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人心肮脏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六章 人心肮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院里,珍珠和胭脂好不容易才侍候董鄂氏睡下,两人看着满地的狼籍,心里一阵酸楚,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

两人一脸苦笑地守在门口,还没站好便见一个小丫头跑了过来,往珍珠手里塞了张字条,随后便急急忙忙地走了。珍珠和胭脂对看一眼,并没有去追个小丫头,而是下意识地将字条给收了起来。

后院有后院的生存方式,不管是忠心为主还是另寻他路,明面上大家都摆着一样的姿态,至于私下里究竟是真的忠心为主还是嘴上说说,大概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胭脂,你先守着,我先看看,然后回来跟你说。”珍珠四下张望了一下,见无人注意她们这边,不由地低声同身旁的胭脂说道。

“你去吧!”胭脂点了点头,示意她快点去。

如今的董鄂氏比起从前更加阴情不定,行事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又总是会伤。

珍珠快步回房,关上房门,打开字条,看清内容的那一瞬间她几乎快要以为自己看错了。眨巴眨巴眼睛,看一遍又一遍,确定不是假的,她不由地哭出声来。

那种等死的感觉,不是当事人绝对不会知道那种感觉有多可怕的。若董鄂氏是一个好主子,也许珍珠和胭脂会心甘情愿地陪着她一起赴死,可惜董鄂氏并不是一个好主子,为人不仅自私恶毒还愚昧无知,而正因为如此,她身边的人从开始忠心到现在的各奔东西,谋求的不过是一条出路。

狠狠地哭了一场,珍珠回过神,收拾好情绪,然后去找胭脂,低声说了字条的事,惹得胭脂也红了眼眶。这段时间,董鄂氏把她们往死里整,就好似最后的疯狂,死前也要拉上两个垫被。为此,她胆战心惊,一面要***着侍候董鄂氏,一面又拼命地想要逃脱这样的命运,整个人都快疯了,但是却一点办法没有,好在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去吗?”胭脂看向珍珠,轻声问了一句,声音透着一丝慌乱和不易察觉的急迫。

“去。也许这就是咱们姐妹俩最后的机会了。”珍珠眼神复杂地瞄了一眼内室的方向,随后一脸坚定地道。

还不等天黑,董鄂氏借着喝药的事又闹了一回,这一次,不管是珍珠也好,胭脂也罢,内心那一点点愧疚便被她成功地消磨掉了。

婉兮这边,将事情交给听雨之后便没再多问,她对于听雨的能力是相信的。有道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听雨能为她豁出命去,她又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反而是听琴,借着晚膳时间提醒了听雨几句。

听雨看着跳脱,可心里也有一杆秤,知道听琴是为她好,也很认真地点了头,表示会谨慎行事的。

正院里的人,在没有明确她们真实的用意之前,的确需要小心,毕竟能在后院生存的人,信义什么的,其实就是表面的一层皮,说揭就揭,着实不能太看重,所以谨慎一点还是没错的。

这不,用过晚膳,听雨跟婉兮请安,打过招呼后,便直接出去了,替换她来侍候的也是婉兮用惯了的听兰。

话说,这些听字辈的丫鬟,自打听竹有了归宿之后,一个个的都被婉兮给配了人。当然,经历了这么多,婉兮不可能不顾及她们的感受,只是这些丫头性子也憨,明明那么多的人选,明明可以成为官太太,这些丫头们偏偏不选,硬是要留在郡王府里侍候婉兮。婉兮心里感动,再三劝说也没能让她们改变主意,最终还是顺了她们的意,但是在挑选人选上婉兮自然就更为注意了。

侍卫、掌柜、幕僚等等,可不是长得好受重用就可以的,关键还是得她们自己满意,对方人品过关。也不知是不是胤独宠的关系,婉兮对这些人也各有试探,若真是那贪花好色之辈,她是不可能将这些名为丫鬟实为姐妹的人嫁给对方的。

为此,婉兮也真真是操碎了心,可就是如此,她这身边算上听雨听琴这两个嚷嚷的不想嫁的,也还有四个丫鬟到了年纪还没许人,***的年纪尚小,反而让婉兮有个缓冲的时间。

听琴将泡好的茶盏放在婉兮手边,见她手里拿着府里未婚侍卫等人的信息,嘴角不由地上扬,眼里满满都是透着一层化不开的笑意有这样的主子是她们之幸。

“听雨出去了?”婉兮头也不抬地问道。

“是,已经出去了。”听琴如实回答道。

婉兮没有深问,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些人选的信息上,认认真真地看了,再认认真真地挑。

花园假山角落里,听雨看着摸黑过来的珍珠和胭脂,眼睛一亮,忙对着她们挥了挥手,珍珠和胭脂见状,立马猫着身子凑了过来。

“听雨姐姐。”珍珠和胭脂见到听雨,声音哽咽地喊了一声,便已经泣不成声了。

所有的委屈只有自己受过才知道原谅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对于董鄂氏,两人真的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能忍到今天对于她们来说就是极限了。

“奴婢和胭脂的处境你都知道,福晋那边,不管结果奴婢她根本意识不到真正的问题在哪里,甚至有种破罐子破摔架势。正院里有门路的都走了,像奴婢和胭脂这样的丫鬟,顶着大丫鬟的名头,却被磋磨的不像样子了。”珍珠边说边掉泪,她们在董鄂氏身边真的过得不易,就是董鄂氏最风光的时候,那出头的也不是她们俩,后来尹嬷嬷和佟姑姑退了,她们的日子就显得更为艰难了。

听雨蹙着眉头,她倒是知道正院的一些情况,主要是董鄂氏的情况。她本想着沦落到这样的处境,董鄂氏至少会老实一点,但是现在她听着这董鄂氏乎是死到临头仍不悔改,继续在作死的道理上一去不回头。

“珍珠姐姐,你们也别叫我姐姐,说到底我入府晚。不过这不是重点,福晋那边的情况想必没人比你们更清楚,侧福晋和福晋之间的那些仇怨也都是由福晋一手挑起的。闹到现在,即便侧福晋什么不做,福晋怕是也活不长了。”听雨说着悄悄打量了一眼珍珠和胭脂,见她们一脸黯然的模样,便知道自己的话她们是听进去了。

珍珠和胭脂对看一眼,原本心里就觉得的委屈,此刻听了听雨的话,觉得有一的同时,更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一时间,两人的眼泪不禁掉得更欢了。

“唉,你们先别哭啊!虽说我想帮你们,可是只要圣上不派人来,福晋依旧活着,纵使我有心帮你们,你们也走不成啊!”听雨故作为难地话让珍珠她们猛地抬头,只是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复杂,有挣扎,有希望,最后又归于平静。

“听雨姐姐,只要你们帮我们姐妹俩离开正院,无论你有什么要求,珍珠我在所不辞。”珍珠看了胭脂一声,手碰到胳膊时引起的痛楚让她微微皱了皱眉,最后咬了咬牙,直接说道。

珍珠对胭脂使了个眼色,胭脂立马同珍珠一样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虽说她们两人确有犹豫,害怕婉兮要董鄂氏的命,但是事到如今,她们已经没有选择了,况且她们主仆之间的感情其实就有一纸***契而已,没有***契,谁又愿意留在董鄂氏身边。说到底,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珍珠和胭脂即便没有大志向,可人想活着就是本能。

“珍珠姐姐,你们也不必担心,侧福晋没想多此一举要你们害福晋的性命,侧福晋不过就是想像索绰罗夫人那样出上一口恶气,毕竟福晋的所作所为的确让人鄙夷。”听雨瞧着她们略显惶恐的模样,认真地说了一句,显然是为了让她们安心。

珍珠和胭脂闻言,都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毕竟她们两人除了仗势得点好处,还真没害过什么人,献策、办事有尹嬷嬷和佟姑姑在,根本就轮不到她们。是矣,得知不要董鄂氏的命,她们还真是放心不少。

听雨交代了一些话后,三人便匆匆告辞往不同的方向走了。

听雨回到清漪院时,得知胤还在书房,立马跑到婉兮面前去邀功,听琴看着她这得瑟的样子,倒也没拦着。

“说吧!她们两人可都答应了?”婉兮放下手中的针线,笑望着听雨道。

“答应了,答应了。若不是跑今天这一趟,奴婢还不知道福晋到了这地步还折腾人呢!”想到珍珠她们说得那些话,听雨觉得这福晋还是早点死了的好,这样也能少祸害别人。

婉兮闻言,冷哼了一声,低声道:“若有一天福晋不折腾人了,那必定是她死了。像她这样的人永远只想着自己,何曾想过别人。既然都已经***了,那就干脆让她没那么多精力折腾,反正这正院里的人都在磨洋工,没必要一边受罪还一边用心侍候。”

听雨一听,顿时觉得自家侧福晋说得真是太有道理了。虽然奴大欺主不是好事,但是主子不仁,也不怪别人不义,何况董鄂氏这种人从来就没对人好过。

“侧福晋说得对,不说谋害,让她吃点苦头还是可以的,毕竟像福晋这么歹毒的人,世间少有。”听雨点了点头,心里琢磨着明天再跑一趟,给福晋添点堵。

“是吗?不是世间少有,而是人心肮脏。福晋总想着自己,自然不看不到别人,再加上出身家世,总以为自己就是最好,别人就理所应当地给她付出一切,她能不狠,能不毒吗?也罢,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婉兮听了她的话,不由得冷笑一声,思及上一世,她只差没说可不就是上天让她回来讨个公道的吗?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