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目空一切的开锁比赛(周一求?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说到暗市场中的委托任务,普通人会立刻想到的,就是盗贼、***的工作,如果范围广一些,佣兵也是其中一员,接受委托去攻打某个据点,或是猎杀某种凶兽,甚至集体寻找失物,或完成一些匪夷所思的工作,都所在多有。  w、w-w-com

    ……擅长开锁的,通常都是贼!

    ……贼偷东西,不一定要开锁!

    那名盗贼的身手不错,一下便冲出棚子,夺路狂奔,但才刚跑出棚子的范围,眼角骤瞥刀光,身上莫名一轻,跟着,他现自己抓着银锭的手臂掉了,断臂之痛,让他撕心裂肺地叫喊出来。

    棚子底下,一个肤色黝黑的汉子,手执弯刀,无声无息地出现,将掉落的手捡拾起来,掰开指头,把银锭重新放回盘上,向老人鞠躬后,又重新退回暗影里,气息完全隐匿。

    白袍老人淡然抽着烟,仿佛这些刀光剑影未曾生,看着温去病,“当贼重眼力,就为了十个银子,把手给留在这了,值得吗?人真是不能没有骨气啊,大胡子你说是不是?”

    “也是,不过我对糖没兴趣……”

    温去病不答,直接从第三个箩筐里取了把黄铜大锁,瞄了一眼,笑道:“老人家,你们的锁锈住了啊。”

    “哦?是吗?有谁说锈掉的锁就不能开吗?”

    “倒也是,没人说不能。”

    温去病向周围瞥了一眼,从棚子支柱上悬挂的羽毛环饰物中,拆下了一根羽毛,折了一折。

    “很多人都以为开锁要铁丝、铜丝,其实如果要求韧性的话,这东西也行,甚至还更好用一点。”

    温去病说着,羽毛柄再锁中一搅,感觉内中***的震动,巧劲一撬,随手就把大锁解开,抛入箩筐中,前后不足三秒,跟着又从第四个箩筐中,取出一把颇具份量,有三个锁孔的大锁。

    “有点意思了……同心锁……”

    三个锁孔,需要同一钥匙依次打开,但温去病晓得,若单纯只有钥匙,开启次序不对,那么开启后一个的时候,就会把前一个开启的锁,重新锁上,回到原点。

    “虽然精巧,不过……有些过时啊。”温去病低笑道:“堂堂无神铺,考验的最后一关,只有这么简单吗?”

    老人道:“这不过是绿洲中的一个小铺子,不能代表谁,但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尊贵的客人,请你就用手上的这根工具,把同心锁打开。”

    “这根?同心锁没有正确钥匙,要用工具强开的话,起码也要有个三支,只给我一支是要怎么开啊?我刚刚说错话了,现在道歉,能再给我个机会吗?”

    温去病说着道歉,脸上没有一点歉意,老人也一脸木然。

    “不行吗?那起码让我换一支吧?这支已经折到了,不能让我用一支坏掉的工具吧?”

    温去病往羽毛环走去,但才迈出一步,棚子四角都有气息传出,四名又黑又壮的弯刀汉子,持刀逼近过来,杀气腾腾,粗略判断,起码有个中阶修为,但他们身上的气息,让温去病隐约觉得不妥,这个判断未必准确。

    “看来是没得商量了,好吧,无神铺果然对偷儿不友善……”

    温去病回到锁前,将已经折损的羽毛,插入中央的锁孔,看着左右空出的锁孔,尴尬第一笑。

    白袍老人道:“无神铺对没本事的人不友善,却一向欢迎有本事的人,为了给你印证才能的机会,现在我从一数到十,你如果在那之前打不开,他们四个就会砍下你的人头。”

    “喂,不带这么玩的,我可以不要钱了,就拿个糖走人吗?”

    “十……”

    老人一数数,温去病急忙动作,但才将锁一撬,三个锁孔同声响,不但羽毛被铡断,旁边两个锁孔也闭死,断了操作的门路。

    “大胡子,下辈子到飞云绿洲来,记得谦虚一点,能在十秒内打开这锁的,只有当年的白菊郎君、迅雷神盗,除非你有他们那样的技艺,否则,还轮不到你目空一切。”

    温去病哭丧着脸,“我不过就想吸引下眼球,认错了还不行吗?”

    “六……”

    “喂!老家伙,你用跳的?”

    “五……”

    数秒过一半,温去病脸上笑意消失,扬起一掌,拍在同心锁上,同时,另一掌按在锁上,静心感觉碰撞瞬间,内中***几不可查的细微震动。

    由乙太尸蛊建构的**,非同于凡俗血肉的身躯,在感应力上有着远常人的能耐,这就是自信的本钱。

    “四……”

    ……世人迄今仍然不知,碎星团的本质是***集团,四大武神的本质,根本就与表现出的形象不同,包括大名鼎鼎的迅雷神盗。

    ……老尚那个家伙,顶着神盗的头衔,却对做为神盗基础的机关学,没有一点了解,对陷阱的应付方略,向来是强行突破,横冲直撞。

    ……教会他开锁,帮他恶补各类机关学识,一手把他推捧上神盗位置的,一直都是自己,最早的时候,他每次行窃都还得把自己给拎着去……

    “三……”

    温去病重手连拍两记,紧闭的同心锁应声弹开,瞪大双眼的白袍老人,甚至讶异到忘了喊出二,呆呆看着温去病把同心锁扔回箩筐里,脸上笑得一派从容。

    “老头子,刚刚你说什么来着?谁目空一切?”

    ps:碎星目前有上架,法拚。仍是老,集中在周一投包,碎星可以有更多率上榜,更多人看到,大家支持。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