

一点小东西。

胤一阵苦笑,这些东西可不少,即便是对于他这个雍亲王来说。不过换成胤,他还真就有个资格说这种话。

“既然不要,又为何要花这么多的心思去争。”胤一脸无奈地将盒子推到书桌的一角,抬头的瞬间,看向胤的目光里满是无奈。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