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92节 观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92节 观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滔天大水直接天际,倏然如被开天的巨斧劈开般分成了两半。一端大水迅疾的成霜凝冰形成磅礴的冰山,另外一处大水却是点点火燃,滔滔大水竟像火海般。

    大明王见本是束缚大水的兜天束轻易被裂,不由心中抽紧。他现在心中极为矛盾,既想单飞能回转龙宫天塔,又不想单飞带回祸端。他暗想你们兴奋的说了半天,看起来全然不对,人家巫咸是有本事未露罢了,既然这样,我等如何是好?

    吕布、孙策神色凛然,却立在单飞身侧没有稍退。

    天籁传来巫咸的冷笑之声,“单飞,你不是傻的,夜星沉、鬼丰虽看似助你,但真正要抵挡我出手的终究是你单飞。”

    他不用多说什么,但挑拨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鬼丰传声道:“巫咸,你以为单飞会受你挑拨,那可是大错特错。”

    巫咸大笑道:“你鬼丰、夜星沉藏身龙宫天塔内,单飞在外出力,事实***本是如此,我何须挑拨?”他说话间冰山震动,火海凝结。无论冰山内还是火海处,均像伏藏个蛮荒怪兽般蠢蠢欲动。

    众人惊心,知道巫咸这般就是在蓄力攻击,吕布、孙策不由全然戒备。

    “单飞,你说的虽是精彩漂亮,但事到绝境,却也不过想拖几个垫背的在旁。你若是真的自信能和我一战的话,就不会留吕布、孙策在身边为你送死了。”巫咸又道。他不过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冰山上的寒冰片片脱落。

    “那里是什么东西?”大明王怪叫道。他见到冰山中竟蕴藏着一个极为庞大的怪物,似蛇似蟒,偏偏头上长角、腹有四爪。

    没人答他。

    吕布冷笑道:“巫咸,我吕布这辈子最信任的只有两人,可惜其中没有一个是你,对于不相信之人说的话,我吕布素来都当作是放屁,因此你不要以为你说的言语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我等都不是三岁的孩童,要生要死,自己会做决定,用得着你来挑拨什么?”

    孙策豪放笑道:“不错,你巫咸这么一说,倒是真正证明我等猜的不错,去除幻术,你巫咸并没有必胜我们的把握!若非如此,你何必挑动我和吕布离开,想要各个击破吗?”

    单飞突然上前一步,他看得出巫咸攻击要成。

    虽说破敌上法是“渡河未济、击其中流”,偏偏他们只能等着巫咸***攻击,而无法转守为攻,因为直到目前为止,他们根本不知道巫咸身在何处。

    吕布、孙策立即跟随单飞上前一步。

    巫咸叹息中带着无尽的惋惜,“冥顽不灵说的只怕就是你们这种人。”

    单飞突然望向吕布、孙策道:“吕兄、孙兄,我们是朋友!”他“朋友”二字出口,目光暖暖……

    吕布本是血红的双眼亦有温暖之意,“我们还是兄弟!”

    他说出“兄弟”二字时,胸中少有的激荡之意。这些年来,他的确和不少人称兄道弟,唯独这一次,他才明白兄弟的真正意思。

    “不但是兄弟,还是亲人。”孙策补充一句道:“单飞,我们二人真心想要和你联手对敌……无论什么情况!因此……还请你也将我们当作是亲人和兄弟!”

    他的意思很显然,三人同生共死,再不用多言。

    大明王闻言暗自惭愧,这一刻的他,实在也是不能多说什么。

    单飞无视不远处正形成的攻击,微笑道:“我知道你们不会退,但请你们稍在我的身后。”

    “你不要中了巫咸的激将之意。”吕布担忧道。

    单飞摇摇头,一步跨出丈遥,双臂伸展,竟像要将那如冰、如火的幻境拥抱在怀的模样。在众人骇然失色之际,单飞已道:“巫咸,你说的不错,我若是自信能和你一战,就不用要***三人之力。”

    顿了片刻,单飞目光更亮道:“好的,我准备好和你一战了,你呢,怎么还不出手?”

    众人怔住。

    哪怕夜星沉、鬼丰都是脸色改变,他们虽隐约猜到巫咸的手段,但知道理论是理论,实战是实战,二者绝不能混为一谈。巫咸实在已将幻术变化到真假难辨的地步,在你以为是假的幻象中,其中极可能蕴含着极为致命的攻击。

    这正是让他们头痛的地方!

    就如武功高手对战般,出招有虚有实——虚招用来迷惑对方的眼目判断,但虚招终究不能要人性命,只有蕴含力道的实招才能击倒对手。武功高明之士都能在瞬间判断出对方的虚实,采用相应的对策。

    这是明智的做法,亦是节省体力的做法。

    偏偏巫咸的幻术让哪怕鬼丰、夜星沉这般高手亦是看不清虚实,巫咸的一记虚招,就让他们不得不全力以赴的应对,换句话说,巫咸不过用了一成气力,就能耗尽他们全部力道。如此对决,他们本是处于绝对不利的情形,他们哪怕明知***,亦是无法解决,这才只能聚力抱团的对战。

    可单飞居然要独斗巫咸一人?

    他如何会有这般惊天的豪气?!

    “怎么了,巫咸?我准备好应对你的攻击,你难道居然不敢出手?”单飞那一刻不丁不八的立在凶险面前,神色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巫咸叹息道:“我只以为会和你们有一番好的玩耍,却不想你们会落个冻僵、烧熔成灰的下场!”

    话语落,冰凝龙,火成凤。

    不过瞬间!

    苍龙凝结千年刺骨的冰寒,火凤燃着万古灼烧的烈焰,就那么肆无忌惮从左右的方向冲向了单飞。

    单飞没有避,他也实在无法躲避,遮天蔽日的冰龙火凤就要席卷了世上的一切空间……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龙宫天塔内众人遽然失色,大明王冒汗,龙树合掌的双手青筋暴起……哪怕夜星沉这般人物,知道在这种声势下亦只能依仗东海劳进行自保……

    吕布、孙策在那般浩瀚的声势下,均是怒目圆睁,凝立准备帮助单飞迎接一击。

    单飞闭眼!

    在这种萧杀的时刻,他居然闭眼,伸展的手臂并没有合拢掐诀,反倒就是那么的奔放去拥抱巫咸的惊天一击。

    冰龙、火凤突偏。

    龙爪、凤喙本是精准的袭击向单飞,看起来就要将单飞啄出血洞、撕成碎片,偏偏在临近单飞那一刻,攻击倏然偏离了几分。

    龙爪直奔吕布、凤喙却是啄向孙策的胸口处。

    二人一惊,凝神以待之际,单飞电闪间双手十指合拢,轻喝道:“兜!”

    兜字诀!

    字诀出,天可兜,更何况天地间冰龙和火凤的攻击?

    攻击立顿,众人脸色却是大变,孙策和吕布更是胸口抽紧,那一刻感觉全身几乎全无半点血液,因为单飞“兜”字诀出,虽为他们二人挡下了巫咸蓄力致命的攻击,但下一刻的光景,所有的攻击尽数凝在了单飞的身上。

    念如电闪,冰龙、火凤的攻击却更快过转念,就在单飞双手兜转间,倏然落在了单飞的身上。

    “轰”的声响!

    众人心抽紧,却是不能闭目……

    单飞消散!

    不是消失,而是消散!

    他在冰龙、火凤攻击在身的那一刻,身躯倏然散了开来。

    众人凛然担忧之际,却还是掩不住心中的讶然,因为他们看到一个极为奇异的场面。单飞还是单飞,但他变得竟如透明的一样,而且膨胀了数倍以上。

    “大虚空?!”夜星沉喃喃道。

    他看到单飞身躯蓦地膨胀似消散到半空,就如他当初对战楚威使用的大虚空情形仿佛,立即认出单飞利用的方法和单鹏传与他的仿佛,只是单飞如今用出的效果更在他夜星沉之上。

    单飞变得几乎和透明人一样!

    如果他真的能够消散,倒是不虞巫咸的攻击,因为虚空无破!这本是夜星沉在武道上追寻的至高境界,却不想被单飞蓦地使出……

    冰龙、火凤却是不散,哪怕单飞膨胀化作透明要散、但冰龙火凤还似要将单飞凝结再次烧成灰烬。

    半空中突然传来单飞激昂的声音,“现相缘起无明起,体性皆空我执空,原来你巫咸的归藏连山术终究不离黄帝、玄女的性空缘起之道!”

    巫咸闷哼一声。

    龙树双眉紧皱,苦苦思索单飞所言的道理,就听单飞扬声又道:“人无我执无幻,法无我执无别。龙树高僧,且看我观空的手段!”

    空中虚幻的单飞微有停顿,身后的流年却是倏然明亮有如太阳般。

    “空!”

    单飞爆喝声中,双手十指倏然交叉,空中有凤鸣龙啸惨烈亦是凄婉欲绝,下一刻的功夫,本是遮天蔽日的龙凤奇迹般的快速合拢、极快的缩小到了单飞的双掌之间。

    冰龙火凤虽是竭力的挣扎,却已无法逃脱单飞的掌控。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之际,天地晴朗。虽还是仍旧不见天日,但去除了遮天蔽日、挡住众人视线的龙凤,众人这才发现,他们还在置身那流彩迷离的鬼门中。

    远远处立着一人,正是巫咸。

    巫咸如烟雾般飘渺黯淡,正因如此,他才能在山海经中藏而不现,但山海经幻境一去,众人终于发现他的行踪。

    单飞爆喝声中双掌终合,龙凤倏然幻灭,有道七彩光芒从流年上冲天而起,瞬间激活了本是若隐若幻的龙宫天塔。

    天塔现,巫咸居然没有上前。

    龙树瞬间感觉到龙宫天塔外结界已去,他霍然出手,已然拉住了单飞。下一刻的功夫,单飞已带着吕布等人昂然的立在龙宫天塔内。

    大明王看的目瞪口呆,已震惊的不能言语。龙宫天塔迷离,但流年七彩下的单飞,却真如天神般!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