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五章 落井下石的最后一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哟!人人都道姐姐病重,妹妹瞧着,姐姐这精神好得很嘛,中气十足的,比那男人不差。”玉惠一开口,那真是半点情面不留,只差没说董鄂氏在装病了。

董鄂氏闻言,下意识地抬头望了过去,只见玉惠身穿一件茜红色的旗装走了进来,旗头上精致的珠宝首饰不难看出玉惠如今的风光。若是关系亲近的亲姐妹,怕是要为对方高兴一番,可换成董鄂氏,她只觉得这一幕无比的刺目。

“你……咳咳”董鄂氏说话太急,一下子被口水呛到,整个人咳得撕心裂肺。

一旁的珍珠和胭脂虽然怕被董鄂氏责罚,却依旧上前两步,一个轻拍她的背,一个帮她倒了杯温水,小心翼翼地喂她喝了几口,这才让她止了咳。

玉惠却看不得董鄂氏好,若是可以她恨不得董鄂氏死在她面前,但是她知道不可能,一如她姨娘拿了管家权,她亦不能要了伊尔根觉罗氏的命一样。不过眼瞧着往日风光无限的董鄂氏变得这般落魄,她只觉得自己这一趟走得真真值得。

“贱|人,给本福晋滚出去。”好不容易止住咳的董鄂氏也不客气,开口就便赶人。

自打八福晋死后,她就再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睁着眼睛竖着耳朵的,就怕下一刻康熙就派人来取她的命了。病倒之后,汤药就没断过,可即便是这样,她的身体却一直没好,相反地越来越弱,这让她十分地烦躁,脾气也变得越来越不好。

现在瞧见比自己风光的玉惠,内心压抑的黑暗情绪瞬间爆发,脸上更是露出狰狞扭曲的神色,状似恶鬼,倒是把玉惠吓了一跳。

“哎哟喂,姐姐都沦落到这份上了,这脾气还这般让人厌恶。也难怪,像姐姐这样心思歹毒的女人,怕是连阎王爷都不敢收,何况***人。不过瞧你这精神奕奕,恨不得上演全武行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想直接弄死你呢!”玉惠甩着帕走到董鄂氏对面,身后的丫鬟很是有眼色地端来一张圆凳,玉惠直接坐了上去,说出的话不仅句句带刺,整个人还表现出一副恨不得直接上前掐死她的样子。

董鄂氏看着不知客气为何物的玉惠,才发现玉惠的穿着打扮比她想象的还要精致,之前只是粗略地看一眼,内心的嫉妒便犹如喷泉一般,止都止不住,现在看清了才发现玉惠的穿着打扮均属上层,不说跟她这个皇家福晋相提并论,可是这身打扮比之她额娘也不差,这说明玉惠的日子比她们预料的过得好千倍万倍。

“你这个贱|人,无非就是小人得志!本福晋告诉你,你再得意,你也得被本福晋踩在脚下,你姨娘那个老贱|人也得被本福晋的额娘踩在脚下!”董鄂氏似气急了一般,双眼通红,面色狰狞。说话间,她猛地抓住一旁的茶盏朝玉惠头上掷去。

玉惠微微偏了偏头,茶盏正好从她耳边飞过,落在她身后,但是茶盏里溅出的几滴茶水落在她身上却带着灼热的痛楚,由此可鉴,茶盏里是滚烫的茶水。若是她没有躲过,指不定她这张脸就毁了。

玉惠冲着董鄂氏冷冷一笑,低声道:“姐姐还是一如既往地歹毒,做事丝毫不留余地。也对,你要是懂得留余地,你也不可能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瞧瞧,往日门庭若市的院子,现在还有谁来?没有,一个没有,因为大家都知道你失宠了,没用了。”

董鄂氏听了她的话,只觉得喉间一阵腥甜。别看她刚才张牙舞爪的,实际上只是因为心里憋着一口气。此刻听到玉惠毫不留情的戳穿她一直不想面对的事实时,浑身的力气好似都被抽走一般,让她连反驳玉惠的心力都没有了。

是啊!圣上都已经定了她的死罪,她可不就已经失宠了,没用了么!

玉惠见刚才还恨不得扑过来把自己撕碎的董鄂氏,一下子像被戳破了气球一般,失了动力,嘴角的笑意不由地深了许多。

“知道吗?这都是你应得的。你也好,伊尔根觉罗氏也好,都不会有好下场。只可惜我不能亲自送你们母女上路,更不能动手对你做点什么,但是我会一直看着,看着你怎么死,看着属于你的一切怎么变成别人的。”玉惠站起身,一步一步地走到董鄂氏面前,然后慢慢地俯下|身,紧盯着她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诅咒她道。

她们曾经受到过的那些伤害不是时间能抹平的,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唯一能让她们觉得安慰的大概就是董鄂母女的死。

“贱|人,闭嘴!”董鄂氏瞪大双眼,太过激烈的情绪让她又咳了起来,那撕心裂肺的咳嗽好似要把心肺都给咳出来一般。

“呵!难道我闭嘴就能改变一切吗?看来姐姐一如从前,不只喜欢欺人还喜欢自欺。”玉惠伸手理了理耳边的鬓发,嘴角微微上扬,可给人的感觉却冷冷的,透着一丝寒意。“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咱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最多就是你死的时候,妹妹来看看你到底死得有多惨。”说罢,玉惠连头都懒得回,转身带着两个丫鬟就直接离开了。

董鄂氏瞪着玉惠的背影,那副似乎要把两个眼珠子都瞪掉的架势,最络使得她喷出一口鲜血来,然后软软地倒了下去。

她静静地望着帐顶,屋里的一切都一如昨天,可她却再也没了从前的风光,似乎她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捡来的。若她够有骨气,她也许应该像八福晋那样死得轰轰烈烈的,但是她没骨气,她舍不得死,所以她苟延残喘,一天挨过一天,就算辛苦,就算觉得煎熬,她依旧希望自己能活下去。

但是,今日玉惠的到来,无不在说明她离死不远了,她会来无非就是要送她最后一程。

从正院里出来,玉惠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清漪院里打了招呼才离开。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郡王府门口会遇上刚刚回来的胤。

胤没有注意到要上马车的玉惠,从马上一跃而下便直接进了府,期间连张望一下都不曾。可玉惠看着这一幕,却觉得这一切是真的结束了。

婉兮听说玉惠走了的时候,便猜到这对姐妹之间的恩怨到这里恐怕是要告一段落了。不过转头的瞬间听闻正院叫了府院,不由地撇了撇嘴,暗骂一句矫情。

“这福晋是不是太娇弱了一点,才跟自己妹妹见一面就唤大夫,啧啧,这脑子还真跟常人不一样。”婉兮瞧着董鄂氏那副总是喜欢吃力不讨好的行事作风,心里真心嫌弃。

有能力的时候,用尽全磋磨别人,不管对错好坏,只顾一时开心,现在落魄了,自然也就怪不得曾经被她奚落欺负过的人反过来落井下石了。

“侧福晋,听说福晋被索绰罗夫人气得吐了血。”听雨一脸兴奋的样子,知道的人还以为她遇见啥好事了。

“不是还没死吗?瞧着吐了血比没***时还能作,这就说明人家身体好着呢!”婉兮嗤笑一声,显然是瞧不上董鄂氏的那些小计量。

听雨跟在婉兮身后,连连点头,很显然是觉得婉兮说得对,一旁的听琴虽然没有点头,不过看表情也是赞同的。

这世上一报还一报,才是公平,没得总让恶人占上方,毕竟死后如何对受伤害的人来说只是一句空话和无用的安慰。

“听雨,找个机会接触一下福晋身边的两个大丫鬟,看看她们是否愿意投诚,若是愿意,本侧福晋也想像索绰罗夫人一般送福晋最后一程。”似突然想到一般,婉兮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意,缓缓地说道。

听雨得了婉兮的吩咐,立马一脸高兴地往外跑去。听琴想拉她,却不想她跑得太快,一下子就没了人影。

“侧福晋……”听琴看着婉兮,张了张嘴想要替听雨解释,却不想对上的却是她愉悦的笑意。

“听琴,我说过在我面前可以自在些,就像听雨一样,没那么多的顾忌。”婉兮伸手拍了拍她的手,笑着叮嘱一句,转身便着屋里走去。

自打两次行刺之后,婉兮对于舍命保护自己的听雨和听琴就多了别样的亲近,若说以往比对听竹她们还有一丝距离,那么现在婉兮对于她们和听竹她们再无不同。

听琴望着婉兮的背景,神情微怔,待回过神,脸上第一次露出灿烂且无负担的笑容来。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侧福晋已经认可了她们。

胤一回来就听说了玉惠过府探病的事,她是真心探病还是别有目的他一点都不在乎,他只在乎婉兮有没有受委屈。得知她礼数周全,没有半点怠慢婉兮的意思,胤满意地点了点头,至于董鄂氏请了府医的事,胤听完仅仅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一句。

这差别看得跟在胤身后的林初九都想替董鄂氏哭上一场,这是做人到底是有多失败,才会让人连问都不想问上一句。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