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78节 早有预料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78节 早有预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到“陛下”二字从卜邑口中说出的时候,大明王的嘴角、眼角亦如画面中卜邑般不停的抽搐。

    陛下?

    房中人竟然是那时候的天子刘启?

    汉室的景帝?

    大明王倒不想会是这个结果,却知道刘武已经完了——一切都在刘启的算计内,刘启设计了一条诱骗刘武自投死路的道路,如今亲自来梁国执行这个计划!

    这得有多大的积怨?

    单飞亦是心情激荡,却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夜星沉亦是如他一般,长吸慢呼,维持着流年的七彩光芒。

    光芒下,卜邑的一张脸和死人般。房中人却是沉默良久,这才轻叹道:“卜邑,你真的聪明。你这般聪明的人,应该知道接下来要如何去做?”

    卜邑听那人没有否认他的猜测,额头上的汗水涔涔而下,“陛……陛下,在下一直按照陛下的心意在行事——让刘武相信得到了无间香,让刘武相信有了翻身的希望,如今他就要活生生的走进陵墓。”

    “这听起来还乏味了些。”房中人轻淡道。

    夜星沉眼角蓦地抽搐下,卜邑眼角亦是抽搐,“这还不够吗?那……那……”

    “听说刘武最爱的那个女人婉儿也要死了?”房中人轻声道。

    卜邑咽了下唾沫,°。”那人“朕”字出口,瞬间威严无限。

    卜邑身躯更颤,却未言语。

    “但这世上没什么忠心是买不到的。”持剑那人冷漠道:“你和刘武只能活一个。***上至七十岁的老母,下至嗷嗷待哺的孙儿,命运都掌握在你的手上。”

    卜邑脸色灰败,“陛……陛下,你答应过在下,只要在下按照你说的去做,你就不会……”

    “朕非但不会诛了你的九族,还会将你提拔。”持剑那人淡淡道:“你甚至可以去京城当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再活个几十岁,伺奉你年迈的老母安享晚年。”

    看着卜邑痛苦扭曲的一张脸,持剑那人冷漠道:“当然,你必须要听话!”

    “陛下还让贱民做什么?”卜邑颤声道。

    “你不知道?”持剑那人反问道。

    卜邑哆嗦着摇头。他不是傻子,听到对方这般问话,已经隐约猜到对方的用意,但他不敢深想,因为他实在想不到世上还有这般狠毒的心肠。

    “当”的声响。

    持剑那人将手中剑丢在了卜邑的面前,轻描淡写道:“朕觉得你会知道,今夜去办成这件事。”

    “可是……”卜邑急急抬头道:“陛下,婉儿她……若是……若是……刘武他如何……”他不敢说下去。

    “如何对刘武说这些事情、应该是你自己去想了。”那人冷漠道:“看起来你对那个叫婉儿的女人还是心怀怜悯?”

    卜邑僵跪原地,就听那人最后说道:“明早你若办不成这件事,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砰”的声响后房门关闭,那人已悄然回转到房中,暗中的高手亦是无声无息的退下。

    残月冷辉。

    长剑在冰冷的月色下散着让人绝望的光芒。许久,卜邑这才挣扎站起,缓缓捡起地上的长剑,向着来时的方向踉跄走去。

    四周黯淡。

    流年七彩的光芒满是落寞,落在夜星沉的脸上时尽显沧桑。

    夜星沉眼中亦有了绝望。

    众人甚至不忍再去看他的脸色,他们旁观者清,已清楚房中人要让卜邑去做什么——刘启让卜邑杀了婉儿,不但绝了刘武最后的希望,甚至让刘武临死前亦是心怀怨恨,而刘武怨恨的对象,偏偏是最爱他的人。

    这是何等毒辣的心肠?

    事实印证了单飞当初的猜测更近***,可这个***却是冷酷的让人心寒。

    但这绝不出奇。

    刘启是权术者,自平了七国之乱后,最后的忌惮就是兄弟刘武。七国之乱中,风头最健的绝不是刘启,而是周亚武和梁王刘武,但这两人不过是一时风光。

    真正的史实是,刘武这个弟弟比大哥刘启要早死,看起来是风光大葬,但史书已隐约记载他是郁闷而死。而周亚夫的下场更是直接,他是被诬***,最终饿死在狱中。

    周亚夫看起来死的比刘武要凄凉,但谁又知道,刘武的结局只有比周亚夫更让人心凉?

    一切均在刘启的控制下。

    单飞看到这些场面,反倒觉得自然而然。刘启一直想让这个弟弟死的,自平了七国之乱后,刘启已至统治的巅峰,他唯一不能放心的就是兄弟刘武,刘启一定要亲眼看到刘武身死才能安心。刘启在房中摔了杯子,出房抽了卜邑一记耳光,并非卜邑叙说的不是事实,恰恰相反,他知道卜邑说的是事实。

    世事就是如此滑稽。

    刘启难守承诺,反倒因此忌恨真正信守承诺之人,他做不到,就会痛恨那些能做到的人。不过这正是世事常态,因为华夏数千年中,不知有多少君子因为品行的缘故反损于小人之手。

    单飞内心悲凉,却随即涌出个极大的困惑——眼下看来,一切均在刘启的掌控中。刘武想用求长生的障眼法寻找无间香,再和婉儿一起实现这个计划,却不想早被刘启看穿了底牌。刘启是个极为狠辣之人,不动声色的诱使刘武向这条死路走。卜邑的无间香居然是刘启给的,刘启自然不会给刘武真正的无间香,这么说来,刘武到了陵墓后拿到的是假香。刘武自绝陵墓后,不见婉儿,只有愤懑而死的最后一条路,可是……事实却是,刘武穿越到了于阗!

    这是怎么回事?

    不止单飞,在场的众人只怕均有这个疑问。

    夜星沉对众人的目光视而不见,许久才漠漠道:“单飞,看来归根复命的确需要心静,你还能静下心来?”

    众人均想——这句话应该是单飞问你才对。

    大明王本有不服,但此时此刻才发现自己技不如人绝非没有原因的,他没有刘启冷酷的手段、亦没有夜星沉这般冷静的心肠。

    单飞微微点头。

    夜星沉一掌击在心口,呕出一口血来。无视众人惊诧的神色,夜星沉继续道:“好。夫物芸芸……”

    “各复归其根!”单飞凝神注在流年之上。

    流年倏然再散七彩的光芒,将二人笼罩在其中,二人间再有极多纷杂的画面在光彩中流动。

    画面突缓,有房门轻响。

    红烛下,婉儿正默默的望着红烛,脸色苍白的全无血色。房门响了三次后,卜邑背剪着双手走了进来。

    众人看得到他手上的寒光,均是揪心起来。他们已知道婉儿最终的结局,却不知夜星沉为何还要坚持下去。

    婉儿没有看向卜邑,她痴痴的看着烛光,等卜邑掩上房门后,她轻声的说了一句话,传到众人耳边着实惊心动魄。

    “刘启终究还是让你来杀我了?”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