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82节 世上的第三种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82节 世上的第三种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鬼丰言语伤感,众人听了心情各异。

    大明王内心着实震撼,暗想此人说的如是真的,那此人不是可以永久的活下去,几乎和神仙一样?就算不是神仙,也比那木匠的儿子要***许多?

    龙树念了句佛号,暗叹生命的玄奇。

    单飞心道——这种方法听起来简单,但自远古以来,似乎只听说巫咸、女修有这般神通,鬼丰居然也会这般本事,那他究竟是哪个?

    夜星沉径直道:“你为何要选中那乞丐?”当年的刘武浑浑噩噩,不太了然世事的险恶,如今的夜星沉却是一语直接钉住对方的目的。

    大明王心中微凛,暗想你鬼丰如今这般俊美的模样自然比要饭的乞丐要强过太多,你不要告诉我们你是眼睛瞎了才这么选的。

    鬼丰解释道:“我适才说了。我当年会戴面具,因为我是一片空白。”

    “你究竟要说什么?”夜星沉饶是极为清醒,仍不明白鬼丰的用意。

    鬼丰喃喃道:“这的确有点难以理解,我虽准备对夜宗主和单飞坦诚交代,但眼下仍旧不是真正的时机。”

    “你在提防什么?”单飞问道。

    鬼丰笑了起来,“单飞,你说的很好,我的确是有提防。但我不是在防备你们两个。”

    龙树、大明王略有尴尬,暗想此间一共就有五人,你鬼丰这么说,那就是在提防我们了。

    摇摇头,鬼丰又道:“事实亦非龙树、明王想的那样。”轻轻叹口气,鬼丰认真道:“都说为山九纫、功亏一篑,我准备了许多年,就不想事到临头还有什么闪失,因此还请诸位见谅。”

    单飞、夜星沉有些意外。他们均感觉鬼丰摘下面具后,好像就是换了个人般。龙树合十微笑道:“鬼丰施主客气了。不过本僧如今方才明白鬼丰不久乔乞丐频临死亡,最后的愿望却是要为了别人。”

    你是傻的不成?这不是这世上常有的事情?大明王困惑不解,他对这些事情着实习以为然,搞不懂鬼丰为何会困惑。

    龙树一旁道:“这本是释迦所言的苦之集谛,难得鬼丰施主这般主动的去思索。传说中,释迦本是国王之子,就因看多了鬼丰施主说的这些事情,这才立志要帮世人解脱。”

    鬼丰点点头,却又转瞬摇头,“我和释迦不同,释迦要帮世人解脱,我却想这些事情必定有源头所在,我要做的不是替世人解脱,我为什么要替他们解脱?我不欠他们什么的?对不对?”

    顿了片刻,鬼丰道:“我虽会借用世人的躯体,却不会强取豪夺。被我借用那人若是不同意,我绝不会如巫咸、女修般强行下手。从这点来说,世人若都和我这般,本会少了很多苦难。”

    单飞心中暗想——鬼丰说的丝毫不错,这世上若都如鬼丰这般公平交易,说不定真会太平许多。

    “我要做的不是替世人解脱,而是要找到一切事情的源头。”鬼丰认真道。

    这有什么不同?大明王内心糊涂。

    龙树却是若有所思,低声道:“善哉善哉。”

    “为了这个目的,我到了这个世界后,选中的第一人就是那个乞丐。”鬼丰回忆道:“那乞丐得婉儿相助后活了下来。婉儿成为王后后,他一直守卫在婉儿左近。”

    夜星沉瞳孔微缩。

    鬼丰随即道:“不要说那时刘武不知这件事,哪怕婉儿亦不知道此事。在那乞丐想来,这是他自己的决定,他受婉儿的救助,就要还了这份情,他之后的生命,似乎就是为了婉儿而活。”

    众人心中微颤。

    “你们听了是不是很有感触?”

    鬼丰蹙眉道:“世事就是这般奇怪,当时许多人做了似乎惊天动地的事情,却不能对我有所触发,唯独那乞丐的行为,却是让我极为感慨。那乞丐知道婉儿有了大难,就想帮助婉儿。可惜的是,他终究是个乞丐,不等接近婉儿的时候,他就被刘启的手下打残将死。夜宗主……那时候的刘武稀里糊涂,但你如今却应该知道,你那时候的王府,已和刘启的禁宫没什么两样。刘启要确保一切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就不会让任何可疑的人物靠近你和婉儿的。”

    夜星沉双手握拳,骨节“咯咯”作响。

    “我在那乞丐将死的时候和他达成约定,我借用他的躯体活下去,却可帮他做件事情。”鬼丰又道:“夜宗主,我明白你愤怒的缘由何在,你认为我那时可以救下婉儿?”

    夜星沉心中正是这般想法。

    “如果那时我和刘武的关系如眼下和夜宗主般,我或许会考虑出手。”鬼丰摇头道:“但夜宗主如何会想不到,那时候的我不是救世主,我也不欠刘武什么。那时候刘武虽在苦难,但比他还要受罪的人数不胜数,我能拿出一根无间香给卜邑,已是极为公平的举动。”

    夜星沉默然。

    “当然,我那时也不觉得吃亏。我选中了乞丐,就是想知道他心中究竟如何在想。”鬼丰正色道:“当时对我来说,明白那乞丐所想,是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眼皮微跳,单飞沉吟道:“你借用了一个人的躯体,就能真正明白他在想什么?一个人若非到了最后绝望的时刻,如何会将身躯借给你?因此你不是杨阿若、也不是姜岐,你只是在他们临死前找上了他们,然后你不但借用他们的身躯,还用了他们的名字?换句话说……”

    单飞醒悟道:“杨阿若和姜岐早就死了!”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