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扣帽子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九章 扣帽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院里,伊尔根觉罗氏一边安抚董鄂氏一边在心里琢磨着到底要怎样才能引得胤松口帮忙。当然这也是在董鄂氏没有说实话的情绪下,若是伊尔根觉罗氏知道董鄂氏的这个下场是胤亲自求来的,她怕是就不会再抱任何希望了。

“如何?”眼见珍珠回来,伊尔根觉罗氏不待她行礼,便出声问道。

“回夫人,奴婢派人去给尹嬷嬷送了消息,嬷嬷说近来清漪院里看管颇严,得晚上才能出来。”珍珠看着伊尔根觉罗氏,将听雨先前说得那些话一一转述给她们听。

伊尔根觉罗氏还没有反应,董鄂氏就已经先行叫嚣起来了,“放肆,什么白天晚上,狗奴才,让出来还那么多话。”

“闭嘴!”伊尔根觉罗氏气急败坏地喝斥一句,见董鄂氏一脸委屈的样子,一脸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到底没有弄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别说尹嬷嬷她们现在不能来,就是不想来,你又能怎么样,追到清漪院里却闹吗?都知道她们是郡王爷要去的人,你再闹苦得也只有你自己。”

对于这个女儿,伊尔根觉罗氏是真真操碎了心,可偏偏她就是没学到她半点精明的地方。

“可是……”董鄂氏还想狡辩,却让伊尔根觉罗氏给打断了,“你是不是认为我就一定有办法救你!那我告诉你,不一定。下旨意的是皇上,谁敢轻易抗旨,再有连八福晋都做不到,你认为我们的希望有多少。”

“怎么就不行了呢!额娘,你一定要想办法,一定要救我啊!”董鄂氏着急地抓着伊尔根觉罗手道。

伊尔根觉罗氏没再说话,只是一脸沉默地坐在一旁,想来她心里对于这件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良久之后,她才道:“这件事我得好好谋划谋划,你什么都不要管,好好养病便是。”

珍珠看着若有所思的伊尔根觉罗氏,心里‘突突’跳个不停,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安。

那天之后,郡王府慢慢地又恢复了平静,董鄂氏依旧窝在正院里养病,没再踏出一步,不管是有客来还是邀请她去,她都避而不见,此举让婉兮都觉得有些侧目。原本她还以为董鄂氏会趁着康熙的人未来之前,拼命地找出路呢!现在看来伊尔根觉罗氏,果真是有城府的,瞧瞧,只来了一趟,就把及近疯狂的董鄂氏给安抚好了。

对于珍珠、胭脂频繁出现在清漪院附近的事情,有听雨在,婉兮倒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这看似平静的波澜下总让她觉得有一丝不安在发酵。

“侧福晋,你说这董鄂夫人到底打着什么主意,总让珍珠她们往这边跑,拉着尹嬷嬷她们,尽问没有用的问题就能解决问题了?”听雨将刚炖好的燕窝端来放到婉兮面前,小脸上满满都是疑惑。

她可是在皇宫里摸爬滚打过的人,可是现在她都被伊尔根觉罗氏的举动闹得有些不明白了。就好像现在的平静都只是表面,为得是遮掩平静下面汹涌的波涛。

婉兮尝了一口面前的燕窝,火候刚刚好,味道也不错,是按照她的喜好来的,偏偏她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当然不能解决问题,说不准这一切都只是表面功夫,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声东击西,引开我们的注意力。”婉兮放下手中的调羹,拿着帕子轻轻擦拭了一下嘴角,淡淡地道。

听琴站在一旁,拿着正准备替换的花枝微微一顿,脑子里想到的却是一一过滤清漪院里所有的丫鬟小厮。不要以为是清漪院的就一定都是忠心的,不说大格格身边的人,就是清漪院外围的丫鬟小厮,多数都是出自于内务府,即便有经过挑选,可谁能保证这些人就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相较听雨的大大咧咧,听琴同听竹明显属于行事谨慎的人,特别是听竹,她从小就伺候婉兮,即便嫁人了,她也把婉兮的命看得比自己重要。虽然婉兮现在在郡王府的地位很高,仅次于胤,可就是因为太受宠,才要比从前更谨慎,更小心。

“侧福晋的意思是董鄂夫人她们在静待时机。”听琴将花枝统统插到花瓶里,轻声问道。

婉兮拧着眉头,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的神色,语气淡漠地道:“不是静待时机,而是暗地里已经在谋划了。依董鄂夫人的心机手段,在得知福晋即将被赐死的情况下,一个母亲怎么可能如此平静,最大的可能就是她在筹谋。”

听雨闻言,一脸恍然大悟地道:“侧福晋这话有理,正院那边瞧着没啥,实际上小动作不断,若非珍珠她们和尹嬷嬷她们都没有继续掺和的心思……”

“这话还是不要说得太早,珍珠她们或许只是想要借此摆脱现在的处境,但是尹嬷嬷她们却不一定,毕竟她的家人还都捏在董鄂夫人的手里,要反水也不是不可能。”听琴出言打断听雨的话也是想提醒她不要掉以轻心。

听雨听了听琴的话,不由得撇了撇嘴,虽然觉得有道理,不过她不会承认的。说来尹嬷嬷的态度的确有些奇怪,下回将她和珍珠分开问,不给她们交流的机会,指不定能发现什么猫腻也说不定。

但是她严惩怀疑伊尔根觉罗氏会把这样一个人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听琴瞧着她这怪模怪样的表情也不恼,她重在提醒她,而不是为了拆她的台,“你心里有底就行,毕竟这来侧福晋身边真的发生了不少事情,再来,别说侧福晋,就是咱们怕是也没这个脸再留在侧福晋身边了。”

听琴话音刚落,内室便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内室侍候的听竹、听雨以及听兰都是一脸的怔愣,随后一起点了点头,显然是赞同听琴说得这些话的。

婉兮坐在一旁,拿着话本子的手微微一顿,她以为前几次的事情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在看来这几个丫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甚至受到的影响比她还大。

“好了,这些事情小心为上,但也不必太过计较,毕竟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婉兮瞧着她们严阵以待的模样,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轻声安抚道。

听雨她们听了她的话,表面上都纷纷说没什么,但是心里却认定了要多加防范的事实。

“什么千日做贼,千日防贼的?难道又有不长眼的人上门来找麻烦了吗?”突地,一道低沉又富有磁性的男声传来,打破了内室的沉静。

男人的话音刚落,一抹颀长的身影便自门口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听雨等人一见胤,不管是站着的还是蹲着的,纷纷起身上前俯身行礼。

婉兮坐在炕上,手里拿着话本子,小脸上还带着一丝讶意,显然是没有想到胤会在这个时候过来。等她回神想起身行礼时,胤已经上前两步,直接坐到她身边了。

“也没有旁人,不必事事都依着规矩。”胤脱了靴子,直接上炕,那随意劲哪里还有在外时的冷傲清高。

因着重活一世的关系,这一世的婉兮可比上一世想得开多了。规矩礼教,嘴上说说,外面让人挑不出礼便是,至于在自己的地盘,胤不许,她没必要上赶着委屈自己给人行礼。

两人面对面地坐着,听竹很快便将沏好的热茶送了上来。婉兮侍候胤擦了手,将帕子交给一旁的听雨,然后伸手将嘴上的热茶往胤面前推了推。

胤端过面前的茶水呷了一口,茶水独有的清香漫过咽喉,让他略微有些发干的喉咙得到了舒缓,原本绷得有些紧的面容也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爷刚才问的,娇娇可还没回答呢?”胤放下手中的茶盏,抬头的瞬间,目光落在婉兮的脸上,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似在等她的***。

婉兮见他如此执着,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她不想随意给别人扣帽子,一如上一世她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给扣上的帽子,别说她没做过,就是听都没听过。现在轮到她了,她也没那么好心帮着别人解释,毕竟伊尔根觉罗氏的确是有心对付她。

胤见婉兮不吱声,还以为她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不由得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轻声道:“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前几天董鄂夫人不是想方设法过府来探望福晋么?据妾身所知,董鄂夫人似乎是想在大格格身上下功夫,从而让爷为了大格格帮福晋求情。”婉兮身子微微往前倾,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只隔一个手掌时,这才停下来,实话实说道。

伊尔根觉罗氏过府之事胤还是知晓的,甚至一开始他还因为她借递拜帖之事往婉兮身上泼脏水,可以说在董鄂氏耗尽他的耐心之后,伊尔根觉罗氏亦让他动了杀心。

“想得倒是挺美。看样子之前的教训不算深刻,否则她也不敢在触了娇娇的霉头之后,再来算计爷。”胤拧着眉,原本还算惬意的神情瞬间变得有些冰冷起来。

婉兮一听他这话,手微微顿了顿,眼里却浮现出一层笑意。她就知道之前伊尔根觉罗氏逼迫她点头的事肯定被胤记在心里,现在瞧着胤心她的不满并不比董鄂氏差,甚至还深了几分。想来这次,她要是老实也就罢了,不老实怕是也难逃一劫。

也罢,若她真的敢对大格格或者说对她的孩子下手,不用胤,她也会送她跟董鄂氏一起去阴间团聚的。

“看爷这话说得,指不定人家就是母女情深,为了女儿,啥事都敢做呢!”婉兮笑着看了胤一眼,语带调侃地道。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