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九章 生生造化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生生造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我就不客气了,请把这堆东西砍碎,如果能顺道加热就更理想了。  w、w`w`com”

    “好!”

    夜莺一声答应,随即出手,她腰间悬挂着一柄弯刀,与一身轻薄黑纱相反,由某种巨兽之牙雕铸,皎洁白净如天上明月,瞬息出刀,犹似一抹弦月划破黑暗,带来光明。

    温去病双目微闭,品味着映入眼中的哪抹刀虹。

    刀法似是百族大战时,妖族传承的屠神绝刀,普通人肯定会注意这个,但在自己眼中,这里头更有些乎刀法形式的东西……

    温去病睁开眼,那几大堆的甜货,基本已被斩碎,成了碎末。这种工作对地阶武者来说,简直是侮辱,但从中仍可以看出许多讯息,自己闭目时,没感觉到有风,周边温度也没有显著变化,代表夜莺不是用快刀切割,也不是用刀风,或是***属性的刀技来砍。

    那……寥寥数刀,怎么将这几堆小山似的甜货,砍成碎末?

    最可能的解释,出刀者已经初步接触天地大道,掌握某种毁灭元力,一刀过后,生出切割、崩解的效果,不住往外扩散,终至整大堆甜货粉碎。

    如此使刀的手法,高阶足以屠宰地阶……这绝对是地阶中的猛人,若非如此,也坐不住这个位置。

    “已为先生备妥,请。”

    “哈。”

    温去病手捏法诀,打了几个咒印入法阵,那个一米直径的法阵动,化为一个不住激转的漩涡,把旁边的甜食碎末全数吸扯过来。

    甜货中有大量蜜糖,与***碎屑沾黏在一起,基本都呈现黏稠液态,没入法阵后,转眼就消失不见。

    “……地下。  w-w、w`com”

    朱颜天、商君书眼力非凡,看透了法阵变化,很快便确认此阵的作用,是把这些甜浆打入地下,深深渗入。

    拓跋金愕然道:“先生,你这是何意?”

    温去病微微一笑,“招虫。”

    话一毕,一阵希希索索的细碎声音,由远而近,迅响起,温去病所打下的法阵,骤然放光,黄、红、蓝、紫,交相错落闪起。

    拓跋金皱眉道:“虫?什么情况?先生……你躲那么远干什么?”

    法阵一亮,温去病就脱兔般躲得远远,跑到一名刀卫身后,还没回话,大量蝎子、火蚁、蜈蚣,还有些不知名的虫类,就从法阵中涌出,势道甚急,度奇快,像爆水管一样疯狂窜涌,眨眼间就布满了十几平方米,后头还不断持续在出来。

    大量虫海,骤然出现,拓跋金脸上变色,即使是夜莺这样的强人,也不禁手按刀柄,微退半步,朱颜天、商君书连忙施展护身手段,缓缓后退。

    温去病的声音远远传来,“不愧是绿洲,生态系丰富,附近几十里地下的虫子,大概都被移来了,你们当心啊,如果看到金色光芒,闪得慢,什么都不剩下了。”

    “什么?”

    拓跋金还不及细问,法阵骤现金芒,一道金色的喷泉,迸破法阵,怒涌而出,组成喷泉的,是一种金色的甲虫,甫一出现,就大量朝周围蔓延,那些蝎子、蜈蚣等毒虫,见到这甲虫,就像见了克星,疯狂逃避。

    “……尸甲虫!”

    朱颜天瞪大双眼,“这邪物尚存于人间?”

    “真是尸甲虫?”商君书惊道:“这邪物刀***不入,水火难侵,啃食血肉为生,即使遇到严苛环境,还可以假死千年待苏醒,妖族皇室将它当成墓室圣物,人间怎还会有的?”

    “……居然还有这玩意儿,连我们都不知道。  w、w`wcom”

    夜莺低沉说了一声,不敢托大,拉着拓跋金后退,同时挥出一刀,刀气纵横,划出一道长痕,阻挡金色甲虫海朝这边蔓延。

    这附近的空间不大,蝎子蜈蚣群为了躲避尸甲虫,不住前行,很快就进了江山社稷图的范围,尸甲虫群紧追其后,转眼间,一场严苛的生存竞争战,就在这千古迷阵中上演。

    生与死,吃与被吃,在小小的天地中激烈上演,虽然是微小的生命,但成千上万,密密麻麻,如同潮流,触动了江山迷阵的运转。

    无数石川、木峰起落与移位,演化江山河川,咫尺成天涯,不但距离变动,内中更泛起氤氲彩光,像是一道道彩虹,在山河间浮现,彩虹所笼罩之处,时光也有细微变化,虽然幅度不大,但对这些虫类来说,却是一生。

    在迷阵的演化下,许多虫子或陷入沉睡,或是僵死,慢慢静了下来,温去病看着内中的时空之变,忍不住赞道:“不愧是由十绝阵蜕变出来的第一迷阵,光只是一角残迹就这么厉害,如果状态完全,那可不得了。”

    朱颜天冷笑传来,“你异想天开,驱虫入阵,想要探路,看来是白费工夫了。”

    “探路?”温去病笑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还真没想过要探路。”

    “那你……”

    “上古第一迷阵,内中蕴藏幻觉,却没被称为上古第一幻阵,是为什么?”

    温去病道:“这是一角残阵,残在何处?完整的阵图,比之残阵,完整在哪?又强在何处?天才兄,你有***吗?”

    “这……”

    朱颜天、商君书为之语塞,连正围观中的其余人,都开始思索。

    这问题似乎很简单,完整的阵图,肯定比这一角残阵更大,补完之后也更强,变化更多,这话三岁小孩都会说,可更详细的内容,却谁也说不上。

    无神铺不过偶然现遗迹,并没有研究阵图的能力,之前闯关通过的两批人马,分别是九外道中的九龙寨,八门之一的鲲鹏学宫,都是当是最擅长术数机关之学的人物,他们估计是懂的,可无神铺却没有这种人才。

    “此阵穷演化之妙,却不带杀伐威煞,九成九的护命法宝、手段,在此阵中都不起作用,幻觉是阵***能之一,却不是主要,它会演算入阵者的思维、人生轨迹,变动江山河川,做出最适合的应变,困死入阵者,哪怕千军万马入阵,也只会被困死,永难脱离。”

    温去病淡然道:“以后天推演先天之变,这阵图的计算能力强到***,但严重缺损的一角,演算力势必要打折。”

    “原来你打这主意……”拓跋金接口道:“当初鲲鹏学宫的娘们,为了救她们失陷阵中的四宫主,也动过这主意,但演算后的结论是,哪怕是一角残阵,困个几万人在里头,仍没有问题,你想用这些虫子来让阵图负荷不住……痴心妄想!痴心妄想!”

    “是吗?”温去病微微一笑。

    ……单只靠这一批虫子,当然不行,问题是,这阵极其罕有、地位极高的理由,就是它极小幅度涉入光阴之道,能够极小片段地推动光阴流逝,对人类或***长命种族而言,这意义不大,但对于朝生夕死的虫子,这光阴不但是一生,更可以世代演化……

    “咦?”

    夜莺眉头微皱,“虫子数目,好像多了些……”

    阵图中奇光掩映,幻彩弥漫,看得不是很清楚,虫子数目又多,夜莺一时也无法肯定,但片刻之后,她的疑问得到确认,虫子的数目不只是多,而且还以惊人高,一下子暴增起来。

    “……虫子生得快,生得又多,短短时间内就衍生一代,江山社稷图为了应付阵内激增的生命体,运作会加,把空间拉大,光阴流加快,虫子也会生得更多……”

    温去病随口说着,阵内的光霞陡然提升亮度,从原本的闪耀却不迫人,直线上升到几乎无***视,而与这成正比的,则是阵内的虫子越来越多,从散处各地,迅弥漫大半阵图,快过了空间拉大的度。

    不久,全面覆盖大地的虫海,黑压压、金灿灿,如同涨潮时的海面,越叠越高,越积越高……

    温去病道:“那些尸甲虫,沉睡状态可活千年,活动状态下也就几个月的命,现在高繁殖起来,本能导致的生存竞争,它们会噬吃所有异类,还有同类,生与死,存与灭,以秒为单位,迅在密闭空间里生,每一个新生命体的出现,都是一个需要重新计算的复杂变量,当这数目以亿来变动,一角残阵……我很好奇它怎么撑得起?”

    说话时,温去病背对不住高涨的虫海,全然没将这数米高,快要碰着壁顶的恐怖虫海当回事,但面对着他,看着这一幕生的人,感觉就是另一回事。

    拓跋金有着半步地阶的修为,却也不禁骇然,颤声道:“先、先生,我们考验你的是……过阵,不是破阵,你……有把握分寸的,对吧?”

    “哈哈,把阵破了之后,再淡定通过,不也一样是过阵?偷东西,把主人家全部先打趴,再淡定拿走,这也一样是不告而取啊。”

    “你、你……”

    “安啦!”温去病道:“若我计算不错,十秒之后,这阵会有一丝空隙出现,到时候……”

    说话中,十秒匆匆即过,夜莺、拓跋金质疑的目光,一起落在温去病脸上,后者尴尬摊手。

    “我是人,不是法阵,手边又没有计算工具,有个几秒误差很正常,看什么看?”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