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九十章 泼脏水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章 泼脏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爷这话说得,指不定人家就是母女情深,为了女儿,啥事都敢做呢!”婉兮笑着看了胤一眼,语带调侃地道。

婉兮这话不带任何恶意,只是纯粹想看看胤对这件事的容忍度。毕竟一次弄死人家母女二人,听着怎么都有点惨绝人寰的感觉。

同胤过了两辈子,婉兮自认还是有几分了解他的。但是胤的脾气的确有些阴晴不定,做事十分随性,所以谁也不能保证他一直都是这个想法。就好比上回在宫里,她以为他又要为了大业忍下一切的时候,他偏偏就求着康熙定了八福晋和董鄂氏的死罪。

胤见她这副样子,眉头微挑,一脸不以为然地道:“既然啥都敢做,那自然也舍得自己那条命了。”

作死可以,只要把自己的命一并作进去,那也没谁会拦着你。

“爷今儿个怎么回来的这般早,事情都忙完了吗?”婉兮见状,不由得将话题往***方向转。

胤听她问,脸上浮现些许笑意,思及刚才在宫里听到的事情,低声道:“今儿个从宫里出来,李德全差人来说,宫里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董鄂氏也病了不少日子了,该处理一下了。”

对于董鄂氏,胤是真的没有丝毫耐心了,原本还想放任她的,偏偏伊尔根觉罗氏非要凑上来闹,为避免婉兮和孩子们再出意外,董鄂氏还是早早解决的好。

婉兮一听他的话,便知道董鄂氏的好日子到头了。若是上一世,她怕是想都不敢想,董鄂氏会有现在这样的下场。可是这一世,董鄂氏的的确确的输了,一如她上一世那般黯然退场。若不是最终收割她这条性命的人是康熙派来的,婉兮指不定还想大方一点,给董鄂氏也来一场送别宴,一如上一世她安排的整个后女人一起去‘送’她那般。

“福晋同妾身之间的恩怨很难化解,是矣,妾身也不想装着很大度的样子做不做的事,说不想说的话。妾身虽然从来没有想过把福晋给打下马,但是她要害妾身,妾身自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毙,任由她磋磨。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说是上天的安排,妾身不幸灾乐祸,但也不轻易原谅。”婉兮脸上的神色从一开始的复杂慢慢变得坚强起来,她语气中蕴含的坚强和坚持都让人觉得无比的心疼。

没有亲身体会过死亡带来的绝望,是不会知道那种感觉有多么让人恐惧的,至少经历两次,不,算上上一世,应该是三次了,所以她无论何都不可能有原谅董鄂氏的。

胤抬起头,对上她微红的眼眶和微微颤抖的身子,轻蹙着眉头,伸手的瞬间将她揽到怀里,面色却深沉如水。他以为这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很显然事情是过去了,但是留下的影响,短时间内怕是很难消失。

“不原谅就不原谅,这种事爷从来没想过勉强你,而且为了一个不知好歹的董鄂氏更是不值。事情会过去的,待董鄂氏走后,短时间内爷不会再娶继福晋,府里你多用点心。”胤拍拍她的背,声音温柔且着一丝安抚。

说到底,胤心里也是愧疚,愧疚于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也愧疚自己让她受了那么多委屈和伤害。

面对胤的安慰,婉兮心里还是很受用的,毕竟再强悍的女人也有需要依靠别人的时候,何况她本身并不是一个强悍的女人。

“爷这话要是让别人听见,人家还以为妾身是祸水,引得爷犯错呢!”婉兮轻笑一声,原本有些凌乱的思绪因着的话变得轻松不少,有些东西不去想还好,一旦想起便容易深陷其中。

胤瞧着她语笑嫣然的样子,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就怕她会沉浸在过去的伤害之中。虽然这段时间婉兮一直表现得很正常,同平日里没有丝毫分别,但是夜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会做恶梦,会哭,那种压抑的哭泣让他有种心被撕裂的感觉。

“是对是错,爷自有论断,不需要别人替爷下决定。”胤捏捏她的小脸,心里却对于想要扶正她当福晋的想法有了犹豫。

他不忌惮***人,但他一定得忌惮康熙。要说康熙是一个守规矩的人,偏偏他又做了很多不守规矩事,可要说他不守规矩,偏偏有的时候他又对某些规矩固执的要命。

若是***事情,胤肯定没有丝毫犹豫,但是涉及婉兮的性命,他不得不三思。说来,之前都是他想得太过理所当然了,认为婉兮有救驾之功,稍稍铺垫一下便能成事。现在想想,依着康熙多疑的性子,怕是会以为她在背后撺唆。

“董鄂氏她们的事,爷会让人盯着的,你这边也当心一些。”胤想了想,又出声叮嘱一句。

婉兮见胤对此事上心,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相比胤,她手中的势力显然太过渺小,顾及不了那么多的人,有了胤的许可,不管她要做什么,王安以及四个嬷嬷都会给她安排好。

两天后,伊尔根觉罗氏又带着大堆的礼品过来郡王府,这一次人家直接就杀到了大门前,明显就是想打婉兮的脸。好在婉兮早料到她会有此一举,早一步就吩咐门房了,是矣,伊尔根觉罗氏想借此往婉兮身上泼脏水的行为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对此,她自然不可能跑到清漪院里去闹,毕竟依着董鄂氏现在的情况,抓住对方的错处,指不定还能捞点好处,什么都没有抓到,指不定连自己的局面都保持不下无头骑士。

伊尔根觉罗氏吩咐珍珠她们多跟大格格接触,适当地提及董鄂氏,为得就是希望她能主动回正院去,即便是探望,只要抓住机会,运作的好,那也是可以闹出一些动静来的。

只是折腾了好几天也没能瞧出动静,有那么一瞬间,伊尔根觉罗氏心里都开始暗自埋怨大格格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了。亲生额娘遇难,想见她一面,还要三催四请不说,面还不一定见得上,这里面若不是有完颜氏的阻拦,就是这孩子根本对她亲生额娘没感情。

事实上大格格完全不知道这回事,对她而言,亲生额娘就像一个陌生人,凭白担了一个母亲的身份,却没给过大格格一丝关爱。尹嬷嬷她们自打到了大格格身边之后,是真对这个孩子有了感情。是矣,即便听雨暗示她们同珍珠等人多有接触,但是双方都默契地没有提过董鄂氏分毫。

伊尔根觉罗氏不明就理,自然会觉得大格格不好,但是心里的想法却悄然发生了变化。

这一次,伊尔根觉罗氏反常地没有留珍珠和胭脂在屋内侍候,而是单独同董鄂氏在屋里说话,至于母女俩到底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

珍珠和胭脂倒是想打听,只是这一次伊尔根觉罗氏明显在防着她们,连守门都让她带来的心腹一起,她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就算时不时地能听到屋里传来母女说话的声音,但是听不到内容更让人觉得心焦。

等婉兮听到听雨转述的时候,伊尔根觉罗氏已经带着她的人离开了,至于她这一趟过来到底所为何事,那就有她们母女二人才知道了。至于婉兮,她能做的只能是防范,毕竟人家什么都还没有做,她就急着往上撞,那不是自保,是自己往脏水里淌。

有了先前那一幕,婉兮心里清楚,伊尔根觉罗氏这是想拖她下水,否则不会直接堵在大门前,想借此给她泼脏水。不过她不急,该急的是董鄂氏,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了,只要她死,伊尔根觉罗氏就算有百般手段,那也使不到她身上来。

这日,婉兮抱着刚睡醒闹着小脾气的小儿子弘煦轻声哄着,小家伙撅着***嫩的小嘴,眼睛里还噙着两泡泪水,看着可怜又可爱,闹得婉兮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

弘煦以为婉兮再跟他玩,哼叽两声,胖胖的小胳膊便搂着婉兮的脖子跟她玩起亲亲来。正当***俩玩得开心的时候,就见听雨一脸惊慌地走了进来。

“侧福晋,不好了,大格格突然就昏迷了!”听雨语气十分地急切,脸上还带着一丝懊恼,显然她没有想到在她们紧盯之下,大格格最终还是出事了。

婉兮神情微怔,等反应过来,立马将怀里的弘煦交给一旁的高嬷嬷,无奈弘煦不放手。没法,婉兮只能抱着他往大格格所住的院子走去,听雨、听竹和高嬷嬷跟在她身后。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盯紧一点,尽量不要惊动茉雅奇的吗?怎么突然就昏迷了,她身边的人可都控制起来了。”婉兮一边走一边问跟在身旁的听雨。

听雨闻言,立马说道:“奴婢唤府医来诊过脉,说是中毒,但是大格格的吃食和衣物都检查了,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

婉兮的脚步猛地顿住了,脸色显得十分难看,脱口而出道:“让听兰过来看看,屋里屋外,任何地方都不要放过。”

“奴婢这就去。”听雨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又被婉兮给叫住了,“侧福晋?还有什么吩咐吗?”

“顺便让人拿对牌去请御医,什么人动得手,又有什么样的目的,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保住大格格的命。”婉兮冷声吩咐完,对着听雨挥挥手,抱着怀里的弘煦又继续往前走去。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