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79节 你知道吗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79节 你知道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错愕。

    在场的众人头脑均是不笨,从流年复述的往事中已猜到当年惨事的大概脉络——刘武一直恨大哥刘启不守承诺,但刘启更恨刘武,他恨这个弟弟不肯痛痛快快的死掉遂了他的心愿。

    不过刘启多半还是顾及点儿脸皮和后世的说法,他虽为康熙帝的前世师表,却没有学会后世唐太宗的手段——杀了大哥和兄弟、囚禁老子至死,等得到权利后再修改史书来美化自己。

    既然刘武要自己走进陵墓,他刘启就不想再担个害死亲生兄弟、忘恩负义的名声。他刘启积极的指引刘武自绝死路,但他刘启心中还是很有怨恨的。他这才要让兄弟哪怕死,也要心怀无边的怨恨而死。

    杀死婉儿,让刘武心怀怨恨的死在自己建造的陵墓中,永世不能翻身!

    在场诸人念及刘启的这般作为,都是不寒而栗,却想不到婉儿居然也早知道刘启的心意?

    红烛下,卜邑持剑的手轻轻的颤抖,丑陋的一张脸也在痛苦的扭曲,“王后,刘启让我在天明前杀了你,然后骗王爷说你已入陵等他。但是……你……你可以离开这里。”

    众人一怔,一时间不知卜邑的心意。

    卜邑压低了声音,“只要你能从这里冲到后园暗门处,上了那里的快马逃离梁都,说不定还能保得住性命。”

    婉儿并没有丝毫的慌张之意,喃喃道:“不行的。刘启要你杀了我,就是要试探你是否还有别的隐瞒。”

    卜邑持剑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

    “他不杀你,也是因为你还有利用的价值,你能让这出戏顺利的演下去。”婉儿凄然道:“他刘启谋划了这久,就是要等待这一刻的到来。既然如此,这王府的周围一定有高手云集,确保所有的一切不会出现半点意外,我能逃到哪里?”

    夜星沉眼角微跳,嘴角的鲜血丝丝缕缕。

    众人惊诧,暗想听婉儿这般说,刘武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大哥刘启安排了这一切,卜邑和婉儿却像早有预知的模样。

    “更何况,我选择站在了王爷这一边,早知是要死的。”婉儿平静道。

    烛火一爆,卜邑的眼中满是痛苦之意。

    婉儿坐在烛台前,痴痴的望着红烛半晌,低声道:“卜邑,你知道吗,当年王爷初见我的时候,我还是个卑贱的女子,我什么都没有。”

    卜邑微微点头。

    “卜邑,你知道吗?我从未想过王爷会爱上我,更想不到他会娶了我。我和他之间,本是隔着座难以逾越的山峰。”婉儿轻声又道:“谁都不看好我们会在一起,在太后的眼中,我本是个轻贱的女子;在朝臣的眼中,我会侮辱了朝堂的尊严;在世俗的眼中,这根本不是门当户对的姻缘。在更多人的眼中,像王爷这样的一个人,娶一个女子,要娶的是她的门第、她的家财、她的背景,因为这样才能匹配,才能确保他们将自身‘尊高’的地位,世世代代的传下去。”

    众人默然,不能不说婉儿说的很有道理。

    “可王爷不是那样的人,我真的很少见到王爷这样的人,他或许钟鸣鼎食惯了,或许生性骄傲,但他内心本是极为善良的人。”

    婉儿声音中满是轻柔,眸中露出丝晚霞般的轻彩,“他见到我的第一面就说——我喜欢你,我要娶你!”

    卜邑看着红烛下那个眼帘湿润的女子,手上的长剑无力的垂向地面。

    “我自然不信。”婉儿摇头道:“卜邑,你知道吗?那时候的我活的很挣扎、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要那么卑贱的活下去,听到王爷这么说的时候,我自然不信,我认为他或许就是找个乐子而已。像他这样的出身,从别人的痛苦上寻求欢乐,不是常有之事?”

    凝望着红烛散出的朦胧光彩,婉儿继续道:“我拒绝了他,他却没有发怒,只是转身离去。我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不想半年后,他再次出现我的面前、还是对我说——我喜欢你,我要娶你!”

    眼中露出丝欢喜,婉儿低声道:“我看出他是认真的,不由有些害怕。他虽是孤身出现在我的面前,可我如何不知道他是当朝的王爷、天子的弟弟?我那时对他说——我不配,请你不要再取笑我。卜邑,你知道吗,他当时说了什么?”

    卜邑略有迟疑。

    婉儿轻声道:“他盯着我的眼睛说——谁说你不配?在我刘武的心中,若有不配,那不配的人应该是我刘武才对。”

    嘴角泛出浅笑,婉儿摇头道:“我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说,却摇头道——不行的,终究不行的。卜邑,你知道吗?我那时候真的喜欢他了。可我喜欢的不是他的地位和家财,你……”

    “我信。”卜邑斩钉截铁道。

    婉儿低声道:“我喜欢他的善良,喜欢他的真诚,喜欢他在我这种人面前,还是能真心以待的不加欺瞒,他是个好人。”

    神色转为凄然,婉儿盈泪道:“卜邑,你知道吗?在他不久前对我说出为什么那么傻,不该真诚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难过?为什么?这个世界为何会逼他这种人也要这般去想?真诚有什么错?为什么有人就是那么残忍,一定要去利用别人的真诚做着伤害人的事情?”

    卜邑双手紧握,其上有青筋暴起。

    半晌,婉儿这才轻叹声,继续回忆往事道:“他当时就问我——为什么不行?我告诉他,他家地位尊高,他娘亲是当朝太后,太后怎能允许我这种卑贱的女人进入王府?他竟然笑了,告诉我说——你知道我这半年去了哪里?我自然不知?卜邑,你知道王爷他去了哪里?”

    卜邑看着红烛下那女子的寂寞,终于道:“王爷在被你拒绝后,就前往了京城。他对太后说了要娶你的事情。”

    婉儿娇躯微颤,“他对你说过?”

    “不是王爷对我说的,而是我亲眼所见,我那时已跟在他的身边。”卜邑含泪道:“王爷第一次在太后面前提及你的事情时,太后已为他选好了门当户对的女子,但他不但拒绝了太后,还毅然说要娶你,太后因此勃然大怒,当着所有人的面呵斥了他,甚至要斩了你。可王爷并没有放弃,跪在太后寝宫前三天三夜,饿的奄奄一息,太后终于心软,收回要斩你的命令。你要知道,刘启虽是天子,可太后最疼爱的儿子却是王爷。”

    “他没有对我说过这些。”婉儿眸中有泪道。

    “他就是这样的人,他说他做的事情,不需要别人知道。”卜邑轻声道:“之后的时间,王爷知道太后余怒未消,只怕太后会为难你,因此始终软磨硬泡在太后的身边,直到太后被王爷说服,他才再次来找你。”

    “可他什么都没有对我说,他只说要娶我。”婉儿伤心道:“他为什么这样?”

    “因为他爱你,他不想你因为他做的事情感到任何不安!”

    卜邑眼中亦有泪水道:“他对我说过——卜邑啊,你知道吗?我今日见到了世上最高贵的女子。我那时自然不知,不知道在王爷这样的人眼中,还有什么样的女子会比他高贵。”

    婉儿嘴唇喏喏,“他在说……”

    “他在说王后你。”卜邑含泪道:“他说今日畋猎迷途时见到一个贫贱的女子,她穿的破烂,饿的面黄肌瘦,她辛苦的背着挖出的药材走了十数里到了市集,却受人轻贱盘剥,最终不过换取点可怜的干粮,但她在回转的路上遇到个饥饿垂死的乞丐时,却毅然的将全部干粮给了他。”

    烛光下,那可怜的女子已有泪水涌出眼眶。

    “王爷对我说——卜邑啊,你知道吗,我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人会这样。如我刘武这般,可以赏赐给别人的东西自然比那女子要多上千万倍,可我刘武始终不如她。我们的怜悯只是在不触碰到自身的利益时才能表现的慷慨,如她这般忍饥挨饿还能救助旁人的,世上能有几个?她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去爱?”

    看着烛光下凄婉的女子,卜邑神情激荡道:“王爷对我说——卜邑,你知道吗?我今日见到了她,我说我爱她,我要娶她,但我知道她不爱我,她在害怕。她怕什么?怕我不过说说而已?我要做些什么才能打消她的疑虑,不让她因为我的出现而担心害怕?我要去京城。”

    烛光下的那女子泪水潸然。

    “王爷对我说——卜邑,我今日终于又见到了她,我看到她的眸子时,就知道她也喜欢我。爱一个人,你能看得到的。卜邑,你知道吗?我又对她提及我的决心——我爱她,我要娶她。她说她不配。”

    卜邑流泪的看着那红烛下的女子,哀伤道:“王爷对我说——卜邑,你知道吗?婉儿终于答应嫁给了我,在别人眼中,她是不配我。但在我刘武心中,不配的人始终是我刘武。只有见到了她,我才知道了真正的善良;只有在她身边,我才会心安,才能够知道我在做着什么。我刘武一生有了婉儿再无遗憾!我刘武此生不会有负婉儿,终己一生,不会让婉儿再受到伤害!”

    烛光暖暖。

    夜星沉嘴角溢血,痴痴的看着红烛光晕后的女子。

    红烛将尽,在残月如钩的暗夜中,只能将其最后的温暖,尽数撒在那柔弱无助的女子身上。

    烛泪如血。

    那女子不知何时,早就泪流满面……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