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74章 这字到底该不该签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74章 这字到底该不该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代表一片云彩。
    这诗是徐志摩所做,如果问一百个人,会有九十九个人回答,名字叫《再别康桥》是他离开学校时所做,但还会有一人标新立异,回答是为了他追求的灵魂伴侣林徽因所做,具体是真是假无从考证。刘飞阳看着旁边的炕,上面仿佛还有张晓娥留下的温度,身上也还有这妮子留下的气息。
    曲终人散,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没有心思继续在这里坐着,出了门回到龙腾酒吧,曹武庙这老东西可能是情到深处,今天出奇的大方,竟然没有管他要纸钱,只顾着低着头唉声叹气,不得不承认,柳青青即使穿着短裙他也不敢假装摔倒***,只有张晓娥才是相对平易近人的对象,他能肆无忌惮的在那娇躯上意淫,更能眼睛盯着***上拔不出来,又想到以后可能再也看不到她,嘴里开始嘀咕“为啥走的时候不抱我一下呢?”
    没了这妮子的龙腾酒吧,就像是赤壁战之后的铜雀台,总有些萧条味道,台上是那个男歌手救场,长相还行,唱的也行,弹得一手俘获女人心的吉他,偏偏没有娘们喊着要***他,所以也就是不温不火。
    从舞台侧面绕到办公室,人虽然离开,心情也有些低落,但该继续的还要继续,工作也还得做,伸手推开门,顿时一股烟雾冲击过来,很浓,像是电影里的毒气弹。透过烟雾看见,今天人员格外齐全,柳青青、吴中、赵志高、邱天成,连带着一位中年,是酒吧的财务,刘飞阳管不到这块,所以平时交集不多。
    “吴总,青姐”
    刘飞阳打了声招呼,看到柳青青脸上有几分不悦的表情,装作毫无察觉,却又立场鲜明的坐到柳青青旁边的凳子上。
    “飞阳啊,你来的正好,今天的事还得谢谢,如果你是你在场压事的话,恐怕撑不到我过去就会惹出祸端,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险些功亏一篑”吴中拍着手,做着犹有后怕的表情,实则心里在期待今晚邱天成的表现,已经摆好姿势准备看一出:狗咬狗一嘴毛的好戏。
    “都是一家人,我做的也是我应该做的,没什么,对了,晓娥让我跟你二位说一声,从今天开始她就不来酒吧工作了,要去外地看看…”
    “什么?”赵志高听到这话,身子顿时坐直,表现非常强烈,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刘飞阳。
    刘飞阳眉头顿时蹙起来,并不是反感他,而是看到他的状态就知道心里还有张晓娥,田淑芬怎么办?虽说被敲了下,但刘飞阳不会小肚鸡肠的跟女人置气,平心而论,这样反而让他能高看几分,无论男人女人,看到自己的伴侣受气还能无动于衷,还是个人了?
    “她去了哪?”
    赵志高紧接着站起来,眼神中已经出现***辣的炙热,他恨,为什么她走,也是跟一个狠心拒绝她的人告别,他怒,张晓娥这个骗子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开车,我会坐到后座上,他一直为了这个目标努力,耳边那女孩坐在自行车后座的说笑声犹在耳畔。
    “志高,有些激动了”吴中在旁边冷声提醒,在他心里,女人这种生物除了发泄生理需求之外,最大的作用就是暖被窝而已,对女人动情是弱点,是弱点就容易被人抓住,如果一个男人想要成事,最好斩断情丝,孜然一身。
    赵志高心有不甘的低头看了眼,攥紧拳头,一***又坐回去,低着头,咬牙回想张晓娥的一颦一笑。
    “青青,咱们还得谈正事,酒吧股份我占多数,你占少数,可合作这么多年一直商量着来,这次我也没打算动强,今天上午的事你知道,刘经理也在场,王琳那个臭娘们开口就是三万块,一副耍***的样子没办法不给,事闹得太大,影响太恶劣,我也跟你说实话,手里的资金已经没了,现在必须在酒吧抽调…全部资金!”
    吴中靠在沙发上,一副严肃的样子,上层建筑都是由经济基础决定,酒吧是颗摇钱树,没有活动资金,自然得过来拿。
    “一共就七万块,你拿走酒吧不开了?现在是淡季,回笼资金太慢!”
    柳青青的脸万年不变冰冷,她除了在刘飞阳面前少有的几次笑,对任何人都这样,说实话,配上一副黑***之后,恨的人心里痒,会激发***的让人想把***撕碎,恶狠狠的告诉她:高冷是种病啊!
    所谓的淡季和旺季是相对而言,赵如玉说一楼的都是穷鬼,按照人群构成来说着实有些无法反驳,小县城消费力不强,又没开放到白领都认同这个鱼龙混杂之地,多数都是些民工,恰好现在是忙季,务农的务农,打工的打工,忙了一天没精力来这种东西地方,况且张晓娥一走,痴迷她的那些抠脚汉子,可能也会伤心离去,相比较冬季下降一半有些夸张,三成还是有可能的。
    “你留下一万流动,剩下的一万我拿走”吴中沉吟片刻道。
    “这个月需要进酒”柳青青回道,吴中先期投入多少她算过,为了打出名号,进三十名拆迁队员,犯了和前几年的赵***一个毛病,养人而不是雇人,可能所谓的名声因素要大于经济付出,除了这块资金之外,还有买个破车,补偿王琳。
    “酒场那边,我给老李打***,可以拖欠一阵子,资金拿出来给我运转!”吴中不紧不慢道。
    柳青青的眼睫毛呼扇一下,精致的鼻翼上泛着光,细腻到让人想伸手指剐蹭,中水县的大事小情还没有能瞒得过她柳青青的,老钱找刘飞阳她知道,更是根据推测,以刘飞阳的操性应该又靠着嘴皮子跟老钱/达成某些协议,起初她以为成功了,现在又开始怀疑了,如果两人真的达成某些协议,老钱今天不出面该多好?弄出***,并且是超大规模的***,吴中想继续拆迁不可能,举步维艰,最好的结果是混个囫囵保身。
    她断然不会想这犊子是因为仁慈,要保邱天成和赵志高的命,要说保赵志高也有可能,这样只会让她低看一眼,前几天他听人说在山里发现老虎幼崽,她才知道,原来他是担心怀孕老虎被神仙射杀才铤而走险,男人会怀孕?不能怀孕也没必要仁慈。
    而事实是老钱出面了,拖延到吴中过去,成功把事情化解掉,这让她很费解,费解过后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他和老钱谈崩了,第二是他在酝酿更大的故事。
    相比较而言,柳青青更觉得是后者。
    她现在也是在侧面帮一把,断了吴中的经济线。
    不过余光中看到的非但不是这犊子的感恩之情,反而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这让她有几分不平衡。
    奇怪,我柳青青也会动为了点小事跟他生气?
    “哎…一人是娘们儿,一人心是娘们儿,你们谈吧,***办点爷们的事!”邱天成玩着刀站起来,懒洋洋中带着不屑,出言也不客气,转过头看向刘飞阳,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随后转身离去。
    事实上,刘飞阳觉得这个人有些奇怪,当初夜里在银矿被自己一拳放倒,他没有***的抗击打能力很正常,也没有神仙保镖能一拳把自己胳膊震到脱臼也很正常,但能被吴中请回来供上,为啥会如此弱不禁风?着实让人费解,并且没人看他亲自动手过,所谓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也都是传言,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玩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刀,就是狠人了?
    不过看到他离开,总有股不祥的预感。
    没人理会他,关上门之后又继续商讨。
    “青青,这次是我人生中的重要关口,说求你可能有些滑稽,但我就是想动这笔钱,无论如何,不能低于六万!”吴中抬手,摸了摸脸,大有一锤定音的架势。
    柳青青刚从“赌气”的状态中缓过来,已经和吴中纠缠了两年,她不介意再纠缠一段时间,仍旧太极推手的道“不仅仅有酒场,还有服务员的工资,上面的固定开支,以及流动资金,拿可以,拿不了那么多,最多三万!”
    吴中听到柳青青不依不饶的口气,终于生硬几分道“按照股份来算,我占百分之七十,七七也应该四万九千块吧,当老板的这点权利没有么?”
    “你是要跟我分家喽?”柳青青突然带着三分妩媚的直白问道,这几年来,已经很少有人看到“青姐”是什么样子,如果刘飞阳真的与老钱没谈拢,她不介意让吴中见识一下,什么叫来自青姐的怒火。
    吴中看到她眼神,心里猛地一震,竟有几分畏惧,妩媚到最高境界是:销魂蚀骨,他突然担心自己有一天连渣都剩不下。
    正在这尴尬瞬间,就听刘飞阳缓缓开口“青姐,其实我认为,吴总的工作咱们应该支持,毕竟他好了,大家都会好,挂着龙腾酒吧的名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柳青青闻言,极其不可思的转过头,想不通他问什么会帮刘飞阳说话,双眼直直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眼睛,居然没有从那眼睛里读出什么?
    红唇微启“好!”
    而吴中身体忍不住一颤,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与十年、二十年后的某个呼风唤雨的人物,的少时成了敌人,不过这并不是他最担心的,悲哀的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拿不拿这笔钱。
    好比王琳崩溃的咆哮“这字到底签不签!”
    Ps:谢谢丁总三十万豪赏,阳哥十万豪赏,谢资阳龙霸霸、捂奶观阴大湿、书友27589431、书友53592098、笨***八戒、骑着毛驴找***、踏鹤龟仙人、书友6674082、书友5583123、书友28168270、唯心hbw、缥缈如你我、书友36238152,还有前两天的书友:啊嘞布朗特、书友54444674,谢谢大家,真心感谢,众人拾柴火焰高,哈哈哈。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