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88节 破敌的关键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88节 破敌的关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国庆节快乐!

    ~

    单飞察觉和流年溶而为一时,蓦地感觉翻天印射出的两道白光倏然慢了下来。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却也是单飞熟悉的一种感觉。

    当年他未通武道,应对几个市井之徒时,还需要用些机心算计,但在他以水了悟武道后,如孙轻、雷公那帮人的身手,在他眼中已算不上什么。习武不但在强悍他的体魄,还在加强他的感觉。

    在这种感觉下,他才能真正体会庄子借庖丁之口所言的道理——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

    庄子显然亦是武学高手。

    如非武学高手,如何说得出这般鞭辟入里、暗符天道的言语?

    真正的武功高手绝非是舞者,对敌亦非用坚利的爪牙、锋锐的兵刃来厮杀,而是在用精气神在感受着周遭的一切、进而掌控全局。

    庖丁解牛,游刃有余!

    当初他单飞击败雷公等人时,敏锐的感觉已在十数倍的放大,亦体悟到真正高手是什么;但在流年和他融合时,他才发现以前的证悟亦算不上什么。

    流年溶于他,他屡次运用六甲秘祝,却似渐渐溶于天地。沧海桑田变,那两道白光或许不过是沧桑的浪花一朵,本是应该极快的闪过消逝,他却已能看到变化的过程。

    他看得到白光化弧的击在流年之上,并未闪躲。

    流年下岁月都改,些许的光芒算得了什么?

    果如他所料,那两道白光射中了流年,不过是增加流年的七彩,让流年似有更充沛的生命力量,而那股力量也贯注入他的身体,让他感觉到体内的气息汹涌蓬勃。

    等吴信用翻天印组成苋套〔晃剩br />
    “我们如今是在异度空间暂躲!”

    单飞额头微有冒汗,以往的他很少连贯用出六甲秘祝,实在是因为每次开启异度空间都是极度的耗费精力。若非得流年助力,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带三人到了此间。

    “我无暇详细解释。”

    单飞低头看了眼曹棺,见其始终昏迷未醒、气息奄奄的样子,不由心下焦急,“我很快就要冲出这里,送你们前往龙宫天塔。”

    孙策、吕布互望一眼,并没有再问什么。他们看得出单飞的急迫,暗想这时候不帮手就已过意不去,若是多嘴多舌的那不是更增混乱?不过他们心中很是不解,暗想此中看起来很是风平浪静,单飞为何还是和火烧***一般?

    单飞却知道此间绝非安全之地。

    自龙宫天塔冲出前,他早有了这般闪避的计划,他不能赌龙树一定能将他们抓进去,巫咸那般人物,说不定就等龙树出手,然后斩断龙树的手臂!

    巫咸不是在一颗石头上绊倒两次的人!

    眼下他单飞开启了异度空间,就是希望迷惑巫咸和女修的视线,但他又知道这招绝不安全。因为当初女修利用自鸣琴,一把竟将曹棺从十数年抓了回来!

    从此看来,不止是单鹏对时空异常熟稔,女修对时空的认知只怕也是极为精熟,巫咸能和单鹏并列,对时空的认识绝不会比他单飞要肤浅。

    巫咸、女修说不定能将他们从异度空间抓出去,到那时候,他单飞还有什么咒念?

    一念及此,单飞心口抽紧,却迅疾盘膝坐下来,“我要静想。”

    “好!”

    吕布接过曹棺,和孙策并肩立在单飞的身侧。他们不知道能做什么,但总希望能帮单飞挡住些危险。

    单飞招手间,流年已到了他的膝上。他知道很快要有另一番鏖战,更知道在冲出异度空间后,就需要龙树相助,可巫咸应该早在去路布下拦阻,他最少要能接下巫咸的几招拖延时间,而且他在那之前,必须要想办法联系上龙树。

    他如何才能和龙树取得联系?他又如何能接下巫咸的出手?最少到目前为止,他在巫咸面前,一直是逃命的份。

    这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单飞知道这时候若不解决,那他的生命只怕会到此终结,他要静心思考,因为他发现还有一丝希望。

    希望来自流年!

    吴信的翻天印那般威力,却可被流年轻易的化解,翻天印的攻击到了流年面前,竟如百川入海般。

    流年这般神奇,不愧是九天玄女所传之物,不过流年能轻易的化解翻天印的攻击,究竟是何道理?

    常人多是运用并不知***,单飞却喜欢刨根问底,他知道自己要真正的传承流年,就不应该将这些问题视而不见。

    玄女本是和黄帝、蚩尤、神农等人并列的人物。黄帝等人所传的手段本有相通之处,无论秦皇镜、翻天印、六壬盘都是能自动汲取天地之能展现不同的用途,但这些不过是黄帝等人当年方便改造世界的工具,流年却是玄女悉心研究的产物,流年反能吸取其余各物的能量并不出奇。巫咸也算是黄帝的传人,他能造出这般声势巨大的攻击,显然不止凭借自身的武功,也像是在利用黄帝的神通,既然这样,那流年应该也可以化解巫咸的攻击力?

    可适才凤爪犀利的抓来,他单飞只感觉疾风剌面,流年却是无法***。

    原因何在?

    单飞思绪百转,一时间只觉得头大。若是常人,只怕全然没有头绪的早就放弃,可他感觉自己只是欠缺了一点儿想法。

    那是最关键的想法!

    ——单飞,你要记得、更要深刻去理解,只有你真正懂得的时候,流年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马未来的话语又闪在单飞的脑海,单飞刹那间将和马未来的交谈言语过了一遍,眼皮微跳。

    注目流年,看着流年上七彩的光芒,他蓦地感觉脑海中有种似曾相似的关联。全力的回忆,他终于想到当初翻天印射出的白光击在流年上的时候,他感觉到流年散发出了七彩。

    这本是极为微小的细节,甚至让人根本全然漠视,但单飞追忆当初场面的时候,却瞬间想到——那黑洞溶解亚特兰蒂斯的文明时,不是类似的场景?

    黑洞、虹光……

    流年可以重组“缘起有”的空间;溶解亚特兰蒂斯文明的深坑,就是“自性空”的展现。

    这些都是他单飞对马未来曾说过的言语,那时候的他以为对“缘起有”、“自性空”深切的了解,但流年这般***翻天印的攻击,不像是他单飞初略掌握的“缘起有”……而更像是……

    心头狂跳,单飞失声道:“难道流年也能进行‘自性空’的展现?!”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