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76节 扑朔迷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76节 扑朔迷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往事如梦亦如幻。

    大明王见单飞居然能够将旧事重演,对单飞实在当作是神仙看待了。神仙要做什么,他大明王只有乖乖的跟着去做,再不敢对神仙大吼大叫。他内心着实是如那些跟着要饭的乞丐般,心道既然跟了这么久,总要讨两个钱才能不负此行的是不是?

    龙树得到了《大方广佛华严经》,夜星沉好像也得到点儿想要的东西。都说爱哭的孩子有奶吃,爱抱怨的手下才能升得快,你总觉得自己是辛辛苦苦的老黄牛,以为奉献就能感动上级,那实在是天真的想法,上级不把你宰了做牛排都算是仁慈之辈,要以老黄牛的精神博得升职加薪那是门儿都没有。

    大明王感觉老黄牛之类的话都是骗傻子的话,暗想夜星沉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龙树却是假装热心肠之辈,这二人各有显著的特点,单飞才会最先照顾这二人,自己要表现出什么样的与众不同,才能让神仙加以垂青,给点儿想要的好处呢?

    夜星沉的事情要完了没有?大明王一直只想着完结篇,很快得出个自认正确的推断——这叫婉儿的女子还是背叛了刘武,他大明王要是婉儿,也要背叛,刘武实在是无可救药了,胳膊如何能扭得过大腿?

    影像中的刘武却没有听到大明王的心声,在悔恨中难以自拔,“婉儿,我只恨明白的太晚了。如今的刘启不再需要我为他抵挡叛军,反倒怕我和刘濞一样要***,因此明里和我称兄道弟,暗地里却是恨不得我死的,他也一直想要逼死我。如今我身边都是刘启的密探,我能说话的人,也只有你和卜邑了。”

    大明王看着刘武的郁闷,倒终于明白为何这人就算怒吼也要压低了声音。

    “婉儿,你不会背叛我的,是不是?”刘武急切道。

    婉儿垂泪难绝,哽咽的点点头。

    刘武如得到保证般,欣喜的一把抱住了婉儿,低声道:“我本来以为再没有机会了,却没想到终于得到了最后的机会。”更是压低了声音,刘武几乎用蚊子般的声音道:“卜邑帮我求到了无间香!”

    单飞虽早知此事,闻言还是心中微震。

    婉儿娇躯一颤。

    刘武立即感觉到怀中女子的异样,捧着婉儿的秀脸到了面前,盯着婉儿的泪眼道:“婉儿,你不信我说的?”

    大明王看到婉儿双眼已是微有红肿,着实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暗想女人啊,你真的难看出她的内心在想什么。但从眼下来看,这个婉儿倒真的不像要背叛的样子,但就是这样的女人才最可怕了。

    婉儿苦涩道:“婉儿自从跟了王爷后,就一直信王爷说的每句话。无间香虽是玄奇,但婉儿相信王爷。”

    刘武喜道:“那你决定和我一起走了?!”他没有明言,单飞听了,却知道刘武早就希望利用无间来挽回败局,而且和婉儿商量过这个计划。

    婉儿哽咽道:“王爷,我们一定走到这一步吗?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方法。”

    刘武脸色倏然转冷,“你改变了主意?”

    婉儿怔怔的流泪看着刘武,哽咽道:“婉儿这条命本是王爷给的,王爷再要回去,婉儿不会说什么。”

    流年的七彩下,刘武眼皮微跳的动作在众人眼中都是清清楚楚,“婉儿,我只想问你一句真心话,你是否会跟我一块走?”

    婉儿盯着刘武满是杀机的眼睛,半晌才道:“王爷去哪里,婉儿就会去哪里。”

    刘武死死的盯着婉儿的眼眸,似在确定婉儿话语的真假。

    单飞见状倒是暗自叹息,心道听刘武这般自述,以前的刘武倒是极为心大,哪怕刘启做的再是出格,在刘武眼中都是当大哥看待。可被这个大哥背叛后,刘武对谁都难免疑神疑鬼起来。

    良久,刘武终于舒了口气道:“婉儿,你没有说谎。”

    众人一怔。

    刘武随即道:“你总有个习惯,有什么不想说的话,总喜欢回避,而不是正视我的眼睛,但这次,你没有移开视线。”

    婉儿神色更苦,“可婉儿总觉得,依仗那虚无缥缈的无间香……”

    “不用说了。”刘武烦躁道:“婉儿,无间香虽是飘渺,但已是我最后的一个机会。我没有机会了,在刘启的森严监控下,我根本没有半点机会了!我要报复,是刘启逼我这么做的!”眼中终有了泪水,刘武有些哽咽道:“婉儿,我不是不信你,可是……可是我真的很怕。”

    紧紧的再次抱住了婉儿,刘武颤抖道:“若你也不跟着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将来要发生的一切。”

    婉儿终于亦是紧紧的搂住了刘武,低声道:“王爷,你放心好了。婉儿一定会跟着你,哪怕是……死。”

    刘武感受着怀中女人的坚定之意,嘴角终于露出丝微笑,“好的,婉儿,谢谢你。我们还是按照计划……”

    他话未说完,房外传来轻微的敲门声音。

    刘武倏然离开了婉儿,夜星沉见状眼角抽搐下。

    红烛下,婉儿怔怔的看着前方,秀脸有些苍白,刘武的声音从画面传来,“卜邑,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单飞心中一震。

    大明王听着续集的模样,他单飞却是基本补全了全集,如何会不知道卜邑是哪个?他单飞加入曹棺手下后,执行的第一次公务就是寻找卜邑和其后人传下来的七星坟!

    卜邑是梁孝王刘武的管家,在梁孝王的前期记载中,这是个极为关键的人物!就是卜邑才帮梁孝王找到的无间香,从这点看来,卜邑也是个很有本事的人物!

    “王爷,我有点儿事要对你说。”卜邑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单飞虽吃惊卜邑的前来,不过心中却在奇怪一件事情。他是初用流年,虽知道流年可以重组“缘起有”,但对无间究竟如何重组还是不能确定。从老子的“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几句话中,他受到启发开始对重组添加细节的因素,激活了流年重叙往事的功能,在单飞看来,这和人类大脑的功能很有点类似。

    根据科学实验,人眼看到的东西并不完全,看到的全景其实是靠大脑重新组织的结果。这就是说,你眼睛再好,看到的也不会是物体的全貌,而是靠脑补才能实现所谓视觉的全部功能。

    眼睛的错觉其实不应算眼睛的错觉,而是大脑的错觉。

    流年眼下的功用和这种学说很是类似,是在将夜星沉的所知补充完整。

    按理说,他们看到的影像已有夜星沉的脑补的效果,因为刘武是看不到自己眼皮的跳动,但影像却会将这细节展现,就如眼下的刘武在和卜邑说话,那肯定不会背后长眼睛的去看婉儿,但如今的场面却没有记录刘武和卜邑,反倒专注在婉儿的表情之上……

    这恐怕说明了一个事实,夜星沉参与溯因后不但在重构,而且是在极力的脑补,夜星沉这般关注婉儿的表现,是不是想从婉儿的表情中找到丝背叛的迹象?

    刘武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不是说过了,我们三个人不要经常在一起,避免引发那些密探的猜忌。”

    卜邑的声音略有不安,“是这样,可是……王爷……”

    “没什么可是!”刘武不满的截断道:“离开这里再说。”

    众人就听到房门掩上,随即有脚步声远走,但看到的始终是婉儿望着红烛的画面。

    红烛垂泪。

    婉儿的泪水却是渐渐的干了。脸色渐转苍白,婉儿良久才喃喃道:“王爷,你放心了,哪怕是死,我的心也是跟着你的。”

    残月夜,有风掠过吹得窗子摇摆不定。在让人感觉着莫名的寒意时,红烛突灭,婉儿已然陷入了黑暗。

    单飞随即向夜星沉望去,见他眼角跳动个不停,一时间倒猜不到夜星沉在想着什么。缓缓如单飞般盘膝坐下,夜星沉突然道:“单飞,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如今看来,流年的确可以复命,这就是佛家所言的逆因,但要得到更多的***,还需要静下心来。”

    “夜宗主的意思是?”单飞反问道。

    夜星沉长吸一口气,“我要静下心来,也请你静下心来,帮我重新将一件往事补充完整。”

    他说的不算清楚,单飞却是缓缓点头。二人均是吸气屏气,下一刻的功夫,流年的七彩倏然暴涨十倍以上,而周围的场景就如急速转动的风车般在流转。

    大明王看的几欲作呕,心道你这般回忆,哪个能看的清楚?

    单飞却是清楚的明白,知道夜星沉不是要将所有的往事重演,而是竭力的将当年所有看到、听到的事情均是加进来供流年重组。

    细节越多,流年能够补全的就是越多!

    夜星沉不愧是冥数之主,居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竟将脑海的记忆尽数催进流年。他当初是刘武时,全然只关心自己的计划,对很多事情过眼就忘,但这些东西终究还在他脑海深处,他以往始终不愿触碰,直到此刻才决定全面回忆。

    画面流转不休,足有柱香的光景,夜星沉脸色白皙,额头上竟现汗水。

    单飞知道如夜星沉这般高手,汗不轻出,出汗就意味着夜星沉已耗力极巨。画面陡然变缓,夜星沉已叫道:“单飞,跟着他!”

    画中突然现出个身材修长、脸色阴森的男子。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