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75章 我叫邱天成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75章 我叫邱天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吴中前些年没皮没脸的事没少干,因为一双袜子耍***,卖辣椒的时候还曾因为多赚几个钱,坐车出去二百里买空心秤砣,可这几年来,他不断的往脸上贴金,钱有了差的就是***地位,穿西装打领带固然舒服,却也得配得上身份,乞丐打领带只会被认为笑谈。
    需要思考钱拿不拿确实有些悲哀,不过他不拿也找不到***办法,出去借钱?这显然不符合他一贯作风,传出去也不好听,所以在柳青青同意之后,他只思考了不到五分钟,就从财务那里取走六万块,剩下一万是酒吧开销。
    带着二孩走出门,脸色变得没有在办公室里那么难看,对于柳青青的媚眼心有余悸,天知道这个娘们为什么能有这种眼神。对刘飞阳的关键时刻开口说话,也是心有戚戚焉,难道这犊子又玩了一手心里作用?
    想归想,却没有深入的想,邱天成那个***羔子今夜就要对上从村里出来的虎犊子,如果他有一百万,哪怕邱天成的***是零点一,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压上去,而不会买刘飞阳一块钱。
    走过喧闹大厅,站在台阶上看了眼赵志高,后者手里拎着钱袋子,心却没放在钱上,张晓娥的离开,已经把他的心也带走,当服务生的时候,他喜欢站在台下欣赏那娇艳的美,走出酒吧到开上夏利,有多少次都想冲进来喊一声:娥姐,你坐我车后座啊?之所以没冲进来,是因为他担心自己的车不好,张晓娥不上来。
    “啪”吴中抬手搭在他肩膀上,赵志高的浅薄神态还不足以让他猜测,开口道“志高,你现在确实还小,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发现,娘们这种东西是最廉价的商品,一百块能让街边的小姐脱下裤子,一千块能让看似纯洁的女孩立马变成床上的***,一万块能享受一次***带来的***,如果有一百万,能让任何女人为你吹箫,张晓娥走了,确实是走了,可你想想,如果现在你用一千万挽留她,她能走么?”
    赵志高心情低落,自从进城以来,张晓娥可以是在他心中最完美的女人,家里炕上坐着田淑芬不假,可过了最开始***那股劲,每次回家躺进被窝,偶尔出于需求耸动几下,也没有了当初要紧紧搂住她的感觉,田淑芬注重保养,奈何岁月让她肌肤失去弹性,他扭过头看向吴中。
    吴中仍旧一副谆谆教诲的样子,又开口道“其实我特别不理解,现在这些小孩口中的情啊爱啊,分手过后要死要活,他们何时想过,现在睡得是别人将来的媳妇?旁边躺着又是别人的老公?玩一玩行,别动真格的,要死要活更让我看不上你”
    “我知道了吴哥”赵志高心里无法接受,嘴上又不得不答应,站在台阶上不能迈步。
    “知道就好,学学赵***,前半辈子当苦行僧,现在天天当皇上,说明啥?这***的***:只要你有钱,跟谁都有缘?”他说着,背着迈步走下台阶“所以你现在别想这些,没了张晓娥,还有王晓娥、赵晓娥,只要一门心思把钱赚了就好,等你开上本田、丰田,说不定她还得回来倒贴你”
    “嗯”二孩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被吴中这么一说,心情好像好了点。
    正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两人面前,从车上走下两位穿着清凉***,短裤,短袖、露出百分之八十的肌肤,身段可以称得上上乘,女孩看到赵志高微微一笑,有几分与穿上运动装的张晓娥相同的青春气息,含蓄道“赵哥,我们又见面了?”
    “姜丽丽?”赵志高一愣,扫了眼前面的***就认出来是那晚陪着吃饭的女孩,当时还想着互相留联系方式,奈何都只有邮编…
    “哈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走,吃饭去…”吴中大哥派头十足,率先迈步离开。
    姜丽丽走过来挽住赵志高胳膊,另一手抬手顺了下挡在眼前的头发,二孩见状好似,感受到一阵春风拂面。
    后面是酒吧灯红酒绿,好似又有一人在这灯光中迷失自我。
    另一边,邱天成。
    他从酒吧出来之后回到拆迁办公室,里面有十几名常驻人员,方便晚上做事,站在门口,斜长的眼睛一扫,选出几名看着魁梧的汉子,***上都认为他邱天成只会背后打闷棍、捅刀子,他今天就要证明一下,什么叫泰山压顶,让你毫无办法。
    起初并没告诉这几人要去干什么,只是带着他们走出指挥办公室大院,邱天成一马当先的在前,这几人气势汹汹跟在身后,虽说刚刚闹出大事,可有足够的***能让所有人不顾生死,让他们全然不在乎。
    傍晚时分安涛家房子被钢铁巨兽推到,闹得人心惶惶,都在背后纷纷议论是不是达成什么协议,可安涛又闭门不出,让人无从推测,近一段时间来银矿区的休息时间明显晚很多,就是担心睡着了被人拽出去,他们趴在窗户看到邱天成带着队员招摇过市,又是胆战心惊,开始腹诽是哪个倒霉蛋,随后一阵叹息,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头啊…
    路上不算黑,至少坑坑洼洼都看得见,这群夜半杀神走过大路,风风火火的来到胡同里,直直看去,正前方好似有个房子孤零零的矗立着,有一扇玻璃透出微弱灯光,有些飘摇。
    邱天成嘴角微微上扬,笑意并不友好,从兜里掏出刀,继续迈步上前。
    距离那房子越来越近。
    房子里,钨丝灯泡下炕头正坐着一名女孩,安然,脸上挂着与世无争的淡然,手里拿着一本刚刚买来,余华老师的著作《活着》以前的她从来不看这种悲观中彰显乐观的书,书中的徐福贵再怎么笑对人生,终归透露出一股苍凉,然而最近因为赵志高的离去,她开始学会欣赏无奈,不想再悲观的发泄,指着天空骂“***大爷,老天爷”
    安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把书放下,不禁感慨道“人生是无常的醒来,一梦接着一梦”
    “刷”
    话音刚落,房门被人从外面拽了一下,刘飞阳让她锁上,她照着做,所以并没拽开。
    她知道来者不善,却不为所动,仅仅是看着窗外。
    门外的壮汉拽门并没怎么用力,实则有些心虚,谁都知道这是阳哥家,并且还有最后的底线:祸不及妻儿,可邱天成身上散发出来的阴翳气息着实不敢反驳,只好照做。
    “成哥,锁上了”壮汉说话声并没刻意掩饰。
    “我还不知道锁上了?”邱天成眼皮一抬,有几缕微观映照在他脸上,还有几分渗人,抬手道“拽开!明人不做暗事,进去也得走门”
    壮汉为难的蹙着眉,今天不能说对刘飞阳没气,一旦真的闹腾起来所有人都难以完整保身,可又不得不畏惧。
    “噗呲…”邱天成见他犹豫,极其诡异的出手,一刀捅在壮汉大腿上。
    “嗷…”汉子刚叫出一声,咬牙把嘴闭上,用手捂着大腿,鲜血奔手指缝里止不住流出。
    “不伤人,都不知道我是邱天成啊!”他略显悲伤的感慨一句,没多看这壮汉,扭过头问道“你给门拽开?”
    “啊,好好好..我拽我拽”
    被吓得目瞪口呆的众人这才缓过神,拿着镐把打架斗殴、拿着刀给人放血的事都干过,唯独没见过上战场之前,先给队友捅一刀的。
    ***,这是所有人心中油然而生的想法!
    不过邱天成这一手也着实起到效果,呆若木鸡的队员走上前,拽住门把手,开始用力狠拽,门跟着颤颤巍巍,好歹算是抵住第一波攻势,并没被拽开。
    房间里的安然听见门声,心跟着颤抖两下,但并没慌乱,站起身走进厨房,刚走卧室的时候,甚至于外面的队员对视一眼,纤细的手腕,嫩白的手指,却能铿锵有力的抓起案板上的菜刀,又缓缓走回屋子,坐在炕上等待。
    “刷…”就在她坐下的一刻,突然听见一声。
    门没开,门把手被拽掉。
    “成哥?”
    队员颤颤巍巍的看着邱天成,手里抓着把手,不知所措,生怕这家伙也给自己一刀。
    “锁挺结实!”邱天成让所有摸不到头脑的回道,门一定是拽不开,好在还有窗户,他迈步走过去,夏天的窗户都开着,不过有一层纱窗,抬起还带有血迹的刀给划开,随后手伸进去掀开窗帘,恰好与安然四目相对。
    看到她手里抓着菜刀,顿时冷笑出来“你是要跟我对砍的意思?”
    还没等安然回话,他又道“今天算你捡到便宜,也就是我,换成另一个人你也不可能安稳坐下,我邱天成是有原则的人,不对女人动手!也不对女人用强!来就是让你通知他,今天后半夜两天,我在拆迁办公室等他!”
    安然少有的蹙起眉,想不通这人闹了这么大阵仗,就是这点事?
    不仅仅是安然,就连队员也有些懵,有些人在心里窥觑安然已久,每天早上骑自行车路过的身影,已经成为早餐后的甜点,不看到心里痒的慌,周六周日都会在安然以往路过的时间,望着街道怔怔出神,来的时候还在心里默默想着,如果发生点惨绝人寰的事,自己应不应该也脱下裤子?
    “呵呵,记住了,我叫邱天成!”他说完,一摆手转身离开。
    队员们看他走出几步,这才缓过神,跟着跑上去。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