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0170章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能者、庸者;强者、弱者;智者、愚者,仿佛在词语创立之初就有对立之分,每一个极尽赞美之词背后必定有个肮脏龌龊的词相伴,它们从形形***的人口中说出,又用在形形***的人身上,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是名言。
    钱亮爱安然十几年,最后知道此生无法得到的时候,结局是散布谣言诋毁。跟随安涛的一批骨干,看到他有再也上不去的苗头,结果是恨不得把他家祖坟挖出来。
    爱到极端就是恨,这是必然的演变过程。
    当然,前提是曾经的信仰别太惨,如果安涛人魔狗样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会在背后叫骂,混到蓬头垢面狼狈示人,他们会说罪有应得,可卑微低入尘土,他们就会不平衡,还会在心里质问,为什么把我的信仰践踏到粉身碎骨?
    所以他们必须有个发泄口,要把心中的浊气发泄出来,目标已经很明确。
    刘飞阳从未想过人人都说他好,但也从未想过人人都诋毁他,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这是他一贯原则。然而此时,有一人带头说是他领导,必定有第二个响应,带来的后果就是排山倒海般骂声,多数都是他背后玻璃窗外传来。
    看到这幕,赵志高好似清醒一些,非但没感受到多少危机感,反而觉得这些人帮自己出了一口气,带着悻悻掺杂几分同情的眼神看着还在稳如泰山的阳哥,不知道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哗啦啦…”
    玻璃突然被挤碎,木制的窗户框确实不怎么结实,情绪最为激动的一人已经抬腿迈上窗台,面目狰狞叫喊着“我他妈弄死你们这帮臭流氓”
    说话间,已经奔着刘飞阳冲过来。
    “大山…”老钱见状,赶紧要阻拦。
    奈何窗台和刘飞阳之间也就两米的距离,两步而已,老钱开口时已经为时过晚,这人抬腿要踹向刘飞阳后背。
    突然间,刘飞阳从炕上站起来,转身抓住这个叫大山的、一百七十多斤汉子的小腿,与此同时,用力往下一拽,大山根本来不及做过多反应,只觉得身子重心不受控制,整个人直直向地上栽下去。
    “嘭…”准确无误的砸到地上。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
    邱天成在看到刘飞阳站起来的时候,心里就暗道不妙,这犊子现在究竟怎么想的他不清楚,却知道现在的场面一旦不受控制,自己很可能被人踩死,一把小刀无法杀出血路,难道他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玩的也忒大了点,狭长的眼睛中,露出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慌乱。
    “还敢打人!”外面的人见到刘飞阳居然敢还手,并且下手如此狠辣,更加确信他们就是一伙,心里火气不断向上翻涌,又有两名汉子跳上来,自己人多,也顾不上是不是***流氓,只觉得一时痛快。
    “住手,住手!”老钱见状,赶紧走上炕阻拦,已经很多年不爆粗口的老钱气急败坏道“都他妈给我住手,谁敢动,今天下午就让他在矿上滚蛋!”
    “刷…”老钱话音刚落,场面突然间宁静下来,只剩下外面有零星的叫骂声,可看到周围不再开口,也都乖乖的把嘴闭上。
    “有问题,解决问题,靠武力就是莽夫,我们矿上的人就这个素…”
    “你你…你放我下来!”老钱的话还没等说完,就听背后传来颤颤巍巍的声音,再看前方呆滞的眼睛,好像都没看到自己身上,缓缓转过身,顿时一惊。
    那个村里出来的、睡了矿上最***孩的犊子,竟然把大山给举起来,双眼涨红的盯着窗外,一眨不眨,看起来有几分疯魔状态,大山被举过头顶一动不敢动,他被誉为矿上最抗揍的人,曾经支在矿井里一根直径二十公分的木头砸下来正中他肩膀,他还能干完一天活回家,此时却有几分颤抖,双脚不能踩到地的滋味着实不好受。
    “刘飞阳!你赶紧把大山放下来,有话好好说!”老钱站到炕上,抬手劝道。
    矿上所有人都知道他力道强悍,毕竟扛着棺材走了几里路没歇一口气,已经是人尽皆知,但谁也没想到,一百多斤的活人,抓着衣服能给举起来。
    “麻辣隔壁的,愚民!”刘飞阳平地惊雷的咆哮道,顺势往前一扔,把大山扔到炕上,险些把抗砸塌,泛起阵阵灰尘,他一个跨步走上炕,刚才跃跃欲试的两人吓的向后退,其中一人步子太大,险些从窗台上翻到外面。
    踹外那些人在等待下一步动作,没能开口。
    “刘飞阳,情绪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老钱蹙着眉,还算公正的又说一声。
    “我还没有好好说话么?”刘飞阳有些暴躁的红着眼睛看向老钱,目光比邱天成手中的刀子要伶俐的多“昨夜我叔叔去酒吧找我,让我掺和拆迁这点破事,凌晨三点下班,八点半就到这,就他妈担心出事,我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你让淡定?我刚才不动,是不是得让你们摁地下踩死?”
    “究竟是什么情况,大家也不了解,我们不是仗势欺人,只希望要个公道,把事情讲明白!”老钱挺起胸膛道。
    “对,我们就是要个说法,凭什么打人”外面又开始乱糟糟一片。
    刘飞阳怒目圆睁的扫视着,几乎在每个人脸上都扫视一遍,待他们都安静下来,掷地有声道“好,既然你们要公道,我就给你们公道,首先,我是龙腾酒吧经理不假,但我并不是拆迁组成员,拆迁的一切事宜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就他妈赚了一个亿,也不给我一分,其次,我能坐着,是因为叔叔给我面子,主动把衣服脱下来,也是我身后的这群朋友给我面子,能让我在这旁听!最后,我如果真能领导他们,我家墙为什么推了?退一步讲,你们认为我跟他们合伙演戏,我又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露出来?我他妈买个诺基亚,遥控指挥在你们面前当好人,不是更完美?”
    刘飞阳话音落下,最前方的几人已经开始相互对视,觉得说的貌似还有些道理。
    “别为自己开脱,为什么打人?”后面还有人不甘心的喊道,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上一个诸葛亮,确实有些人能抓住重点。
    “那你们刚才为什么把矛头指向我?”刘飞阳瞬间反问,没等他们回话,立即又道“都他妈愿意相信眼睛看到的,不会动脑子思考,问我为什么打人?我还就把话撂这,别说我没动手,就是我动手也没有毛病,我叔叔愿意让我打!”
    “呼啦啦…”这句话刚落,才平息下来的气氛,又引起轩然***。
    “对…别他妈吵,如果是飞阳打我的话,我姓安的认了,自己家人不说两家话!”安涛缓缓扶墙站起来,他的一声如若晴天霹雳,咬着嘴唇内心憋屈,却又无可奈何,把柄在人家手里攥着,只有让刘飞阳高兴,自己日子才能舒坦。
    “安矿,有委屈就直说,我们给你做主,咱们矿也有几百年历史,从来都是一致对外”老钱看他起来,情绪稍有波动的说道。
    “没有委屈,飞阳,是我请过来帮我做主的!”安涛头也不抬的摆摆手,这位矿上有名的知识分子,眼镜已经不知哪里去,他自己也没想到,会有一天让全矿的老少爷们看到自己狼狈模样,心如灰死的哽咽“天意命难为,人力有尽时!”
    “叔!”刘飞阳看他的样子,心痛的表情浮现在脸上,有些悲壮的喊“我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你,差不多就行了,差不多就行了,可你不听啊,拆迁是大势所趋,根本不是一两个人能抗衡的了”
    安涛听刘飞阳的语调,再也控制不住,他终于能体会周瑜被诸葛亮气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抬手捂着眼睛哭出来,虽说他极力控制声音,可还是能让人听到,曾经的矿长候选人,人到中年的爷们,就这样在众人面前哭出来。
    “***大爷…”刘飞阳不知为何的一跺脚,声若洪钟,震的人目瞪口呆,猛然抬起头看向窗外,气的呼吸急促的喊道“我是在龙腾酒吧,也有些***关系,但他妈我就是个窝囊废行了吧,自己亲叔叔的事管不了!你们这些人中,如果我没记错至少有十人找过安然,要问问拆迁的事?今天我就明说了,管不了,我刘飞阳管不了,谁有能耐找谁去,我对你们笑,并不代表我不会动手,谁再他妈找我套关系,别说我急!”
    他说完,看起来气急败坏的要离开。
    “唰…”老钱顿时抬手抓住他胳膊,现在已经证明刘飞阳跟邱天成不是一伙,打人也跟他没关系,所以没有继续留下他的理由,老钱想了想,重重道“我代表矿上的人,对你表达下歉…”
    “用不上,你也别说我不近人情,反正银矿区都要拆,以后大家是不是邻居还说不上,我以为远亲不如近邻,可终究不是你们银矿的人,出了事第一个屎盆子就往我脑袋上扣,呵呵…拉倒吧,等拆到我家的时候,我就离开”刘飞阳说完,甩开老钱的胳膊顺窗户跳出去。
    “哗啦啦”门外的人再次让开一条路,都看着这个受伤男人的背影。
    刘飞阳在银矿的人缘一直不错,从那天大妈能拽着他胳膊就能看出来,不至于达到多深的交情,见面也都笑着打招呼,他们确实被第一反应激怒,冷静下来一想,对待邻居都友善的人,怎么会牵头打安涛?
    某些人心里还生出一股歉意。
    而这个犊子落寞的走出院子,挤出人群,等走到胡同口的时候突然微微一笑,设局、拱火、露脸、信服。
    所有都在掌握之中,现在的难题就抛给拆迁队,倒要看看邱天成他们怎么应对。
    他心情不错,却没得意忘形的哼起歌。
    只是在心里默道:我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本章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